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五十六章讨银 二

正文 第五十六章讨银 二

    即使没有伪造签字的事,单就焦榕背地里搞的那些小动作,就已经超出了张嘉印的忍受范围。虽然说任你官清似水,总难防吏滑如油,积年老吏掣肘官员已经是常态,但是把手都伸到班头任免上,这就有点过分了,张嘉印要是忍了这个,这县令还干个什么意思?

    所以对于收拾焦榕,两人几乎是一拍即合,张嘉印道:“老弟你只管放手去做,有需要老哥帮忙之处,你只管开口。他若是讲打,你自能应付。若是打官司,任他告到卫辉府,这官司他也是有输无赢。”

    两人计议已定,张嘉印二次升堂,直接命人把焦榕从户房提来,这回却是焦榕成了被告,铁珊瑚成了原告,只说他调系民女,不予办理土地过户一事。

    焦榕吃了一顿好打,本来想告假回家,可是户房里的人见他倒霉,也就有意落井下石,谁也不肯替他承担打扫户房的工作,反倒是走的没了影。

    他若是放下差使一走了之,天知道户房发生什么变故,到时候这口锅下来,他哪扛的住?只好忍着伤痛,刚刚把户房整理的差不多,就被衙役提到了公堂上。

    见张嘉印面沉似水,而与自己相善的典史以及二老爷刘庭宣全都不在,心内更加忐忑,没口子喊冤,又将对刘庭宣所说的话,重说了一遍。

    哪知张嘉印根本不信,只冷笑道:“成福寺的状子?本官怎么没有看见?什么时候这状子直接递到了户房手里,而不经过本官了?这滑县衙门里,难道是你焦榕才是亲民官,所有状纸先经你手不成?你调系民女,又擅自鼓动衙役殴伤百姓,本该重重办你。念在你家也是积年老吏,几辈掌管户房,纵无功劳,也有苦劳,今天又吃了教训,这板子就且寄下吧。不过这差使,你是别干了。从现在开始,你的户房经承一职革掉,赶出衙门,永不叙用,左右,与我把人叉出去!”

    焦榕本以为自己要挨顿训斥,或是挨几板子,这都不叫事。衙门打衙门,自然手上有分寸,不会真把人打伤。可没想到对方居然开口就革了自己的职,不由急道

    “大老爷,卑职乃是朝廷经制吏员,可不是那些随便请来的杂职可比。吏部之内,也有我的名字,卑职素无过恶,怎能说革就革,卑职不服啊。大老爷您一声令下,摘我前程易如反掌,只是卑职担心如此一来,衙门里人人自危,个个心惊胆战,若是因此耽误了公事,于大老爷您的前程有碍啊。”

    张嘉印冷笑一声“好一张利口。可惜这次的事,你这张利口也没什么用处,本官身为县令,如何办不得你个小小的吏员?至于说你素无过恶这话,你焦家几代掌管户房,家中多了多少田地,名下有多少铺面,不用我多说吧。你真要把脸抓破,那就别怪本官无情了!左右,还不把此人与我乱棍打出去。”

    焦榕一听张嘉印如此说,这气焰顿时一挫,后面的话就不敢再喊。他家乃是世袭吏员,始终掌握户房,有滑县能吏之称。为人又最公正,虽然有百年家学,但不过是名下多了百十亩好地,城里开了五间铺面,起了一套大瓦房而已,绝对算的上清廉二字。

    只是万一张嘉印丧心病狂开始查帐,他焦家几代的清誉就有毁于一旦的风险,这狗官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一心帮衬杨承祖,若是直接来个追赃清欠,他焦榕就得倾家荡产。

    好在大明朝永不叙用这四个字也不值钱的很,只要自己挨过这几天,等到大事一成,还怕不能恢复官身么?

    他这么想着,也就不再相强,只用手护住头面,在一通水火棍下被赶出了衙门。那些衙门里其他各房书吏,哪个不是眉眼通挑的角色,早就安排人前去打听,听说焦榕被革了职,第一反应就是一起到户房,为原来那位管年道喜。

    这下顺理成章,他该接焦榕的位子了。顺带也探讨了一下,他空出来的位子,又该由谁来坐呢?

    要说兔死狐悲的不是没有,不过整体而言,衙门的情绪并未因焦榕被革有什么低落,相反倒是因为他这一革职,大家发现出了个肥缺,纷纷发动能量上下跑动,衙门里倒是多了几分活力。

    焦榕从衙门里出来,身上没了官身前程,只觉得周身伤口无处不痛,又想着铁珊瑚那双清纯的眼睛,暗道:小贱人,早晚有一天我要把你骑在身下,让你知道知道,你家焦爷的厉害。还有柳氏,也休想飞出我的五指山……

    他正想着,却不防刚走没多远,迎面就来了几个身穿短衫,膀大腰圆的汉子。只问了一声“你可是焦榕?”

    焦榕刚一点头,不等再说话,一只沙包大的拳头已经飞到面前。这几个人打人极有章法,一拳放倒之后立刻围成一圈拳打脚踢,打的沙尘飞扬,焦榕初时还能叫几声,到后来就连叫都叫不出来。四周百姓还不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那干人对着焦榕猛踹几脚,又挤到人群之中,如同鱼儿入海,不见了踪迹。

    衙门内,开革了焦榕的差使之后,这土地契约就更改的异常顺利。原来那位管年现在暂时履行经承工作,他自知道焦榕是为什么倒的霉,哪还敢有什么怠惰,几乎是飞一般,就把所有手续办完,从此,这三十亩铁家的田地,就全都姓了杨。

    在大明朝,小妾出阁是流行带嫁妆的,当然,如果以后小妾另适他人,也有权把嫁妆带走。比如那本著名的水浒传同人里,西门庆纳的孟玉楼,就带了好一大一笔嫁妆过门。与之相比,铁珊瑚这三十亩田地,其实也不算如何扎眼。

    只是不知怎的,这丫头从杨承祖出来之后,就显的闷闷不乐,垂头丧气,等办完了手续,两人出了衙门,依旧是无精打采的模样。杨承祖问道:“怎么了?可是心疼这田?我又不要你的,只不过是挂在我名下而已,该是谁的,就是谁的,我又不收你的租子。”

    铁珊瑚连忙道:“不是这样的。我心甘情愿将田产献给夫君,怎么会有舍不得的道理,这田地里的收成,也就都是夫君的。我只是……只是觉得,我的脚,是不是太大了?”[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