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五十五章讨银 一

正文 第五十五章讨银 一

    等张嘉印复述了书信内容,杨承祖思忖片刻道:“我感觉,这信未必是出自龚怀恩的手笔。他如果真想动我,应该是走锦衣体系,现如今厂卫一体,都是平虏伯的麾下,而且锦衣是个封闭机构,外人不容易插手进来。如果他在锦衣体系里找人收拾我,远比找县衙门的人方便的多了。在这动我,还有兄长为我主持公道,如果是在锦衣里,我怕是连个人都找不到。所以这信么,我想多半是有人花钱买的代笔,再找个镇守太监府的人出面,到刘庭宣面前这么一递,他就信以为真了。”

    张嘉印原本觉得自己得罪了龚怀恩,还得想想怎么应付对方的后手。听杨承祖一说,觉得颇有道理,这信多半是借张虎皮,未必真是老太监的意思,心理压力顿时一松,笑道:

    “兄弟不愧是锦衣中人,果然好见识,这么一来,我就不替你担心了。至于卫里的压力你不必怕,我回头给段彪写封信,让他关照关照你。他是卫辉百户,是你顶头上司,有他护着你,别人就算想动你,也不能绕过他去。”

    别看张嘉印不懂锦衣办案,可是他是在宦海中打滚的人物,对于这些弯弯绕绕最是清楚,只要顶头上司护着你,别人想要动你,就如同隔山打牛,使不上气力,这中间转圜的余地就大了。

    说过了公事,他又道:“兄弟,你现在正在血气方刚的时候,于男女之事上有所沉迷,也是情理之中,别人不能说什么。大哥像你这年纪时,也荒唐过。不过所谓娶妻以德,纳妾以色,铁氏那种,就只好去做个粗使丫头,烧火做饭,你怎么反倒抬举了她一个妾室?实不相瞒,当初铁中英见我孤身上任,就想把他闺女送来与我暖被,可是我一扫听,他那女儿从小练武不曾缠足,十足是个野丫头,哪有资格进我的家门,就把他赶出去了。你也是,怎么能那么抬举她?为了她还挨了一棍子,不值,特以的不值了。回头老哥为你物色一个大家闺秀,保证知书达礼,温柔贤淑。”

    还是那话,妾不是妻,如果是两人聊天,谈论对方正妻的脚,那就是明着找抽。可是铁珊瑚不过是个妾,张嘉印说起这些就没什么压力了,在他看来,没有三寸金莲的,也好意思叫美人?

    就铁氏那种大脚婆娘,拿去当个粗使婆子已经给她面子了,跟这样的女人睡,到底是谁服侍谁呢?

    这涉及到一个审美观的差异问题,杨承祖也无意纠正,只是笑道:“小弟自有分寸,感谢大哥关心了,那大家闺秀的事,我可就着落在大哥身上。我认识的都是武行,一个闺秀都没有的。”

    张嘉印又问道:“你今天怎么想起来衙门了?若不是你赶到,我看这铁氏多半要吃点皮肉之苦,今后你告诉她,一个女人家,不管长成什么模样,没事还是少出门为好,免得给自己招灾惹祸。”

    “大哥说的对,其实小弟此来,是向焦榕提款的。我不怕大哥笑话,那垫支的款子于我而言,不是小数目,压的时间太长,我这手里周转不是太方便。”

    听到这话,张嘉印面色一凝“提款?贤弟莫要说笑,你那款子,不是前两天提走了么?合计六百二十两银子,说实话,当时为了保证你能拿到钱,我连那修佛寺的经费都挪用了。好在是现在那修庙的事不了了之,而进了衙门的捐款就没有往回拿的道理,否则我还不知道怎么退赔给那些士绅。你这怎么又来找焦榕?”

    杨承祖一听就知道坏了,果然应了如仙姐的话,这钱上出了问题。他前后用去现银二百两左右,本来是想报个三百两,自己赚点小钱。可是焦榕居然比自己黑多了,一口气报了个六百二十两。他忙问道:“提走了?这事可有什么证据?”

    “有你打的条//子啊,上面还有你的落款。只是焦榕说因为顾念你的体面,没让你打上指模,我还说这事他办的好呢。”他一边说,一边急忙去找那收条。这么大笔的收入,收条保存的自然完好,不多时就将条//子拿出来,果然上面有数目和签字。

    杨承祖看了半晌,冷笑道:“好个焦榕,我倒是小看他了,好大的胆子!连我杨某的钱,他也敢坑,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不过他这签名模仿的,倒是有几分相像,这公门中人,果然不能小看。”

    他一边说一边拿了文房四宝,将自己名字写了一遍,递到张嘉印面前。张嘉印能中进士,书法一道上自非等闲之人,若是一般的锦衣这样说话,他心里多半认定是对方存心讹诈,先入为主的情况下,笔迹鉴定难免有失公道。

    可是他认定杨承祖是有古风的君子,绝不会干出这种事,审核笔迹上,就格外的仔细,过了半晌之后他才长叹一声“没想到,本官居然走眼了。可恶,实在是可恶!”

    可是他也知道,这事现在想翻可是不大方便,先不说自己认可了这个条//子,如果现在翻等于自己打自己的脸。单说这付款的事里,不但刘庭宣,县里其他几位佐官和吏员,都为焦榕当过人证,证明这钱确实是杨承祖收了。

    现在想来,多半就是他们得了焦榕的贿赂,现在再重新复核此事,就等于要把这些人都推到对立面上。

    他虽然是知县,可是办公也离不开这些吏员僚属,如果得罪了所有人,自己成了光杆县令,今后这工作还怎么干?焦榕这次是把自己和衙门里的一干人等绑在一处,动他一个就等于动所有,即使张嘉印再怎么向着杨承祖,也不得不考虑一下这其中的利害,不敢轻举妄动。

    杨承祖听他说了这事,也知事情棘手,不能随便操持。你这样把人弄来,审问款子去处,不等于是要把衙门连锅端?就算最后赢了,张嘉印难逃一个驭下不严,怠惰公务的罪名,就等于是为了四百多两银子,把自己人给装进去了。

    可要说不要钱,那也不现实,先不说那钱不是小数,里面还有杨大兴的卖命银子。单说这个事,要是就这么过去,焦榕岂不还是得意的一方?

    杨承祖思忖了一阵,忽然道:“大哥,这事要办,恐怕还是得您帮忙。我先问一句,您能不能模仿焦榕的笔迹?”

    张嘉印道:“那有什么不能的。他是本县户书,来往文牍上,他的签名甚多,随便就能找来。以我的笔力模仿他的签名,便是他自己,也未必能分说的明白。”

    “那就最好不过,这次小弟要想出了这口恶气,就全要仰仗仁兄。”[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