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五十四章争妻 四

正文 第五十四章争妻 四

    他现在已经没有退路,恶了自己的上官,还是这种原因的得罪,那就是妥妥的没有好结果。如果再得不到龚怀恩的支持,他这八品县丞就算是做到头了。

    因此只好死死咬住杨承祖,希望能在龚太监面前落个好,有这么个镇守太监保着,自己或许还能保住位置。

    那钟阿四道:“回县太爷的话,那婚约和婚书,小人概不知情。是前几天衙门里的人找我,说是让我承认有此事,这样就能给我一个花枝招展的老婆。您也知道,我前段时间手气不好,刚把老婆输了,正一个人守着冷被窝,有人说送我个老婆,我哪有不同意的道理?”

    他转头一看,就看到与杨承祖坐在一起的铁珊瑚,两眼一亮“这不是铁家妹子么?那衙门的人说了,你是给人做妾,给我是做正妻。我看不如你就从了哥哥我,做个当家的大老婆,比起给人当小老婆,那不是强多了。你放心,我不嫌弃你跟人睡过,就算怀着孩子,也没关系……”

    铁珊瑚勃然变色,就想过去一脚踢死他,但是却被杨承祖紧紧攥着手不放松。又想起相公嘱咐,在公堂上不得动用武力这事,只好强压怒火,只把银牙咬的咯咯做响。

    张嘉印在上面一拍惊堂木“放肆!公堂之上,是你胡说八道的地方么?”

    钟阿四一听这话不惧反喜“没错,大老爷您说的太对了,草民确实咆哮公堂目无法纪,还请老爷把我收拿在监,最好蹲上三五个月,也好警告其他人,不可轻视了王法。”

    刘庭宣没想到这个泼皮如此无用,居然在公堂上连扛都不扛,直接翻供了,心内暗叫不好。他哪知道,他是官身自然不怕赵九雄那干江湖人,钟阿四这种泼皮若是恶了赵九雄,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他宁可得罪这个县丞,也不会去得罪赵九雄那种地头蛇。

    既然对方已经警告了他,他哪还敢死咬下去。他现在只盼着快点进班房,赵九雄总不至于杀到牢里收拾他吧。

    张嘉印哼了一声“就凭一纸伪造婚书,差点把一个妙龄女子推入火坑之内,于心何忍?”

    刘庭宣只好道:“县尊,现如今铁氏还在丧期,她与杨承祖纳妾之说,即使没有这婚书,也应不做数。最少也要等她出了孝,才能谈论纳娶之事。”

    “刘县丞,你说的有点道理,不过她和杨百宰的事,并非发生在丧期,而是铁班头在日,就跟本官说过,将闺女许了本县杨家公子为妾,只是未及过门而已。现在两人也没过门啊,怎么就不做数了?”

    张嘉印这是来了个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既然你能伪造婚书,那我就能把纳妾的事提前。到时候你如果要文书,我堂堂一个七品正堂,还搞不出一份能过的去的文书?我纵然不行,我手下还有师爷幕僚,这干人都是原创证据的好手,还怕你一查么。

    刘庭宣见他这是冲到第一线和自己对着干了,自己偏生又是他的下级,跟上级对掐中,天生就处于弱势地位。人家一旦铁了心的和自己对立,自己是一点招没有。只好想着回头就写信给焦公公求助,最好革了这县官的官职才好。

    这钟阿四还等着衙役把自己关入大牢,躲过外面的赵九雄,却见杨承祖朝张嘉印拱手道:“县尊果然是今世包公,断案公道,神目如电,佩服佩服。这钟某本系个泼皮无赖,若是关入大牢之中,反倒让他找到一个吃饭的地方。在下这里倒有个建议,本地义民赵员外于码头上操持漕运营生,为朝廷运输漕粮禄米,这也是为朝廷分忧的大事。近闻,他手头力夫大为不足,每每耽误漕粮运转,长此以往,于京师中百姓日常供应大为不利。依在下看来,这钟阿四还是有点气力的,不如就把他打发到码头,以工代罚,让他做足三月苦力,以抵其罪。”

    张嘉印闻听点头道:“说的不错,漕运之事事关重大,不能有一点轻慢,像是这等人,正该去那里出份气力,也好让他明白做人的道理,传赵某进来。”

    一见赵九雄领人,钟阿四吓的脸色煞白,不住的喊着饶命恩典,赵九雄却是连理都不理,只在县令那里立了字据,保证不让人犯走脱,然后扯着下来,冷笑道:

    “县太爷有话,咱老百姓就得听着。不是说了么,做三月苦力,以工代罚,可是县太爷没说是哪年三月啊?我也不敢去问,你就安心干活吧,等什么时候我把你想起来,就会放了你的。至于耍滑头的么,嘿嘿,到时候你就知道我们漕帮治懒人的手段了。”

    这场官司堪堪打完,刘庭宣闹了好大没趣,悻悻而去。等到散了堂,铁珊瑚去户房接着办那田地过户的手续,杨承祖则来到书房,对张嘉印躬身一礼道:“这一遭多谢盟兄护持,否则的话,还不知道有什么波澜。”

    张嘉印微笑道:“老把弟,你跟我何必那么客气?咱们金兰之交,我不帮你,难道去帮刘庭宣那等小人?不必客气,坐下讲话。这回我可是多亏了你了,原本那些士绅于平虏伯索饷的事多有推诿,可是今天我一说成福寺的僧人捐银五百两,这些士绅的口气大改,纷纷表示愿意出钱,今年不但把平虏伯的军饷加收解决了,就连赋税也比往年好看的多,这都是你的功劳。”

    “盟兄过奖了,这不过是小弟应尽之责。只是没想到,刘庭宣居然和焦榕在一起算计我,真不知道哪里得罪了他。”

    张嘉印道:“这事你还真得加个小心,刘贼方才拉我到后面,拿了封没头没尾的书信出来。说是镇守太监龚怀恩给他的,要他好好杀杀你的威风,贤弟,你几时恶了龚太监?他毕竟是镇守太监,非同小可,我看你还是去一趟卫辉,见见你段二哥,让他给你想想办法。”

    杨承祖道:“多谢大哥关怀,那书信上写的什么,您可还记得,跟小弟说说如何?”[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