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五十一章争妻 一

正文 第五十一章争妻 一

    他这一踢公案,刘庭宣也有些挂不住“反了,简直是反了!这里是滑县衙门,不是你锦衣卫所,容不得你放肆。来人啊,将这女子铁氏给我锁了,谁敢阻拦一并擒拿,天大的祸事,由我承担。”

    杨承祖冷哼一声“你承担?你承担的起么?这是滑县衙门,不是你县丞的家,你真以为自己说了算?”

    “哼,在这县衙门里,自然是本官说了算。”刘庭宣的意思是,这里是县衙门,是我们的地方,我说了不算,难不成你个锦衣卫头脑说了算?

    可是他这话刚出口,就听身后传来一个冷冰冰的声音“哦?原来这滑县衙门,是刘县丞说了算,如此说来,本官看来是该挂冠而去,交印让贤了。”

    刘庭宣听这声音耳熟,忙回头望去,直吓的打了个冷颤,连说话都有点不来利索“县……县尊。您听我说,我方才的话,不是那个意思,是跟这杨承祖说的,不是跟您说的。”

    要知道,二尹和大尹别看就差一个字,那差的距离可不是一点半点。张嘉印是刘庭宣的顶头上司,刘庭宣的考绩就掌握在张嘉印手里,正所谓官大一级压死人,要是恶了张嘉印,有的他罪受。

    认为二尹可以和大尹分庭抗礼的,那是根本没搞清楚大明的官场情势。至于说大明律云云,谁要是混官场还讲大明律,那纯属没活明白,趁早滚回家里种田,免得留在位子上害人害己。

    刘庭宣可以在杨承祖面前拿份,是因为锦衣卫不是他的直管上级,而且他后面还有靠山。可要是对上张嘉印,那他是连半点底气都没有。尤其他方才那话也实在是犯忌讳,这话说的像是他要篡张嘉印的权,任何一个上官也不会高兴部下有这种言论,若是不及早解释清楚,人家怎么收拾自己也不算过分。

    可是张嘉印却没理他,而是径直往户房里走,刘庭宣不敢再挡路,只好把身子一侧,放张嘉印进去。张嘉印四处打量了一圈户房,眉头一皱“岂有此理!”

    焦榕见县尊发话,忙道:“没错,就是岂有此理!您看看,这帮锦衣卫眼里,根本就没您这位县尊,他们到了咱的衙门里,胡闹一通,搞的实在太不像话了。”

    哪知张嘉印却是把眼一瞪“咄!大胆的焦榕,本官看你焦家是几代的老吏,乃是老成可靠之人,才放心把户房交给你。你怎么如此怠惰公务,将个户房弄成这份模样?再看看你自己,是喝了多少酒,才把自己摔成这个样子?如此模样如何办公,简直丢光了衙门的脸面,实在是太不像话了!”

    焦榕只觉得五雷轰顶一般,这局势怎么成了这样,张县尊是哪头的?别看他被杨承祖救了命,可是这种救命之恩扯淡的很,做官不是做混混,最终决定立场的是阵营,而不是私人的交情。

    他一个知县,按说维护县衙利益,与锦衣卫斗争,是义不容辞的责任,怎么现在,他倒向锦衣那头去了?

    焦榕这么搞法,也是认定张嘉印会站在他那边,才如此行动。可是现在张嘉印立场完全出乎他意料,登时让他有点无所适从,张口结舌,不知该说什么。

    张嘉印哼了一声,一抖袍袖“我给你半个时辰,把这里给我恢复旧观。若是遗失了什么重要文牍,就别怪本官不客气了。至于杨百宰婚姻之事,难道能在户房说么,咱们回堂上去说。”

    他说完之后走在最前,后面是刘庭宣亦步亦趋,紧紧跟在后面,小声关说着什么。杨承祖一拉铁珊瑚“珊瑚,跟我走,放心吧有夫君在,不会有事的。不过记得,待会在堂上,不要露功夫,打架的事交给男人就好,女人少掺和。”

    铁珊瑚见夫君未曾见疑,心内大安,看来这世上男人并非都一样,也有这等宽宏海量之人。她点了点头,任杨承祖拉着自己的手,一路直到了二堂里面。

    张嘉印已经端坐在公案之后,一副公事公办模样,只是杨承祖还是能发现,他嘴角那一丝若隐若现的笑意,似乎在得意自己终于发现了刘庭宣这个潜藏在县衙内的危险分子。

    他今天本来是出去和几位士绅相谈,结果突然杀个回马枪,就听到了这句话。他心里顿时就觉得堵了个疙瘩,这刘二尹的话固然是有篡位嫌疑,更可恨的是,对方显然没把自己这个大令放在眼里。

    自己和杨承祖结拜兄弟的事,他难道不知道?那天在香满楼时,他可是也在场列席的。结果他还搞这一出,分明就是不把自己这个知县的面子放在眼里,像这样敢于直接无视知县权威的危险分子,如何还能让他在二尹的位置上待下去?

    别看道上刘庭宣说了许多好话,张嘉印压根就没往心里去,你这个时候说好话还有个球用,真当本官是傻的,看不出你的狼子野心?他轻轻一拍公案

    “刘县丞,你说铁氏女另有婚配,可有什么凭据么?难道单凭一份状子,就要决定一段婚姻,未免太过儿戏了吧?你身为县丞做事不能太过急躁,否则的话,恐怕有负天恩浩荡,也对不起这一县的黎民苍生。”

    刘庭宣知道对方这是开始找毛病了,还不知道要费多大气力,才能搞好这段关系。这知县不会把拜把子的事,当真了吧?官场上结拜这种关系真心扯淡的很,尤其对方还是个锦衣武臣,这种关系怎么看怎么也不能当真啊。

    他死活是想不明白张嘉印有什么理由挺杨承祖,再说事到了这一步,也是开弓没有箭回头的事,他只好从袖子里取出那状纸,又拿出一份婚书“这是当时双方定立的婚书,三媒六证俱在,容不得抵赖。再说,铁氏与杨承祖定亲,本来就是在丧期,与法理不合,与孝道也不合。”

    张嘉印未置可否,只把那状子及婚书向旁一丢,伸手抄起笔来,就开了一张捕票。“来人啊,速去钟家庄,把这钟阿四捉来,当堂对质。”

    刘庭宣一见忙道:“县尊且慢,这钟阿四并非犯人,不该用捕票,要传他,也该用传票。”

    “有道理,不过传票不到,就得捕来,还是捕票传票各开一张,无论如何,这人我必须要见到,你们听明白了么?”[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