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四十九章闹衙门 三

正文 第四十九章闹衙门 三

    他这一喊,里面的人得了命令,棍棒舞的更加带劲,叫声就越发不是动静。忽然,从吏房那边,走出一个上了年纪的老者,来到杨承祖面前施了个礼

    “老朽本县吏房经承赵庆之,给杨百宰见礼了。百宰,今天的事对错咱们先放一放,只说闹腾成这样,让百姓怎么看待官府?咱们今后还有代天子牧守一方,这脸面二字,还是要讲一讲的。”

    他朝那些衙役一挥手“散了,全都散了吧。各自回去听事,不许再来聒噪。还有那个晕过去的,来两个人把他带回班房歇着,别在这趴着丢人。”

    他先是遣散自家的武装力量,也算是表示出了诚意,又对杨承祖道:“焦榕为人跋扈,方才的事老朽想管,也管不了。可是现在您这一通棍棒下去,我想他那人命也去了半条,再打,若是拆了户房,老县尊面上怕不好看。左右令宠也没真个吃亏,再说了,她不是还要补一个衙役的身份么?进了公门的人,怎么也得懂点大局,不能太过快意恩仇啊。”

    杨承祖听他提起张嘉印,也想到若是真把焦榕这混蛋打死,跟打张嘉印的脸就没什么区别了。滑县文武亲密无间的好局面,恐怕也将不复存在,只好喊一声“停手!”

    又对赵庆之道:“赵吏书,您是老前辈,我给您个面子。可是您也看见了,今天的事,无论如何,也怪不到我的头上吧。若是连这事都忍了,我这官还怎么做啊。我非要和他好好理论理论,辨个是非曲直不可。”

    赵庆之是老派人物,妻妾之别看的极重。如果今天被调系的是杨承祖的正妻,他连一句话都不会说,说不定还会想个办法,如何合理合法的打死焦榕,还能不受任何制裁。可是铁珊瑚的身份,只能算是杨承祖的妾,这就让他觉得实在不值得如此大动干戈。

    妾通买卖且不说,单说这个时候,大明官场上是允许小妾待客的。只要关系够好,小妾都可以拿来陪客人一晚,不过是被焦榕言语轻薄两句,动动手脚,又算得什么事?这个时候,就是官府的体面,远大于铁珊瑚个人感受得失,与正妻被辱,不是一个待遇。

    他方才不曾露面,也是基于这个原因,就是说,他从心里并不支持铁珊瑚。你完全可以一走了之,找个男人来办这事,一个女人家抛头露面,不是找着麻烦么。再说拿条棍棒在衙门里和男人撕打,这成个什么样子,还讲不讲一点体统了。

    可他与杨承祖不熟,人家给他面子给到这个地步,已经算是到头了。再要是掺和进去,自己想要抽腿就抽不出来,说不定连自己都得卷进去,因此他只一拱手“多谢杨百宰深明大义,其他的事,老朽一概不管了。”

    有他这一出面,旁人也醒悟过来,自己跟这里没必要掺和啊。说到底这事虽然发生在衙门里,但却是焦榕与杨承祖两边的私人问题,与衙门其实没多大关系,这又不是锦衣卫前来袭击县署,自己何必往里掺和呢?还是在边上看看热闹,比什么都好。

    铁珊瑚心内紧张万分,她从小就被父亲当成一件昂贵的货物培养,教她武功也不过是为了货物增殖而已,并非是对她多么疼爱。

    她的命运,就是为铁中英换来一笔银子,或是一个好的前程,除此以外,别无他用。因此铁中英不止一次告诉过她,女儿家清白为重,如果落个坏名声,就趁早找个地方吊死,不要牵连他铁家。

    她也见过村里几个被歹人污辱之后的姐妹,最后的结果就是投井悬梁,一死了之。今天自己虽然没有受到真正的污辱,可是却也被那焦榕口齿轻薄几句,夫君会不会因此嫌弃自己?

    见他摸着自己的手,她不禁又想到自己的手因为长年练武,上面满是老茧,哪比的上县城里的姑娘双手溜光水滑,他家里还有漂亮的小娘子,自己还算得什么?

    她越想越委屈,竟是大哭起来,杨承祖喜她淳朴可爱,见她一哭,心内不由怒火升腾,拿出手帕为她擦着眼泪道:“哭什么?不管有多大的委屈只管跟夫君说,今天豁出去前程不要了,我也要为你出了这口恶气。谁敢欺负你,咱就剁了他!”

    他出门时是带了刀的,这时手点绷簧,将那口绣春刀抽出刀鞘半尺,手按刀柄就往户房里闯,铁珊瑚紧攥着他的胳膊跟在一旁,小声道:“若是要杀,夫君就让我来杀。抵命的时候,由我给他抵偿,不会把夫君扯进来的。”

    两人等进了户房,宋国良等人就守在外头,有机灵的去锦衣卫衙门叫人,其他人则防着衙门再来救兵。户房内,焦榕却已经连喊的力气都没有了,王铁头一只脚踩在他身上,手里的棍子舞的像风车也似“就你这样的孙子,还敢跟我杨哥作对?今天爷不撕了你,你就不知道爷们的厉害。”

    “够了,铁头你先出去,这交给我吧。”

    王铁头应了一声,提了棍子出去,杨承祖看着被打的乱七八糟的户房,摇头道:“铁头也是不像话,把个户房弄成这样,不好看啊。”

    铁珊瑚听这话,不由低下了头,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似的,认错道:“夫君对不起,这些都是我打烂的。是妾身没用,给夫君惹祸了。”

    “哦,你打的啊?打的好,打的对,下次遇到这事,还是得这么打。不就是一间小小的户房么,拆了它,夫君也赔的起。只要你人没吃亏,怎么都好。”

    听他这么一说,铁珊瑚那颗悬着的心才放下,看来他对自己果然是有情,只是不知道他家的娘子是否凶悍,听说这妻对妾,可是如同猫对鼠,天生不咬弦的。自己虽然有武功,可是也不能对正妻出手,只能希望对方好相与,不要赶尽杀绝才好。

    杨承祖随手拉了把椅子,先让铁珊瑚坐下,自己再找椅子时,发现已经没有一把完好的,只好让外头的人从别的房里寻了两把进来,自己拉了一把一坐,又将焦榕提起来,朝另一张椅子上一墩

    “孙子,聊聊吧,你到底想怎么着啊。如果是想跟你家杨爷死磕呢,你就放个话,我陪着你。要是想好好活着呢,就给珊瑚认个错,今天这事,还有个了结。否则的话,别怪我对你不客气。”[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