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四十八章闹衙门 二

正文 第四十八章闹衙门 二

    衙役知道,这焦榕与邹典史以及衙门的刘县丞都颇有交情,于衙门之内是个很有能量的人物。六房之中其他五房经承,也要卖他几分面子。这县官还不如现管,何况是锦衣卫与县衙门是两个班子,大家彼此不在一个体系内,要是铁了心的不给面子,锦衣也白扯。

    不过方才铁珊瑚那手棍棒大家都看在眼里,彼此心里有数,这丫头别看是个女流,枪棒上的手段,怕是比她爹都要高明几分。就冲那一手收发随心,在场众人谁能做的到?

    一个对一个,那是纯粹找难看。就算一起上能赢,也要有人受伤,受伤倒不是问题,究竟谁是那受伤的才是大问题。

    因此十几个衙役举着棍棒虚声恫吓,却没一个真敢上前,都想着让别人做那倒霉鬼,自己去拣现成便宜。铁珊瑚则是二次拿起哨棒,在手里拉着架式,死死护在杨承祖身前。“只要我活着,你们谁也别想碰我夫君一根手指头,谁敢过来,我就要谁的命!大不了一命抵一命,我不在乎。”

    杨承祖轻轻一按她的肩头“珊瑚妹子,别紧张,把哨棒放下,我看这帮孙子谁敢过来!”

    他双目扫视了一圈这些衙役“你们都是有家有口的,自己掂量着办,赵九爷的手段你们是知道的吧,谁要是不在乎的话,自管过来。”

    一听赵九爷,这些衙役全都有点软,倒不是说衙役怕漕帮,作为官府来讲,没有必要怕江湖帮会。

    但是这些衙役常在街面上混,如果真恶了漕帮,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挨个阴的,那也是防不胜防。最主要的是,它犯不上。如果是为了自己的事,得罪了也就得罪了,为了公事而私人惹上漕帮这种大帮会,那不是吃多了撑的么?

    一听杨承祖报出漕帮字号,这些衙役就连虚声恫吓都没了,只是举着棍棒拉着架式,没人愿意真往上冲。就在此时,衙门外面有人大喊道:“你们这帮孙子还敢围着我杨哥,敢不是活腻了么?”七八个后生也不见拿什么兵器,就这么赤着双手,猛冲进来,见人便是一拳过去。

    那些衙役不防身后有人打进来,吓的纷纷躲避,只见为首的一个黑炭头,手里拿一条不知从哪夺来的水火棍,几步来到杨承祖身边“杨哥,我们到家里去找你,才知你来了衙门。怎么样,可曾吃了亏?”

    杨承祖一见,来的正是铁头、宋国良等人,这干人是他的铁杆部下,有他们一到,杨承祖心里就更有底气。

    王铁头那人是个混货,来到跟前朝铁珊瑚一笑“师妹,你进了县城,咋不到杨哥家里?方才我们去时,里面应门的那位嫂嫂虽然没看见模样,但是听声音,模样肯定错不了,你应该直接去杨哥家,跟那位姐姐好好相处,这个叫啥来着,姐妹情深?”

    铁珊瑚一咬牙,总算是看在方才杨承祖替自己挡了闷棍的事上,才忍住酸气,只恨不得一棍子打翻了王铁头这混货,让他闭上鸟嘴。

    焦榕见闯进这七、八个后生来,又叫道:“反了,简直是反了。清平世界,朗朗乾坤,居然还敢袭击官府,难道眼里就没了王法了么?你们还在等什么,还不把这些擅闯衙门的,都给我拿下了?手里的水火棍若是不顶用的,就给我去换单刀,还就不信了,咱偌大个县衙门,还制不了几个毛头小子?”

    可任他怎么喊,那些衙役没有一个敢上前的,反倒是纷纷后退。王铁头这干人长期混迹街巷之内,可着滑县城,几乎就没有不认识他们的。

    这衙役们不怕泼皮,也不是多怕地方锦衣,可是当有人同时兼具两种身份时,就得让他们不得不考虑一下代价问题。

    这干人年纪轻轻不知轻重,可是什么事都干的出来,背后还都有父辈撑腰,拿了他们也不过打几板子就得放人。可是他们出去以后,要是挨个报复,自己上有老下有小,可是犯不上和这样的人作对。

    王铁头一看焦榕在那叫喊,又见杨承祖用右手抚着左臂,不由火往上撞“就是这鸟人指使人打伤了杨哥?老子今天废了他。”他边边举着棍子朝焦榕冲去,当道的衙役不但不拦,反倒是有默契的左右一分,这话要是写在三国演义里,那便是如同波分浪裂一般。

    焦榕本以为在衙门里终归是衙役人多,不可能吃了眼前亏,却没想到,这些衙役如此不堪使用。急道:“你们这群饭桶,别在这傻站着,赶快去报巡检,让巡检司发兵啊。”边说,就边往户房里跑。

    杨承祖哼了一声“谁要是想报信的,尽管去报,杨某眼里不揉沙子,今天谁想当朋友,谁想当冤家,都自己跳出来,让我看个清楚,今后咱也好有个对待。我只奉劝一句,没有过命交情的,少往这里掺和,留神溅自己一身血。”

    焦榕在衙门为吏多年,自有一些铁杆朋友,可是这些朋友都与他一样,全是一等一的君子,深谙不立危墙之下的道理。若是今天大大开罪了杨承祖,回头人家报复起来,自己能否接的住是一说,犯不犯的上接,这才是关键。

    这边厢铁头举着棍棒已经冲到户房里,原本坐在户房里的管年和几个从属吏员都抱着脑袋飞奔而出,只听户房里传出阵阵惨叫声以及王铁头的怒骂声。

    杨承祖对此似乎并未得见,只是拉住铁珊瑚的手道:“这是怎么回事?好端端的怎么闹成这样,进了城为什么不先去找我,而是直接来了衙门,难道是不想见我?”

    铁珊瑚吃他一拉手,想起在小铁庄上,没人的时候,也曾被他拉住之后几番温存。虽然念着她身在孝里,没有剑及履至,但是她一个大姑娘,就是那些撩拨,也让她面红耳赤,芳心乱跳。

    这时吃他握住手,她不由觉得周身发软,强挣扎道:“夫君快放开,这么多人,成什么话了。我……我是想来把那田地过户的事办了,再拿着地契去找你的。哪知道这混帐焦榕,非但不肯为我立契,还说些混帐话来耍弄我,最后还毛手毛脚的,也亏得是我,要是我娘来,还不晓得要吃什么亏呢。”

    一听焦榕居然动手调系自己未来的妾室,杨承祖面色一变,朝户房里喊道:“铁头,拿出咱世袭锦衣的手段来,给我狠狠地打,只要留口气,其他怎么都成。”[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