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四十七章闹衙门 一

正文 第四十七章闹衙门 一

    杨承祖道:“仙姐是说,他敢黑我的款?我想焦榕还没活腻味,应该不敢吧?他要是敢如此,不怕我卸了他?”

    如仙冷笑道:“他不敢?他的外甥若是能够承袭千户一职,他就是千户老爷的舅舅,你卸了他,还讲不讲官面的体面了?到时候哪怕你拿到他的证据,也会有一堆人出来说项,最后只能不了了之。这样的事,我在香满楼也不是没见过。李家虽然有些家私,但是手上浮财未必就多了,那焦氏听说又是个爱花钱的,手里存不住银子,现在为她儿子打点前程,最需要的就是钱。你那几百两银子,任谁也得眼红啊。”

    大明朝的世袭军职承袭,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即使锦衣卫这种封闭机构,内中的花头也多了去。如果走正常的手续,从递交报告到正式拿到兵部的部照告身,不知道要等多长时间。

    杨承祖当年袭职,是因为他爹是救驾阵亡,又有正德皇帝的亲自批示,走了特殊手续。

    李亚奴这种则属于自身就大有问题,废长立幼可是大明的一个大忌讳,在另一个时空里,万历朝的争国本,就是围绕长幼之争而开展的一番大撕杀。到最后居然是万历的宠妃敌不过这长幼大义,福王事败出局,就可知长幼之说在大明的影响力是何等强大。

    现在李家有李继荫,既属于嫡出,又是长子,李亚奴想跳过他去袭职,就是公开的违反法纪,也触犯了士大夫们维护的礼法。

    要想办成这事,一要有人二要有钱三还要舍得花钱。而一个大财主手上未必有太多的现银周转,何况焦氏平素就好奢华,她手里怕是没有多少余钱打点。那么焦榕作为户房之首,说不定真的就会把手伸向杨承祖的钱。

    听如仙一说,杨承祖也知这事确实有可能发生,连忙带了刀,直奔县衙门而去。他于县衙早就走的熟了,刚到门首,却听里面阵阵喧哗,还有人喊道:

    “围住了,不能让这疯丫头跑了。敢来咱县衙门搅闹,若是让她跑了,咱们大老爷的威风还要不要了?我跟你们说,谁让她跑了,我就上奏老爷,革了他的差使,让他滚回家种地去。”

    杨承祖听这说话的声音,就知道是焦榕,探头朝里看去,见衙门头道院里,十几个公人打了个包围圈,围住了一个人。等他从包围圈的缝隙里看去,一个女子一身缟素,手中提了一条哨棒,拉一个“拨草寻蛇”式,身形缓缓转动,目光在每个衙役身上打转。

    猛的这女子也通过人群看到了杨承祖,却把手一松,那条哨棒脱手,乜呆呆看着杨承祖,喊了一声“夫君!”

    这女子不是铁珊瑚又是哪个,真不知道她这棍棒都是从哪觅来的,杨承祖想起当初在小铁庄时,她举花枪的模样,似乎拉的也是这个架式。这丫头,怎么跑到衙门里打架来了。

    那些衙役见她喊夫君,有几个就往左右一分,可有个年轻的衙役,猛的将水火棍一抡,朝着铁珊瑚后脑就打。

    铁珊瑚的棍棒原本是一绝,只是她乍见杨承祖,却是什么都忘了,只想着一件事:夫君看到我耍枪弄棒,还和男人打架,会不会很生气,会不会就厌恶我了。娘说妾通买卖,夫君一生气,万一把我卖了,那可怎么办?

    她只想着这些,未防背后偷袭,杨承祖看的明白,不由怒喝一声“贼子大胆!”脚尖点地,全力一跃。

    多亏他这具肉身的功底扎实,他自穿越之后也从没放下戏班里练就的功夫,这一纵,堪堪纵到铁珊瑚身边,已经来不及拉开她,只得将胳膊一抬,护住铁珊瑚后脑,另一只手则紧紧抱住铁珊瑚的腰将她拉到自己怀里。

    只听砰的一声,那条水火棍正砸在他的左臂上,杨承祖疼的面色一变,身子退了一步,口内喝了一声“打得好!”

    他一身外家排打功极有火候,这一棍倒是不至于真打坏了他,只是疼痛钻心再所难免。铁珊瑚初时被他一抱,只觉得整个人魂都飞了,什么都顾不上,只将头靠在他的胸膛里,脑袋还朝里拱了拱。

    直等到杨承祖发了这一声吼,她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原来是夫君方才用身体,替自己挡了闷棍?

    铁珊瑚直如一只发了疯的母兽一般,叫了一声“夫君!”猛的从杨承祖怀里钻出来,用那六寸天足一挑,将掉在地上的哨棒一脚踢起,劈手抓在手里。朝着打闷棍那衙役一声怒喝“你打我夫君,我要你的命!”

    手中哨棒一立,是个朝天一柱香的架式,接着两臂运足气力,哨棒在空中划出一道圆弧,发出一声刺耳的哨音,一手泰山压顶,直向那名衙役的脑袋猛砸下去。

    别看她是个女子,可是自幼随父练武,两臂的气力一般的后生也及不上她,在家里是自己能推石碾子的主。而这条哨棒是上好枣木制成,被她这么一抡起来,威力大增,真若是劈上,不死也是重伤。

    那名衙役原本也有些本事,可是铁珊瑚一旦发威,实在太过吓人,被她那通红的杏眼一瞪,就如同被山里凶狠的大兽盯上一般,周身汗毛都要倒竖起来。吃她这一吓,那衙役居然都忘了抵抗,就这么看着哨棒从天而降,砸向自己的天灵盖。

    “珊瑚住手!不可伤人。”杨承祖右手一摸左臂,倒是能感觉出来骨头没事,忙开口喝止。这哨棒此时已经落到那衙役的翎帽上,棍风吹的额头生凉,听杨承祖吩咐,铁珊瑚双臂急将力道一收,面上一红,这棍就这么硬生生停在那衙役头顶上。

    那衙役虽然没被真个打中,可是觉得如同打中了一样,竟是分不清楚,这棍到底是挨没挨到自己的脑袋,双眼一翻,扑通一声倒在地上,被活活吓的昏了。铁珊瑚又奔回杨承祖身边,哽咽道:“夫君,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是我连累夫君受伤,我该死。”

    焦榕站在户房门首,见那衙役被吓昏了,尖笑一声“哈哈,我说这黄毛丫头哪来的胆子,敢来县衙门搅闹,原来背后是有锦衣卫撑腰。怎么,拼上了个锦衣卫,就能藐视衙门了?来人啊,把这搅闹衙门的泼妇先拿下,交给二老爷发落。其他人谁敢阻拦,一并拿了,拘捕者,就给我狠狠地打。打出事来,我焦某承担。”[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