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四十五章哭秦庭 下

正文 第四十五章哭秦庭 下

    他这边斟酌词句,想着该如何说的委婉一些,李玉娥却道:“杨家世兄,你也不必如此客套,是不是我爹他……他老人家已经不在了?”

    杨承祖本以为她肯定哭的昏厥过去,或是软倒在地一动不动,哪知她说这话时,表情竟是出奇的镇定。“我其实已经有了些准备,这几天,我那后娘与娘舅上下活动,家里的几个老仆人全被遣散,来的都是焦家的佣人,又来了些不三不四的人通宵饮酒喧闹,爹爹在日,她们断不敢如此胡作非为。依我想来,多半是知道爹爹遇害的消息,便没了顾忌。”

    “二姐儿,你要节哀顺便,这人死不能复生,你也不要太难过了。你先得要保重身体,若是你的身体垮了,你的妹妹和兄弟,又该怎么办。若是你有什么困难,只管来找我,看在咱们两家通家之好份上,力所能及范围之内,我定然全力以赴。”

    李玉娥起身一礼“如此,就多谢杨兄高义了。小妹来此几次,只因为衣衫不整,礼数不周,未曾拜见伯母,也是大大失礼。今天正该补上,杨兄可否让我,给伯母磕几个头?”

    她前几次来不去见柳氏,与其说是礼数不周,不如说是她根本就不在意柳氏。她是原配嫡出,柳氏只是杨大兴的妾室,于她而言,并不把对方当成一个真正的长辈看待。今天主动提出拜见,也算是大大给了柳氏面子。

    见李二姐儿进来磕头,柳氏也忙伸手搀扶,让她坐下讲话。哪知李玉娥却并不起来,而是跪在地上一字一顿道:

    “伯母,侄女今天前来,也算是不顾廉耻,有辱祖宗门庭。只是事出无奈,顾不得那许多,只求伯母和世兄看在两家的交情份上,能够帮帮小妹。家父既丧,职位空缺,论理论法,都应由我弟继荫袭职继承。可是现在我后娘也生了儿子亚奴,年方三岁,依我看来,她多半是想让亚奴袭职,废长立幼。还望杨世兄能够主持公道,为我兄弟做主。”

    她说到此,又连磕了几个响头,白皙的额头上,竟已经渗出血来。柳氏看着可怜,刚想答应,哪知那边如仙却已经抢先开口道:“李家二小姐,你这可是有点难为人了。人都说清官难断家务事,承祖兄弟年纪还小,如何理的清你家这团乱麻?到时候说不定事没理清楚,反倒给自己惹来无穷祸患。如你所说,焦榕这几天宴请宾朋,说不定就是联系外援,为他外甥袭职的事做准备。咱们不知道他找了谁的关系,走了谁的人情,贸然撞上去,谁知道会不会碰个头破血流?”

    “要说这两家交情是不假,可是总不能让我兄弟去冒这么大风险吧。依我看呢,天大的官司,地大的银子,天下的事,再大大不过一个钱去。我给二小姐拿上五十两纹银,先让你们姐弟保证衣食无碍。至于这谁袭职的事么,我兄弟不过是个百户衔,实授才是个小旗,他说话也不顶用啊。”

    她这话软中带硬,却是又点出了这里的风险所在,柳氏终究还是与儿子亲一些,这让杨承祖帮忙的话就说不出口。杨承祖心内不忍,想说什么,被如仙狠狠瞪了一眼,不敢再说。

    如仙又道:“二小姐是个聪明人,应该知道我的意思,咱两家不管过去是什么交情,可是你们见面都认不出来,这可不是假的吧。你觉得就为了多年前的一点交往,就让我兄弟豁出前程去,这值得么?”

    李玉娥不知这女人是什么根底,可是看她烟视媚行的模样,多半不是良家女子,说不定是和杨承祖没名分就混在一起的相好,心里很是看不起她。只是眼下形势比人强,轮不到她看不起谁。

    若是这千户的职被李亚奴袭了,自己姐弟哪还有翻身之日?恐怕整个家业要被强占,自己姐弟的下场也将苦不堪言。

    她只好哀求道:“这位姐姐听我一言,当初我爹被龚太监点中出征,明是出征暗是勒索,他是看上了我家的百亩良田以及我爹所藏的一方古砚。变着法的要我家把田地和古砚献出来,家父也不是贪财之人,也知斗不过龚贼,就想献出古董。是我那后娘一力撺掇,说家父是河南第一等的好汉,合该在疆场上为子孙后代挣个锦绣前程,若是没了田产,将来一家人又靠何度日?结果生生把我爹撺掇上了前线,这条性命间接是坏在她手上的。若是让她的儿子继承了千户之职,这天下,哪还有公理二字,这老天爷,未免也太无眼了吧?还求杨世兄义伸援手,救救我兄弟,看在我们两家的交情份上,就请你帮帮忙吧。”

    “对不住,二小姐你说的虽然是道理,可是我兄弟人微言轻,哪里能管的了这许多事。再说咱们两家非亲非故,我们犯的上管这事么。”

    “这位姐姐,你到底要我答应什么条件,才肯答应救我弟弟。若是我弟弟能够袭职成功,那方古砚,我情愿送给杨世兄。”

    如仙噗嗤一笑“古砚?果然是大手笔啊。可是我的二小姐,你也不想想,那古砚既然是龚太监看上了,我兄弟有多大胆子,敢收下这礼物?收下了它,下次朝廷用兵时,我兄弟就该在名单上了。要是想让我兄弟出手,其实倒也不难。他现在年纪不小,身边呢,却是还缺少个说贴己话的。若是二小姐肯委屈自己,给我兄弟白日里说话,晚上暖被,为杨家开枝散叶。我兄弟为了小舅子,怎么也得卖把子力气。再说那时候,这事就从公事变成了私事,公事不好掺和,为小舅子出头,就有了说话的地方,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李玉娥万没想到,对方居然开出这个条件,居然是让自己给杨承祖做没有名分的奴婢侍妾?她可是良家女子,哪能答应这种条件,不由勃然大怒,霍然起身,骈指道:“你待怎讲?”

    如仙做花魁时,也不是没见过打上门来抓丈夫的河东狮,与悍妇对打对骂不在话下,哪里把李玉娥放在眼里。双手叉腰,一挺那高耸的胸脯

    “怎么样啊?这个条件答应还是不答应在你,至于出不出手,那就在我们,有什么问题么?你看看你现在这个德行,当了我兄弟的女人,还能吃好喝好,比你现在当二小姐的日子说不定还好过一些呢,你自己想想,过了这村可没这店,依我想,你爹没了,你们失了最后的凭仗。用不了几天,你那后娘就有更厉害的手段。到时候你能否做成这个妾,可还在两说呢。”

    柳氏想要说些什么,可是如仙却用目示意,柳氏知道这个义女比自己有办法,也许是儿子的意思?就不再说什么。

    李玉娥见无人应声,猛的一跺脚“也罢,人情冷暖世态炎凉,我早该看透了。杨世兄,你最好想想,对不对的起我爹。”说完这话,她二话不说,以手掩面,一路飞奔的跑了出去。[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