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十九章打上门来

正文 第十九章打上门来

    杨承祖别看身体年龄与这些人相仿,但是他两世为人,前世更是做过团里领导,论起心理年龄,比他们不知成熟多少。急忙上前双手搀起王铁头道:“兄弟,咱们年纪相当,乃是几代的世交,正该多亲多近,何必施此大礼。”

    他又朝其他人道:“各位兄弟,今天带你们去漕帮,找那些漕帮的苦力入一份好汉股,不知道你们敢去不敢去?”

    在这个场合,谁要是说个不敢二字,不用杨承祖发话,这帮人就都会看不起他。从此在滑县街面就算除名,就连家门都不必出。在这种情况下,哪个肯认怂。所有人同声高喝“敢!”

    只有宋国良为人把细,“只要杨哥你带头,慢说是漕帮,就是砸了县衙门,我们也不在乎。”

    杨承祖道:“国良哥说的好,我是锦衣的头目,这次也是我挑的头,就算是惹下多大的祸,也是我自己扛了,与各位好兄弟没有什么相干。所以大家到地方之后不用在意,该打就打,该砸就砸。我只说一事,必须听我命令行事,如果没有我的话,谁敢动一根指头,别怪我不讲义气,把他送官法办。”

    这话要是对宋连升那干人说,难免引起这些前辈反感,可是对这些小字辈说这话,却是恰倒好处。

    一来是杨承祖昨天藏身躺箱,手格盗魁的事在众人心中影响太大,众人拿他当成了英雄,自然言听计从。二来是这干人以往只有打群架的经验,没进行过什么有组织行动,杨承祖这话不好听,可却让他们感觉到这次的行动不是打野架,而是正经八百的办公事,非但不以为忤,反倒是群情踊跃。王铁头道:“杨哥只管吩咐,谁敢不听第一个劈了他。”

    “好!要的就是这句话,现在我命令,大家把手里的家伙放下,一人带一根白蜡杆,不许拿半点铁器。”

    王铁头一愣“不带铁器?那漕帮的小子要是拿刀,咱们不是找吃亏么?杨哥,您这是什么意思?”

    “铁头,咱们不是去打架,是去要钱,寸铁为凶,拿铁器就成了砸明火了。若是他们拿刀,那好的很,我倒要看看,他们谁敢拿刀碰破咱一点油皮。谁要是被他碰破了一点皮,我要漕帮养谁一辈子。怎么,铁头怕了?”

    一听这个怕字,铁头当时就挂不住,把斧子一丢,伸手摸了根白蜡杆。“杨哥,你说的这叫什么话,从小到大,我就不知道什么叫怕。不就是白蜡杆么,我正经在杆子上下过苦功夫,我看漕帮那些杂碎,谁能把我怎么样。哪怕不用兵器,只用手,也掐死了那帮孙子。”

    有他带头,其他人也全都丢了铁器,每人拿了一根杆子。杨承祖则是连白蜡杆都没拿,手里摇着一把洒金折扇,宛如一位踏青的文生公子,带领众人直扑码头而去。

    滑县城外就是黄河渡口,来往船只在此装卸货物,一天到晚络绎不绝。交通便利商贾云集,苦哈哈们靠着一膀子气力,就可以赚份嚼谷。

    这样的地方龙蛇混杂,既有腰缠万贯的商贾,也有七文钱就可以来一发的下等表子,有小偷有骗子有强盗有相士,三教九流无所不包。

    大片的棚户区鳞次栉比,几十个摊子守着渡口卖着吃食、大碗茶。还有几文钱一碗的大锅煮,运气好的,能从里面吃剩下的半个狮子头,运气差的能吃到一颗门牙。

    而在这片建筑后面,一座二层的茶楼居高临下,俯视着这片区域。漕帮滑县分坛坛主赵九雄,每天这个时候,都会坐在二楼临窗的雅间里,从窗户观察着自己的王国。而在外头,四名少林俗家高手,时刻保卫他的安全。

    赵九雄本也是少林俗家弟子出身,练就一身硬功夫。可是他当初一双铁拳,只换来粗茶淡饭,破烂衣衫。倒是入了漕帮之后,他已经混成了良田千亩的财主,短衫换做了绸缎长衫,头上的英雄巾已经换成了**一统帽,上面还嵌了块羊脂玉。

    当年从木人巷打出来的一身武功,十成已经剩不下一成,可是那又怎么样呢?那四个师兄,武功比自己高的多了,不还是给自己当着保镖,内中两人的漂亮老婆都替自己生了孩子,这才是成功。靠着拳头加功夫赚吃喝的,终究是落了下乘了。

    看着码头上扛包的苦力,他心里计算着今天的收入,总觉得这样才叫活着。自己亲手送下地府去的那几个结拜兄弟,若是看到这一步,也该瞑目了。大家手足相残,为的不就是这一天么。

    别看他只是分坛坛主,可是漕帮属于一个毒立性比较强的组织,各个漕段各自为政,即使是总舵也很难对一个分舵的工作指手画脚。赵九雄实际上就是这一方天地的草头王,只要打点好了少林寺的大师,就没人能奈何的了他。

    他正在这琢磨着,什么时候才能更进一步,把龙门那位巡检挤掉,自己取而代之,成为漕帮河南分舵的大香头。忽然下面一人飞也似的跑上楼来,上气不接下气道:“九爷,大事不好了,一干人马打过来了。”

    赵九雄冷哼一声“慌什么?我不是告诉过你么,得有点沉稳劲。夺码头的事,已经有年头没出过了,没想到今天倒出了不怕死的。来人啊,告诉码头上的人,给我抄家伙,再给我那把弟送封信,让他派几十个弓手过来,我就不信镇不住场子。”

    他与滑县本地巡检刘洪乃是八拜之交,最近几年的帮派争斗中,他每次都是拉出几十弓手作为看家法宝。两只帮会人马互殴到一半,忽然杀出几十个手拿兵器的朝廷弓手来,这胜负自然不问可知。一听说又有人来打,他当即就让人去给刘洪送信去搬救兵。

    那名手下乃是赵九雄的心腹,急忙磕头道:“九爷,这救兵搬不得。来的不是江湖汉子抢码头,而是锦衣卫。为首之人穿着飞鱼服呢,刘爷那怎么也不敢出手,您说我们是打,还是不打啊。”

    “锦衣卫?”赵九雄心头一惊,这帮瘟神跟自己素无往来,怎么今天杀到门上来了。难不成是自己身边的人,有人开罪了他们?本地成福寺也是少林十八门的分支下门,平日里孝敬不曾少过半文,这时候,是不是该请成福寺的住持出来给关说关说?可是这佛法无边,不渡无钱之人,请和尚出一次手,代价可不少啊。

    他一时没了计较,不知该当如何是好,就在这时,就听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响起,几十条汉子已经从楼下冲上来。他那几个师兄保镖方往前一凑,就见为首之人高喊道:“奉平虏伯江千岁令,侦办白莲教杀官谋逆大案,谁敢拒捕,格杀勿论,左右,与我把这些强人拿下了!”[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