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十五章无悔

正文 第十五章无悔

    这些架票者的身份,杨承祖也不相信是白莲教,这些人在交手中并未大喊什么无生老母真空家乡,也未喊什么三劫应世,从他们身上,既没发现反书,也未发现白莲经卷,应该和白莲教扯不上什么关系。当然,把他们冤成白莲教是应有之义,可是作为主审者,他自己心里得明白那些人的真实身份,否则的话,万一有什么后患就大为不妙。本想着明天动刑打着问,没想到如仙姑娘这,居然知道他们一点根脚。

    如仙这种交际///花,长袖善舞,能周旋于各方势力之间,比起这十几个夯货脑子强的多了。她只不过略施小计,就把那大汉的事打问个七七八八,原本是想说与张嘉印,搏个好感,这回却是全盘端给了杨承祖。

    “我听他说,他们是从陕西下来的,说是跟北虏交手,被打散了,成了逃兵。那人自己还吹牛皮,说他砍了个鞑子,可是我看够戗,多半是吹大气的。”

    去年的时候虽然正德皇爷在宣府那边打了胜仗,可是蒙古那帮贼人实在可恨,不肯配合天家的大计,万岁在宣府整军备武,他们不说迎头撞过去找死,反倒是在陕西三边那用兵,让万岁疲于奔命。

    这次鞑子进犯陕西据说也有六七万兵马,陕西方面兵力不足,就从各地招兵补充。此时的大明,卫所以不大堪用,各地逃亡军户累计超过八十万,占了二百万军户这个理论数字的四成。遇到战事时,多半都是靠从各地抽调壮丁,临时组成部队顶上去,也就是后来募兵的雏形。

    像那位李雄李千户,这次也被朝廷点名,前往陕西从戎杀贼,又从河南地面,前后抽调了上万丁壮填进去。这十几个汉子,都是从河南地面抽调的壮丁,据说是遇到了鞑子大军,被打了个落花流水,这十几个人侥幸逃得活命,一路逃难到了滑县,就想着要干一票。

    “他倒不瞒我,连他冒充锦衣的话都跟我说了。不过他也是吃定了我是个弱女子,说他不是锦衣也没人信。再说他手里掌握着县尊,觉得别人翻不了盘,哪知道天降下你这赵云般的猛将,一刀就把他给剁了!”

    她对杨承祖动心,就是从他单刀杀敌开始,想起他那番神勇,不由心内兴奋,竟是主动又侍奉了一回,两人相拥睡去。次日清晨,等到杨承祖起床后才知,知县已经回了衙门办公,心内暗自佩服:果然张老哥是国朝忠良,勤于王事,真乃楷模。

    锦衣卫本来就不是好招惹的,再加上杨承祖新与张嘉印拜了把子,九娘更不敢惹他,命人送来了早点,等到杨承祖走了,她才坐到如仙身边,“昨个妈妈那也是没办法,姑娘你也别往心里去。咱们这一行,就是命贱,摊上这事,谁又有什么办法了?该认命,就得认命,男人啊,就没有一个好东西,跟你相熟的几个公子,怕是不会来了。你看你这价码是不是……”

    哪知如仙把脸一沉,立领红袄系的紧紧的,连脖子都不肯露“妈妈,我已经答应了杨爷,替他守着。今后这接客的事,你就别找我了。我的身价钱,你帮我算算,我想赎身。不过我先说好了,我这是自赎,您要是漫天要价,可别怪我不念咱们母女情分。”

    她若是当红的时候,想要赎身势比登天,可是经过前天那事,她身价大不如前,于九娘来说,就不是那么重要。当然,要是消费一点她的剩余名声还是可行的,可是她也知道,这如仙也不是好惹的,把她惹毛了,不知道要闹成什么样。让她赎身,对九娘来说,倒也是个办法。

    可她终究是念的过去一点情分,忍不住劝道:“丫头,不是妈妈说你,男人靠不住啊。你手里有钱,还能防身,要是自赎自身,可就连退路都没了。其实妈妈还是认识几个大户,若是能嫁到他们家里的做个小娘,比起杨承祖那等武人,我想可是强多了……”

    “妈妈,你说的对,我知道我走的是一条绝路。他对我现在是新鲜劲,也许过几年,他把我玩腻了,榨干了我的钱财,就会把我像破烂一样丢了。最后我可能要沦落街头,乞讨为生,甚至去做下贱的暗门子。可是我认了,哪怕明知道是个火坑,我也要跳进去。就算烧个粉身碎骨,我也愿意。”

    九娘是个过来人,听她这话,就知道这个丫头没救了,一把将她抱在怀里,边哭边骂道:“你个死丫头,娘把你从小养大,教你这么多本事,又传了你这么多骗瘟生的本事,可是你怎么……怎么就也走上这条路了。咱们这行里,多少前辈就折在这上,你怎么就不涨点记性啊。”

    杨承祖那边不知道如仙有此决断,买了份早点回家,一脸忐忑的看着柳氏。他身上那脂粉味,离老远就能闻的见,进了巷子时就不知有多少相熟的伙计拿他打趣,见了娘,如何能瞒的过?

    哪知道柳氏却半句话都没都说,只让他回房补眠,又道:“娘当了一件首饰,为你买了点补品,待会给你炖点汤喝。年轻人身子骨好,可是也不能肆意挥霍啊。”

    杨承祖一脸通红的拿了那二十两银子“娘,这是昨天……”

    “呸!这贱行的规矩,真是生生羞煞个人,你自己带好,娘可不要。把钱存起来,将来给你娶媳妇用,如仙再好,也不是你的良配。你赶紧回房补觉,娘给你炖汤去。”

    杨承祖却把银子朝娘手里一塞“这可不成,我得赶紧赶到值房那边,从今天开始,我要把咱杨家的东西都拿回来,还要让您过好日子。第一步,就是把锦衣衙门拿到手里,把我爹的权柄,都收回来。”

    见他匆忙换了飞鱼服向外疾走的模样,柳氏眼前一花,恍惚间仿佛眼前跑出去的,不是自己的便宜儿子,而是那死去的杨大兴。呆了半晌之后,才用袖子擦着眼睛,小声道:“像,真是太像了。菩萨保佑,承祖儿终于长大了,只盼您老人家发发慈悲,千万别让他走他爹的老路。只要他长命百岁,健康无忧,就算沦落街头,沿街乞讨,我也愿意。”[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