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十四章不相负

正文 第十四章不相负

    平虏伯江彬提督东厂兼锦衣卫,复统外四家军,乃是正德朝眼下第一号权臣,权势威风比起当初的立皇帝刘瑾也未见弱到哪去。只是他的名声实在糟糕,就连如仙也知道他的恶名,竟是想要拿出自己的全部,为杨承祖打点。

    佳人恩重,杨承祖伸出胳膊将她揽在怀里“仙姐说什么呢,那江彬我是没见过,不过我要是花到你的钱,那未免也忒不成话。他是遇不到你,要是真敢对你打脑筋,我管他是谁,也要……”

    他话没说完,就被如仙的樱唇封住了口,两人又温存了片刻,如仙才道:“东厂千手千眼,神出鬼没,可不敢乱说话,你知道现在外面是不是藏着一个东厂耳目?我是个下贱的女人,不值得你为我动心的。你没听过那话么,表子无情,戏子无义,我对你没什么真心,只是看中了你前程似锦,看中你杨家颇有家私。等到你缠头耗尽,我就翻脸不认人,另投他人了。”

    杨承祖笑道:“仙姐,我是锦衣卫,你这谎话若是能骗了我,我也就没脸吃这份钱粮了。你何必如此?不就是出了那点破事么,左右不过一个无法拒绝的恶客而已,就算是普通人家的女人,遇到这种事也只能吃亏认倒霉。若是为这事寻死上吊,我反倒要看不起她。这点事别放在心上,你要是愿意,就跟我过日子吧。我家人口单薄,家里也有点积蓄,不会让你受苦的。”

    “过你个鬼。”如仙抬手在他身上轻拍一下,“今后记得学聪明点,别跟我们这个行当的人说这种话,行院的女人,最无情义,你若是对她们动真心,包准把你骗的连皮带骨,点滴不剩。我知道,你贪图的是我举止间像足了一个闺秀,所以骑我的时候,就像骑着个千金小姐似的。可是我告诉你,那都是假的。我从小被行院收养,自从记事那天,学的只有一件事,就是骗人。我可以装什么像什么,这是靠着鞭子打出来的本事。只要我想,马上就可以装成一个侠女或是一个虔诚的出家人,甚至我连黄花闺女都能装。但是那都是假的,是骗人的。我十四岁被人梳拢,入行七年了,每到一个新地方,我还是会说一句,小女子只卖艺,不卖申。这次算我倒霉,遇到这种腌臜事,我有什么办法?可是毁了名头,只好另换个地方,再从头来过。我已经老了,你不该为我耽误了自己,我陪你几天,不要你的钱,然后我就走,你也不许找我。”

    杨承祖道:“那可不成。你人生地不熟,又能走到哪去。再说这事我估计后面还会闹的更大,你难道还要走出河南去?不如跟我走吧,我……我喜欢你。”

    这是他这个生命中,第一个拥有的女人,于其有着特殊的感觉,并不愿意就此与之失之交臂。至于其过去如何,他倒不是很在乎,又不是娶她做正妻,犯的上计较那些么?

    要知在大明朝,娶到名纪非但不丢人,相反是令自己身价大涨的事。正当红的花魁娘子,是讨不出来的。想要把当红的行首纳为私宠,必须要有钱有势才能为之。比如另一个时空中,秦淮八艳之一的柳如是,把她娶为妾室的是钱谦益,至于冒辟疆和董小宛的故事,也是家喻户晓,甚至连顺治都牵扯了进去。

    所以说在这个时代,没人会歧视你娶一个名纪为妾,相反,倒是名纪自己会挑三拣四,非才子不肯委身。除非是人老珠黄嫁做商人妇,那得算好羊肉落在狗嘴里。到了万历朝,有人因为叫嚣名士不如名纪,还入了阁老法眼,被举荐为官,自可知社会风气如何。

    所以他只要不是娶如仙做正室,就不算丢人现眼,再加上这是他的第一个女人,难免有份情结在里面,也就要对她好一点。这事说来也没什么,她过去怎么样跟自己没什么关系,只是今后只属于一个人就好了。其实她也无非是接待了一个级别比较低的恶客,导致拉低了她的声望值而已。

    按说这事也可以不了了之,只是张嘉印觉得,自己堂堂两榜,又是写诗又是做画,还要靠着县令的身份,你还要半推半就,我这还没弄上手,那边来个粗鲁的强盗,你就宽衣从了,我堂堂七品命官,难道还不如个强盗?

    有他这么个父母官与之为难,再加上行内的人推波助澜,她的名声注定是要恶了。以后想吃这碗饭并不容易,就算换地方,也维持不住花魁地位。

    如仙道:“傻子,你知道什么。我们这种人,从小被行院收养,都下过药,是不能生养的。我又老了,今年二十一,虚岁二十二,你虚岁才十七,没听说过,女大五,赛老母?等过几年我人老珠黄,你就该嫌我了。我配不上你,也不能误了你,可是我愿意为你花钱,愿意为你做一切,只要对你有好处,你让我陪谁,我就陪谁。我只恨一条,就是遇到你遇到的晚了。明知道我们这行人对一个男人动真心是要倒霉的,这是行规,可是我……”

    杨承祖道:“仙姐,别想那么多,我会好好对你,决不相负就是。你想想,现在河南八府怕是你都不好立足,不如就跟我回去吧。我喜欢你,是因为你是我第一个女人,不是什么大家闺秀的气质,也不是贪恋你的容貌,只因为你是我第一个女人,就想让你跟我过日子。”

    如仙眼下的局面不容乐观,她这种身份的纪女,不是说光会脱衣服伺候男人就行的。她的定位,更类似于后世的交际///花,迎来送往,周旋于文人才子之间,吃的是个名声饭,就连衣服也不是随便脱的。虽然不至于说真的卖艺不卖申,但至少要卖的有水平有技巧。

    可是昨天她被那贼人睡了,这身价一落千丈,没了名气,这碗饭还怎么吃?她以后要想还在这里混,就只能做那二三流的货色,不问客人来历,只认银子。而这样的日子,基本都是过不长的,到了二十五六的时候,也就人老珠黄无人问津,晚景凄凉的很。

    杨承祖给她的,确实是个好出路,只是她对杨承祖动的是真心,反倒不想坏了她的前途。见杨承祖对她如此看重,几次承诺要和她过日子,她只觉得冰凉的心里,多了一团火

    “你也看见了,今天你那把兄是盯上我了,这香满楼,我也不好混了。你说的对,也许我是该考虑考虑,为自己赎身的事了。你对的起我,我就要对的起你,这个客,我是不会再接了,我为你守着身子。其实那贼头,不过是个银样蜡枪头,不中用的货色。他只是怕他的部下知道,故意在我这磨蹭,还要我叫,实际他根本不成。我跟你说一句,这些人根本不是什么白莲教徒,他们应该是军汉。”[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