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十三章节如仙

正文 第十三章节如仙

    他这一发作,不啻于当面打脸,到了花魁这一级,就是吃的一个身价饭。九娘固然被张嘉印吓的连连道歉,作为当事人的如仙,可是连活都活不下去了。

    她原本结交才子,名流,士绅,张嘉印对她也颇为仰慕。不知做了多少水磨工夫,打了几次茶围,才刚有机会成为入幕之宾。结果没想到闹了架票这出,被强盗抢在先头,这对如仙的身价本就大有影响。现在直斥她为臭鱼滥虾,那就是把她这花魁要贬到那些只会陪人睡的低等纪女身份了,她如何能忍?

    只见她用水袖一掩面,转头就向窗户奔去,幸亏杨承祖眼明手快,一把将她抱在怀里,又对张嘉印道:“大哥,咱们今天来此吃花酒,图的是彼此高兴,何必如此,何必如此啊。”

    张嘉印不愧是国朝干城之臣,在此丰月之地,依旧是一副正气凛然模样“兄弟,你有所不知啊。这贱人当初也勉强算个有身份的,还有资格与你坐一坐。可是她昨天已经为贼人所污,又不肯一死尽节,从今天开始,滑县城内,她已经当不起花魁二字,不过是残花败叶而已。像这样的人,又怎么配的上你?九娘,你别当我不知道,你这里肯定有新来的丫头,还不唤几个上来,难道当本官封不得你这小小的香满楼?”

    九娘能开这生意,在府里也是有靠的。不过这靠山是在府里,人家张嘉印是现管,要收拾她可是方便多了。再说堂堂知县在香满楼被绑,你说跟你没关系,那没关系怎么绑匪就知道到这来?三木之下,何愁不招,到时候把九娘办一个通匪的罪名,也不是什么难事。所以她再心疼那几个新鲜货,也只好忍痛拿出来招待。

    九娘见张嘉印发作,不敢怠慢,忙道:“来人啊,把那几个新人唤来,陪大贵人饮酒。再来几个婆子,把这犯了痴的如仙拖下去,关到柴房让她清醒清醒。”

    行院里自有粗手大脚的妇人,就想上来擒人,哪知杨承祖把眼睛一瞪,又把几个妇人吓了回去。他一边紧拉着如仙,一边对张嘉印道:“大哥,您的心意,做兄弟的领了。可是兄弟这也也有个苦衷,跟您面前得说几句。不怕您笑话,做兄弟的惦记如仙不是一天两天了,可是仙姐那是什么身价?见的不是文人才子,就是仕宦子弟,哪轮的上我一个大老粗?今天我总算美梦得圆,可以坐拥佳人一晚,大哥你就成全了兄弟这一回吧。”

    张嘉印听他这般说,才转怒为喜,用手点指“老把弟,你真是个多情种啊。也罢,算是这贱人走运,还能陪你一晚,不过九娘,这事绝对不许你说出去,若是我把弟的名声因此受损,本官就关了你这香满楼。”

    按他想来,多半是老把弟年轻气盛,不知天高地厚,想要过过花魁娘子的瘾,结果在如仙这碰了一鼻子灰。如今情势颠倒,如仙成了落毛凤凰,老把弟恐怕是要好好折辱她一通,以出当日心头之气。

    按他想来,如仙虽然做的是皮肉生意,可是接待的,都是自己这样的文人雅士,那才能称为花魁。而那个匪首要污辱她,她就该拼死抵抗,搏斗到底,一死以全节,才能够对的起礼仪廉耻。她非但不拼死反抗,反倒真的去侍奉了那匪首一晚,这简直就是寡廉鲜耻,还有什么资格跟自己这样的文人士大夫同桌而饮?

    总算是杨承祖面子大,他才算答应下来。如仙的心情自是沮丧到极处,可她终究是场面上混的人,不过片刻之间,就补好了妆,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乖乖坐在杨承祖身边陪酒。而张嘉印身边,换了个十四五的女子陪伴,这女子的姿色风度皆不如如仙,却胜在年轻,更对张嘉印胃口。

    两下又喝了一阵酒,两位结拜兄弟各自扶了身边的女人回房,杨承祖进房之后,如仙惨然一笑“你要是嫌我脏,就让九娘换个人。她这有谁我心里有数,帮你挑一个真正的清倌人,不是黄鳝血那种。”

    她这话说的大路,可是语气中那份绝望与悲伤,怎么也掩饰不住。杨承祖笑道:“仙姐,你说什么呢?我说过,我惦记你不是一天两天了,今天能得你青睐,是我的福分。”

    “别哄我了,我可不是张萧甫(张嘉印的字),没那么好骗。你根本就没来找过我,我还不知道?若是前几天你来,我是滑县花魁,整个卫辉府也有名头,你成了我的入幕之宾,还能算有面子。可是过了昨天那事,我就算彻底坏了名头,以后只能沦落成二等货,配不上你这县太爷的把兄弟……”

    她话没说完,却被杨承祖一把抱住,二话不说低头就亲,她轻轻挣扎几下,就主动迎合起对方的需索。不多时二人就滚到榻上,做了个狮子滚绣球。杨承祖这肉身乃是个初哥,可是赵小山却有花国班首,脂粉魁元的手段,而杨承祖自身的天赋异禀,又是万中无一的猛将材料。

    如仙也是久经沙场的老手,受过名家指点,练就一身好武艺,好枪棒的好汉会过不少,可是与杨承祖这一番交战,却是败个落花流水,方知这世上好汉甚多,自己未免小看了天下英雄。

    两人你征我伐,来来往往大战数百回合,一个多时辰才鸣金收兵。如仙颤声道:“好兄弟,当真是活活弄杀个人了。可惜啊可惜,今日方才遇到你,你……原来还是个初哥来着,按着我们这的规矩,姐姐得给你封个红包。”

    她边说边就那么赤着身子下地,从梳妆台内打开一个暗格,取了两锭小元宝出来,竟是足有二十两。这行院里给男人红包的规矩是有的,但是走个过场,断没有二十两银子的道理。

    杨承祖哪里肯接,刚一推拒,如仙冷笑道:“怎么?到手之后就嫌弃我了,我承认,我就是想倒贴你这个小白脸,可是看这意思,如今的我,连倒贴的资格都没了。”

    杨承祖知她今天受了张嘉印的刺激,又加上花魁位子不保,难免敏感,只好接过了银子“仙姐,你别想太多。我只是觉得你赚钱不容易,我若是养的起你,就把你赎出去,跟我过日子。现在我手里不方便,不能养你就罢了,哪里还能拿你的银子?”

    “赎我出去?”如仙听了这话,一双大眼睛中,多了几分波光流动。“不管你这话是真是假,就冲你有这句话,仙姐就算把自己的心挖出来给你吃了,我也认了。人都说痴情女子负心汉,可是我知道,我没资格做什么痴心女子,就算你负了我,我也愿意。好兄弟,姐姐这些年做这没脸皮的勾当,也攒下千把两银子防身,你只要好好哄哄我,就都给你骗了去买个前程,我也愿意。听说你们锦衣指挥江彬贪财如命,姐姐愿意把钱都给你去打点,让你飞黄腾达,一飞冲天。”[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