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十二章结拜

正文 第十二章结拜

    张嘉印显然并不了解这个情况,听杨承祖说,居然是他自己垫了款子来救自己这事,看他的目光不由一变,忽然离席站起,恭敬的施一礼道:“杨百宰,张某之前对百宰多有误解,实在……实在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当今世上,似阁下这等有上古豪侠风骨者,却不多见。张某何德何能,得遇君颜,实在三生有幸,请受我一拜。”

    大明此时有个非常糟糕的风气,而这个风气后来又一直影响到了后世,那就是厚古薄今。认为一切好品质都属于古人,而今人就是一群人渣败类,真正的君子义士,都得从古代去找。

    一个时人如果具备了某个古人身上的优秀品质,那就值得大书特书,证明古代精神,还没有完全灭绝。至于这人是个现代人的事实,却根本没人重视。

    那些文人墨客凑到一起抨击朝廷时,都会引用上古先贤作为模版,认为今不如古。对某个人进行歌颂时,就会说这个人有古人之风,是上古君子做派。当然这种赞美一般集中出现在文人身上,武夫粗鄙,自不可能有此高风亮节。

    杨承祖的行为,在张嘉印看来就是典型的上古遗风。他不知道杨承祖是存着承包的想法,只当对方为了救自己这样一个素不相识之人,就请愿倾家荡产,这不就是自己一向推崇的古人风骨么,孟尝君也不过如此吧?至于说他开口要钱,这不过是子贡赎牛之故事,理当如此。

    本来以为,那些上古年代的好品质,只能从读书人身上才能找到。没想到,区区一个锦衣武臣,却也有此高风亮节,张嘉印又如何不拜?他拜的不是这个人,而是这份他向来推崇的古风。

    正如前文所说,大明现在是个人生不易,全靠演技的时代,杨承祖这话,却被张嘉印理解到了另一个层面,无意中的表演大获成功。再说了,自己的县里出现这么一位有古风的君子,说明什么?不正说明,自己这个知县牧守有方,德被苍生么。

    原本张嘉印是想和锦衣卫互相利用,把这次的风波压下去,然后各走各道,谁也别和谁来往。自己该掏的好处肯定会掏,但是深交就算了,文武两途呢,没必要往来。现在他的主意改了,这么一个古道热肠的君子不交,那交什么样的人?这个朋友不但要交,还要深交,这个朋友,自己是要定了。

    杨承祖自然不能真让他来拜自己,两下纠缠良久,张县尊终究敌不过,只好坐回原处,但他又道:“本官这条性命,全赖杨百宰救回。今后咱们两下,就是一家,你我虽然分属文武,然脾气相投,不如就在今日,结拜个金兰之好,不知杨百宰你可愿意。”

    在大明朝,官场结拜不算稀罕的事,这叫人际网。可一个七品正堂上赶着找一个锦衣百户结拜,那就是奇迹中的奇迹。张嘉印可是正德十一年的进士,未来前程无量的主,比起一个锦衣百户,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一般情况下是锦衣卫哭着希望跟人家结拜,而对方看不上才是正理。。

    他这提议,可算是给足了杨承祖面子,以后就单靠这个结拜关系,就不知能给杨承祖带来多少好处。这也是张嘉印认定了杨承祖是古道君子,也就没了文武之见。

    杨承祖自然不会给脸不要,忙道高攀,两人的关系,也就从同僚,变成了金兰手足。官场结拜,不搞江湖上斩鸡头烧黄纸那些把戏,大家只是叙过年庚,定下长幼就算仪式完成。

    口盟结过之后,两人的关系,就又拉近了不少。“杨贤弟放心,你所费银钱,都是为了缉拿白莲逆匪所用,怎能让你私人垫支?大概需要多少,你回头报个数目上来,我向上宪衙门请款,肯定如数下拨。”

    他又喝了一杯酒,“卫辉府的段千户,说来与我还是有些交情的。兄弟你高职低配的事,我回头帮你问问,若是能解决,最好还是解决了吧。像你这样的少年英雄,如果只做一小旗,屈才,绝对是屈才。”

    锦衣卫是个相对封闭的机构,部门内人员升降,并不经过兵部的铨叙,而是由卫内自行铨叙解决,事后给兵部一封文书作为告知,兵部也不会对锦衣卫发来的这种照会进行任何驳斥。人家天子亲兵自成体系,你外人针扎不进,就算想说什么,也完全不了解情况。

    按说一个地方官,是影响不了锦衣卫内部升转的,可是规定是规定,事实是事实。卫辉府的锦衣卫千户衔实授百户段彪,是这卫辉各县锦衣的顶头上司,他给谁说句话,在考绩上加上一笔,于前程上自是大有好处。

    杨承祖道:“怎么,老把兄与段户侯,你们还有往来?”

    “哈哈,我们是同乡啊。虽然大家一文一武,可是我们两个是实打实的小同乡,两家离的甚近,少年时意气相投,也曾口盟结拜,与咱们弟兄一样。若是我说一句话,他肯定是要考虑考虑的。”

    大明朝最重乡谊,即便只是同省的大同乡,也要互相照应,否则就要本人说是不懂桑梓之情,在家乡就抬不起头来。而他和段彪是同村,这是关系最近的小同乡,又是口盟弟兄,关系更近几分。他要是保举杨承祖,根本就是易如反掌之事。

    只不过这种关系他从来不宣之于口,县内根本没人知道,段彪也没主动透露过他和张嘉印之间有此渊源,否则的话,这回张嘉印被绑,锦衣卫哪还用动员,早就全伙上阵,与绑匪拼个死活。

    杨承祖也算歪打正着,一时冲动,却是结下了这么一段善缘,且给张嘉印留下了深刻的好印象。别人要想求他办这事,不知道要使出多少银子,可是杨承祖这事,他自己上赶着揽在身上,两下这么一拜,他与段彪可就也成了联盟把兄弟,表示过几天就要写信过去,让杨承祖敬待佳音就是。

    这事敲定之后,张嘉印话锋一转,就转到了那些绑匪身上“那些人既然是白莲教徒,我想还是由锦衣卫与县衙会审,将他们的根脚挖出来为好。这可就要多劳老把弟了。”

    “大哥说的哪里话来,您这是给我功劳,我哪能不懂好歹。”这帮罪犯如果落在县衙手里,不管打问出什么样的结果,最后获利的都是县衙门。如果牵扯上锦衣卫,这一份功劳,就变成了两份,锦衣卫也可以从中分润。

    至于说功劳因此变薄,那是纯属多虑。功劳就像蛋糕,越做越大,而不是越分越薄。只不过一般来说,大明文武关系恶劣,谁的功劳都想自己留着,不想让别人得好处,甚至于自己得不到功劳也不愿意让对方得利,等到了百年以后,那就干脆直接拆台。像是张嘉印这种主动提出来把功劳做大,也算是给足了锦衣面子。

    花花轿子人抬人,杨承祖那也没有给脸不要的道理,这事也就这么敲定了。而借着审讯的机会,他还能在锦衣卫里重新建立自己的威信,将这个游离于自己掌握之外的滑县锦衣恢复在自己控制范围内。

    九娘是个眉眼通挑的,见这边的事谈的差不多了,忙使了个眼色,如仙轻轻坐到杨承祖身边道:“杨百宰今天与张县尊文武联手擒贼,实在是好大威风,小女子敬您一杯可好?”

    不等杨承祖抓酒杯,那边张嘉印的脸就沉了下来“九娘,你什么意思?你这香满楼是不是生意做的太顺,就不知好歹了?我兄弟是滑县少年的英雄,你就用这种臭鱼烂虾招待,是不是担心本县给不起银子?来人,把这个贱人给我叉下去,不许她辱了我兄弟的名号。”[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