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十章掌卫事

正文 第十章掌卫事

    杨承祖从房内出来时,见这楼上已经乱成了一锅粥,三班衙役经过彼此之间的激烈搏斗,总算全伙冲到楼上。除了两个身体略弱,被挤下楼去跌伤了腿,其他人倒是没什么。而六房书办吏员们,也如神兵天降一般出现在楼上,围着各自的上官不住问安。那些锦衣卫及军余反被挤在了外头,连圈子都进不去。

    宋连升见他出来,忙过去问道:“大侄子,你怎么样?刚才杀的凶险,你没受伤吧?”

    杨承祖方才脑子都在撕杀上,真没空注意自己受没受伤,这时才检查周身,发现身上被砍了几刀,好在都劈在甲上,没伤到自己。笑道:“还好,他们那刀太孬,砍不动这甲,最多是有点疼,伤不了我。咱的人怎么样,伤亡大不大?”

    他最担心的就是伤亡太大,如果死伤过重,这仗怎么也是亏。他垫的可都是自己的钱,而伤亡等等,都得要抚恤汤药,烧埋银子。杀了人,也要按人头给予奖金,如果死伤人手过多,自己这日子可就没法过了。再说那些都是军余家属要是堵着门来骂,自己的名声也不好办。

    宋连升道:“放心吧,咱的人没什么伤亡。这帮小子都是打惯了野架出身,个个滑头着呢。又是石灰包,又是下黑手,懂得进退,没受损伤。正经是衙门那位铁中英铁班头,我看是不成了。”

    铁中英出身少林俗家,在少室山本山学艺,跟随少林大师学过武艺,号称滑县城中枪棒第一,手上胜过许多好汉。他是有真本领的,几次与锦衣卫的斗殴中,锦衣也得承认,一对一个没人是他对手。杨承祖也没想到,他居然会在这场合翻了船。宋连升道:“这怪谁?这是玩命,不是比武,他是一条好汉不假,可惜却没经过沙场。按着比武那么玩命,不是找死么”

    大明这时候的武艺中,枪棒本就是一家。日常斗殴中,大家都尽量用棍而不用枪,到了拼命的时候再安个枪头,使法没有太大分别,为的就是尽量避免伤亡。

    快意恩仇,谈笑杀人,那是话本里的故事,大明是有王法的地方。后世万历时期,南派武术大家程宗猷比武杀人,照样得潜逃到塞外十几年不敢回家,一代心意拳大师戴伯苗,也得老实的卖粮食。所以大家在比武时,都会尽量选择避免杀伤,能用棍的绝对不用枪。铁中英是衙门口的官差,也是练老了棍棒,可惜没经过死斗,今天这等场合居然忘了换条枪。

    这些悍匪不是那些街头斗殴的无赖可比,个个凶悍,是真敢杀人的。水火棍打在身上不能致命,那铁刀砍在身上,可是要出人命的。铁中英又不是杨承祖,身上没有甲胄护身,结果交手之时,仗着自己棍棒好冲的太靠前,一棍打翻了一个,不料对方却拼着给了他一刀,把他给开了膛。

    若是抢救得当,或许还有一线生机,可偏生这时候都抢着去救大老爷,谁还顾的上铁班头,等到想起他来,就只好找芦席卷尸送回家了。张嘉印这时已经从人群中挤了出来,三两步来到杨承祖面前,在杨承祖肩头轻轻一拍“杨百宰,辛苦了。这番捉拿叛贼,百宰当为首功,本官这就回衙门上本请求赏赐叙功。另外,今天前来剿匪的各位锦衣儿郎,由县衙拨款,单独给予嘉奖!”

    他又朝身后吩咐道:“来人啊,给杨百宰披红挂彩,再请一拨吹鼓手,将他送回家去,算是本官,对杨百宰的一点谢意。今天晚上,本官还要在这里设酒席,款待我的救命恩公。”

    大明文贵武贱,一般来说,文官并没有什么必要主动和武将亲密往来。锦衣这种机构,更是文官眼中钉,肉中刺,恨不能除而后快,文官不愿意和他们亲厚。张嘉印堂堂两榜进士,平日里怎么会把一个锦衣百户官放在眼中?

    可这次情势不同,他一个文官,最重要的不是业绩,而是名声。虽然说如今的风气渐宽,喝酒狎纪已经不是什么罪过,而是风雅事,像赫赫有名的三杨,和一个纪女打情骂俏还被称为佳话。可是被匪徒绑在纪院里一晚上,这话怎么也不好听。纵然不至于真被言官弹劾去职,可是在士林之内的名望必然大受影响。

    如果锦衣卫在相关的汇报上,能够和他彼此配合,把这次的被擒,说成是一个对白莲教的秘密抓捕行动,自己就多少好看一些。纵然不一定大家都相信锦衣卫的说法,可是有这说法背书,自己多了一个转圜空间。

    既然有了这信息,他也就得适当的讨好一下杨承祖,再说这救命之恩是实打实的,他张嘉印毕竟履职未久,天良尚存,也就能拉的下脸来。有衙役一阵风家的跑出去,先夺了一匹红绸,又去打翻了几个吹鼓手,左右是耳光付定金,木棍付后帐,这披挂吹鼓不废县库一文,为朝廷省去大笔开支。

    有人又去寻了匹脚力,将杨承祖扶上去,吹吹打打送往杨家,至于那阵亡的铁中英以及几个受伤的,却是无人过问。

    等到了杨家门外,柳氏早就心惊胆战的候在门里,生怕这便宜儿子有个闪失。等听到外面动静,忙拉开一条门缝朝外巴望,见杨承祖正坐在一骑马上朝四邻拱手示意,还有许多吹鼓手愁眉苦脸的吹打着乐器,衙门公差及锦衣卫士众星捧月般左右簇拥,这才定了心。

    等到进了院子,那些吹鼓手一顿棍子就打散了,衙役们每人赏了百十来钱,也各自散去。那些锦衣却被杨承祖叫住

    “难得列位叔伯来的这么齐,今天正好有事,要与几位叔伯分说一下。今天县尊已经答应了犒赏,我想这银子就是这几天的事。不过我前面说过,不管他发不发犒赏,我都要发赏。王老,从我爹那说,我得喊您声爷爷,麻烦您把银子拿出来,也别讲什么斩首记功,左右就是按着杀的人,咱们把钱一分就是,我自己那份就不要了。”

    “另外一事,我天伦为国尽忠之后,众位叔伯一来怜我有孝在身,二来怜我孤儿寡母,卫里的事,都替我扛下了,没用我走半点心思。这是列位叔伯看在我爹面上,对我的关照,小侄记在心里。可是列位叔伯如此厚爱,小侄却不能就此实受,安心享这清福,那样就对不住各位长辈了。因此我想,过几日我就上值理事,把该担的差使担起来,到时候还望各位叔伯能多多帮衬,小侄在此先谢过了。”

    他将身一躬,朝众人唱了个肥喏,起身道:“今后小侄有什么做的不对的,您各位只管说。只是若是有什么差使下来,各位看在天伦面上,可也不要推托,不要让小侄为难啊。”[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