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七章 杀贼

正文 第七章 杀贼

    孔方大侠武功盖世,面子大过天,一听银子到了,两边的人全都收了手。那大汉笑道:“老三,刚才大哥跟你开玩笑呢,别往心里去。这样吧,你那份银子归我,小嫂子就归你困上一困,你可愿意?”

    那麻老三也连忙笑道:“大哥,你这是说啥呢,咱们自己弟兄,我能动你的女人么?不过你新纳了娇///娘,是不是这银子,你就少分一点算了。就当是成亲办酒席,请我们弟兄,一人一碗喜酒。”

    外面几十条大汉,抬着十几口箱子从外进来。这箱子可不是一般的小木箱,而是大户人家放衣服的躺柜。为首的大汉见了这东西,眉头一皱“五千两银子而已,用的着这么多大躺柜?”

    那面带队的中年汉子磕了个头“回这位缇骑老爷的话,实在是五千两银子太过难凑,就只好找了些绸缎抵数。为了怕您几位不高兴,绸缎布匹,准备多些,若是按市价算,得有六千多两呢。那些东西可不比银子,一个是金贵,二一个它也是占地方,所以我们这箱子也就格外多些。”

    这个时代的布匹绸缎,都是能直接充当一般等价物的,可以用绸缎直接购买物资。那大汉听说有绸缎布匹,倒也就没了怒意“正好,给家里扯些缎子置办几件衣裳。还有,如仙这搔货实在是有味道的很,哪里能放的过,选几匹好缎子,为她做几身衣裳,她也就安心跟我过日子了。”

    他一想到这一节,使了个铁臂功,将自己的同伙左右一分,自己一马当先走在第一个。“绸缎布匹,这里面的花头多着,你们这些人,最喜欢在里面做文章,以次充好,甚至用破布葛麻冒充绸缎,也是有的。我得亲自看看,免得上当。”

    等他来到楼下,见十几口大箱子放到地上,心内也是阵阵激动。这么多银子,慢说是花,连见都没见过,一想到这些钱即将归于自己,他的手心里全是汗,在裤头上擦了几把,都没擦干净。见那箱子上挂着锁,他伸手从后面接了口单刀过来,喊了一声“开”。

    火星四溅。

    锁头劈开,那刀上也崩了一个豁口。不过这个时候,他哪还顾的上刀,将铁刀一丢,双手抓住箱盖,猛的向上一掀,只盼着看到那白花花的银子,红彤彤的绸缎。

    箱盖开处,白光闪动……

    迷人眼的,不是白花花的银子,而是透亮的刀光。

    箱子里早就躺了一个人。

    箱盖一掀开,他左手压刀柄微起,右手卷刀把微出,起手横斩如风云剧啸而变龙烟吞没,手中仿雁翎刀制式的绣春柳叶刀划了一道圆弧,直袭这大汉哽嗓。

    那汉子也是曾苦心练过武的,一身少林功夫十分了得,见一刀劈来,却急忙一个沉腰坐马,身子尽量向后一仰,只觉得一道寒气,贴着脖颈处滑过。“有埋伏!”他本想大喊一声,让自己这些部下赶紧抄家伙,可是张了几次嘴,什么都没喊出来。

    只觉得被那寒气滑过之处,渐渐有了痛意,忙用手一抓,触手冰凉粘腻,却是抓了一手血。

    自己明明闪开了,怎么还会受伤?他带着这个疑惑,又是一把,这回的血比上次还多一些,可不等他摸第三把,就觉得自己的意识越来越模糊,四肢不听调度,铁塔般的身子,就那么堆金山倒玉柱相仿,轰然倒地。

    说时迟,那时快。从来人出刀偷袭,到这汉子中刀丧命,前后也不过是须臾之间,其他人没等看明白,首领已经被砍倒。箱子内根本不是什么银子,而是一个英俊潇洒仪表堂堂的俊后生,手中提了口狭锋单刀就那么跳将出来,直如赵子龙单骑救主,又似马孟起潼关鏖兵,直将这些个匪人看的目瞪口呆。

    杨承祖这番计划,却来自他当年玩游戏帝国时代中的一个剧情,蒙古人用这种手段,刺杀了波斯帝国的皇帝,导致对方群龙无首,自己趁机发兵。、

    在游戏中,承担这种任务的死士,一击奏效之后,自己也难免乱刀分尸。可是今天他这情形与游戏中并无可比性,一刀之后,群匪不知该如何是好,他却趁此机会大喊一声“抓强盗,救县尊!”说罢一马当先,直向楼梯上冲去。

    这香满楼是二层建筑,县尊等人都在楼上被关着,这些趟将见了银子,没人还留在楼上看肉票,生怕下去晚了,这钱财自己少分一份。为首的大汉走到箱子之前验看,其他人跟的也紧,十几条汉子中,六七人下了楼,剩下的挤在楼梯的最后几阶上。

    杨承祖是第一次正式临阵,说心里不紧张,是谎言,但他呼吸步伐皆处在平稳的临界线,跳出来之后眼看对方已经反应过来,就不再盲目冲锋,而是将一口绣春刀反握,迎着四面八方如潮水一般的汉子朝前踏步。

    别看对方人数为多,可是此时此刻,杨承祖灵台一片清明,心内竟是没有半点慌乱之意,嘴里轻轻的敲起了锣鼓经。

    这戏台上的锣鼓经,是他前世从小练就的基本功,已经成了他身体的一部分,只要锣鼓经不乱,他的步子就不会乱。浑身放松,镇定,人生如戏,戏如人生,今天的香满楼,杨承祖才是主角,至于其他人,都只是龙套。

    他一边这么想着,一边慢慢前移,口内已经轻轻哼起了“高祖爷咸阳登大宝,一统山河乐唐尧……”

    那些汉子眼看他这么不疾不徐的过来,虽只一人,却似有千军万马一般,竟是将这些人吓的呼吸紊乱,心神不定。尤其他又一刀斩了首领,其他人如何不惧?只听有人忍不住大喝道:“一起上,砍死他!”

    要说这十几人一齐发难,杨承祖不是三头六臂,无论如何也抵挡不住。可是他们全被眼前的一幕闹的懵了,没人组织,不知道该当如何应对,有的想提刀交手,有的想转身就跑,有的还想去挟持人质,整个队伍乱成了一锅粥。在那汉子发喊时,杨承祖已经就这么走入他们队伍之内。

    人乱,他不乱。

    “到如今出了个奸曹操,上欺天子下压群僚。”一声悠扬的唱腔,在此时此地,显的格外的诡异。

    一柄铁刀兜头剁下,杨承祖略一歪身,闪过刀锋,被刀锋扬起的鬓发还未落下,又再度扬起,因为他身形前挤,如鱼过隙,耳锤刮擦着那人大臂,身子紧贴着那人侧身,手中绣春刀从那人胸下而上,他看不见刀,因为视线被那人大臂挡住,但他知道,他的刀,已经轻轻划过对方的咽喉,于是收了回来,依旧是反握手中。

    他这绣春刀属于短兵,分量也轻,因为锦衣办案,格斗的时候多半发生在胡同窄巷之中,长兵重兵,都不利于施展,这种兵器最为趁手。而在这种人堆中混战,也正是绣春刀合用的场合。

    那些汉子手中的铁刀,论分量都比绣春刀为重,可是施展起来占的空间也大,近身撕杀,并不如绣春刀好用。

    更重要的是他们出刀慢,走步也慢。

    绣春刀之快,快如百花齐放,铁刀之慢,慢过枯树泔土。

    中刀的汉子用手捂着喉咙,一脸不平之色,却已经缓缓倒地。几乎就在同时,另一柄刀已经斩向杨承祖头顶,他无暇闪躲,身朝前进,左拳直击,砸在那刀的刀面上,两相来力而互阻,两相来力而互吞,铁刀被打的歪了,只砍中他的肩膀,却掠开了脑袋。

    肩头一痛,然而也仅仅是一痛而已,那件铁甲良好的发挥了作用,单刀并不得入,趁对手一愣之时,绣春刀自下而上,划了个半圆,正中那人拿刀的手臂。这刀轻松划破了那人的衣衫接着是皮肤大筋最后是骨头,直入快刀切牛油一般混不费力,一路上挑……血光飞溅,半条手臂带着钢刀一起落在地上。那汉子以左手抱住残臂在地上打滚,而杨承祖却已经一步而起,从他身上跳过去,已经走上了楼梯。

    顺着绣春刀的刀身,一滴滴血珠滚落。

    “我有心替主把贼扫,手中缺少,那杀人的刀!”

    这一声甩腔悠扬,若是在前世的舞台上,包准是个碰头好。

    一连放倒两个,又猛的一矮身,从背后斩来的刀落了空,却收刀不及,正劈在柱子上,传来嗡嗡之声,杨承祖并不回身,只反手一刀回刺,听声音约莫是伤到了人,拔刀疾走,刀光带着血珠在空中划出一刀圆弧,却是将一名拦在面前的贼人的手腕猛然斩落。

    他也不追亡逐北,只是谁挡自己的路,自己就赏他一刀。

    所谓抽刀断水水更流,这不是一句诗,更是一种刀法的境界,刀过水,水下无阻自然流。

    于是刀过人身,同样无阻。

    杨承祖踏楼上,两道呼啸是铁刀壮汉,左右夹击是包抄之势,双刀交错,是一字乂。

    前面没路了吗?

    当。

    绣春刀反手而起,随臂而高,脱手凌空,杨承祖右脚踩中左边人膝盖,左手抓住右边人手腕,一脚横蹬,一手回拉,右手迎空,五指握势尽而下落的绣春刀,细如蝉翼的刀身如一圈绕指柔缠住左边人脑袋,一圈,刀回,血溅,人头落。

    臂斩。

    绣春刀紧贴小臂,斩在又一人脖颈,被踩碎了膝盖倒地的他顷刻滚落。

    ……

    杨承祖一路向上,身子如鹞鹰扑腾,单手抓住楼梯口最后一人,绣春刀随着杨承祖从那人眉眼滑过后脑,收刀,毙最后一人。

    “县尊莫惊,滑县锦衣百户杨承祖在此,助你擒贼,试看今天哪个能伤你分毫!”[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