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五章彼此甩锅

正文 第五章彼此甩锅

    王忠这话里的意思,其实还是要钱。大明朝的事,说到底,都是钱的事。慢说是营救一个县令,就是去剿倭寇打北虏,也是要先付开拔银,再给菜食金,否则一样指挥不动部队。皇帝不差饿兵,锦衣卫同样也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精细人。

    杨承祖知道,如果自己强行下令去救人,这些人多半也得虚应故事去一下,不过那效果可就说不好,也许谁一不留神单刀出手,张嘉印就能直接提到正六品了。再说这些人都是自己的前辈,真要翻了脸,以后这个地方,自己还就没法混了。

    不过对于他们的反应,他也早有准备,二话没说,只是回到房里对柳氏道:“娘,那箱子还是得给我用一下。您放心,也就是过一手的事,等张县尊救出来,该是咱的还是咱的。”

    柳氏自然不能出去和一群粗坯见面,只是坐在炕边上,手里紧抱着一个小木箱子,两眼发直。听了杨承祖这话,似乎有些舍不得,但最终还是把盒子递过去道:

    “承祖,这份家业本来就是你的,你想怎么用,娘哪能有二话。就算是回不来,娘也认了。说来要不是我个妇道多嘴,你也不必掺和到这么大的事里。你千万当心啊,保住人才是要紧,钱财只是身外物,娘在乡下也有间老房子,咱们终归有地方住……”

    杨承祖只好又磕了个头,来到外面,将箱子掀开,露出一片白花花的银子。“我们杨家几代锦衣,也没积攒下什么,全部的老本都在这。这里有二百多两银子,外加我们在白马坡四十八亩地的地契,连这所房子的房契都在。左右折一折,大概能折出六七十万钱,无多有少,就全当给各位叔伯发的一点犒劳。只要咱们把张县尊完好无缺的救出来,豁出命去,我也得为大家再讨一份恩赏。万一交手的时候有了什么伤损,各位只管找我说话。”

    他这一大包大揽,就算是王忠都有些不好说话。毕竟杨家几代锦衣,也并非没有人脉,边缘化杨承祖,那是因为他资历不够。可要是说把他挤兑到当卖家产的份上,也有点说不过去,人家杨家也有三五知己的。王忠自恃身价,倒是拉不下脸来再说小话,但一旁自然有人帮腔。

    杨大兴的结拜兄弟宋连升把脸一板“大侄子,你这是跟谁来劲呢?老前辈这话可不是冲你说的,用的着你出来冲大个?这衙门口的事,咱管就不错了,花掉了脑袋,也是他们衙门口掏钱。没钱发犒劳,就让他们自己借钱给几位大老爷买棺材去,咱犯的上么?这是你爸爸卖命的钱,可不能这么糟践,赶紧收起来。”

    “宋叔,您这话是向着我我知道,可是这事,我既然揽上了,也就得管下去。这个钱也就算我先垫的,张县尊是讲究人,还能赖了我的帐不成?那个焦榕,你跟个木头桩子似的在这干什么,赶紧去给大家买点酒肉,咱们商量商量,怎么救人才是正经。”

    焦榕像孙子似的被支使着出去买吃喝,可是心里却乐开了花。小畜生,你不给我面子,不肯让你后娘嫁我,早晚让你知道我的厉害。你这钱垫出去容易,想要拿回来,却要过我这户房的手。到时候不折腾的你主动把你后娘献出来,我就跟你的姓。

    这十几个锦衣卫倒也不好意思真去拿杨大兴的钱,毕竟好歹也是同袍多年,这么个拿法有点说不过去。还是王忠道:

    “咱们是自己爷们,不要讲究这些俗礼。我信的着你小子,知道你不会黑了我们的钱。不过外面那些军余,全是跟着咱们混饭吃的,自身连军籍都没有,都指望外快过活。要是不给他们钱,怕是他们不卖命。这些散碎的银子,还是发给他们。至于这整银,老夫替你收着,再帮你兑些散碎银两,等将来这事解决了,这银两要是少了一分一毫,你就拆了老夫的房子。”

    “老爷子,您说的这叫什么话?自己爷们,要是连您都信不过,我还信的过谁?”杨承祖拿这场面话一捧,王忠也就不好再和他为难。对方已经伏低做小,摆出后生晚辈的架式,自己要再拿长辈的派头压人,怕是其他人也要说话。

    既然定下了救人的调子,下面就是方式方法的问题。王忠道:“这事说起来,也扎手的很啊。那么多趟将,打起来一不留神,把县太爷伤了,这就是个责任。要是咱们不管,这责任是衙门口的。咱们一管,这责任谁还说的清?老夫不是怕事,是我见过的事太多了,多做多错少做少错,你还不如什么都不做,反倒没人能怪你。”

    杨承祖也知,老头这话其实说的倒是个道理。如果在锦衣卫拿人过程中,张嘉印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最后这板子很可能落在锦衣卫头上。毕竟那些人冒充的是锦衣卫,再在格斗中导致县令死亡,那么锦衣卫背锅,也是大有可能。

    再说这一夜过去,天知道张嘉印是不是活的?只是他又盘算盘算,这帮人出来是求财,不是求气。真杀了县令,对他们又有什么好处?眼下就是在救人的时候,不能搞出纰漏,务求一击必中。当然这事里还有个隐患,就是万一那些人真是锦衣卫,那事也不好善后。

    吃着焦榕买来的烙饼卷肉,宋连升皱着眉头道:“这事啊,我看还得他们县衙门的人出面。你去了一群生脸的,怕是那些趟将一见就起了疑心,把县太爷剁了,可别怪我们。”

    “那是,那是。我们衙门肯定要出人,只是他们一群酒囊饭袋,怕是顶不了多大用。真到了拿人的时候,还是要各位好汉动手。我们大老爷只要平安脱险,定会感激列们的大恩大德。”

    这帮衙役倒不是真打不过那群土匪,他们担心的,其实也是自己主官判断错误。万一人家是真锦衣卫,报复不了七品正堂,还报复不了一群衙役么?所以找上锦衣卫,就是想甩锅。

    可是锦衣卫叫上衙役,又何尝不是想甩锅?如果真的一不留神,让张嘉印出了三长两短,反正有你衙门的人跟着,这县令怎么出的意外,就大可把锅甩给衙役么。

    两家都存了坑人的心思,不过表面上却是称兄道弟,格外亲厚。捕快都是地里鬼,捕头亚赛城隍爷,谁又是好相与的?

    本地的捕快头目铁中英也是个三十多岁的魁梧汉子,几杯酒下肚,把胸脯拍的山响“我们衙门的人,全听各位锦衣老爷的吩咐,让我们怎么干,我们就怎么干。只是我们都是抓贼的本事,拿这大盗,还真是外行。”得,这又是一个甩锅专业户。

    杨承祖不想看他们扯皮,接过话道:“铁头儿,这事我倒是有个主意。”[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