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四章点兵

正文 第四章点兵

    正如前文交代,滑县这个地方,属于典型的庙小妖风大,池浅那啥多。锦衣卫里都是些老油条,论班辈都是杨大兴的同辈甚至还有长辈,杨承祖在人家面前,根本就是个后生晚辈,又低配了个小旗,那些人不买他的帐也在情理之中。

    焦榕前者都敢让媒人上门,说要把柳氏讨了,眼里还能有他这个小旗?从常理角度看,焦榕拿到字条后,应该是去联系那些老前辈,由他们出面搞这件事,怎么着也比找自己对路。

    焦榕苦着脸道:“我都找了,可是他们跟我说的就一句话,让我赶紧到城里几个大户那里去借款。他们保证,只要有钱,县太爷就能安全。别的,就管不着了。”

    咳,这帮人倒是真好意思。杨承祖也知道,这些老油条眼里,也确实没放下一个张嘉印。

    这倒不是说张嘉印根底不硬,一个两榜进士,怎么也比一个小县城的锦衣卫腰板硬多了。问题在于,大家是两个系统的人,你又管不到我头上,我凭什么买你的帐。

    而且在张嘉印履职滑县这段时间,作风上又偏于强势,尤其是在税收这方面,衙役们太过积极。大明的税收是两条线,一条是皇粮国税,上缴国库那一部分,这没什么好争的。一条是地方上的杂税,也就是所谓的陋规常例。大家都指望这点陋规常例活着,争这个,那是要刺刀见红,舍命以斗的。

    偏生衙门这一强势,锦衣卫那部分陋规就大为压缩,他们又没有个带头人,反倒在和衙役的争斗中落了下风。所以从心里,这帮老油子倒是更希望张嘉印被剁碎了才好,这样倒省得自己出手了。

    “我说焦榕,你这不还是阴我么?就算对方是趟将不是锦衣,那也是十几个人呢。万一争斗起来有了损伤,这抚恤烧埋,伤者的汤药,谁出啊?我这还给爹守孝呢,管这事,似乎不大方便吧。我给你出一主意,你去找咱这县里的巡检,他手下有百十来号弓手呢,发一声喊打上香满楼,大老爷我估摸着也能救出来,最多受点伤。”

    “杨小爷,您就别拿我开心了,这事现在只能求您出面了。您好歹也是他们的长官,您发句话,先把大老爷救出来,其他的事,等救出来人再说好不好?我一个经承,就算许了您什么好处,他也不算啊。”

    如果没有柳氏的话,杨承祖真是不想管这个闲事,反正自己和张嘉印没交情,他被剁了跟自己有什么关系。可是既然娘开了口,自己怎么也得揽下这事。而且坐吃山空也不是个办法,如果能借这个契机,把锦衣卫重新掌握住,那陋规常例能收上来,不也有个进项不是?

    说到底,他赵小山不是那些一穿越之后就想要改天换地,排队枪毙的主人公。他想的很简单,吃好喝好,安心在这过一辈子。至于其他的事,他不想过多的搀和,怎么给自己多弄些收入,那才是真的。再说自己也十七了,快到娶媳妇的时候了,手里是不是也得存点钱使?

    在这个背井下,那些老锦衣接了这小侄子的贴子,说是要请到家里聊几句,也知道是怎么回事,这时候就不好不给面子了。大家心里有数,这时候,正是把这小旗推到风口浪尖的时候。

    如果从他嘴里说出来不救人,哪怕日后上峰追究下来,也有这个当头的顶着,雷劈不到自己身上。如果他说要救人,那正好趁机说道说道,救人不是不行,但是这责任谁负?万一他要是真锦衣卫呢,这个雷谁来扛?再说了,救人有白救的么?这个好处费的事,他也得给担保啊。

    说到底,还是钱压奴婢手,艺压当行人。谁让杨承祖岁数小,官职低,资历又浅呢?如果杨大兴还活着,扶持自己儿子逐步锻炼,倒是没了这些麻烦,眼下就只好干挨着了。

    杨家的小院里多了十几个锦衣,那些帮闲的军余,还没资格进院子,就在胡同里找地方或蹲或站,黑压压一片,全是人头。弄的这一条街的大姑娘小媳妇,全都不敢出门。

    在院子里,本地锦衣的二把手,总旗衔的王忠王老爷子,手拈银髯正在那指桑骂槐“好你个焦榕,你眼里是把我们锦衣卫当成后娘养的了?合着别人不去碰这个雷,我们就得去碰?今天你必须跟老爷子我把这事说明白了,说不明白,咱们没完。你们大老爷出了闪失,那跟我们有什么关系?自古来刀枪无眼,这要是有了点什么意外,责任谁负?”

    这王忠今年都过了六十了,身子骨倒是还那么硬朗,骂起人来嗓音洪亮,半天不带缓气。他论起来,还是杨大兴的长辈,只是这官职一直上不去,被杨家的后生晚辈压了一头,他心里能痛快才有鬼。

    借着这个机会,他既要发出自己的声音,也是在表明一个态度,姓杨的小子,你得明白尊老敬老,在滑县这片,不是你想指挥人就能指挥的动的。

    杨承祖毕竟两世为人,还看不明白这个?当下微微一笑,朝众位一施礼“几位叔伯,各位老前辈,小子我跟您几位面前,就是个孩子,说话到与不到,您别跟我一般见识。按说今天这事,确实不归咱们管,可是有一节,一帮子外地来的锦衣卫,到了咱滑县不拜码头,直接上香满楼抓人要钱,这眼里还有咱滑县的爷们没有?他们眼里没人,咱还用给他面子?再说,你们想想,能带队来抓知县的京师锦衣,难道说都不认识字么?”

    这年头识字是特权,其实直到天朝建立之后,识字才变成一个大众都能享受到的福利。在那之前,遍地都是文盲。

    锦衣卫这种机构出文盲确实很正常,可是一队敢抓七品县令的锦衣,如果都是文盲,这又有点不正常。他们如果一个认识字的没有,这驾贴怎么看啊?

    “所以小侄分析,这事十有八酒,就是一群趟将,冒了咱锦衣的身份去架票。这事办的不地道啊,他们得银子,咱锦衣卫背锅?要是不教训教训他们,以后咱在河南八府,也就没法混了。再说张大令,那也是场面上的人,咱只要保全了他的脸面,他也不会让咱们下不来台,总归是在一个县城里混饭吃,彼此还是多照应点,没坏处。”

    “杨家大小子,那你的意思是,这事咱锦衣卫管?可是即便他们是趟将,那也是十几号人,要是有了伤损,这事算谁的?”[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