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三章身份疑难

正文 第三章身份疑难

    焦榕的人品好坏放在一边,那也是个人精般的人物,一听这话,自然就知道是杨承祖想要出手了。如果他连管都不想管,哪路神仙出手架票,他管的着么?

    他心里暗骂了声小畜生,自己舍了老脸来求,还不如你老爹一个侍妾说话好使,这也太不给我面子了。如果不是眼下用你,焦爷何必受这个气,早晚给你点颜色。不过脸上却是笑成了一朵花

    “急公好义啊。杨家一门都是好样的,老太爷卫辉府以身殉国,您这也是干国忠良,佩服佩服。”他一边说一边寻了个石凳坐下,伸手就去摸石桌上的茶壶。

    “那是我新买的叶子,你喝不起。”杨承祖倒是没想给他面子“少说废话,到底怎么回事,哪一路趟将做的事,你说说吧。咱们丑话说在前头,我们锦衣卫在县里有多少人你可清楚的很,别人家的孩子是孩子,锦衣卫家的人也是人,带着人顶刀子的事,我可不干。”

    焦榕苦笑道:“那是,那是。咱们好歹也是一家人……您别瞪眼,我是说我的妹夫,他不是您的长辈么?我不能坑自己人不是?实在是,这次来架票的,他不是趟将。而是锦衣卫。”

    杨承祖一拍桌子道:“合着大清早起来,你吃饱了撑的没事干,来这消遣小爷来了?锦衣卫抓差办案,那能叫架票?张嘉印摘印,跟我有什么关系?难道你还想让我带着人,去抗京里的缇骑?”

    焦榕见他发作,赶紧又赔礼道:“不是,我话没说清楚。是他们自称是锦衣卫,可是大老爷却说他们不是锦衣卫。再说他们也不是来摘印锁人的,而是来要钱的。”

    原来最近滑县治下,出了几个守贞的寡妇,按着旌表节妇的规矩,这是可以申请贞洁牌坊的人家。可是这贞洁牌坊一办下来,可不是单纯立一门楼那么简单,有了贞洁牌坊的人家,要享受免赋税的优待。这种优待一给,县衙门就少了收入。

    张嘉印虽然是两榜出身,但是在县里也不能搞一言堂。于是在昨天晚上,张老爷带了县里几位属官,一起到“香满楼”去谈论一下如何旌表节妇,以及亏空的赋税如何分摊,才能尽量减少百姓负担的工作。

    可是没想到酒还没喝几杯,就闯上来十几条大汉,二话不说动手就要拿人。虽然大明有过规定,官员不许喝花酒。不过规定是死的,人是活的。

    京师的教坊司里,随便抓一抓,就能抓出不少科道言官,何况是地方?当年三杨同一老纪打情骂俏,还是美谈呢,县令带着几位佐官吃花酒,谈的可是旌表节妇的正经事,谁敢拿?

    这些大汉却是不管这些,先将人捆了,又亮了身份,自己是京师里来的锦衣卫。现在河南侦办大案,听说你这滑县县令贪脏枉法,没别的,拿五千两银子来买个平安,否则的话,信不信我们执行大诰,把你的皮剥了再说?

    张嘉印可是个清官,到任不足一年,才给家里弄了三千多两银子,外加修了一次祖坟,哪来的五千两?县衙东西两库里,倒是有新收上来的税粮五千多石,就你们这点人,搬的动么?

    他倒也好说话,说要打个条,拿给县里的大户,让大户们先把钱垫上。当然这事不能惊动锦衣办,还是得让县里的人出面。焦榕是县令的心腹,又是户房的经承,这事他办正合适。

    可是等两个汉子把条送到焦榕手里,焦榕一看就傻了眼。这纸条上写的人名不是什么县里的大户,而是衙门口的几个捕快。这是什么情况?分明是大老爷在用这种方法,向外面报信:自己被歹人架票,快速点兵来救。

    说到这,杨承祖有点明白,为什么焦榕不敢去卫辉府搬兵。实在是自家老爷被绑的这地方,有点尴尬。如果卫辉府的知府拿这个问题做点文章,张嘉印前途不怎么看好。可是,他怎么就想起找自己来了,这是不是阴我?

    “我说,你们衙门口那么多老爷呢,大老爷不在找二老爷,二老爷不在找三老爷。实在不行,找教谕,反正都是你们衙门的人,发签票拿人就是,找我干什么。”

    他说的二老爷三老爷,就是县丞、主薄、典史这些知县部下的佐杂官。外加滑县教谕虽然不负责治安这部分工作,但是眼下大令都让架了票,你不出头营救领导,合适么?

    “别提了,几位都在香满楼呢,我听那两个趟将说,教谕被捆的时候,正和兰姐儿那讲孔孟之道,因为讲的太投入,连衣服都没顾的上穿。”焦榕与这位教谕向来不对盘,又是知县的人,自然不介意在这时候落对方面子。“咱们滑县的几位老爷,都叫趟将们一勺烩了,就连大老爷身边的几个贴己人,都给捆了个结实。现在县里说了最算的,是我。”

    他这话说的也无奈,人家贴己人都被绑了,怎么你没被绑?都去香满楼谈论工作,怎么你没去?说到底,这还是跟领导跟的不够紧,身份不够啊。不过他这么一说,杨承祖也明白过来,这事确实有点麻烦。

    那帮人到底是趟将还是锦衣卫,焦榕根本拿不准。认为对方是趟将,完全是依靠知县传出来的字条进行分析的,也就是说,是张嘉印认为对方是趟将,而这事还吃不准。

    所以事过去一宿,滑县的武衙门乃至巡检司,都没介入此事也就不难理解。一来是要注意影响,知道这事的人不适合太多。二来,就是那些衙门的当家,即使知道了这事,也得装不知道。

    锦衣卫不穿制服的前提下,跟趟将差别也不是太大。万一自己贸然出手,拿错了人,这个事谁来善后?即使对方真是趟将,他也打着锦衣卫的招牌不是,河南的锦衣千户宋兆南也不是省油的灯,事后万一一歪嘴:好小子,我们锦衣卫的真假,你都敢做主帮着鉴定了?自己不是吃不了兜着走?犯的上惹这样的麻烦么,这事还是找锦衣卫,自己清理门户为好。

    杨承祖想了一想,忽然脸又一沉:“焦榕,你老小子敢阴我?就算是要找锦衣卫,县城里几位老前辈在,哪有我说话的地方,你不找他们来找我,你是什么意思?”[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