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锦衣王侯正文 第二章出手

正文 第二章出手

    来的这人,杨承祖是认识的,否则他又不是疯子,哪有拦着人不让进的道理,实在是这货实在恶心。来人名叫焦榕,是本地县令张嘉印手下,户房的经承,也就是说,他是个实打实的经制吏。衙门六房之内,为首者为经承,副手称管年,整个户房以焦榕为尊,焦家在这个位置上已经坐了三代,流水的县尊,铁打的吏员,在衙门里正经算个角。

    除了这个身份,他另外一个身份,就是本地锦衣千户李雄的内兄。他的妹子,做了李雄李千户的填房。别看焦榕自己生的獐头鼠目,可是他妹子是个五官周正的美人。虽说只是填房,那也是正室,而且人家还生了儿子,地位自然不低。

    前文已经说过,滑县是个小地方,在这地方,锦衣卫的一个机构就是一小旗所,从七品武官就够了。一个锦衣正五品千户,绝对算是个大块头。

    不过锦衣卫是个管理混乱的机构,其成员复杂程度,不是其中人士,难以想象。简单举个例子,在另一个时空里,正德的后任,嘉靖皇帝登基后做的一件事,就是为了节约开支,裁撤了锦衣卫冗员二十三万。没错,就是二十三万。然后嘉靖爷又安排进去二十几万人,谁还没有点三亲两厚不是?

    当然,李雄不是被裁撤的那种冗员,但其本人也是挂职千户,不理事。也就是说,他只拿饷,不干活,也管不到杨承祖头上。不过不管怎么说,人家也是千户,还是祖传锦衣,并且与杨大兴还是换过贴的结拜兄弟。杨承祖见了他,也得规矩磕头,喊一声伯父大人。焦榕既是他的舅子,在杨承祖面前拿大,也不是论不着。

    要是单纯为这,杨承祖犯不上跟他较劲。宰相门前七品官,千户加大爷的大舅子,跟个小旗抖威风,又是一个系统之内,有什么大不了的?忍不了这个,那还做个什么官啊。可问题在于,焦榕好死不死,居然打上了杨承祖后娘柳氏的主意,在杨承祖患病期间,居然打发了媒人上门提亲。

    焦榕的算盘打的很响,这柳氏不但眉眼周正,身段婀娜,眼下也才三十出头,正是女人的好岁数,到手之后,着实有几年享受。这且不说,杨家人丁单薄,杨承祖又在病中,只要柳氏愿意,完全可以从杨家带一大笔产业当嫁妆。到时候就是人财两得的好事,自己可是稳赚不赔。

    这位后母柳氏是个厚道人,冲她在危难之际没扔下便宜儿子跑路,反倒伺候这个儿子汤药就能知道,这人的品行没的说。因此那媒人就被柳氏赶了出去,只是这位妇人性格也着实懦弱了些,为了这个事,总觉得是自己名声不好,招来了别人惦记,等杨承祖病好之后,差点就上了吊。

    就冲这个,杨承祖活劈了焦榕的心都有,见他能有好脸就怪了。可是这焦榕不愧是在场面上打滚的主,深知能屈能伸的道理,任杨承祖怎么发作,他也丝毫不怒,反倒是尽赔小心。

    “小爷,上次那事,是我老焦自己猪油蒙心,外加几个混蛋在里面挑唆。等这个事过去,改日我亲自上门给您赔礼道歉,给老夫人磕头行不行?眼下救人要紧,可不能置气,要是咱们张县尊有个好歹,这事就不好办了。”

    “张嘉印被人架了票?”杨承祖这时也听明白他的来意,眉头一皱“这事你找我干什么?你们衙门口有衙役三班呢,这事找他们啊。我们锦衣卫不管这事,要不然,您找我李伯父给我发个手令,哪怕是个条呢,我见条就办。”

    他这话里的意思就是一条,滚粗,这事不归爷管。这也不怪他翻脸,锦衣卫的职权里虽然有缉拿不法一条,不过总归谁算不法这种事,可操作性是很大的。反正保卫知县安全,不在他们职权范围内。就算滑县令被人大卸八块,跟他有个毛球关系?上面有的是大个顶着,自己管的着么。

    焦榕却是脸皱成了一团,“我的小爷,话不是这么个说法啊。衙门口这几头蒜什么意思,您心里还没数么?遇到敢架县令票的趟将,他们有个鸟毛用啊?再说我那妹丈,他不是去陕西抗虏去了么。他要是在家……他要是在家,就自己来请您了。”

    他有句话没好意思说出来,就是他要是在家,还用的着我这么低声下气的求你么。直接让他拿出千户的威风,长辈的派头,给你下个条,哪怕他不是你的直管上级,你还能驳个伯父面子不成?

    “承祖,外面是谁在啊。”焦榕人矮声高,这声音高一声低一声,总算是惊动了正房里的杨家如夫人柳氏。杨承祖对这个便宜娘,却是从心里感激。别的不说,要是自己病的时候,没人家伺候汤药,恐怕刚穿过来,就给埋了。

    “娘,没事,就是衙门口有点事,一会我把他打发走,就给您买早点去。”他一回头冲焦榕瞪眼道:“这大早晨起来,你就在这大喊小叫,把我娘都惊动了。你上次惹爷那事,咱两还没算呢。你要再不走,信不信我把你塞井里去。”

    焦榕是个乖觉的主,他不理杨承祖,朝那正房大喊“老夫人,您给说句话吧。咱们张县尊被趟将架了票,眼下要是杨小旗不出手,他非让趟将给卸了不可。要是张县尊出了什么闪失,到时候怕是杨小旗也脱不了干系。”

    “嘿,我说你还来劲了是吧!”杨承祖把脸一沉,劈手提了他的前襟,把人提了起来,就想把他扔出去。可是柳夫人终究是个胆小的,隔着窗户怯生生叫了声“承祖……”

    “孙子,便宜你了。”杨承祖把人一丢,用手指道:“你老实在院里待着,敢乱动,爷不管谁的面子,也非劈了你不可。”然后一溜烟似的跑进了房里,跪倒在地道:“娘,对不住,大早晨起来的,就让那孙子把您闹醒了。”

    他只叫了她一声娘,就把柳氏感动的热泪盈眶,不知怎生是好。一个做侧室的,能被嫡出的儿子喊一声娘,这是什么样的抬举啊。按说她一个妾室,人家嫡出儿子,不拿正眼看她也是道理。

    这三十出头的妇人忙不迭道:“好孩子快起来吧,咱们这个人家,也讲究不起这许多规矩。娘是个妇道,不敢干涉你们男人的事。不过我只听说过,这张嘉印据说是个清官来着。”

    清官贪官,跟我有什么关系。杨承祖心里嘀咕一声,这清官被大卸八块时,是不是能少砍两刀?不过娘既然这么说,意见显然很明确了,别的不说,单冲人家伺候汤药这个恩情,这个面子就得卖不是?

    “娘,您放心吧,孩儿有分寸的。”

    等他走到院中,焦榕果然还在那没走,被他一把扯过来问道:“说,架了张嘉印的,是哪一路的神仙?哪条道上来的人,敢架七品正堂的票?”[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