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征战洪荒正文 第四百四十三章 人祖封仙

正文 第四百四十三章 人祖封仙

    “杨家大郎在此,谁敢一战!”

    飞沙走石,上看不清身影,但那如同震雷一般的声音却是告诉了所有人,他还没死,他还活着,他还要战。

    谁敢一战,谁能一战,除了圣人,此刻所有人心中只剩害怕。害怕见到那个人,甚至害怕听到那句话。

    那缓缓升起的身影,踩在神图之上,神图四周是四个黑色的虚影,看不清五官。

    “是他们!到底是死的还是活的。”

    几个圣人见到那几个黑影,皆是心中一惊。他们认识那几个黑影,但一直都以为他们是死的并没有活。

    “这是什么图!”便是通天教主也一脸惊愕。

    他们虽然都是夺魂附体,只能发挥一半实力,但也不是寻常帝皇可比,何况三人联手,仙王必死无疑。他看得出对方能保住性命,靠的就是那张神图,但穷搜所有记忆,怎么也记不起这是一张什么图。

    还活着……杨帆海突然仰天长啸,圣人之力他根本无法抵挡,关键时刻是那张至圣先师图救了他。而身边的四个虚影,也正是燧人氏、有巢氏、仓颉和那个叫孟轩的男人留下印记凝聚的力量。

    手中握着的乃是浩然正气剑,他一直不知道如何使用这把剑,只是用它在泥丸宫中镇压元神。他也不知道这把剑是如何突然到了手中的,他只是莫名的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力量在胸口凝聚。

    “杨家大郎在此,谁敢一战!”

    怒吼一声,主动出击,手中长剑挥舞,一道道明亮而玄奇的剑气对方四面八方杀了过去。

    何谓浩然正气,无非刚正宏大,正直、阳刚。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不为诱惑而动心,不为武力而屈服,不为私利而卑贱,不为生死而损节。

    那是一种至大至刚的力量,无惧天下任何人,只有心中苍生不为自己的人才可说浩然正气四个字。

    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行,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于人曰浩然,沛乎塞苍冥。皇路当清夷,含和吐明庭。时穷节乃见,一一垂丹青。

    这是一种博大而无畏的力量,上到日月星辰,吓到尘埃蝼蚁,皆可为之,皆可伤之。时穷节乃见,越是在危难时刻,越能体现这种精神之伟大,纵然眼前是圣人,也是无惧无畏。

    可怕的剑气横扫四方,这是一种如同信仰之力的力量,神奇而诡异,难以抵挡,哪怕是圣人。

    充斥乾坤,清扫战场,一切被摧毁,哪怕是那个三个出手的圣人和不曾出手的通天教主,因为靠的太近,竟是来不及撤走就被击中。一个个口中鲜血,倒飞横走。倒地之后,真气一岔,四道光芒从各自体内飞出,冲向四方。

    圣人出手,竟是被如此击退,所有人心神骇然,不知道再如何应对了。

    “杨家大郎在此,谁敢一战!”

    浩然正气荡乾坤,华夏神州有战神,无人再敢应战。

    “轰轰轰!”

    一阵阵惊天雷鸣此起彼伏,四方云霞卷积而来,遮掩烈日。乌云压顶,天地变色,在那虚空之中,一道道身影浮现,正是那几个圣人。

    夺魂附体无用,此刻也是顾不得其他,只能亲自过来了。所有人跪拜,齐齐给圣人请安,唯有杨帆海站在虚空之中,沐浴雷霆闪电,手持长剑,横眉冷对。

    盘山之中。

    “你真这样决定了吗?”

    “决定了,弟子被人欺负了,我去出头,有什么奇怪吗?”

    “我以为你不会动手的,昔日罗睺死在你面前你也没有如何。”

    “也许是付出的越多,就越舍不得。相比之下,杨帆海更像是我的孩子,他身上全是我的烙印。而且罗睺太聪明了,聪明到感觉就算吃了亏也无所谓,他总能自己找回场子。杨帆海则是太实诚了,实诚到连我也舍不得再让他吃亏。他未来还要受更多的罪,做师傅的帮不到他的未来,只能帮他现在了。”

    “提前动手可能会导致失败,三尺剑还没出生。”

    “你大哥丢下一堆烂摊子给我就理直气壮地死掉了,我也学学他。反正我已经做出决定,我也竭尽全力去做到我能做的,剩下的烂摊子就交给你们了。”

    那一身青袍的男子微微一笑:“知道了,你去吧,生死总是一线。我也很高兴你这般选择,从杨帆海身上我看到了我的影子,被人操纵的人生,真的很不爽。”

    “保重了!”

    一声道别,披着黑色斗篷的身影走了出去,瞬间消失,犹如时光几番闪烁,顷刻间已经到了朝歌城前。悄无声息之后,对着远处重伤倒地的姜子牙走了过去。

    在姜子牙惊讶的眼神之中,将那一根落在地上的青铜鞭捡了起来。

    那一处,战神浴血,遍体鳞伤,昂首看圣人,怒目而视。

    那一处,圣人怒火,焚天煮地,庆云光华,横荡长空。

    “杨帆海,你逆天行道,忤逆道祖,辱骂圣人,罪大恶极!”

    “杨帆海,你亵渎圣人,其罪当诛,今日我等出手,谁也说不得什么!”

    一阵阵天音浩荡,冲击四方,震得人神魂荡漾,难以支持。

    杨帆海则是仰天长啸:“没有人要说你们什么,一群沽名钓誉之辈,一群蝇营狗苟之辈,一群藏头露尾之辈,一群徒有虚名之辈。用我舅舅的一句话来形容你们:圣人,大盗也!”

    “今日我杨家大郎在此,你们谁敢一战!”

    怒吼之间,大声狂呼。他已经感觉到自己身体到了极限,浩然正气剑虽然给了他超强的力量,但也造成了可怕的消耗,便是吞噬体质都难以为继。

    他知道自己已经撑不住圣人一招了,但他不愿屈服,也绝不会屈服。正如昔日的东皇太一,他不会给任何人下跪,自己也不会再想任何人乞怜。

    “大胆狂徒,侮辱圣人就是侮辱天道,今日替天行道,将你挫骨扬灰。”

    元始天尊大喝一声,手中三宝玉如意射出一道雷光对着杨帆海杀了过来。这是圣人手段,而且杀意十足,一旦击中必死无疑。

    眼看那人族战神即将灰飞烟灭,突然一道玄光飞来,将那雷光击碎,一点不剩。随即又见一道身影一闪,出现在了杨帆海身后。

    杨帆海猛一回头,看到那张熟悉的脸,顿时身体一软,泪如泉涌,颤声喊道:“师傅!”

    风师傅将至圣先师图一收,塞到杨帆海胸口,再轻声说道:“你已经做的足够了,剩下的交给师傅吧。对不起,我真的不想这样的。”

    再用真气将杨帆海送到地上,立于空中,远眺前方。

    “谁!”

    圣人惊愕,大声喝问。

    风师傅将身上的黑色斗篷放下,露出面容,看着前方,笑而不语。

    一众圣人仔细看过,随即一个个脸色大变,如遭雷击,元始天尊更是爆喝一声:“是你,天宇,你……你居然活着……”

    那声音之中竟是有颤抖,与其说是爆喝,倒不如说是倒吸一口冷气。能让圣人恐惧的人,这又是何人?所有人一阵惊愕,完全弄不清楚来者是谁。

    风师傅微微一笑:“这个表情让我很满意,看来你们没有忘掉那些年我赐予你们的恐惧。不过天宇这个名字我已经放弃,你们现在可以叫我……伏羲。”

    说话间身形蠕动,斗篷渐渐破碎,身体变得更为高大,最后竟是变作了半人半蛇模样。

    伏羲……所有人惊的说不出话来,这是人族之中最神秘的圣皇,传说没有人见过他的真正模样,哪怕圣人。而杨帆海亦是躺在地上心神狂跳,原来风师傅就是伏羲,这一刹那间,曾经很多想不明白的事情瞬间就明白了,原来如此。

    “伏羲……天宇……你想干什么?”准提道人也是惊喝一声,他似乎还是习惯见对方曾经的名字。

    风师傅淡淡说道:“徒弟被打了,师傅来找场子,你们不都是这么办的吗?今天你们将我徒弟欺负的这么惨,我若不打回来,又如何对得起我在你们心中的地位呢?”

    “你……”元始天尊此刻脸色已经巨变,似乎看到了不愿面对的恐惧,好一会才有些歇斯底里的大声吼道:“这已经不是曾经的世界了,你以为你还能那般强势吗?”

    “强不强势打过就知道了!”风师傅冷冷一笑:“我也许不是最强的,但你们……我真的从来没有放在眼中过。”

    一抬手,一团黑影飞入他手中,乃是云霄仙子落下的混元金斗。看着此物,风师傅一脸神情,轻声说道:“好朋友,好久不见了。”

    说话间,一段古怪的纹络在手中翻腾,缠绕到了混元金斗上,悬于空中。

    风师傅又是对着杨帆海虚空一掌,只见杨帆海胸口绽放一阵阵青光,再见四块青铜块从其胸口飞出,飞到青铜鞭周围盘旋。那段古怪的纹络继续缠绕,将混元金斗和青铜鞭、青铜块尽数缠绕到了一起。

    等到严严实实之后,只听见风师傅大喝一声:“时光倒流。”

    天地一静,再见时光飞逝,无数碎片,犹如能量一般从四面八方飞来,混元金斗越来越大,不出片刻,竟是化作一座大山悬于头顶。

    那青铜鞭亦是玄光四射,一块块青铜块连到一起,五节鞭眨眼间就化成了九节鞭。一股蛮荒之气扑面而来,令圣人都心惊,元始天尊更是失声说道:“打神鞭怎么会如此!”

    那五节青铜鞭乃是他从道祖鸿钧处得来,名叫打神鞭,后赐予姜子牙以完成封神之事。可就算是他也不知道,打神鞭上竟然还有这等秘密。

    “这可不是打神鞭!”风师傅神秘一笑:“它叫刑天啊!”

    元始天尊浑身一震,忍不住大声喊道:“不能让他继续,先将他镇压了再说!”

    说话之间已经是催动一身力量,化出一道无量神雷从九天之外劈了过来。这是借用了天道力量的圣人一击,几乎可摧毁整个华夏神州。此时此刻,出于对眼前之人的畏惧,他已经管不得其他了。

    不仅仅是他,其他人也如此,一个个穷尽所有力量,便是通天教主也祭出诛仙四剑,一招恐怖剑招对着风师傅劈了过去。

    圣人联手,还是倾尽全力,招来了天道之力,何等可怕,单单只是看着,就让所有人有种魂飞魄散之感。

    风师傅却是一脸淡然,风轻云淡,笑着说道:“当年作为弱者的你们,今天有幸可以感受一下时间的恐怖了。”

    抬手一掌,一道纹络如同波纹荡漾,扩散四方,令人不敢置信的一幕出现了。

    那些恐怖的攻击,捧到纹络之后,立刻犹如大浪倒卷纷纷朝来的方向退走。如何形成就如何散去,眨眼功夫,竟是消失的无影无踪。

    “你能使用时间之力了!”

    这次开口的是一向沉默的太上老君,就连他也无法再淡定了。

    “当烛九阴现世的时候,我就可以使用了!”风师傅轻声笑道。

    元始天尊倒吸一口冷气,沉声喝道:“你想干什么?你不会得逞的,会有人阻止你的。”

    “不是你们圣人来阻止我吗?”风师傅一脸嘲讽,淡淡说道:“作为我与盘古的约定,这个世界不需要再有神仙,所有修行者都将被驱逐出这个世界。”

    “你疯了,你以为你能办到吗?”准提道人大喝一声,失态之下连佛号也顾不得诵念了。

    “当然!”

    风师傅冷冷说道,一抬手,一张画卷从手中飞出,盘旋间加速变大,眨眼功夫就遮掩了整个天地。

    通天教主一愣,惊声说道:“山河社稷图,怎么会在你手中!”

    “女娲能助我造人,问他借张图又有什么难得!”

    风师傅一抬手,又是祭出一个四足鼎,正是乾坤鼎。传说此物可炼制一切东西,包括生灵和世界。

    “你是不会得逞的!”

    几个圣人又是催动真气,准备动手。

    “都给我安静点!”

    风师傅大喝一声,手中青铜鞭挥动,一道道玄光飞出,犹如一根巨大的长鞭在天地间舞动。那股可怕的力量,可鞭笞天地,连圣人都难以抵挡,一个个被打的口吐鲜血。

    左手一抬,一柄长剑在手,六种纹络闪耀,正是那柄六道封邪剑。

    “魔门开,地狱开,刑天归来!”

    一声大喝,一手挥动青铜鞭,一手挥动六道封邪剑,虚空之中瞬间出现两个黑洞,随着一阵轰隆之声,一个无头身躯从一个黑洞之中冲了出来,另一个黑洞之中亦是飞出一个头颅。

    身躯与头颅遇到的瞬间,玄光闪耀,融合一体,化作一个顶天立地的壮汉,正是昔日的大巫刑天。

    “是刑天啊,他没死!”

    仙神惊呼,心神狂跳。

    风师傅手中六道封邪剑一挥,大喝一声:“东皇太一,借混沌钟一用。”

    地面上立刻出现一个巨大的漩涡,盘旋之间化作一个巨大的黑洞。黑洞之中露出一道身影,满头白发,红色鬓角,昂首而立,一股可怕的气息冲出,扫荡四方。

    霸气凛然,天下无双。

    “啪啪啪!”

    一阵阵跪地之声响起,无法承受那可怕的精神压力,四方修士竟是跪倒一片,就连仙王也不例外,唯有圣人还在借用天道之力能勉强抵挡,但身躯亦是颤抖,可见压力之大。

    东皇太一,他没有死……没有比这再令人惊恐的事情了,胜过刑天在世万分,若这盖世妖皇再杀回洪荒,结果简直无法想象。

    东皇太一凝视风师傅片刻,突然抬手,凝聚一团黑色火焰,化出一个拳头对着风师傅一拳轰了过来。

    毁灭太阳真火,天罚之拳,昔日东皇之绝技,无人想到他见面就会出手攻击。

    风师傅似乎早已预料,一张拍下,时间纹络如泉水纷涌,顷刻间便将那可怕的一拳化解。

    东皇太一皱眉,沉声问道:“什么境界!”

    风师傅答曰:“半道!”

    “我会追上你的!”

    东皇太一没有再多废话,抬手间,一口暗金色大钟飞了出来。一阵涟漪,黑洞消失,东皇太一也不再见身影。

    混沌钟冲出黑洞,直接冲到了刑天身前。绕其一周,竟是对着他行了个礼。

    风师傅再看着刑天大声说道:“刑天,可以归来了。”

    刑天一脸复杂,沉默片刻,终于是长吸一口气,再化作一点亮光飞起,直接冲入了九节鞭之中。

    “器灵!”

    有人惊呼一声,终于是知道刑天之来历,竟是那九节鞭之器灵。这种情况在修行界并非第一次出现,传说在道魔之战前,就曾有器灵化出身躯修行,而且修为惊人,冠绝天下。

    法宝器灵合一,九节鞭光芒万丈,气息充斥苍穹,扫荡八荒**,风师傅亦是不再保留,将一身气息催动到了极致,令人心惊胆寒,丝毫不弱之前的东皇太一。

    “嗡嗡嗡!”

    一阵道音轰鸣,天空之中紫气荡漾,一座宫殿在云霞之中出现,一个身穿阴阳太极道袍的年轻男子从宫中走了出来。道祖鸿钧,终于出手了。

    手中拂尘一挥,无量阴阳之气从天而降,霎时间好像一场巨大的暴风雪在天空出现,铺天盖地对着风师傅杀了过来。

    这一刻,终于是收起了戏谑的表情,风师傅抬手间打出一道道时间纹络,层层叠叠,犹如大片沼泽布满了天空。

    无量阴阳之气化出的暴风雪疯狂轰击,每一缕都足以轻松抹杀帝皇,威力可怕。只是那时间纹络亦是惊人,犹如构筑起了一道无法突破的墙壁,任暴风雪如何强大,也是无法突破。

    竟是能与道祖鸿钧过招,这是连魔祖也无法办到的事情,众人骇然,终于是理解了圣人为何见到此人也如此惊恐。

    可这人难道就真只是一个伏羲的身份吗?为何会如此强大。

    那一处道祖鸿钧又是将拂尘一挥,阴阳之气交织,犹如一根巨大的铁棒从天而降,对着风师傅眉心杀了过来。

    风师傅将手中青铜鞭用力一挥,一阵轰隆之声,拂尘倒退,竟是再次击退道祖鸿钧攻击。

    拂尘一甩,道祖鸿钧双手捏动法诀,显然是准备全力一击。突然听到一阵呼啸之声,再见一道身影绝尘而来,乃是陆压道君。

    “他交给我,你赶紧炼制完山河社稷图。身份已经暴露,天地大道很快就会做出反应。我们还有没有救,就看你能不能撑过去了,你要保留实力。”

    丢下这句话,陆压道君便直接冲着紫霄宫冲去。手中法诀连连催动,一面黄色旗子从姜子牙身上飞起,一面黑色旗子从他自己手中飞出,一面青色旗子从准提道人身上飞出,一面白色旗子从海外飞来,一面赤色旗子从太上老君身上飞出。

    这是五行旗,昔日紫霄宫分宝崖中被各位强者瓜分,今日竟是被此人一一招出。

    “你是谁!”

    饶是太上老君也坐不住了,不解自己的法宝为何会不听指挥了。

    陆压道君回头一笑:“你们的老师!”

    身形变化,顷刻间竟是变得与道祖鸿钧一模一样。五行旗护体,陆压道君直接对着道祖鸿钧冲了过去。

    此时那道祖鸿钧还在捏动法诀,似乎不曾感应到冲过来的陆压道君一般,能让他也要用法诀催动的神通,自然恐怖。只是还没来得及使出,就被陆压道君撞中。

    在所有人大跌眼睛之中,道祖鸿钧一个踉跄与陆压道君滚作一团,冲到了紫霄宫内。

    之后再看不到里面发生了什么,只听到可怕的声音一阵阵传来,天地元气浩荡不止,但不见道祖鸿钧再出来。

    再见天空神图发出一阵阵耀眼光芒,乾坤鼎吞吐万物之气,似乎已经到了某一个程度。

    风师傅一抬手,三股诡异气体从他手中飞出,冲入乾坤鼎中,再被炼入了山河社稷图内。

    “这是……”太上老君眉头一跳,似乎想到了什么。

    “这是苍穹之气、大地之气和众生之气,我要炼制出一件完美的空间宝物。没有人可以破除,这个世界将被山河社稷图围住,真正的与世隔离。所有的修行者都要被放逐,包括我自己。”

    风师傅大笑声中,乾坤鼎万物之气吞吐更加频繁。天地生三气合二为一,这还是第一次,能到达什么程度连他自己都无法确定。

    那一处元始天尊等人又是蠢蠢欲动,想要干扰。风师傅冷眼看了过去,慢慢说道:“看你们与陈磐有旧,所以我没杀你们。但你们若再敢出手,我保证送你们去地狱见东皇太一。”

    这种威胁的效果超出他人想象,便是如元始天尊也放弃了出手的念头,强自忍耐。

    不过须臾时间,山河社稷图中绽放一阵阵混沌之光。

    风师傅大喝一声:“混沌钟,给我开辟混沌。”

    暗金色大钟嗡嗡一响,直接对着山河社稷图中心撞了过去。一声惊天动地巨响,那一片混蛋被轰开一个巨大的黑洞,开始疯狂吞噬四周一切。

    暗金色大钟嗡嗡一声,带着刑天留下的盘古斧直接冲了进去。

    一只巨大的鲲鹏呼啸天地而来,带着三人落地,正是人族至圣先师。与风师傅躬身一礼,四人乘风而起,冲进了黑洞之中。

    有听得一阵轰鸣巨响,一座巨大的宫殿呼啸而来,上面站着一个年轻男子。与风师傅躬身一礼后,年轻男子驾驭宫殿冲进了黑洞。

    有见得一座如同宝剑一般的山峰飞来,在战场落下。山峰上飞出一个男子,到了通天教主身前。

    看着眼前男子,通天教主浑身一震,在半跪在地:“师兄!”

    “是剑武尊!”

    四周修士不乏从数万年前活过来的,认出了这个曾为仙族中流砥柱的绝顶强者,但不曾想到他居然会是通天圣人之师兄。

    剑武尊看着通天教主摇了摇头:“说真的,我没想过你居然会和他们沆瀣一气。是被力量屈服了,还是被自己心中的**给击败了?”

    通天教主一脸惭愧:“师弟有错。经历了九头天皇和巫族大祭司之事,我实在不想再让自己经历那种为他人鱼肉,生死都不能自己决定的处境。”

    “所以就跟着一起算计天下吗?”剑武尊问道:“你被自己的野心蒙蔽了双眼,也不想想,不说无量天尊在,就只有我和江城子你们也不是那么好奈何的,更何况还曾见过荒古四魔要复活的征兆。”

    “而且这么多年了,你们根本不曾见过伏羲真面目,这么多不可控因素存在,我真不知道你们是哪来的信心觉得自己可以支配天地了。”

    “师傅若还在世,恐怕又要被你气死一次。”

    通天教主无比惭愧,跪伏在地:“师弟愚昧,请师兄责罚。”

    “最后的战场将要打开,若不想让师傅蒙羞,就跟我来吧!”

    剑武尊飞回那如剑山峰,通天教主急忙跟了过去。与风师傅躬身一礼,便催动山峰飞入了黑洞之中。

    黑洞越来越大,吸引力也越来越强,大量修士开始被吸入其中,而诡异的是,那些普通的士兵却是好像不受影响,纹丝不动。

    一阵阵巨响声中,不断有山峰,海岛从四面八方飞来,再被吸入黑洞,也不断有修士从四面八方被吸来,莫入黑洞之中。

    元始天尊看着风师傅双拳紧握,一脸不甘。

    风师傅摇了摇头:“你不用多想了,自己进去吧。这张图有禁制,很快就会覆盖整个洪荒,凡是超过练气期修为的都会被吸入其中。任何非同一般的地方也是。除了华夏九州,包括四大洲也将进入其中。你任何反抗都是无用,连我自己也要进去。”

    “你们到底是在干什么!”元始天尊一声大吼,终于是忍耐不住。

    “实现我和盘古的愿望,创造一个没有神仙的世界。”风师傅微微一笑,数道光芒点出,击中几个圣人。

    似乎被击碎了什么什么,几道光芒散去,几个圣人皆是不受控制的朝黑洞中飞去。等太上老君飞到近处的时候,风师傅突然伸手将他抓住,真气一吐将其禁锢,再一掌轰出,直接拍在其脑袋上。

    “砰!”

    一声巨响,这一掌竟是从太上老君体内拍出了一个人影。模样与太上老君几乎没有区别,皆是白发白须。

    此时,女娲正好带着娲皇宫飞来,落在战场。

    “给他创造一个身体吧!”风师傅说道。

    女娲一抬手,无尽生气磅礴而来,不多时便给那被拍出的太上老君造出了一具肉身。

    将手中太上老君一松,被吸入黑洞,风师傅看着被拍出来的太上老君问道:“太清道人,你可后悔?”

    这被拍出的太上老君竟是太清道人。昔日太清道人为了追求更强大的力量,修炼了**,最终修成了无情无欲模样,变作太上老君,而他本尊则是因功法缘故成了体内心魔,一直被封困。

    如今天下,恐怕也唯有风师傅有这等手段,能将他从宿主体内直接驱逐出来。

    经历从本尊成为心魔,如同经历了生死大关,太清道人也算是大彻大悟,眼神清澈,与风师傅躬身一礼:“多谢相助,我不后悔练过玄女经,无论是苦是甜,都是我的人生。”

    “好!”风师傅点头赞道:“天地重生,玄功不在,但道家精神不可灭。你如今被我用这种方式作为善尸斩出,身无半点修为,以后恐怕也很难长进。不过寿元会很长,正合适做这道家传道之人,你可愿意留下?”

    太清道人躬身一礼:“我已无求,能有无为之功乃是大幸,多谢阁下成全。”

    再转身飘然而去,倒是走的干净利落。

    风师傅将杨帆海提起,交到女娲手中:“帮我照顾他!”

    “师傅!”杨帆海感觉到了一个莫大的危险正围绕在风师傅身边,想要挽留,却是已经动弹不得。

    接过杨帆海,女娲与风师傅躬身一礼,也是飞入了山河社稷图中。那黑洞越来越大,覆盖九天十地。

    凌霄宝殿飞入、九重天飞入、天外天飞入、四大洲飞入……整个洪荒尽数飞入其中。所有修士,但凡超过练气期的没有例外,全都被吸入了里面。

    等到山河社稷图将整个世界包裹,再没有其他东西吸入,大功告成之后,风师傅抬手,施展神通,将华夏九州以及大量海水和海岛化作了一个巨大的球体悬于天地之间。又是凝聚无量星辰,化作整个虚空。

    天地禁制已成,除非有攻破山河社稷图的实力,不然从此只有从这个世界前往外边世界的,再无外边世界可进入这个世界。

    一切皆成,功德圆满,风师傅拿出六道封邪剑,虚空一斩大喝一声:“断六道轮回。”

    剑体破碎,化出无量神光横扫四方。天空轰鸣,还在激斗的紫霄宫中飞出一朵三十六品青莲后,便冲入了山河社稷图中。

    地狱道音阵阵,入口被完全堵住,从此脱离天道,非灵魂不可入内。三十六品青莲没有实体,乃是天道所化,应某段因果而来。

    六道封邪剑破碎的剑光之中,出现了一只缠绕生死二气犹如灵体的笔飞入风师傅手中。脚踏三十六品青莲,长啸一声,收了青铜鞭和头上大山,风师傅亦是冲入了山河社稷图。

    黑洞的另一头,天音浩荡,感觉到这个小世界已经失控,天地大道做出了反应,一道可怕的灭世之光径直杀来,顷刻便至。

    脚踏三十六品青莲,头顶混沌钟,身缠生死二气,风师傅身上燃烧起熊熊火焰,犹如一颗流星,轰碎了灭世之光,一脸平静,仿佛看到了一切般,淡然而决然,对着天地大道直接冲了过去。

    “轰!”

    世界之光照耀天地,恐怖的爆炸之中,大钟轰鸣,青莲微光,生死二气咆哮不止。等到一切安静之时,只见一片片鳞片洒遍虚空,还有小半截被鲜血染红的蛇尾飞向了宇宙深处。

    尾声

    《太史记》:洪荒历一万八千六百五十年,人祖伏羲封仙,将一半人族留在本源世界,另一半人族连同所有结丹期修为以上的修行者尽数封到了本源世界之外,以强横恐怖实力一举结束了洪荒时代。

    洪荒历一万九千年。

    地仙界,盘古神庙。

    轰隆一声巨响,一个年轻男子踢开了神庙大门,大步走了进去,直到盘古神像面前方才停下。抬头看,与那雕像对视,诡异的是,除了眼神不同,这男子与那雕像竟是长的一模一样。

    对视许久,男子一伸手将插在神像前的一柄三尺青铜剑拔出,再转身离开。

    走出大门之后,对着外边一群等候的人咧嘴一笑。

    “战争开始了!”

    全书完。

    后记

    本想在除夕更新完,可惜身体出了问题,吊水吊了四个小时,总算是连夜完成了。

    无法评价这本书好坏,但可以值得肯定的是我坚持了下来,而且写出了心中的故事。

    哪怕没有签约、没有上架、没有报酬,我也没有太监。

    新书预计在元宵节左右上传,一路过来的故事将再下本书结束,希望大家继续支持!

    新年快乐,所有亲!

    ;[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造化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