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征战洪荒正文 第四百四十一章 最后的战役

正文 第四百四十一章 最后的战役

    燃灯道人落地,对着杨帆海躬身一礼:“贫道见过战神。”

    杨帆海一个拱手:“有礼了!”

    昔日此人曾插手有熊国内战,虽然没有完全参战,但杨帆海对他的印象并不是多好。而且种种迹象表明,他应该就是蓬莱的掌控者之一。

    燃灯道人微微一笑,再开口问道:“战神今日何故来此?”

    “守城!”杨帆海回答的言简意赅。

    燃灯道人摇头:“我知道战神与商朝关系匪浅,但如今殷商破亡已成定数,就连商君也**身亡,战神在此又是为谁而战?”

    “为人族而战!”

    杨帆海答道,声如铁骨铮铮。

    燃灯道人又是摇头:“既然是为人族而战,就不该在此阻扰我西周武王入城才对。”

    杨帆海看着燃灯道人片刻,在大声说道:“要我今日让开城门也可以,但我有三个条件,若你们答应了,我立刻离开。”

    燃灯道人一听,忙道:“战神请说。”

    杨帆海伸出一个指头:“第一,商朝已灭,周朝当兴已成定数,我无意阻扰,但今日入城者除了周武王和人族军队,其他人一概不许入内,包括道长和西周丞相。”

    “第二,九州乃是人族的九州,尔等要说天数或者替天行道之类的,我不与你辨是非。如今战争结束,西周姬姓成为正统,无论阐教、截教或者西方教弟子都不得在朝为官,一个也不需。”

    “第三,我将驻守朝歌千年,无论你们是谁,因为什么原因,没有我的允许,任何修行界的东西不得进朝歌。”

    “这不可能!”

    燃灯道人还没说话,远处的姜子牙已经是大声拒绝。第一条也就罢了,第二条和第三条他是不可能答应的,不然根本无法回昆仑山与元始天尊交差。

    尤其是第三条,元始天尊一再交待封神榜必须入朝歌,承载商朝帝王之气,再带回昆仑山封神,如此才是功德圆满。杨帆海所说直接堵死了这条路,他根本不可能答应。

    他如此,燃灯道人亦是如此,只能摇头说道:“战神,你这是在为难贫道。”

    杨帆海将弑神枪在地上一跺,大声喝道:“你们若觉得这是为难,那就是为难了。如果今天我不为难你们,日后便是我整个人族为难。”

    “无量天尊!”燃灯道人诵念一声,再与杨帆海说道:“灭商兴周乃是天数所定,如今大势已成,任何人都无法阻拦。战神若执迷不悟,实则是违逆天道,一世英名恐怕要毁于此处了。”

    “英名于我如同尘埃!”杨帆海冷哼一声:“你说这是天意,你又如何知道的?可是去过紫霄宫听道祖鸿钧所说?”

    “那倒不是!”燃灯道人摇头:“这是圣人的意思,圣人代表了道祖,代表了天。潼关之时,道祖鸿钧也曾现身,说了灭商兴周之事,也不曾说不准阐教和截教弟子为官,战神如此,难道是觉得自己更胜道祖鸿钧?”

    若是其他人也就罢了,说着潼关的道祖鸿钧,杨帆海更是感觉心中冷笑。他才知道那个道祖鸿钧的真正身份,尤其是看着三个圣人将那团泥垢玩意吃下去以后,所谓至高无上的圣人在他心中早已崩塌,完全不会构成心理影响。

    当即摇头笑道:“若圣人代表了天意,那诛仙剑阵和万仙阵之战又如何说,难道通天教主就不是圣人吗?若都是代表了天意,那打起来的双方,尔等徒子徒孙该听谁的好?”

    “仙族的事情我管不着,修行界的事情我也不去掺和,但人族的事情,你们谁也不能比我有资格。今天你们说我霸道也好,无赖也好,总之那三个条件若不答应,尔等想要进城,除非从我尸体上踏过去。”

    “无量天尊!”燃灯道人叹了口气:“看战神之意那是铁了心的要违背天道了。”

    杨帆海手中弑神枪一抖,沉声应道:“若答应尔等就退走,若不答应,就只管来战。我可从来不觉得你们这群人就是代表了天道,哪怕是圣人。”

    见是劝说不通,燃灯道人也是无奈,摇头诵念一声:“无量天尊。”

    再转身回了大营,一种将领皆是围了过来,询问该如何做。

    “子牙,此事非同小可,我需回昆仑山请教掌教圣人,尔等在此等候,且不可盲目出战。”

    与姜子牙吩咐了一声后,燃灯道人立刻启程朝昆仑山而去。

    杨帆海站在朝歌城门前昂首站立,黑岩与他牵了一匹马过来,他也没有骑乘,而是放在身后城门处。

    他没有主动出击,那一处西周大军也不敢出战,互相对峙,如此过了十天。

    十天之后,有一道人来了西周大营,询问一些事情后,便让人打开营门去了城门口。

    “无量天尊!贫道见过将军!”

    与杨帆海见礼一番后,这道人便开口说道:“贫道乃是元始天尊门下,圣皇公孙轩辕之师广成子是也。”

    “原来是圣皇之师!”杨帆海躬身行了一礼。他与公孙轩辕同辈,这一礼该是如此。

    广成子满意的点了点头,再说道:“既然将军愿给贫道如此行礼,为何不让开城门,让我等也好结束这场战争。如此天下同乐,岂不快哉?”

    杨帆海摇头:“我与道长不熟,并无太多情谊可说,如此行礼只是看在圣皇面上。可有一事道长可能有些误会,我与公孙轩辕并非从属,而是战友。”

    “当我们信念一致的时候,我愿意为他出生入死。但若是信念冲突了,莫说道长只是圣皇之师,今天便是公孙轩辕亲自来了,那也不可能让我退走。”

    “你……你……”

    如此说辞,不留情面,令广成子大怒。他乃是元始天尊最看重的弟子,有阐教第一仙之美称,此番西周伐商,更是令他名声大震。他向来自以为了得,如今却是让对方如此羞辱,如何不怒。

    心头火起,大声喝道:“若将军执迷不悟,那我只能出手教训了。”

    杨帆海哈哈一笑:“我还道周营皆鼠辈,不敢有人迎战,今天终于看到个有胆气的了。毕竟是圣皇之师,就是要强过其他人。要教训我,就拿出你真本事来吧!”

    这话说的周营将领一个个火冒三丈,广成子也不废话,大喝一声:“看打!”

    他乃是亚圣境界,杨帆海是仙王境界,若是曾经,哪怕手握至宝都不会是对手。可如今九州结界之下是给了他机会,若有左道奇功或者强**宝,未必不能击败对方。

    这话音一落,两柄飞剑杀出,乃是其炼制的雌雄双剑,威力不凡。但这不凡只是相对于其他人而言,对杨帆海又如何能产生威胁?弑神枪一动,一道枪芒扫出,直接将两柄飞剑扫成了两段。

    广成子一见飞剑无用,抬手间又是祭出一口钟。此钟名为落魄钟,可用落魄之音伤人神魂,屡试不爽。

    杨帆海感觉这钟声怪异,也不敢大意,浑身一震,吞噬之气飞出,将落魄之音尽数毁灭,径直将落魄钟一卷,直接绞碎其中神识。

    广成子只是浑身一震,落魄钟已经被杨帆海用弑神枪捅碎。

    “好一个贼子!”

    顷刻间被连续毁坏两件宝物,便是广成子也沉不住气了,勃然大怒,抬手间又是祭出一番大印,化作小山一般,对着杨帆海轰了过来。

    杨帆海抬手一枪,正中大印底部,一阵火花闪过,微微一惊,这一枪他用了八成力道,竟然没有将这大印摧毁,反而是自己有难以支持之感,大印的重量难以形容。

    正要变招攻击对方本体,突然又见广成子法诀一捏,大印变作普通大小,直接砸在了杨帆海身上。

    一阵火光闪过,轰轰作响,杨帆海浑身一颤,身上信仰铠甲金光大盛,并无大碍。

    广成子则是一阵惊愕,这大印名叫番天印,乃是元始天尊取半截不周山炼制而成,威力之大难以形容,没想就是击中了对方也奈何不得。

    感受到了番天印威力不凡,杨帆海担心迟则生变,立刻主动进攻,双翅一扇已经逼近,弑神枪直接杀出。

    若论玄法,广成子可以说是神通广大,可若论近身肉搏,相比之下就差远了,尤其是在番天印还奈何不得对方的情况下。不过三五招,杨帆海就一掌拍在了对方胸口,吞噬真气冲入其体内,直接封禁,再扔回了城中让人关起来。

    没想到不过须臾几招广成子就被人给抓了,加上多日心中急火,一众将领终于是忍耐不住。

    “休得猖狂。”

    一声大喝,一瘦小身影踩着风火轮,手持红缨枪冲了过去,大声说道:“我乃太乙真人门下哪吒,你这反贼执迷不悟,就算是杨戬大哥的大哥,今天也饶你不得。”

    杨帆海冷哼一声:“商朝尚有都城在,谁是反贼,你可想清楚了?”

    “那我如何捉你!”哪吒暴喝一声就对着杨帆海杀了过去。

    他乃是周军先锋,实力与杨戬相差无几,年少得志,加上战功赫赫,也是猖狂惯了,一时间还没太把杨帆海放在心上。

    不过交手不到三招就感觉情况不对,风火轮、红缨枪、乾坤圈、混天绫竟是被对方手中长枪一一挑飞,还被那些黑色煞气缠住,根本招不回来。

    被一记枪芒逼退后,也是勃然大怒:“别以为我没有好宝贝。”

    话音一落,抬手间竟是拿出一张大弓,不是乾坤弓又是什么。

    杨帆海冷哼一声:“说是圣人门下,却是不学无术,你师门长辈没告诉过你这乾坤弓是我的吗?不告而取谓之为贼,莫非这就是所谓的圣人门下?”

    一抬手,心中一动,乾坤弓挣脱哪吒之手落在了他手中。张弓凝箭,一箭射出,径直将哪吒穿胸而过,钉在了周营大门上。

    一手提弓,一手持枪,杨帆海看着西周大军方向大吼一声:“杨家大郎在此,谁敢一战。”

    “贫道元始天尊门下普贤真人来战!”

    “贫道元始天尊门下慈航道人来战!”

    “贫道元始天尊门下文殊广法天尊来战!”

    三个声音同时响起,三个道人或骑青狮,或骑白象,或骑金毛吼冲出周营。三人都是元始天尊门下弟子,十二金仙之一,亚圣境界。

    三人出战,各持法宝,坐下坐骑身上玄光一闪,化作三个妖族,实力比三人有过之而无不及。

    三个妖族……杨帆海看着他们摇头说道:“我听白泽说过,严禁妖族走出北俱芦洲。你三人不听忠告,非要来九州兴风作浪,如今竟是成为他人坐骑,真不知如何说道。”

    三个妖族皆是羞的老脸通红,低头不语。三人皆是从东皇太一时代过来,这青狮白象一度与东皇太一齐名,只是无法跟上那盖世妖皇的脚步,渐渐泯然众人。

    而这金毛吼更一度地位在东皇太一之上,现如今莫说比东皇太一了,更是成为仙族坐骑,如何不羞愧。

    只是三者皆是被神通所致,也不能羞愧离开,只等三大士一声令下,则是各显神通冲着杨帆海杀了过去。

    妖族肉搏相对不弱,何况三人皆是从哪个妖族势弱的年代过来,战力不凡。各展神通,将杨帆海团团围住。

    文殊广法天尊一抬手,祭出遁龙桩,化出一个个圈对着杨帆海绕了过来。

    慈航道人拿出一紫金铃,一摇来火,二摇生烟,三摇飞沙走石。

    普贤真人则是祭出吴钩宝剑,还有三品金莲,虽说不是什么至宝,却也是来势汹汹。

    元始天尊门下,向来自视不凡,此刻也是见得杨帆海厉害,因而才不管其他,联手出战。

    面对这等阵容和法宝,若是其他仙王恐怕也不免手忙脚乱,可惜他们遇到的是杨帆海,一个身经百战,身怀各种杀戮战斗神通的战神。

    青龙劲呼啸而动,夹杂降妖之力,在周身落下一片雷网,瞬间将三个妖族击倒在地。吞噬煞气一冲,弑神枪枪芒横扫,诸多法宝被一一击退。而三大士联手引来的天地元气波动,也是在顷刻间便被吞噬煞气吞了个干干净净。

    双翅一扇,急速毕竟,弑神枪横挑刺劈,将三大士一一击落,与那三个妖族跌落一切。抬手间又是吞噬之气落下,禁锢一团,封禁真气。

    令人押入城中之后,又是对着周营大喊一声:“杨家大郎在此,谁敢一战!”

    周营众人倒吸一口冷气,此时此刻,姜子牙才算是明白了为何连燃灯道人都说麻烦。对方无愧于人族战神之名号,几番战斗下来,除了哪吒多费了点手脚,再无其他人撑过五个回合。

    十二金仙被抓了四个,如何还敢出战,第一时间挂起了免战牌。

    这一日后,不断有各路修士朝周营而来,但还是不敢出战,直到一个月后燃灯道人归来。

    “二教主,可有计较?”诸多将领急忙问计。

    “诸位莫慌,掌教圣人已经派了其他人过来相助。必要时,他们也会亲自过来。”燃灯道人安抚一声,再看着阵前的杨帆海,深吸口气,一字一句说道:“圣人法旨,不惜一切代价,攻占朝歌。”

    听到说圣人也会亲自过来,众人大喜,皆是朝昆仑山方向跪拜。

    燃灯道人则是再次落到杨帆海前面,施礼之后再说道:“见过战神,奉玉虚法令,我等必须入朝歌结束这场战争。战神若是再阻扰,等于是以一己之力与天下为战。昔日东皇太一如此尚且陨落,还望战神再三思。”

    “东皇太一!”杨帆海大笑一声:“据我所知,昔日东皇太一横扫天下的时候,你们的这些圣人好像连屁都不敢放一个,还说什么与之为敌?”

    “我来此之前,已尽思索数月,没有什么好想的了。还是那句话,想要进城,踏着我的尸体过去。”

    燃灯道人叹息一声,再躬身一礼:“如此,只有得罪了。这不是印证神通,而是战争,贫道也不会再讲什么规矩。”

    杨帆海将弑神枪一指,大声喝道:“你就算是倾尽天下之力来战,我也无妨。”

    “既如此,战神小心了!”

    燃灯道人退回周营,登上帅台,手持令旗大声令下:“十二金仙出战,给我拿下敌将。”

    “弟子遵命!”

    一阵阵号令,元始天尊门下玉鼎真人、赤精子、惧留孙、清虚道德真君、太乙真人、灵宝**师、黄龙真人尽数出阵,伤愈的哪吒亦是再次杀出。

    十二金仙联手,上一次还是在黄河九曲大阵之时,如今再次杀来,各展神通,天地元气仿若混沌风暴,呼啸而来。几番交战下来,所有人都已看出杨帆海乃是以武入道,肉搏近战之实力无人能及,因而皆是想以玄法和法宝压制。

    “给我擂鼓!”

    杨帆海大喝一声,将弑神枪往地上一插,拿出乾坤弓,张弓凝箭。

    伯鉴奋力擂鼓,鼓声阵阵,激荡四方,一如曾经在陈塘关内,任城外敌人千军万马,将军一人一枪,一己之力力挽狂澜。

    数道身影悬于天空,各种神通笼罩而来,竟是犹如昔日十日同天,气绝山河一般。

    如此神威着实惊人,可惜杨帆海手中的正是乾坤弓。吞噬之气浩荡,化解四方能量,张弓之间犹如昔日射日之后羿,箭气离弦,便听见一声惨叫。跟随出战的哪吒还没来得及有所建树,又一次被箭光钉在了周营之中。

    双手连连拉动弓弦,一道道箭光射出,长虹贯日之势,随着一阵阵惨叫痛哼,出手的十二金仙一个个从空中被射落。又用真气缠绕,一个个禁锢之后扔如朝歌城中。不过眨眼功夫,诸多攻击被化解,天空之中仅留下了一个踩着云霞的玉鼎真人。

    张弓凝箭,一箭射出,箭光瞬间从耳边擦过,呼啸之声令人惊出一身冷汗。虽然这一箭没有射中玉鼎真人,但所有人都不会觉得是他运气或者实力,而是杨帆海留手了。

    将手中乾坤弓一收,杨帆海对着玉鼎真人躬身一礼:“晚辈记得昔日前辈之恩,也记得前辈教导舍弟之恩,只是两事不可一起论之。战场刀兵无眼,晚辈只能做到如此。前辈已经败了,还请退下。”

    这是杨戬的师傅,昔日还对自己有恩,若是令他太狼狈,不仅仅是有恩将仇报之感,更可说是欺师灭祖。杨帆海不愿如此,因而留手。但也仅仅只能留手这一次,若玉鼎真人还要再战,也怪不得他了。

    玉鼎真人不是顽固好战之人,愣神少许后,长叹一声:“你说的对,我已经败了,再战只是徒增笑柄。你乃杨戬之兄,在兖州地界长大,我说是看着你长大的也不为过。今日之事,你做的实在不妥,还望好自为之。”

    再与杨帆海躬身一礼后,便转身回了周营。

    从出手到落败,不过片刻时间,如此结果,令人震惊,也令燃灯道人燃起怒火。当即将手中令旗一挥,大声令下:“所有人听令,给我杀!”

    “冲锋陷阵,我岂会惧你!”

    杨帆海将弑神枪一挥,翻身上马,十二将领着兖州营从城中杀出。天干地支大阵布置,虽然人数远不如曾经,但实力都已经更为强大,威力只强不弱。

    百万大军呼啸而来,犹如天地洪灾。百人之阵,气势如虹,尽管看似螳臂当车,可战意之盛,却是无人可比。

    尽管西周大军之中奇人异事颇多,功法玄奇,但面对这天干地支大阵却是有无处下手之感。十二头凶兽虚影在大地上奔腾,金光闪闪笼罩杨帆海和麾下诸将士。

    战神传说在人族流传已久,不仅仅是他自己,连同这支能征善战的兖州营也同样被崇拜,亦是得信仰之力。虽然远不如杨帆海之多,可对于战斗力的增加也非同一般。

    此刻杨帆海将所有人信仰之力糅合,在平均分摊,纵然对方攻击如潮,却是奈何不得。

    弑神枪所指,煞气奔腾,加上十二头凶兽之狂暴,何人能挡。所过之处,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这绝大部分都是自己的族人,杨帆海心中深知。若可以,他不愿在此与他们作战,但此时此刻他无可奈何。

    为有牺牲多壮志,似乎只能有这样的话来麻痹自己。兖州营冲锋,便是天庭天兵天将也难以抵挡,何况这些凡夫俗子组成的大军。

    百余人马,在杨帆海的带领下进进出出,在西周大军之中穿插。不过半个时辰,已经杀戮数十万,尸积如山。等到燃灯道人下令退兵的时候,百万大军已经是死伤过半了,而兖州营却是未损一人。

    如此战果,无论是谁都是倒吸一口冷气,难以置信。更是为战神二字而惊叹,这样的大军冲锋,西周一方似乎更加不是对手。

    十二将与兖州营回城,杨帆海站在尸山血海之间,手中弑神枪用力一跺,大声喝道:“杨家大郎在此,谁敢一战。”

    谁敢一战……众人心惊胆战,已经不仅仅是不敢一战,更是不知道如何去战。

    燃灯道人脸色变化莫测,正要再下令,突然见得天边四方有数道光芒飞来,皆是在周营之前落下。

    一个白发白须,身形健硕,一身金刚之气四溢,气息不凡。

    一个身形婀娜,貌比花娇,长的极为美丽,刚一现身,就令一众阐教徒孙面生惧意。

    还有一个则是半人半妖状态,身上羽毛华美无比,有雍容富贵之气。

    “多宝道人,云霄仙子!”

    看的前面两人就已经令周营大军心惊,而看到最后那个妖族,就连姜子牙也忍不住惊呼一声:“孔宣!”

    这三人乃是他们西出岐山东征路上遇到的圣人之下最强几个修士,各有所长,神通广大。

    多宝道人之肉身号称同辈最强,据说几乎可与昔日东皇太一相比。云霄仙子手持混元金斗,曾用九曲黄河阵擒拿十二金仙,削去顶上三花。若非圣人出手恢复,那十二金仙怕是连他们的某些弟子都不如了。

    而这孔宣更是姜子牙之噩梦,金鸡岭一战,神来杀神,佛来杀佛,一个人打的西周大军无颜色。甚至曾一度令他心生颓废之意,班师回朝,让西周伐商胎死腹中。若非最后准提道人出手擒拿,西周大军怕是根本就过不了金鸡岭。

    今日这三人竟是齐齐出现,如何不让他们心惊胆战。

    而燃灯道人则是一脸惊喜,祭出十二颗定海神珠飘于空中,再大声说道:“夺宝、云霄、孔宣听令,与我一起拿下敌将。”

    听得此言,众人一愣,随后才反应过来原来这三人是来相助西周的,顿时大喜。有些敌人在对方时是噩梦,到自己一方则是成了救星和希望。

    杨帆海见得三人出现,也是一惊,这三人可都是仙王境界,尤其是看到孔宣后,更是惊声问道:“孔宣道兄,你……怎么……”

    他说不出来什么,只是感觉怪怪的,直觉告诉他,孔宣来此并不是帮自己的。

    孔宣耸了耸肩:“杨帆海,你可别怪我,我也是尽力帮你保了商朝,可惜……不仅没用,连我自己都折进去了,我也没料到那秃驴居然真敢对我出手。”

    他本是一逍遥妖仙,背景不凡,若不犯大错,谁也不会去惹他。如果不是因为杨帆海,他也不会来帮商朝,自然也不会被准提道人捉去了。

    “那道兄今日何故来此?”杨帆海又是问道。

    孔宣看了一眼一旁的燃灯道人一眼:“就是这个老杂毛去请的救兵,准提那老杂毛在我身上弄了些手段,而且也与我约定,等期限一到就放我自由。没办法,答应了他在灵山效力,今天也只来给西周助阵了。”

    随即又是咧嘴一笑:“不过我也很好奇你到底能发挥到何等战力,我一个人肯定不是你对手,现在这么多人联手就比较好玩了。你可得小心,我不会留手的。”

    那一处燃灯道人催促道:“不要多言,速速出手。”

    “少废话,老杂毛!再吵我就先打你了。”孔宣对着他吼了一声,再抬手凝聚五色光环,对着杨帆海说道:“小心了,兄弟!”

    话音一落,已经化作一道长虹对着杨帆海杀了过去。此处一动,其他人亦是纷纷出手。多宝道人与云霄仙子虽然与西周有仇怨,可毕竟还是圣人子弟,此次前来也是通天教主应允,自然要尽心尽力。

    三名仙王出手,杨帆海不敢大意,手持弑神枪迎了上去。

    多宝道人抬手一拳,轰在一记枪芒上,竟是打出一阵火花,而那拳头并无大碍。虽然没有与先天至宝直接碰撞,但能做到这般也是惊人了。

    “战神,你可小心了!”夺宝道人大声说道:“我这炼体之法乃是学的东皇太一的,连炼宝之法炼制自己身躯,虽然比不得他那般逆天,但也不是其他人能比,便是巫族恐怕也不如我。”

    他并非是因为豪爽之类,而是因此此番战争之中吃了大亏。本是感觉对方阵营无人是自己对手,没想打了没几场,那几个圣人师伯居然亲自出手,让他根本发挥不了什么就被拿下。

    一肚子闷火无处发泄,此刻见得杨帆海一人之力将西周逼到如此程度,也是惺惺相惜了。

    燃灯道人自知自己肉搏并非所长,怕是打不过其中任何一人,当即只是在外边以神通攻击,催动十二颗定海神珠,打出一道道玄光。那光芒之中乃是世界之力,极为强大,甚为麻烦。

    云霄仙子不言不语,只顾攻击,抬手间祭出混元金斗,一道道玄光落下,可削人修为。若是他人定然防不胜防,极为头疼。可杨帆海身上的四块青铜块似乎与此物极为抵制,那法宝刚刚出现,青铜块就自行运转,发出一阵阵青光与那玄光抵抗,不落下风。

    如此一来,此人反而成了最容易对付的。

    杨帆海催动吞噬之气与孔宣纠缠,这种凶煞之气似乎克制他的五色神光,让其难以接近。弑神枪横扫长空,与多宝道人战的难分难解。信仰之力被祭出,化作一面金盾将定海神珠的世界之光尽数挡下。手掌紧握玄光,糅合吞噬之气与信仰之力抵挡云霄仙子攻击。

    说来容易,实则凶险。虽然相比之下云霄仙子似乎新晋仙王不久,实力最柔,但也只是相对而言。这里每一个都是仙王境界,不容小视。

    而且因为抵挡混元金斗之光,青铜块的大部分力量都无法使用,使得杨帆海情况更为艰难。

    世界之光映射天地,白花花一片,犹如天地刑罚。

    剑气如霜,云霄仙子脚踏星辰神出鬼没。拳威似海,多宝道人仿若一头猛虎,大开大伐。五色神光挥洒,孔宣倾尽全力,意图突破吞噬之气逼近杨帆海身边。

    一场恶战,皆是倾尽全力,不敢留手。风云交汇,地动山摇,朝歌城前土地大块龟裂,一对对巨石如同小岛飞上高空,被可怕的能量一番冲击,顷刻间便灰飞烟灭。

    时而雷霆轰击,时而狂风暴雨,时而火焰连天,时而冰霜如注……五个仙王的过招,已经不知道多少年不曾出现这样的情形了,令人惊骇。

    姜子牙见机,早已在刚开战就令大军急速后退,给五人腾出了一个方圆数千里的战场。

    杨帆海是保护朝歌,五个仙王接到的命令是不能破坏朝歌,但其他地方就没有顾忌了。

    一场鏖战,持续了三天三夜,打的天崩地裂,数千里方圆化作了一个无数坑洞的险恶之地,就连天地元气都要干涸了一般。

    “杨帆海,怕是要对不起了!”

    孔宣突然大喝一声,终于是轰碎了纠缠的吞噬之气,手握五色神光对着无暇分身的杨帆海后背逼了过去。战斗这么久,他终于抓到了一线战机。

    可刚刚靠近,就见得更加雄浑的吞噬之气喷了出来,让他只能后撤,同时被逼退的还有多宝道人和云霄仙子。

    “嗷!”

    一声狂吼,在那烟尘萧瑟之间出现了一个高大的身躯,伟岸雄壮,手脚如同兽臂,背后更是生出双手,四臂两足。除了脑袋还是杨帆海,其他各处都变得如同凶兽。

    在这可怕的压力之下,他无法再保留什么,只能竭尽全力,化出真正的吞噬之身。

    “这是怎么回事!”

    众人心惊,却是难得答案。

    “嗷!”

    又是一声长啸,杨帆海变得极为狂暴,主动进攻。这种状态下的他更为强大,无论力道还是真气的使用程度都更为凶猛,就连速度也是增快了一倍有余。

    乾坤弓在手,背上双臂张弓凝箭,速度极快,顷刻间十二箭射出,正中燃灯道人周身的十二颗定海神珠。至宝之威,强大无比,虽然无法破坏同样是至宝的定海神珠,可依然还是将十二颗珠子尽数射飞。

    燃灯道人得这宝物并没有多久,无法完全掌控,担心法宝有失,只能一一去追。

    少了这一处压力,杨帆海变得更为可怕,弑神枪一指,击碎云霄仙子手中长剑,势如破竹,竟是直接捅碎其紫府。

    只听见一声尖叫,肉身破碎,一道真灵飞起,径直飞入了那封神台中。可怜本是躲开了这身陨之劫,最后还是丢了卿卿性命。

    云霄仙子身陨,混元金斗光芒一收掉落地上。没了此处牵制,青铜块之力被尽数催动。诛仙之力加持,回头一拳,爆发出十几倍威力,将杀过来的多宝道人直接轰飞,瞬间不见踪影。

    再以吞噬之力驱散五色神光,移山劲下大石腾飞,降妖之力四射,堆积成一处大山,将孔宣镇压,吞噬之力浩荡,虽然不伤其性命,却也令他再难恢复真气,无法再战。

    等到燃灯道人将十二颗定海神珠追回,战斗已经结束。

    千里废墟之中,杨帆海仰天长啸,气贯长虹,让人心神骇然。

    多宝道人、孔宣、云霄仙子,这都是曾令他们吃足了苦头的强者,非圣人不能收拾。许多人还一度猜测,这三人究竟谁更强,谁才是圣人之下第一仙王。

    而如今,这样的三个仙王,还加上燃灯道人联手却是败在了一个人手中。

    人族战神,恐怖如斯,威名盛传千年,绝非浪得虚名啊!

    姜子牙心神骇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这样的帮手都败了,他已经想不出来援军了。

    燃灯道人已经到了失态边缘,站在空中对着杨帆海大吼:“杨帆海,你疯了。你这样做有意义吗?你想以一人之力逆天而行吗?我们可以本可以就此结束战争,封神之后,你表姐亦是可以重生封神,皆大欢喜,你为何要做这等蠢事。”

    “闭嘴!”杨帆海大吼一声,仰天长啸:“我表姐本就是天庭公主,金枝玉叶,万千宠爱,又何须你们假惺惺的来封一个所谓的神。”

    “杨帆海,是你逼我的!”

    燃灯道人怒喝,乱发狂飞,再无形象。身形一闪,落在了封神台上,手一伸,将封神榜拿在了手中。

    口中念念有词,一手凝聚法印再一掌拍在封神榜上。

    “嗷!”

    只听见一阵狂啸之声,再见无数身影从封神榜中飞出,悬于空中,天地元气呼啸而来,进入涌入其中。

    待看清楚那些人后,众人皆是一惊,那些身影都是死人,准确点说是那些战死沙场后被吸入封神榜的人。其中有自己的战友,更多的却是在殷商效力的敌人。

    杨帆海太过强势,竟是逼得燃灯道人动用圣人秘法,将封神榜中的真灵尽数放了出来。

    “给我杀!”

    一声令下,所有真灵眼中红光四射,完全没有了神智一般对着杨帆海杀来。

    这其中不乏其认识的人,甚至还包括了他的表姐龙吉公主……杨帆海心中哀痛,可哀痛之后却是涌上决然。

    若不阻扰这场战争,结果便是九州为活着的阐教和截教弟子掌控,天庭为死去后封神的截教与阐教弟子掌控,也许圣人们的下一步就是染指六道轮回,届时这天地的一切都将让他们为所欲为。

    决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哪怕是魂飞魄散。

    一声大吼,杨帆海一人一枪,冲着那真灵大军冲了过去。[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造化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