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征战洪荒正文 第四百三十三章 杀道圣者

正文 第四百三十三章 杀道圣者

    激战之间,又是一道身影从修罗僧紫府之中走了出来。都带斗笠,一身杀气,看不清面容,却是更让人心惊。

    不过一个瞥视,竟是让人好像看到了收割灵魂的死神一般,心生颤意,寒气充盈,瞬间让人整个冰冻一般。

    “这是谁!”

    莫说他人,便是最为了解的东皇太一也是一脸惊愕,在他的记忆之中根本没有过这么一个人,两兄弟也根本没有了解过关于这么一个人的任何事情。

    “这个人……”

    后土娘娘朱唇微张,似乎想到了什么,但一时间又是无法确定。

    风师傅却是好像知道了什么,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好魄力,可惜了!”

    “你这是何意?”东皇太一急忙问道。他最少关心修罗的情况,不想错过任何。想了想,又是急忙追问:“这就是修罗的未来身吗?”

    三尸斩道有两种方式,小道为斩恶尸和善尸,这如同一种速成功法,可令仙王用一个简易的方式进入帝皇,同时成就圣人之境。虽然还是帝皇境界,却是可以使用天道之力,实力在帝皇之上,至尊之下。

    还有一种大道斩道则是斩去过去与未来身,这种方式不仅仅更为强大,也是更为玄异,除了当事人无法描述其中玄妙。风师傅说修罗僧正是处于这种情况之中,既然修罗是修罗僧的过去身,那这神秘戴斗笠之人便是修罗僧的未来身了。

    可没想风师傅却是摇头:“好大的魄力,却也令事情变得更为不可预料了。这趟地狱之行真是令我不太喜欢,先是我弟子莫名其妙找到了刑天,然后又是此处。六道轮回影响了世界,让我曾经的推算变得一塌糊涂,好多事情都无法预料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东皇太一追问。

    风师傅答道:“修罗僧斩道成功了,但他斩掉的并非是过去与未来身,而是过去和现在之身。他将修罗的前世斩了出来,以他自己作为了未来身。未来到他为止,一旦出现任何意外,他便永远不复存在了。”

    以修罗为现在,则修罗僧是未来,那这个斩出来的神秘男子就是过去了。

    东皇太一理顺关系,却依然惊讶,他被那个修罗斩出的过去身惊讶,那一身杀气,便是他也有些心惊。修罗和冥河老祖都是以血为道,所以杀气腾腾。但这个斩出来的过去身却仿佛是真正的以杀为道,本身只是往那一站,无需更多动作就令人毛骨悚然。

    后土娘娘一直在思索,猛然间想到了什么一般惊呼一声:“是杀圣!”

    她身化轮回,与轮回笔融合,因而知道了许多纪元前的事情。如此模样,如此杀气,轮回笔给她记忆之中只有一个人与之相似,那是一个曾令盘古也极为敬仰的杀道强者。

    “杀圣!”

    同时说出这个名字还有战场中冥河老祖,当他看到那个身影的时候似乎激起了他心中某个记忆,竟是忍不住将这两个字脱口而出。

    “你能叫出我的名字,看来是该记起什么了!”斩道而出的杀圣看着冥河老祖冷冷说道:“邪修界谁是最强,争论了万年,直到天地毁灭都不曾有答案,今天正好是可以决出胜负了。只是闻闻你的气味,我就知道是你……血圣。”

    “血圣……冥河老祖原来是血圣!”

    后土娘娘又是一阵惊呼,这是一个与杀圣一般上个纪元的盖世强者。与这一世的冥河老祖一般,凶名昭著,却是很少动手。谋而后动,要么不出手,一旦出手便是置人于死地。

    杀圣立于原地一动不动,看着冥河老祖淡淡说道:“我没有接到要杀你的悬赏,所以你今天不是我的猎物,而是我的对手。既然是对手,我就不占你便宜,给你时间恢复。记住我的习惯,一旦你选择了逃走,我就会毫不犹豫出手,不管你是什么状态。”

    “怎么会,怎么会,怎么会……”

    冥河老祖看着杀圣喃喃自语,眼神迷惘,似乎被什么东西在冲击心神,难以自动。身躯利用血海之力在自发恢复,但整个人却是缓不过神来一般。

    直到整个人完全恢复之后,还依然在愣神之中,只是眸光之中渐渐清晰,似乎已经缓过神来。稍后片刻,再一阵大笑:“真是宿命啊,盘古安排的真是可笑,我成了冥河老祖,你却是成了修罗!”

    “这不是极好的安排吗?”杀圣淡淡说道:“正好了结。”

    “是啊,正好了结!”冥河老祖看着杀圣大声说道:“昔日你只因为别人一个莫名其妙的悬赏,杀我满门,我侥幸逃走却是落入血海成了血海之灵,无法脱身,以至于到了这个纪元依然如此。”

    “那么多年,我费尽心思就是想杀你,可惜你根本就不来血海,让我一直都没有机会。好在你收了个好弟子,虽然不是我杀的你,却是可以亲眼看你死在我面前,也是得偿所愿。”

    “既然今天我们都站在了此处,杀圣,准备为我亲族偿命把!”

    “抱歉!”杀圣冷冷说道:“我从来不记我杀了谁,因为死人的名字并不重要。想杀我不需要说这么多,动手即可。所谓杀道,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而已。”

    “死吧!”冥河老祖暴喝一声:“血海之中,我是无敌的!”

    话音未落,手中两柄杀剑一会,杀气冲天,搅动血海波涛冲天而起,犹如两条血龙呼啸杀出。

    杀圣气息如井中明月一般平静,只是冷冷说道:“既然那么记恨我,就该知道你手中的武器是谁的。那可不是炼制的,而是我的魂宝。用我的魂宝来杀我,你是疯了吗!”

    说话间,朝这那两条血龙就是一掌,掌风狂扫,直接扫去血浪,元屠剑与阿鼻剑长鸣一声,一道玄光从剑体上闪过,似乎斩断了什么,再如同乳燕投林一般飞到了杀圣手中。

    将两柄杀剑握在手中,用力一揉,令人惊讶的事情发生了,两柄杀剑竟是在瞬间融合化成一柄长剑。

    魂宝在手,杀意突然一沉,消失的无影无踪,若非亲眼见得那身影,似乎都已经感觉不到哪里有人存在了一般。

    “杀圣,给我去死吧!”

    冥河老祖失去法宝,极为愤怒,大吼一声,身躯犹如一张幕布张开,调动无量血海,整个人融入其中。

    血海冲天,犹如天幕,那一双眼睛仿若日月当空,俯视苍茫。催动十二品血莲盘旋,对着杀圣笼罩而去,已经是准备拼命。

    “南无阿弥陀佛!”

    修罗僧诵念一声,一手敲击木鱼,一手伸出。九颗佛珠盘旋,轻灵佛音交织无量佛光,竟是将十二品血莲缠在了空中。

    而杀圣则是手持元屠阿鼻剑一步步朝那滔天血海走了过去,看着天空中那一双眼睛冷冷说道:“我不去血海,你以为我就是怕了你?可笑,看来你是不知道在你之前的血海之灵是如何死的。”

    “危言耸听!”冥河老祖大吼一声,滔天血海铺天盖地的杀了下来。

    这是拼命一击,双方之仇怨从上个纪元一直延续到了这个纪元。类似的事情在双方之间发生,难以判断谁是猎人谁是猎物。今日一战,为的是了解因果。

    这是操纵了生命的一击,不同于之前的浪涛轰击,每一处浪花都犹如冥河老祖全力出手,扫荡长空,恐怖到了极致。

    可杀圣却是毫无惧意,一步步行走在血水之中,犹如闲庭信步,对着那无限巨浪走去,口中冷冷说道:“世间道纹皆有克制,而克制你血之道纹的便是杀之道纹。血肉生灵之力死于杀戮之下,所谓的血海不干,血灵不死在我元屠阿鼻剑面前,就是个笑话。”

    话音一落,腾空而起,冲着那一双眼睛而去。手中元屠阿鼻剑出鞘,划出一圈剑光。

    “杀生归一!”

    剑光寒,血浪止,元屠阿鼻剑所向,所有浪头皆被斩断。在这杀戮之剑下,血的力量被极度压制。

    “啊!”

    冥河老祖狂吼一声,催动无尽血海,连同整个人化作一个巨大的血色星球对着杀圣撞了过来。

    又见元屠阿鼻剑动,杀圣立于虚空,挥手一剑,好像卯足了无尽力量,当空一剑,划出一道光晕,横击四方。

    “渡生斩罪!”

    渡化生灵,斩灭罪孽,杀戮之剑,了却因果。剑光绕行,直接将那巨大的血球从血海之中斩了出海。

    “怎么会!”

    冥河老祖惊呼一声,对方不仅仅是化解了自己的攻击,更是用一种诡异的方式斩断了他与血海的联系。这一刻,血海瞬间成了无主之物,不再为他所用。

    杀戮圣者,一旦出手绝不停歇,斩断冥河老祖退路,又见一道剑光破空而来,直接破开了血球。杀圣身形一闪,已经到了血球后方。

    “砰!”

    血球爆碎,飞散四方,露出了其中身形。

    冥河老祖眉心一点红光,正是杀圣剑意。紫府击穿,元神破碎,只听到轻呼一声:“不可能……”

    话未说完便落入血海,已经气绝,再见一道真灵飞起朝六道轮回方向而去。

    杀圣落地,立于血海之上,元屠阿鼻剑尚未归鞘,突然见得虚空颤抖,一阵黑色闪电浮动,再见一道身影突兀的出现在了战场。

    满头白发,魔气浩荡,魔祖罗睺。

    ;[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造化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