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征战洪荒正文 第四百二十七章 绝义

正文 第四百二十七章 绝义

    地域十九层。

    血海奔腾,浪涛四起,在冥河老祖的催动下,以一种极为惊人的速度朝四方扩散,速度极快,不过片刻时间,竟是已经有了方圆千万里。

    这不仅仅是扩大地盘这么简单,这是一种侵蚀,占有地狱十九层。血海覆盖内的一切都成为他所有,被他支配。

    而被支配的不仅仅是地狱,还有灵魂。但凡被血海之水触及,那灵魂便被吞入血海之中。随着冥河老祖心随意动,血之精华凝聚,那些灵魂立刻变成了一个个强大的修罗,气息非凡。

    “哈哈!哈哈哈~!”

    见得此景,冥河老祖忍不住放声大笑。他血海一脉人丁凋零,虽然有大量的灵体可供他创造修罗一族。但血海毕竟并非他所有,而是靠抢夺而来,现在还无法如先天一般运用自如。创造的修罗一族实力也是有限,若他不用自己的精血更是不会有成长空间。

    若无强大手下,很多事情办起来会相当麻烦,而若要用自己的精血来做,对自己的实力将影响巨大。在这样的一个世界,尤其是这样的关键时代,一点点影响可能都会导致万劫不复,他不敢冒险。

    但此时此刻,地狱让他完美的解决了这个问题,甚至比使用精血还要更好。灵魂是精神体,血海可凝聚肉身,相辅相成。这些灵魂生前是什么境界,自己就可以让他们回复实力到什么境界,而且还能继续修炼,不断成长。

    更重要的是,这些灵魂都是纯粹的精神体,没有记忆。完全被自己支配,绝不会违背自己的命令,死心塌地。

    拥有了这个地狱,就算还没掌控六道轮回,自己也等于是掌握了一个世界,成了一个另类的道祖鸿钧,而且不用变得无情无欲。

    血海不干,自己不灭,莫说其他人了,哪怕圣人到了这里,自己也将丝毫不惧,问鼎真正的天地之主,指日可待。

    “哈哈,愚蠢的人,为了那些没有意义的虚名争来争去,等我大功告成之日,便是圣人也只能在我坐前听命!”

    冥河老祖一阵狂笑,惊的血气冲天,化作一条条血龙狂舞,浩荡四方。

    就连死气也被其血海之气炼化,令那身影犹如天地魔神,呼啸苍穹。

    就在冥河老祖一朝得意不可一世之时,突然听到一声佛号从天上传来。

    “南无阿弥陀佛!”

    随着这一声诵念,一座石屋从天而降,轰隆一声,直接落在了通道前方,九道光华冲天而起,九个骷髅虚影在光华之中盘旋。石屋门口,坐着一僧人,正是修罗王。

    “修罗!”

    冥河老祖惊呼一声,不曾想这宿敌竟是会在此刻出现在地狱,心神激荡之间,竟是忍不住退后了一步。

    他昔日设计种种,令血海两个主人自相残杀,最后终于得偿所愿。

    他得了血海,而修罗杀尽亲人证道,最后心神俱伤,几乎身死。之后也是从此遁入空门,不见修罗王,唯有修罗僧。他也曾想过修罗会有回来报复的一天,但有血海在手,他丝毫不惧,只是怎么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修罗,更是想不明白对方是如何直接到地狱的。

    看着眼前的冥河老祖,修罗王面色沉静,轻声说道:“南无阿弥陀佛,冥河施主,回头是岸!”

    “回头,可笑!”冥河老祖大笑一声:“执掌世界的机会就在眼前,你让我如何回头,我又如何舍得回头。修罗,我能算计你,也能杀你。如今血海为我所用,既然你自己送上门来,那就纳命来吧!”

    一声大喝,血海奔腾,化作万丈海啸,映红四方。

    石林之中。

    天空依然如幕布,可以清楚的看到外边冥河老祖所做的事情,也能看到突然到来的修罗为。但此时此刻,却是没有人有心思去看外边是什么情况。

    风师傅已经重新回到了木盒之中,杨帆海跌坐在地上大口喘气,东皇太一端起一杯茶轻轻品酌,狐妖跪坐一旁轻轻拨去茶壶之中的茶末,后土娘娘则坐在一旁的石桌上晃荡着两条腿,一脸看好戏的模样。

    鲲鹏道人犹如石雕,长大了嘴,一脸惊惧,一动不动。他看到杨帆海冲入石林就消失不见,已经想过这里面会有玄虚。但想着连对方都无所畏惧,自己自然也是无惧。

    不管什么危险,都已经有心理准备,但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冲进来后看到的居然会是这些人。

    昔日从北俱芦洲逃走后,他也曾回想那一日的事情,猜想过自己是不是被骗了,毕竟以东皇太一的性格是不可能放自己离开的。只是对于那个盖世妖皇,他实在是太过害怕,以至于根本没有勇气再去打探。

    而此刻,看着那个细细品茶的人,鲲鹏道人相信自己这一次绝不会再认错了。那种平静之后隐藏的杀意,还有那种无形之中散发的恐怖霸气,除了东皇太一绝不会有其他人可以做到。

    一杯茶的时间,不长,却让鲲鹏道人仿佛度过了几个世纪,心神憔悴。

    将茶杯放下,看向鲲鹏道人,东皇太一微微笑道:“国师,好久不见了。”

    不过一个微笑,却是让鲲鹏道人浑身一个颤栗,惊声呼道:“昭明……”

    东皇太一摇了摇头:“国师,以我们的关系,这个名字不适合你喊出来,你……还是叫我东皇吧!”

    一摆手,将茶桌上的茶具尽数送到了远处,一旁的狐妖忙拿出一张古琴放在了茶桌上。

    “多年不见,再见到国师心情澎湃,不由自主的又是想起了入住九重天的那一日,我等击剑高歌何等畅快!”

    东皇太一边说边坐下,将手放在了琴弦上:“难得再见国师,妖歌恐成绝响,不知道今日是否有幸可以再邀请国师唱一曲?”

    说话间,不等鲲鹏道人回应,已经是在拨动琴弦。

    “咚咚咚咚!”

    外边的木鱼声也是传了过来,与那琴音相合,释放出一种诡异的旋律,令人心颤。

    东皇太一开口轻唱:“洪荒沉浮亿万年,鼠窜狼奔三千载,皇族血断不见头,大将惶惶已白首。”

    旋律波动心弦,鲲鹏道人一脸莫名之色,等东皇太一声音一落,不由自主轻声吟唱:“低首顺眉三千年,今我妖族起风波。腾飞扶摇九万里,斩敌千万不为多。狂风为号雷做鼓,笑与英雄奏高歌。”

    这是妖族的歌,不是什么乐师所做,而是那一日心潮澎湃而来有感而发。

    那一日,妖族三杰,帝俊、东皇、修罗,还有他这妖族国师共聚一堂,击退了联手杀来的各方强者。豪情冲天,意气奋发。

    那一日,在不周山之巅,世界之巅,东皇太一鸣钟,天帝帝俊击剑,修罗王擂鼓阵阵,饶是鲲鹏道人如此心性也是忍不住心中之豪迈,引吭高歌。

    而如今,帝俊身死,修罗皈依,不变的似乎只有东皇太一和他鲲鹏道人,但似乎大家也是有巨大的变化。

    只是钟声不再,剑鸣不再,鼓声不再,唯有这竹丝弦音,还有那木鱼阵阵。曾经的辉煌,似乎都淹没在这了柔音之间。

    鲲鹏道人唱完,无人说话,杨帆海猛然想起那一日与陆压道君还有红媛唱妖歌,而陆压道君又是有意教自己,恐怕就是为了今日。

    当即硬着头皮,沉声唱道:“壮怀激烈仰天啸,怒发冲冠云烟歇。曾见金鳞沧海伏万波,又见凤凰天宇镇苍穹。”

    “麒麟塔山,苍茫巨野,东海深处,岂止方丈。”

    这是天帝帝俊的词,今日已经是魂归不知何处,无人来唱,就由他来唱了。

    “千年战火骨未寒,今日不胜后何望!”

    “君问修行何所以,大鹏展翅恨天低!”

    “君问修行何所以,不为苍天为苍生!”

    “君问修行何所以,极乐向西我向东!”

    “……”

    国师不再,只有鲲鹏,东皇太一,不见昭明,修罗皈依,九华僧人,还有这他人吟唱的帝俊之词。

    钟声成了弦音,鼓声成了木鱼,哪一首妖歌在这样的情况下,近乎重现。

    “残阳如血,旌旗猎猎,万古妖魂,共铸不周!”

    一曲妖歌终于结束,东皇太一双手按在了琴弦上,抬头看,目光落在了天幕之中修罗王的身影上。

    东皇修罗,兄弟情深,经历过那个时代的人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曾有人云:想杀东皇,先杀修罗,可见一般。

    但他人终究是他人,只有他们两个自己才能明白那份兄弟之情是何等珍贵,又是何等深重。

    昔日修罗杀尽自己的亲人,心神沮丧,诡异佛门。东皇太一那时候尚心中悲恸,觉得不该如此。可如今,再见兄弟,心中却是只有一个念头:活着就好!

    自己已经失去了太多,实在不能再失去什么。

    自己也背负了太多,而今日必然要清算一些。

    心神激荡,手中火焰一冲,将古琴焚做灰烬,傲然身影站起,一手捋过发丝,折断数根,再飞到鲲鹏道人身前,燃烧火起,犹如星火点点飘落。

    “鲲鹏道人,今日你我断发绝义,不死不休!”

    傲如铁骨,其声铮铮。

    -------------

    新年快乐,今天更新到大结局,守岁晚上大家可以慢慢看!

    ;[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造化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