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征战洪荒正文 第四百二十六章 佛与道

正文 第四百二十六章 佛与道

    通道口上,见得鲲鹏道人突然飞走,冥河老祖还没反应过来,等看清楚被追杀的杨帆海后,亦是一脸惊愕,不解在这死魂之地怎么会出现一个生人。

    再看鲲鹏道人还在追击,立刻大声喊道:“鲲鹏道兄休追,正事要紧,等掌控了六道轮回,他还不是瓮中之鳖?”

    “稍等就来!”冥河老祖大喊一声,已经是冲入了石林之中。

    本以为是手到擒来,不曾想,两道身影竟是瞬间消失在了石林之中,让冥河老祖不由得也是一愣。

    他只知道通道这头是地狱底下,其他的,知道的也不会比冥河老祖多多少。此刻看两道身影消失,虽然感觉应该鲲鹏道人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但还有些担心。

    “这混蛋,大事不做,却追个毛头小子,真是愚蠢,这地狱之中是随便可以闯的吗?”

    骂过一声,皱起了眉头。冥河老祖不是善人,与鲲鹏道人也谈不上是何等感情,与其说是担心对方出事,倒不如说是担心坏了自己的大事。

    掌控六道轮回就能掌控世界还是听当年那个神秘人所说,但地狱底下情况根本就不清楚,谁也不知道这里会出什么情况,有鲲鹏道人两人应对,自然是要安全许多。

    而自己可以操纵血海慢慢侵入地狱,相比之下自己比鲲鹏道人更有主动权。就拿这打通地狱之门来说,若非集合两人之力量,自己一个人还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办到。

    眼见鲲鹏道人不听自己提醒,冥河老祖也是无奈,看了一眼远处的巨大轮盘,也不敢贸然靠近,只能收起其他心思,催动血海之水滔滔不绝的朝整个地狱蔓延而去。

    血海犹如他的第二个身体,生生不息,完全被他支配。凡是被血水覆盖的地方也是如此,一旦血海之水可以布满整个地狱,掌控六道轮回就不再是一句空话了。

    洪荒南海,九华。

    木鱼之声咚咚作响,九道光华穿刺云霄。一道玄光闪过,一道身影出现在那石屋之前,穿着一身道袍,正是陆压道君。

    看了一眼石屋,能看到里面的修罗王,老僧入定,敲着木鱼。陆压道君微微一笑,便走了进去。没有做什么,轻手轻脚走到了修罗王面前盘膝坐下,一手托着下巴,另一手则是放在地上。

    也不说话,只是手指轻轻的敲着地面,一下一下,与那木鱼的韵律一模一样。

    一时间,整个岛上极为安静,除了木鱼声,便是那手指敲地板的声音。一下一下,仿佛心脏收缩之声,极有规律。又好像是天音阵阵,道音轰鸣,竟是让周围出现了无数金莲。

    随着手指之声颤动,金莲点点要以不定,顷刻间尽数绽开,铺满了整个石屋。不经意间,不知何处飞来一阵微风,吹动金莲飘荡,在石屋之中晃动。

    如此异况,若是换做他人定然愣神观望,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可修罗王却是坐如石头,一动不动,好像什么都没有感觉到一般。

    仿佛间有沧海桑田,一夕万年之感,过了无数时间一般。两个坐着的人,犹如两个乐师,琴瑟和鸣,极为和谐。

    两人似乎都已经沉睡,许久之后,陆压道君突然手指连动,快了半个节奏。这突然的变化,竟是带的那木鱼声也是快了半个节奏。

    咚咚一声之后,木鱼停了下来,修罗王抬头,看向陆压道君双手合十,诵念一声:“南无阿弥陀佛,施主来此所谓如何?”

    陆压道君微微一笑:“敢问大师一句,你觉得我来此所谓如何?”

    修罗王摇头:“贫僧不过一僧人,又如何能知道施主心中所想。”

    听得这话,陆压道君又是神秘一笑:“我来此,是来问佛的!大师禅心如磐石,修的什么佛?”

    修罗王又是摇头:“贫僧不过一僧人,并非是佛,又如何能当得起施主所问。如今贫僧也不知如何修佛,更是不知道佛在何方,施主问错人了。”

    “大师说的有意思了!”陆压道君饶有意味的问道:“既然不知道什么是佛,也不知道如何修佛,那大师一直留在此处又是为了什么?”

    “只为静心!”修罗王答道:“贫僧昔日罪孽深重,心绪难平,每日惶惶不安不知道如何是好,留在此处可让贫僧心静。”

    “留在此处就能心静?”陆压道君摇了摇头,极为不解:“在下实在想不明白,为何留在此处可以让大师你心静,只因为这是个岛,还是因为这石屋?又或者是因为这里没有其他人?”

    “若因为这里是个岛,又或者因为这石屋,那大师你便是着相了。佛家讲究空不异色,色不异空,大师如此在意外界,则是着了这空与色,太过强求,意味着与佛无缘。”

    “而若大师只是因为这里没有人所以心静,那便是一个自欺欺人的心态了。佛家虽然讲究出世,但出世之前必须入世,若无入世又如何谈出世。”

    “入世之后再出世,不是离开纷扰红尘就能如何的,而是应该看透世间,看透红尘,而后五蕴皆空,四大皆空,莫非大师已经达到了这种境界?”

    “南无阿弥陀佛!”修罗王诵念一声:“施主对于佛的理解已经胜过贫僧太多,可为贫僧指点,又何须来问贫僧解惑?”

    陆压道君哈哈一笑:“大师谬赞了,我这人注定是与佛无缘的,所以根本理解不了太多,说的这些其实也是听他人所说。我认得一个僧人,名叫苦僧,佛法颇深。”

    修罗王点头说道:“苦僧乃是贫僧佛道之引导者,佛法高深!”

    陆压道君又是一笑:“苦僧自是佛法高深,可惜他并非什么都能解答。那一日我问了他一个问题,却是没有得答案。”

    说到此处,话音一止,看着修罗王一动不动。修罗王却是没有回应,只是默不作声。

    好一会后,陆压道君才问道:“大师就不好奇我问的是什么吗?”

    “南无阿弥陀佛!”修罗王诵念一声:“施主若想说自然会说的。”

    “大师说的也是!”陆压道君盯着修罗王慢慢说道:“我问苦僧:若是有人曾害我家破人亡,我该如何待他?”

    此言一出,修罗王浑身微微一颤,不过马上就恢复正常,轻声说道:“冤冤相报何时了,以德报怨。”

    “那一日苦僧也是如此说的!”陆压道君点头,再是说道:“可我又是问了他,若以德报怨,又如何报德?若是以德报怨,又以德报德,那世人又何必做好人,皆做坏人即刻,反正不会有什么坏报。”

    “南无阿弥陀佛!”修罗王低声说道:“何为德,何为怨?自有天意注定。所做之恶事,人不报,天会报,因果罪孽皆有业力而定,只等时机一到自然会报。”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是吧!”陆压道君微笑着说道:“那大师觉得佛道与天道有何关系?又或者说佛道与这天地之道又有何关系?”

    修罗王略一思索再是说道:“天地之道包容万道,佛道亦是天地之道一种。”

    “大师所言极是!”陆压道君连连点头:“那一日我与苦僧论道,也就此事说了很多。他亦是认为,佛虽特殊,其实也是天地之道的一种。”

    “南无阿弥陀佛!”修罗王点头:“贫僧得幸苦僧之教导。”

    陆压道君慢慢端坐,脸色也是变得严肃,看着修罗王极为正色的问道:“既然佛道是天地之道的一种,那就该合天道。大师认为恶事自有天报,那天道的理就是以德报德,以怨抱怨了。既如此,佛道又有什么理由可置身事外,自成一道,言以德报怨?”

    “若佛道以此行特殊之事,则意味着不合天道。天地万物皆在天道之下,佛道如果不合天道,岂不是意味着佛道是错的?那大师所修的心,所做的一切也都是错的?”

    此言一出,修罗王浑身一震,头一低,只顾诵念佛号,不再多言。

    见此,陆压道君起身,慢慢说道:“若我那指头乱时,大师木鱼未乱,那我什么也不说,转身就走,因为大师的确已经心静。可大师木鱼还是乱了,意味着心未静。为何不静?只因为尘缘未了。”

    “佛道乃是苦僧所创,佛家基本一条便是不收尘缘未断之人。大师若不断尘缘,所谓修佛,其实一辈子都是在做虚伪之事。”

    “而且大师在此修佛,为的是给罗刹一族积德。可大师积的不过是小德,同时还在行大恶。血海本该是大师所有,如今被冥河老祖所夺,却不思夺回,让冥河老祖用血海行罪恶之事,这番因果大师至少承担一半。”

    “积小德,行大恶,大师,你这样做帮不了罗刹族啊!”

    “南无阿弥陀佛!”修罗王不辩不争,只是诵念佛号,却见得身体微微颤抖,显然内心挣扎。

    陆压道君一抬手,石屋外出现一个数米方圆的黑洞,再对修罗王说道:“大师,我只能为你开这一次地狱之门,如何抉择,且看大师自己了。”

    说完这话,便自己走进了那黑洞。

    修罗王浑身颤抖,面色纠结,浑身竟是大汗淋漓,内心之挣扎无比激烈。许久之后,终于双手合十:“南无阿弥陀佛!”

    声音坚定,不再犹豫,话音一落,石屋腾空而起,带着他一起冲入了那黑洞之中。[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修真生存指南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