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征战洪荒正文 第四百二十一章 黄泉

正文 第四百二十一章 黄泉

    地府就是地狱,传说之中人死后该去的地方。

    送你去地府……若是他人说来,杨帆海怕是要误会对方想对自己不利了。而此时的陆压道君却是一本正经,好像一个老师在教学生一般。

    “地府……”杨帆海重复了一遍,有些不可思议的问道:“就是传说之中的地府?”

    传说之中的地府,乃是巫妖之战后,后土娘娘见天地苍生受灾,无数冤魂无处安置,以大慈悲之心将己身化作轮回,令天地苍生魂魄有个归处。

    地府之中有六道轮回,按天地之理运行,让死亡的灵魂又可以得到重生。据说那是除了道祖鸿钧,连圣人都无法进入的地方。如今陆压道君居然说要送自己去那,简直荒谬。

    陆压道君点了点头:“正是那个传说之中的地府,你师父要你找的人就在地府之中。”

    “可我能进入吗?”杨帆海问道。传言之中的地府有可怕的力量,生魂莫入,除了死去的灵魂,任何活着的生命进入都会被化作死魂,再也回不来这个世界。

    陆压道君点了点头:“地府之中的确有死气,非常可怕,不过你的吞噬煞气可保护你不被死气侵害,更何况你还有信仰铠甲。有那个东西在,很多力量都是奈何不得你的。”

    “你师父本来是要自己去的,不过我劝阻了他。以他和要去找的那人的关系,还有那人的脾气,恐怕见面就会打起来,还是让你代表他去比较合适。”

    这话令杨帆海心中一惊,急忙问道:“我要去找的是谁?”能更风师傅交手的,绝对是强的难以想象。

    “你见到了自然会知道的!”陆压道君神秘一笑,带着杨帆海在东岳峰前落下。

    一抬手,一道玄光飞出,立刻见得东岳峰被一阵乌芒笼罩,玄奇无比。陆压道君领着杨帆海直接朝山壁走去,靠近之时,坚硬的墙壁上出现了一道黑门,两人直接走了进去。

    等到两人身影消失,黑芒散去,东岳峰又是恢复了正常。

    “就这样进来了?”杨帆海极为惊讶。

    陆压道君点了点头:“进这里就好像开锁,你若有钥匙,划拉一下就进来了,你若没有钥匙,怎么折腾都没用。如今这天下能开这个锁的人只有三个,而我正好是其中之一。”

    山洞之内别有洞天,但不是和迷雾谷一般阳光明媚,而是昏昏沉沉,仿佛太阳落下后的那片刻,不见太阳,也没有完全黑暗,只是昏暗,看不到太远。

    四周有大山,有一条路通向远方。沿着这条路前进,依稀间能听到一阵阵流水声,时而若溪水潺潺,时而若雷鸣轰动。

    “这里就是地府吗?”杨帆海问道。

    陆压道君摇了摇头:“还没到,这里是黄泉路,所有死后的灵魂都要走这条路去往地府。你听到的水声是这个世界唯一的一条河流,名叫忘川。忘川的起源乃是地府最深处的溺水,长不知集合,穿插绕行了整个地府,包裹了六道轮回。”

    “这条河流有融化灵魂的力量,基本上任何灵魂都无法靠近,如此可让地府的灵魂无法逃脱出去。”

    原来是这样……杨帆海好奇的看了看四周,不解的问道:“那为何我看不到灵魂呢?”

    陆压道君微微笑道:“进来的时候,我关你的天眼,所以你无法看到这里的灵魂。也没有必要看到,免得惊扰了他们,等进入地府之后,你自然会看到。对了,那首妖歌你还记得唱吗?”

    杨帆海点了点头:“还记得一些!”

    昔日在神农圣皇处,他曾与陆压道君和白泽一起唱过妖族的歌,不过已经无法记全。

    “只记得一些可不好的!”陆压道君摇了摇头:“正好无事,我再教你唱吧,进入地府之前,你一定要学好……这是你师父交代的。”

    杨帆海正要说不用的,听到是风师傅交代的,只能点了点头,就着陆压道君的歌声学了起来。

    黄泉的路,不知道多长,没有用玄法赶路,也没有飞行,有种看不到尽头的感觉。唱着妖歌,在这条生命最后的路上行走,有种很异样的感觉。好像被天地放逐,甚至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

    两侧除了山,还是山,还有的便是忘川的流水之声。一阵阵,一层层,犹如一柄精神力的小刀在自己的脑海之中轻轻的刮着,好像要刮去自己的记忆一般。

    前行了不知道多久,终于是有了改变,一片巨大的花海出现,尽是紫色,开的无比灿烂,炫人耳目。

    “嗯!”杨帆海重重的吸了口气,浑身一震,仿佛大梦初醒一般。环顾四周,只见得陆压道君在身边一脸笑意的看着自己。

    “失态了!”忙是告歉一声。

    陆压道君却是摇头:“忘川之所以叫忘川,并非只是一个名字这么简单,那流水之声是这时间最强大精神力攻击的一种。它不会对灵魂元神造成什么实质性的损伤,却是会让人遗忘。所有的灵魂从这里一路前行,等到达地府的时候就会忘记掉自己的一切记忆。除非找到一种叫尘光石的东西,不然你永远也记不起来。”

    “如此可怕!”杨帆海倒吸了一口冷气:“那为何我……”

    他刚才的确感觉到了一阵恍惚,浑浑噩噩,但此刻却是并没有大碍,一切的一切都还记得。

    “我能开这个锁,自然也有避免之法。”陆压道君指着那一片花海说道:“这种花叫做彼岸花,只开在地府之中。”

    “这种花有什么特殊吗?”杨帆海问道。

    陆压道君点了点头:“当然,这是只开在地狱的花,有强大的致幻效果,再加上忘川的声音。无需进入真正的地府,几乎所有的灵魂通过这里后便会忘掉所有了。”

    “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看到彼岸花开的时候,我们将变得一样。”

    “任你之前是王权富贵,任是你何等的绝世强者,死了,再到了这里,将会变得没有区别。那些绝世强者,还有你辅佐的商王朝君王也是如此,曾经的风光变得毫无意义。”

    两人继续前行,穿过彼岸花花海,不知道是精神力手段的影响,还是因为这一路过来不断的吟唱,那首妖歌犹如雕刻在了脑海之中一般,让杨帆海记得无比深刻。

    在这样的地方行走,时间变得好像没有意义。也许正是死亡世界的规则,对于死去的灵魂而言,时间本就是没有意义的东西。

    花海之后,又是山,再走过一片片上,前方终于出现了一座巨大的石城,远远看去,可见城门上写着三个字:酆都城。

    城门口站着一个人,一个一身白衣似雪的男子,手上拿着一把折扇,一脸笑意的看着这个方向。

    乍一看去,有些不真实,这个死魂的世界,居然会有一个这么活生生的人。

    陆压道君明显认识那人,带着杨帆海一个腾挪便落在了那人面前。两人互相看了许久,将听到陆压道君笑着说道:“好久不见了,色蝴蝶。”

    那人也是笑着说道:“好久不见了……你这蛐蟮。”

    两人走近,互相锤了一拳,再哈哈大笑,笑声之中见得有泪花飘舞。杨帆海不知道两人何故如此,只能在一旁静静的看着。

    笑过许久之后,陆压道君才停住问道:“在这里住的还习惯吗?”

    折扇男子点了点头:“还不错,我很满意,这算是彻底的远离了外界纷争,连圣人都管不到的地方。”

    陆压道君却是没有笑了,而是很严肃的说道:“被黄泉之气影响,你的族人如果实力不够的话,样子会发生改变!”

    “皮囊而已,改变就改变吧!”折扇男子回头看了看酆都城,似乎极有触动的说道:“你也是该知道我现在的心境的,活着,还是安安静静的活着比什么都好。对了,你家的那两位都还好吗?”

    陆压道君噗嗤一笑:“都好,就是太好了,一个个生龙活虎,见面就想拔刀子。你是不知道,我现在有两个别名,一个是昆仑散人,一个是乌巢禅师。给人家报名字都得算距离,离谁近,就报哪个名字。”

    “哈哈!”折扇男子大笑一声:“你这人一辈子都让女人管着。对了,上次为什么是让泥鳅一个人送人过来,自己没有一起过来,好久没有聚在一起过了。”

    陆压道君耸了耸肩:“你也知道,我是劳碌命,有那样的一个大哥,怎么可能闲得下来。说什么合道之后就任逍遥,都是骗人的。”

    折扇男子微微惊讶的说道:“哦,你大哥还有事情要你去做吗?”

    “没有说!”陆压道君摇了摇头,再是变得一脸寂寥:“可他没有吩咐的事情实在是太重要了,重要到我根本不敢袖手旁观,毕竟一旦出差错,太多的人就永远回不来了。”

    “而且你现在这个德性,聚了也没意思,太正经了。孙九阳都说想把你宰了,让你重新投胎后,再找你回来得了。”

    折扇男子哈哈一笑:“你让来试试。”

    两人仿佛是几万年没有见过的老朋友,说个不停。

    杨帆海不敢打扰,只能等待。环顾四方打量,突然浑身一震,将目光落在了酆都城的城墙上。

    哪里有一道红色的身影,如火似霞,是个巫族女子,名叫九凤。

    ;[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造化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