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征战洪荒正文 第四百零八章 因果之说

正文 第四百零八章 因果之说

    一夜战火起,杀戮满九州。

    南营军变,人族突袭巫族,半月时间,尸横遍野,血流成河,消息传开,震惊天下。

    颛顼何人,天下人几乎没有不知道的。在他没有登上帝位之前,光靠圣皇子孙,战神弟子就足以名动天下。更让人深记在心的是他那平和的性子,有帝王之势,却是没有帝王的脾气,凡与其打过交道的莫不是感觉如沐春风。

    没有人想过,这个淳淳君子一旦出手,竟是这般果断,仿若地狱之风刮过,留下一地尸体,令人心惊胆战。

    九州已经是人族的九州,此战过后,再无人可否认这点。世间之事,本就无法定论。

    南营军变,令无数人唾弃颛顼之狡变,无信,不仁,不义,但亦有不知道多少人在感叹其大魄力。

    无论他人说什么,但不可否认的是,此战令人族上了一个新的台阶,声势震天。颛顼帝一朝之间完成了其祖父和父亲都没有做到的事情:真正一统了九州。

    这一片辽阔的大陆,不说永远,但至少在数百年乃至数千年没有其他种族可插手了。

    当天下人都在猜测此战过后,局势将会如何变化的时候。颛顼帝下罪己诏,云自己行事不妥,罪恶在身,无德在做华夏帝君,将帝位传给了其侄子高辛,便退隐离去。

    高辛乃是黄帝子孙另一支,承玄嚣而下,乃是公孙轩辕曾孙。九州一统,新君上位,人族又是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

    南海。

    一处小岛上,哀风阵阵,哭号一片,杨帆海站在一处断崖上看着下边的巫族一阵发懵。

    乾荒谋而后退,正如他自己所言,不会巫族任何机会。这场战争不仅仅是从北方杀来,而是各处花开。没有什么行军增援之说,战争开始的瞬间,杀戮就已经开始。

    梁州、荆州,从外往内杀,从内往外杀,只用短短半月时间,就杀了无法计数的巫族。

    杨帆海这些时间抱着九凤各地平息,以自己在军中的无上威势,止住金戈。可为时已晚,数以亿计的巫族被杀掉了九成九,现如今只剩下了眼前的这十几万人。

    十几万……便是杨帆海也感觉心中发凉,不仅仅是数量,还有质量。南线大营去的都是巫族精英,只活下了一个九凤。力拓、赤松子也是遵照了乾荒的军令,尽可能的杀戮巫族精壮。

    如今剩下的这十几万,莫不是妇孺孱弱,若从悲观了看,说是灭族也不为过。

    巫族是何族?从开天辟地来就鼎盛的大族,这一族继承了盘古血肉,强大无比。尤其是龙凤大劫之后,更是强盛到了极致,堪称一统天下,俯瞰洪荒。

    即便是经历了那么多的大劫,也是顽强的活着。无论是七千年前的刑天还是逐鹿之战前的蚩尤,都依然足以令天下震惊。

    世人都以为这是一个可压制风头,却无法没落的大族。想要灭其族,完全不可能,毕竟就连东皇太一都没有做到。

    不曾想,时至今日,却是让乾荒做到了。回想乾荒时常嘴角微扬,带着微笑的模样,杨帆海也是忍不住一阵发颤。

    太可怕了……他还不过太乙金仙境界啊,就能有如此魄力,如此能力。以前常听人说,这世间最强大的是算计,而不仅仅是武力。

    以前杨帆海只是略有体会,今日,他终于是在自己的弟子身上真正领悟了。那家伙,就在南线大营,端着小酒,说着话,就把这事情做成了,无法想象。

    现在带着这十几万巫族落在此处,杨帆海也是有些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他已经不是昔日的愣头青,不会以为只要找个地方让这些巫族落脚就算完事。

    从古到今,巫族的敌人何其多,不知道多少人在等着这一刻。如今的巫族,除了九凤,便是连大罗金仙境界的都没有了,只需来几个太乙金仙,便可让其真正灭族。

    可这普天之下,又能去何处?

    杨帆海抬头,感觉那太阳是那么刺眼,晃白了眼睛,让他感觉极为难受。

    “啊!火,火,火!”

    一阵惊呼惨叫,一道赤红的身影犹如火焰一般在树林之中跳动,疯子一般,溅起无数天地元气。

    是九凤,自那一天南营大火之后,她就疯了,一朝醒来便惊呼火起,拦都拦不住。其他巫族只顾哀嚎哭泣,离的远远地,也没有人过来有动作。

    杨帆海叹息一声,从山上跳下,正要阻止九凤。突然感觉一阵清风吹来,随即九凤身体一软便直接倒下。

    “谁?”杨帆海惊呼一声,随即见得一道身影出现在了眼前,对着他诵念一声:“无量天尊。”

    看清楚来人,杨帆海忙上前躬身一礼:“道君前辈!”

    来人身穿一身青色道袍,不是陆压道君又是何人。

    陆压道君摇了摇头:“不用叫我前辈,免得你师父念叨。若要见个礼,叫我道兄即可。”

    “道兄!”杨帆海又是行礼。

    看了四周颓废的巫族一眼,陆压道君叹了口气:“很麻烦吧?”

    杨帆海点了点头,没有说话。陆压道君不是别人,此情此景,没有瞒他的必要。

    陆压道君略一思索,再开口说道:“若信得过我,把他们交给我吧!”

    “嗯?”杨帆海一愣,抬头看着他,有些出神。

    陆压道君微微叹息:“我与巫族也是有颇多渊源,如今到了这般地步,也是该伸一伸援手。我会带他们去个安全的地方,让他们再慢慢繁衍生息,不过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怕是再出不来了。”

    “如此多谢前辈了!”杨帆海急忙躬身行礼,有陆压道君如此一句话,比什么人来保证都好。至于什么出来不出来,已经无足重要,只要活着就好。

    完了又是一声叹息:“前辈,我实在不明白了,事情为何会变成这样子的!”

    陆压道君看着他轻声问道:“你知道因果吗?”

    “因果……我听我师父说过一些……”杨帆海也是看向陆压道君问道:“道兄所言,莫非说巫族这般后果乃是因果所致。”

    “我不敢说完全是因果所致,但绝对脱不开干系!”陆压道君说道:“今日之果,乃是昔日之因,若非昔日九凤屠杀扬州十八城,也埋不下今日此战之因。”

    “十八城……”杨帆海轻声嘀咕,随即又是摇头说道:“虽然我也是人族,但从第三者角度而言,十八城生命,十八城人换,就算再赔上十倍,巫族也不该有这灭族之祸啊!”

    陆压道君摇头:“这只是一个因而已,一万数千年前,巫族势大,横扫洪荒,若非那巫族大祭司心中算计,便是仙族也抵挡不住,这天下早已是巫族的天下。”

    “那个时代的巫族,强大的有些过头,所作所为也是令人发指。你没经历过那个时代,所以不曾见过在巫族欺压之下,妖族之可怜。不仅仅被大肆屠戮,还活的毫无尊严。”

    “堂堂昔日洪荒第一大族,却是被巫族当成了家畜来饲养,生死予夺,甚至连死都自己做不得主。你觉得今日巫族可怜,那昔日妖族又能如何?也得亏是得了盘古遗留之些许气运,不然恐怕还要更凄惨。”

    因果……因果……陆压道君所言,说的杨帆海倒吸一口冷气,忍不住失声说道:“这因果竟是如此可怕,好在我师父说过我此生不沾天道之因果,不然……”

    他这一生杀了不知道多少人,若要算因果,可真是要死上几十上百次了。

    “你的确不沾因果,但未必会是好事!”

    没想陆压道君却是摇头:“无论何事皆有两面,沾因果者,看似行事需小心翼翼,不得逍遥。但另一方面,也可说若无因则无果。”

    “而不沾因果者,的确是做什么都不会被算账,但反过来想,也意味着可能你什么都没做,却也依然要承受一些不可预期的可怕事情。总之,小心行事的好。”

    这话令杨帆海如遭雷击,忙对着陆压道君深深一礼:“多谢前辈指点。”

    转而又是一声叹息:“本想好好运营九州大势,没想才刚起步,就被自己的弟子狠狠的上了一课,实在是让人好生无奈。”

    “身处云深不知处!”陆压道君说道:“你本就不是运筹帷幄谋算之人,何况还在这局中。什么叫博弈者?得在棋盘之外啊!”

    棋盘之外……杨帆海心中重复着这句话,细细咀嚼,心中仿若乌云渐散,有阳光落下,随即又是对着陆压道君深深一礼:“多谢道兄指点。”

    陆压道君拍了拍他的肩膀:“想退隐就退隐吧,回去看看你爹娘,不要等以后后悔。”

    随即祭出一张黑白太极图,随手一挥动,阴阳二气飞腾,如同长龙,直接将整个小岛一卷,飞入其中。十几万巫族连同九凤,也是一同到了里边。

    再一甩手,将太极图一手,与杨帆海拱手一礼,道别一声,陆压道君便转身离去。

    ;[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造化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