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征战洪荒正文 第四百零七章 仇恨

正文 第四百零七章 仇恨

    “焚城十八枪,莫非老师已经忘了否?”

    乾荒的一声质问,让杨帆海憋到喉咙的话戛然而止,竟是无话可说。

    而乾荒则是继续说到:“弟子永远忘不了那一日老师的悲痛,在沙滩上翻腾的模样。老师是英雄,纵然是面对天帝也是毫无所惧,哪怕是圣人也是面如常色。这么多年了,弟子还是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看到老师那样。”

    五指握拳,青筋尽显,大声说道:“从那一天开始,弟子就已经在心中立誓,终有一日,我要让巫族血债血偿,让巫族为他们昔日做过的事,为老师昔日遭受的痛苦讨还一个公道。”

    杨帆海大喝:“我没有让你做这些,从来没有!”

    “这是我自己想做的!”乾荒亦是突然提高声音回应:“老师,你是善人,哪怕杀再多的人,也改变不了你心中的妇人之仁。我无意于去评判这妇人之仁是好是坏,只是弟子敢问一句:就算你忘得了加身自己的不公,难道就可以让那十八城的百姓之死就如此算了?”

    “难道你现在已经可以坦然去那里,心平气和看着那化作废墟还没有完全恢复的十八座城池了?如果不能,那老师今日就绝不能再责怪弟子如何。以仇报仇,以血报血,这是巫族的行事方式,我只是学以致用而已。”

    乾荒是个很理性的人,他很少失态,也几乎不会愤怒,至少杨帆海这么多年来都没看到过。不管是什么时候,也不管什么事情,他都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总是有让人心中一松的感觉,似乎世界上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一般。

    也因此,无论何时,哪怕之前说话都是平静而淡然,即便是质问的时候,也没有太过高的声音,一切都在秉承师徒之礼。

    而此刻,他失态了,甚至还显出了怒气,乃至于对杨帆海提高了声音,有种大喝之感。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可见他心中对于昔日屠城十八之事何等深刻。

    而这样的质问也是令杨帆海哑口无言,他可以忽略到别人给自己的伤害,也可以选择遗忘自己遭受过的不公,但他无法代替那十八城的百姓来回答这个问题,因为当年的事,他也是罪人。

    如此质问,犹如一道道天雷轰在杨帆海心口,让他无法反驳,更是不知道再说什么。

    “啊!”

    山下传来一声凄厉痛喝,再见那红色身影横扫四方,杀戮不知道多少,随后化作一道赤虹对着山上冲了过来,显然是已经发现了乾荒的踪迹。

    乾荒算计狠辣无情,当对杨帆海吐露一切的时候,已经是完全掌控了局势。能来南线大营与会的巫族,莫不是族中重要人物。不仅仅是十二姓巫族的长老和族长,族中的其他精英也几乎都来了。

    火光出现的时候,整个南线大营除了九凤已经再没有第二个活着的巫族。做其他已经没有意义,唯有杀了乾荒,还能勉强缓一缓心中之恨。

    而杨帆海却是想到了其他,看着乾荒,瞪大了眼睛,沉声说道:“你故意的!”

    巫族向来神识探测不强,何况在这样的地方。九凤冲出来那么长时间都没找到乾荒和自己,此刻却是直接奔来,就算他神识还在麻痹之中,也猜测到定然是乾荒故意放出了他自己的气息引九凤过来。

    面对喝问,乾荒没有否认,只是淡淡的说道:“难不成还让她在下边继续屠杀我们的族人吗?”

    杨帆海又是问道:“你有把握能杀她?”

    此时的九凤已经是痛不欲生,这种情况下没有胜负,只有生死。纵然乾荒天赋奇才,可毕竟只是太乙金仙境界,而九凤却是已经到了亚圣修为。尤其是在九州结界压制之下,巫族更有优势,两人实力相差颇大才是。

    “没把握!”乾荒毫不犹豫的摇头:“就算没有九州结界,我也没有赢她的把握。不过,不是还有老师您在吗?”

    随即对着杨帆海灿烂一笑:“老师,你应该不会看着我死吧!”

    杨帆海瞪大了眼睛,眼中血管都几乎爆裂。此时的他已经彻底的说不得什么了,早已觉得乾荒心智恐怖,但每一刻都有还有种原来自己还是轻视了他的感觉。

    对巫族的仇恨,也许是从焚城十八枪开始种下,可这完整的算计只怕是从昔日自己那一封书信开始。

    那一封信,让乾荒解决了巫族和人族的纠纷,也让巫族开始正视这个华夏储君。而也是那一封信,让九凤对他变得非常信任,甚至没有半点防备,因为是自己的弟子。

    一点点过来,一天天算计,直到今日。哪怕之前走到这里来喝酒,也是有意为之。

    为了这场复仇,除了兖州营和北方人马,他恐怕已经调用了所有华夏军队。那些军中大将尽数被派了出去,甚至连伏羲派来负责保护公孙王室的应龙也去四周堵截信使,身边没有留一个人。

    这种情况下,处处都危险,唯有自己身边。自己这个可怕的弟子,不经意之间,将所有的战力运用到了极致,哪怕是自己这个做老师的也是成了他手中的棋子。

    “啊!乾荒,我要杀了你!”

    九凤怒吼,顷刻间已经到了此处,手中长柄大刀仿若死神之刃对着乾荒杀了过去。

    立于原地,一脸笑意,乾荒不闪不避,甚至都没有运功做抵挡的意思,就那么站着,似乎在赌博。赌杨帆海绝不会坐视不理,看着九凤攻击他。

    那一刻不过须臾,一个念头的时间,而那一刻也仿若千百个纪元,近乎到不了尽头。

    杨帆海没有多的思考,也没有其他选择,一伸手,直接抓住了长柄大刀。纵然有九州结界的压制,可仙王和亚圣之间的差距依然不小,一个抬手将九凤暴怒一击轻松的化解了。

    “啊!”

    九凤变招,意图绕过杨帆海击杀乾荒。可实力差距太大,纵然她倾尽一切,也无法办到。见招拆招,杨帆海轻轻松松将她攻击全部化解。

    无奈之下,九凤只能退后一步,一声怒吼:“让开!”

    看着这个已经失去了理智的女子,杨帆海感觉整个人都化成了石头一般,无法开口,好一会后才摇了摇头,根本说不出话来。

    倒是一旁的乾荒开口了,轻声说道:“当年,他们三人利用老师你的仁义得以脱身,结果却是恩将仇报,杀我们十八城的族人。”

    “利用他人的善良为恶,比纯粹的罪恶更为不可饶恕。今天我就要让她体会一下,昔日老师你的族人的感受:一腔怒火,却是无可奈何!”

    “啊!”

    这些话犹如一柄柄利刃狠狠地插在九凤心脏上,令完全失去理智,疯狂出手,哪怕眼前是杨帆海,她也没有手下留情的意思了。

    手握金光,信仰之力,杨帆海轻轻松松将那可怕的攻击挡下。双翅一展,利用速度绕到九凤身后,再一抬手,直接拍在其胸口,真气涌入体内,瞬间将其制住。

    九凤身体一软,已经是被禁锢昏迷。

    一伸手,将九凤接住,横抱在胸口,杨帆海心中百感交集,心中之痛只有他自己能体会了。一声叹息,轻声问道:“你何必将事情做得如此决绝!”

    乾荒也是轻声说道:“老师,你也该知道,那些年我与兖州营的将士说的最多的就是东皇太一的故事。不仅仅是因为他们喜欢听,也是因为我很向往能成为他那样的人。”

    “将自己投身黑暗,杀伐果断,行事决绝,令天下人敢怒而不敢言,人人皆骂东皇太一凶残,却是无人再敢轻视妖族。”

    “今日过后,天下各族皆会说我乾荒阴险毒狠,但我们的族人断不会如何,至少绝大部分都会传颂我今日所做的这些!”

    杨帆海摇头:“你可是人族的帝君,该如太阳一般明亮,岂能让自己陷身污浊。”

    乾荒也是摇头:“其他帝君光明即可。至于我,就做一个黑暗的帝君吧,两百多年前我就已经决定了。”

    “今天的事情,必须要给人一个说话。我会下罪己诏,等事情平息后就退位。如此一来,他人可指责我,却是指责不得人族。”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杨帆海,山下好像出事了!”一阵阵惊呼声中,璟露公主急匆匆的跑了过来。

    她本是准备一人下山,给杨帆海和乾荒说话的空间。可走了不到三成的路,发现山下火光四起,心知出事,又是急忙跑了回来。

    到了山顶之后,发现这里的气氛极为古怪,而九凤又是昏迷在杨帆海怀中,聪慧如她,立刻停住,不再说话,站在远处看着这里。

    看了一眼怀中的九凤,杨帆海又是叹息:“事已至此,说其他的已经无用。当年蚩尤让我照顾巫族,我不会让你彻底斩尽杀绝的。”

    “是否斩尽杀绝已经无所谓了,老师……”

    乾荒刚开口就被杨帆海喝止:“你不用再叫我老师了,我……没有能力再教你这样的弟子!”

    摇了摇头,双翅一扇,抱着九凤冲天而起。

    ;[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修真生存指南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