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征战洪荒正文 第四百零六章 两百年的布置

正文 第四百零六章 两百年的布置

    乾荒说的很轻,也说的很慢,那语气更是平静,平静的好像笑了笑那么简单。可所说的那些话却是带上了无法言喻的杀意,令杨帆海也感觉背脊发凉的杀意。

    心中一阵寒意逼来,他也忍不住大喝一声:“乾荒,你想对巫族斩尽杀绝!”

    醉阳散,分成六天来下,三日蕴养,这婚礼又是正好九日,还有昔日的种种事情,杨帆海如何不知,这所谓的婚礼恐怕是一个纯粹的骗局。瞒了自己,骗了九凤,也骗了整个巫族。

    “老师,有些事情,我不得不做!”乾荒站起来慢慢说着:“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巫族更是如此。这是一个说起来豪爽,实则没有几分道德底线的种族。”

    “他们的确是个无所畏惧值得尊重的种族,但绝不会是一个可以与之深交的种族。想与他们交朋友,前提是必须够强。哪怕现在一团和气,兄友弟恭一般,但无论你我皆知,一旦人族衰弱,又没有你和圣皇爷爷这样的强者坐镇,人族将会是他们露出爪牙后的第一个猎物。”

    杨帆海冲过来一把抓住他胸口衣服:“你怎么可以如此想,你怎么可以如此想。你是华夏帝君,就算不是巫族,他们也尊你为巫宗,视你为亲人,你怎能把他们想成这般模样?”

    乾荒轻轻摇头:“老师,你错了,不是我把他们想成这般模样,而是他们本来就是这般模样。他们的确不能用欺善怕恶来形容,但绝对是个不会交弱者朋友的种族。”

    “昔日圣皇爷爷在,他们虽然并没有便显出失败者的可怜模样,但也的确不曾有过任何过激的行为。之后圣皇爷爷走了,有师傅你在,他们也没有太过造次。”

    “可老师你离开的那几年呢?他们就在南边闹事,恣意妄为,明明有错,却还一副是人族先挑起的模样。等到你回来之后,又是偃旗息鼓。我曾想过与巫族和平,可那一年半载他们为难我父王的姿态令我怎么也无法忘记。”

    “他们能尊我为巫宗,不仅仅是因为这看起来一团和气的大好时光,更是因为我还算够强。若我如今没有太乙金仙境界的实力,若我没有极大可能进入仙王的潜力,在老师您不出面的情况下,你以为他们会给我好脸色吗?”

    “昔日我让老师你帮我写信给九凤,不仅仅是因为当时说的那般想让她帮忙,更因为有了那封信,可以让他们知道,这件事情你已经关注,可以让他们收敛,进而顺势而为。”

    “事实也如我预料的那般,当年的巫族之行,哪怕我顶着那么多的名头也是无用,开始并没有给我好脸色看。直到九凤拿出书信让十二姓巫族的那些家伙看过之后,他们才真正接纳我,同意我所提议的事情。”

    “老师,扪心自问,若是你在我的位置上,若是你也经历我经历的这些事情。作为君王,你会安心身边有这样一个种族与自己的族人一起生活吗。而且还是自己的族人被急速削弱,他们反而相对强大的时候。”

    杨帆海大口吸气,这样的事情突然发生,让他一下子懵了。一方是自己的族人,自己的弟子,一方是蚩尤留下的族人,还有自己的朋友,他无法选择立场。

    此刻的他唯有用感情来判断,看着乾荒不断摇头:“你不能这样做,这会令九州再次陷入战火,巫族没有那么容易对付。”

    乾荒掰开杨帆海的手,后退了一步,慢慢的整理了一下,再淡淡的说道:“想让九州陷入战火,那也需要他们有一战之力才行。”

    “老师,此时此刻了,难道你还没想清楚为何这南线大营的婚礼上,除了你,除了应龙,力拓将军、赤松子他们为何都不在吗?”

    此言一出,令杨帆海一愣,随即脸色大变。自己、力拓、应龙、赤松子、箕伯还有各方将军,都是从公孙轩辕时代留下来的军中重臣。而近日的婚礼,除了自己和应龙,其他人都没有出现。

    之前乾荒说不仅仅是此处,还有其他地方也要一起庆祝,所以让他们去压阵了。此刻想来,绝非如此,可惜自己被九凤之事扰乱了心神,竟是根本没有去多想。

    “老师该是想到了!”乾荒慢慢说道:“从筹备婚礼的那一天起,他们就以各种理由开始进入巫族,暗中摸清楚了巫族的所有通信方式。在婚礼开始的前五天,战争其实就已经开始了。”

    “老师,你以为只有这里有火光吗?不,此时此刻,整个梁州和荆州都已经进入了火海之中。除了你看到的这些人马,其他的华夏人族军人都正在厮杀之中。这十几天里,应龙领军在南线大营的外围堵截了不下一千封巫族的告急书。没有用,从伐天之战后,到如今,我为这事情筹划了二百多年,怎么可能给他们半点机会。”

    两百多年……杨帆海心神巨震,这一刻他才终于明白,自己是何等的小看了这个弟子。一场布局,竟是从伐天之战开始。

    回想这么多年,这个总是一脸笑意,让人看着感觉心头一暖的弟子已经不仅仅是乾荒了,他是帝君,华夏的颛顼帝君。他已经不再是个只知道跟脚的小孩子,而是成了一个博弈者。

    隐忍心事两百年,无人看出,就连巫族也变得甚为爱戴这个对他们举起了屠刀的人。

    无法想象,当自己开始学习如何博弈的时候,自己的弟子竟是已经想好了这个用两百年时间来完成的局。

    太可怕了,杨帆海生出莫名的挫败感。乾荒的整个计划没有对他透露半点,则说明两人并非同一阵营。

    虽然此刻他神识被醉阳散影响,无法探查山下的情况,但他相信,以乾荒的心计,既然开始在这里对自己全盘托出,就意味着一切已经无法改变。

    自己的第一次博弈就是这样输了,连同巫族一起输给了自己的弟子,还输的体无完肤。

    “老师啊,这么多年被你影响,让我的心也软了很多。”乾荒轻轻的叹了口气,喝了口酒:“其实在提亲之前,我甚至还犹豫过,要不要再考虑下。可当我与十二姓巫族那些真正的长老和族长说此事的时候,他们的反应,让我终于是再无顾忌。”

    “这群自大的家伙,也是想明白了九州结界影响之下,巫族的优势。竟是私下里以为我要借着亲事来拉拢他们,甚至还有人在暗中嘲笑,人族帝君一个比一个没骨气。”

    “可他们哪知道,若无这场亲事,我又如何能让那些说是退隐实则操纵巫族的家伙,都齐聚在此了,你说是吧,老师!”

    看向杨帆海,露出一个笑容,还是一样的看起来天真淳朴,如同冬日暖阳,让人感觉好像这世界都舒服了几分。

    “你疯了!”杨帆海摇头,心神激动,无法停住,看着乾荒大声说道:“你这样会让你身败名裂的,你将一辈子被人唾弃,你让为师如何跟圣皇交代。”

    “老师你不需要给任何人交代!”乾荒摇头:“醉阳散是圣皇后奶奶给我做的,你觉得圣皇爷爷会不知道吗?有些事情,是他默认了的。至于什么身败名裂……”

    再见他笑着摇了摇头:“我又岂会在乎这所谓的名声,若能在今日一蹴而就,令巫族从此再无力威胁人族,莫说什么身败名裂了,纵然遗臭万年,我也坦然受之。”

    “老师,若人族崛起的道路之上,注定需要一个声名狼藉,承担一切罪恶,令天下人不耻的人,那就让我来当了。”

    此音一落,突然听到一声娇喝,惊天动地,再见一道红色身影从火光之中冲出。手持一柄大长刀,所过之处无人能挡。

    “九凤!”杨帆海轻呼一声,这红色身影,不是身穿喜服的九凤又是何人。

    醉阳散之下,巫族成了鱼肉,任意宰割,此刻都已经不知道死了多少人了,几乎都没有什么动静。但有一人除外,便是九凤。她最为新娘,早早的便进了洞房。这九日下来,几乎没有喝酒也没有吃东西,并没有被醉阳散的毒影响。

    此时此刻,这里唯一的巫族战力就是她了。可毕竟不过一人,又能如何。大势已成,毫无意义。哪怕此刻杀再多的人,也无法令局势回转。

    “九凤!”杨帆海目疵欲裂,看着乾荒大声质问:“九凤对你不差,甚至帮了你那么多,你为何要如此害她。”

    今日之后,乾荒固然身败名裂,但九凤亦是会遗臭万年,成为修行者之笑柄。

    被他人利用婚事害了自己整个种族,这样的事情,无论发生在谁身上,都足以令人精神崩溃。

    这场阴谋的结果,最大的受害者,恐怕就是九凤了。

    “九凤吗?”乾荒笑着摇了摇头:“老师,莫非你觉得她就是个好人,就无辜的不成?”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杨帆海沉声问道,目光一直看着山上,随时准备出手一般。

    “这么多年了,哪怕经历了那么多的战争也改不了老师你优柔寡断的性格啊!”乾荒大大的喝了一口酒,脸色突然变得异常严肃,一字一句的问道。

    “焚城十八枪,莫非老师已经忘了否?”

    ;[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造化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