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征战洪荒正文 第四百零五章 巫难

正文 第四百零五章 巫难

    “老师,其实我和九凤的亲事,是假的!”

    乾荒一开口就令杨帆海一愣,随即不解的问道:“你说什么?什么意思?”

    弟子的话并没有让他感觉心中一松,因为这几天下来,他已经近乎完全将此事看开。他并不是对九凤没有好感,只是觉得两人的事情荒谬,更重要的是,他感觉九凤爱的是木易凡,而不是杨帆海。

    也许会有人说他在意的这事有些不值一提,但他就是一个这般执拗而认死理的人。所以乾荒与九凤的婚事是真是假对他自身而言其实并没有太多意义,不过乾荒的这个态度却是让他感觉到了有什么不对。

    “坐下慢慢说吧!”乾荒说道,也不等杨帆海说什么,就自顾自的席地坐下。

    等到杨帆海也坐下之后,就见乾荒自顾自喝了一口酒,再看着他说道:“我跟九凤这婚礼算不得什么真正的结婚,只是一个约定罢了。”

    “约定?什么约定?”杨帆海不解的问道。

    “我们的婚事,其实是一个交易品!”乾荒解释道:“我想要这么一个婚礼,而巫族也觉得有这么一个婚礼很好。这是一种很古老的联姻方式,只有统治阶级的后代中有属于自己种族的血,这样才会让人觉得安全可靠。”

    杨帆海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在人族那些混乱的年代,为了保全自己种族的地位,屈身于他族,让族中重要女子与他族大王成亲。这种联姻方式直接而有效,那一族大王可以利用后代血脉的影响让这一族死心塌地,而这一族也不再担心王室会过河拆桥。

    逐鹿之战后,人族有自己、有公孙轩辕,还有难得一见的神农圣皇和伏羲圣皇,皆是仙王强者,哪怕如今九州结界影响,那也不是巫族可以对抗的。

    若能让华夏的下一任大王体内留着巫族的血液,巫族既不用担心王室对他们不利,而王室也可以不用那么担心巫族暂时会有反叛的念头。这场婚礼,可谓是皆大欢喜。

    “我愿意,巫族也愿意,唯有九凤自己不愿意!”乾荒笑笑:“岂是稍微知道内情的人都知道,九凤真正爱着的人是老师您。”

    杨帆海摇了摇头:“不,她爱着的是木易凡,而不是杨帆海。”

    “木易凡……杨帆海,有何区别?”乾荒反问道:“除了那一身铠甲,你们之间有什么区别?昔日在南蛮之地,老师你除了隐瞒面容,还隐瞒了什么?一个人真正的神魂是他的性格还有内在的人格,而这些都是老师你昔日并没有隐瞒的。”

    “你和木易凡之间唯一的不同,就是那一身铠甲。穿上铠甲是木易凡,脱了铠甲就是杨帆海,除此之外,再无其他。如果真如你所说,九凤爱的是木易凡,而不是杨帆海,那她岂不是爱上了一身铠甲?老师,您不觉得有些荒谬吗?”

    杨帆海浑身微微一震,他这弟子向来看事情比他看的透彻,此刻竟是要一语点醒他一般。

    “当然了,这只是我的看法,老师你未必如此想!”乾荒又是接着说道:“乾荒没办法断言说老师其实也爱九凤,但我想情意总是有的。若是平静下来,九凤、公主姐姐,你到底更喜欢谁,恐怕你自己也给不出一个答案。”

    杨帆海浑身僵硬了一下,半晌没有反应,好一会后终于是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没有说什么。自己这个弟子非常人所能及,也很会看他人心思,不然也不会这般得人喜欢和爱戴了。

    见杨帆海如此,乾荒突然一笑:“其实,还有个人,老师也是可以考虑下的。荷花山的沈雨薇,我听不少修行界的人说她对老师一直惦记颇深,若老师有意,她绝不会拒绝的。”

    这让杨帆海忍不住瞪了他一眼:“几年不曾教训你了,开始学会开老师的玩笑了是吧!”

    “不敢,不敢!”乾荒一阵大笑:“只是有时候觉得老师你过得挺累的,明明有这么多女子喜欢,却是一直无法成亲。尤其和公主姐姐,一直就这样僵持着,我甚至都在怀疑,你不敢见自己的父母,究竟是因为伐天之战,还是因为不想成亲。”

    不见父母,就没有媒妁之言,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拖下去。这似乎有些无赖,却也让人说不得什么。

    杨帆海没有反驳,因为有时候甚至连他自己都是这么想的。

    征天将军该给蓟国公主一纸婚书,这恐怕是绝大多数人心中的想法,杨帆海自己也是觉得如此。不是每个女子都能如璟露公主这般,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要求的陪自己数百年的。

    但昊天大帝临死前的话一直萦绕在他心头,他总感觉这九州之上蒙了一层烟云,还有可怕的事情在等着自己一般。这种无形的感觉下,令他不敢给自己羁绊太多的牵挂,也不敢给任何人任何许诺。

    “九凤并不想成亲,她一直在等你,老师!”乾荒看着杨帆海慢慢说着:“莫说你没成亲,哪怕你成亲了,她也会等你。”

    “那你如何说动她的?”杨帆海反问道。

    乾荒一笑:“这天下很有意思的一个东西就是人心,不管多坚持多倔强的人,只要你能抓住他心中的破绽,就能让他改变。就好像师傅一般,心中想着绝不会再来巫族的土地,可只要一个婚事,就让你忘记了这些。”

    杨帆海叹了口气:“我知道你聪慧,可为师真不觉得玩弄人心是好事,那是魔祖才干的事情。”

    乾荒看着他,突然一脸肃然的说道:“若对人族有利,纵然要我化身为魔,又有何不可?”

    “什么?”杨帆海一惊,不敢置信的看着他。

    乾荒笑笑,摇了摇头:“我只是跟她说了,如何才有希望能到你身边而已。老师志不在朝廷,而是想要归隐。她是巫族大祭司,绝不可能轻易离开。唯有一法,就是成亲。巫族规矩,若成亲了,就只能做祭司,而做不得大祭司,祭司是可以很容易请辞的。”

    “可巫族大祭司又岂是那么容易成亲的,如今这九州,除了老师,就只有我来娶她,那十二姓巫族才不会说什么。我其实也心不在天下之志,若有合适人选了,也会退隐,如圣皇爷爷他们一般。但巫族与人族关系不稳,我也没办法归去。”

    “所以只要九凤与我成亲,等到老师你归隐的时候,我也一起归隐。如此一来,我可了却心事,她也可到你身边了。”

    “就这样?”杨帆海颇为惊讶:“你这计划漏洞百出,她如何会信?”

    就算乾荒与自己一起退隐,也不可能一起的。而且一旦与乾荒有了夫妻之名,自己更是不可能和九凤再有机会。

    乾荒摇头笑道:“师傅还是不太懂人心啊。一个女人,等了一个男人几百年,这其中还有两百多年明知道那男人在哪,却是去见不得,心中之苦,宛若无边黑暗。她其实早已厌倦了大祭司的位置,只是若无这位置,感觉更是没有机会见你,不得已而为之。”

    “我这计划,哪怕漏洞百出,那也无异于是黑暗中一道曙光。在这种情况下,她是看不到漏洞的,因为她心中太渴望这道阳光了,渴望到她会自己去忽视掉那些不可能。十二姓巫族的族长和长老也许看的出,但他们哪知道这后边的故事,也是乐见其成,所以这事就这么成了。”

    细细咀嚼这些话,令杨帆海心脏一紧,感觉到事情极为不对了,忙惊声问道:“你想干什么?”

    猛然间,感觉眼角有些赤红之物出现,定睛看去,只见上下竟是传来大片火光,一下惊的站了起来,大声说道:“怎么回事,起火了。”

    乾荒喝了一大口酒,摇头说道:“师傅,你这些年也看了很多书,不少宫廷政变,似乎都是发生在酒醉之后吧!”

    “酒醉!”杨帆海皱眉:“你想灌醉了巫族,然后趁机动手?你觉得这可行吗?只要真气运转,一个呼吸的时间,酒劲就会消失的一干二净。”

    “酒当然是不行的!”乾荒摇头:“我让圣皇后奶奶帮我做了一种药,叫做醉阳散,可令服用者在三天内无法使用真气,还会虚弱无力,对巫族的效果尤为显著。”

    “这种药效果很猛烈,但气味很大,不容易让人服用。而且服用后,需要三天才能发挥最大功效,更麻烦的是,其中只要持续用真气驱散一个时辰,就能让药性消失的一干二净,非常难用。”

    “我让人把作为材料的六味药,掺在食物之中,分成了六天让他们服下。这酒中也有特殊东西,可让那些药沉积在体内不会在短时间内消散。这一味毒药,我分了六天来下,再孕养三天,今日已经发作。”

    “老师该觉得奇怪,为什么我过来的时候,你没有感觉到我吧。其实不是我用了特殊功法,而是因为这个毒虽然害不了仙王,却也能影响仙王强者的神识,让其仿佛麻痹了一般,只有不到平日里一成的敏感度。”

    杨帆海一惊,用神识扫荡,发现果然是感觉不到山下什么,顿时脸色大变。

    而乾荒亦是变得一脸严肃,慢慢说道。

    “今日过后,九州将会是真正属于人族的九州!”

    ;[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造化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