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征战洪荒正文 第三百九十八章 博弈

正文 第三百九十八章 博弈

    将军,死棋。

    看着眼前的棋盘,杨帆海瞠目结舌,冷汗淋淋,此时此刻还没缓过神来。自己虽然相士有缺,兵也死了精光,可车马炮齐全。对方就不过一个卒了,却是将死了自己。

    一瞬间,他仿佛回到了建木上,回到了伐天之战,走进了九重天,看着昊天大帝身死。纵然天庭还有百万兵,纵然仙族还有无数人,纵然箭神王、东华帝君、暗日君王皆在,可帝君死了,一切都成为了泡影。

    伐天之战,人族并没有压倒性优势,或者说都谈不上优势。如果伏羲、神农不出手,甚至说还处于极大的劣势。可最终却是赢了,仅仅赢了一手:昊天大帝舍身取义。

    若昊天大帝未死,那一战,也许人族将毫无机会。

    纵然手握百万兵,却是无奈身死,陷入敌困内患,只能感慨身死。杨帆海突然之间,就感觉自己成了昊天大帝,那长驱直入的卒子就是自己,而将自己困死的便是东华帝君。

    输了……杨帆海气势一泄,心情顿时不美。他不是不能接受失败,只是无法接受这样的失败。自己还有这么多的力量,却是无法发挥,死的太憋屈了。

    风师傅笑笑,看着他问道:“怎么输的,想过没有?”

    怎么输的?杨帆海一阵发懵,一时间竟是感觉想不明白,不知道自己错在何处。

    风师傅站起身来,不急不慢的汲水,烧水,再给自己泡上一杯茶,这才慢慢说道:“其实这么多天下来,你赢的比我多,但为何此刻你输了这一把后,却是瞬间没有了战意?”

    为何?杨帆海也是不太明白,是因为输的太难看了吗?想不清楚。

    风师傅又是接着说道:“因为你赢的是棋,而我赢的是心。如果我们不把棋局看做简单的棋局,而是看做我们之间的过招,那我们的这场博弈其实就是从第一天开始的,到刚才方才结束。”

    “博弈,不仅仅是力量的进攻,更重要还在攻心。你此刻这般气馁,只因为你觉得输了一把最为重要的棋局。我们这些天下了不止百局,你为何独独觉得这一把最为重要?”

    为何……杨帆海循着风师傅的思路想去,一点点过滤,猛然回过神来一般抬头。为何……只因为风师傅说了一句:这是最后一局。

    因为是最后一局,所以自己才想赢,甚至还想赢的更漂亮。

    见杨帆海目光,风师傅点了点头:“看来你是想到了,这就是攻心。我用一句话,就让你陷入了当局者迷的困局。不过这只是第一步,就算我让你陷入了当局者迷的情况,可按照我的下法,你还是有机会赢的。”

    “中间好几次,你只要舍下一个车或者一个马,就能将我逼入死地,但你并没有这么做,为什么?”

    为什么?杨帆海心中默念,轻声说道:“我想赢的更好看!”

    当时风师傅已经是大劣势,自己只要舍了那个棋,就能换来一步先机,局势就完全不一样了。就好像刚才风师傅将军自己的同时,自己其实也可以将军对方,但晚一步,就是输。

    “为什么你会想赢的好看?”风师傅又问道。

    “因为……因为……”杨帆海结巴,不知道该如何说出口。

    风师傅将茶杯放下,看着他说道:“因为你一直觉得我太难逾越,终于发现有一个地方可以赢过我,所以想要赢的尽兴。所以从这里来看,我们的博弈从第一次认识就已经开始了。”

    “啊!”杨帆海大惊,看着风师傅不知道说什么,或者该说是无力反驳。因为他的确有这种心思,只是觉得说出来实在是大不敬。可惜风师傅对他太过了解,一眼就能看出心中所想。

    只是从第一次认识就开始博弈,这种心思实在是太恐怖了。

    风师傅却又是摇头:“不用把我想的太恐怖,我其实没你想的那么多,怎么可能第一次见面就开始博弈为了今天这棋局。其实所谓的博弈者,就是利用手中有的资源,按照规则引导局势一步步朝自己想要的方向行进。你心中这一点对我有利,所以我就利用了。”

    接着又问道:“还有,你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想法,觉得自己可以赢的漂亮?”

    “因为这几天我赢的太多!”杨帆海这次没有犹豫,直接说了出来。

    因为赢的太多,尤其在最后一局前,甚至已经赢的很轻松,所以开始变得大意。

    “你看看你!”风师傅大笑一声,再指了指他自己的鼻子说道:“你连我都可以看轻了,我可是你师父,你居然看轻我,你输的冤不冤?”

    杨帆海哑然,无力反驳,的确输的不怨。这可是风师傅,自己敬仰崇拜了那么多年,却是在这一刻掉以轻心了。

    “这也因为对手是我,所以你不会有什么严重的后果,若换做他人呢?”

    风师傅又是反问,杨帆海低头不语。再听着风师傅继续说道:“这不能怪你如何,当一个人觉得自己赢定了的时候,往往就会做出愚蠢的行为。所以居安思危是必须要牢记的事情。”

    “博弈就是攻心,便是如此。而在此之前,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不能让对手知道你心中的意图。记得我曾问过你,钓鱼最重要的是什么记得吗?”

    杨帆海点了点头:“钓鱼最重要的就是要有鱼,若没有鱼,什么也钓不到。”

    “对,但这只是第一点!”风师傅说道:“第二点就是决不能让鱼知道你在钓他,生命攸关,若知道了诱饵就是诱饵,无论是谁也不会去咬的,自然也不会上钩。”

    这话让杨帆海心中突然一动,失声问道:“风师傅,你是说伏羲在钓圣人吗?”

    “是,也不全然是!”风师傅摇头说道:“这世间其实还有很多在暗中藏着的博弈者,不说那些藏的无人知道的,只说世人都听过蛛丝马迹的,如无量天尊、如伏羲、如人族至圣先师……甚至还有魔祖罗睺,他并未死,而且也没有如道祖一般无情无欲。”

    “所有这些人没有站在台面上,也许都是在暗中推动棋局。”

    听到此处,杨帆海明白了些意思,但还是不懂:“可如果目标都是圣人,那为何伏羲要害昊天大帝?”

    “不是害,只是舍弃!”风师傅轻叹一声:“昊天大帝犯了一个跟昔日公孙轩辕同样的错误,在没有足够实力之前就将自己的敌意表现的太明显了。”

    “所以公孙轩辕迎来了同室操戈,乃至阪泉之战,而昊天大帝就只能无奈的得到了伐天之战。”

    “博弈是一个大棋局,其中有小棋局无数。每一步棋,每一个动作都是深思熟虑。博弈者可以输掉前面所有的棋局,但只要赢了最后一局便可。”

    “对于伏羲而言,昊天大帝本是可做盟友的,但还谈不上同生共死的战友。既然局势已经不利,那就唯有将其舍弃。”

    杨帆海似乎恍然大悟,但又感觉还是有很多不明白,只是摇头问道:“就如此牺牲盟友,这是对的吗?”

    风师傅没有回答,而是反问道:“若再给你一次机会,你会将刚才那个车或者马舍弃来赢取这一局的胜利吗?”

    “会!”杨帆海说完,再摇头道:“这不一样。”

    “没什么不一样的!”风师傅也是摇头:“当博弈开始的时候,就已经不存在所谓的对错了,只有输赢。天下就是棋局,你可以舍弃那个车,伏羲自然也可以舍弃昊天大帝。如果你没有资格做博弈者了,那你就只能成为博弈者手中的棋。”

    “我知道你到现在还是不认可这种想法,但这都只是你的想法,不是别人的想法。对于博弈者而言,你的想法也绝不会是他们需要去考虑的想法。”

    “如果有一天,当你也达到某个高度后,你就会知道这是一个何等无情的天地,到了那一天,你也会知道博弈者为何要这样做:不是怕死,而是因为输不起!”

    不是怕死,而是因为输不起,所以一定要赢。

    就好像阪泉之战一样吗?自己要赢,并不是简单怕死,而是因为一旦输了,背后的华夏将天崩地裂。

    深吸一口气,再问道:“风师傅……你……为何这么断定……了解伏羲?”

    风师傅喝了一口茶,慢慢说道:“因为我们都是博弈者,都知道很多时候的取舍并非本意,而是因为大势所趋。”

    放下茶杯之后,站起身来说道:“跟你说这么多,不仅仅是为了指点你伐天之战背后的可能,也是为了提醒你一点。”

    “交手不仅仅是拳脚力量相对,更需要运筹帷幄,争天下大势。仙王,不仅仅是个境界,也是一种尊称。到了这个境界的人不会轻易动手,更多的是要放眼天下,掌握大势,如此才可称王。”

    “公孙轩辕退隐,你坐镇九州,不应该只是用武力来屈服一切,更要学着运筹帷幄,步步为营,如此才对得起仙王二字。”

    “眼下就是个机会!”风师傅拍了拍杨帆海的肩膀很是认真的说道。

    “欲均衡天下,先学会安定九州吧!”

    ;[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修真生存指南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