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征战洪荒正文 第三百九十三章 换代

正文 第三百九十三章 换代

    看着眼前的东华帝君,杨帆海心中泛起莫名滋味。

    建木战场,此人悲呛,奋不顾身,有种求死之感,加上箭神王那暴怒一箭,虽然没有射出,但已经说明了昊天大帝口中的叛徒是谁。

    他不明白东华帝君为何要背叛天庭,也不明白既然背叛了,又为何要那般悲呛,舍身搏命。感觉到他的气息后冲过来,也不知道是为了昊天大帝所说的让他带自己去找父母,还是想要为自己的舅舅讨还一个公道。

    只是此刻看到他那一双失神茫然的眼睛后,突然间没有了要与他动手的意思。那眼睛之中有一种和自己心境一般的意味,都感觉自己就是罪人。

    不同的是,东华帝君比自己的内疚之意更甚,他不仅仅是内疚,甚至还能感觉到求死之意。也许此刻的他正盼望着一个有足够立场和理由的人,来这里杀了他,如此方可心安。

    此时的东华帝君已经没有了帝君之模样,一身污泥浑浊,躺在泥水之中,浑如乞丐。

    他一动不动的看着天,杨帆海则是一动不动的看着他,很久之后才轻喊了一声:“东华帝君。”

    这一句,喊得东华帝君缓缓测过头来看着他。好像不认识一般,凝视了许久才犹如恍然大悟的说道:“是你啊,杨帆海,人族战神。你该是昊天的外甥吧,我是天庭叛徒,是我害死了你舅舅,你杀了我吧!”

    “害死他的,又岂止你一个!”杨帆海在一旁盘膝坐下,也是不管地上泥水肮脏。

    亦是抬头看天说道:“你是叛徒,我是敌人,他就被我们两个他本在意的人害死的。”

    说到底,或许自己才更是主因,若自己没有进去,若自己不曾重伤,哪怕在多的算计,也没有意义,九转金丹足以让昊天大帝重生一次。

    “他……死了吗?”东华帝君又是问道,伤心之中还带着一点期望。他跟昊天大帝关系极为亲密,知道一旦那般催动周天星斗大阵就是做好了同归于尽的准备。只是,总希望能有奇迹发生。

    “死了!”杨帆海轻声回答:“元神烧的一干二净!”

    两人低头,一时间无话可说,两个人心中所想不一,可一股气息却是一样,有种同病相怜之感。都是因为其他人的原因才加入这场战争,也都是害了一个本不该害的人。只是同病相怜的人,也是没有什么可一起说的。

    安静了许久,还是杨帆海开口打破了沉寂:“天帝他……并没有怪你!”

    “那又如何?”东华帝君轻声说道,昊天大帝原谅他与否没有意义,他自己过不得心中那关。

    脸如死水不惊,杨帆海心中暗自叹了口气,他没有再安慰对方的想法,毕竟自己也是心中难受,而且对方的的确确是天庭的叛徒。

    又是沉默了许久,终于还是拿出玉符说了另一件事情。

    “天帝说你知道我父母被关在何处,让你带我去把他们放出来!”

    接过那玉符,感觉到上面昊天大帝的气息,东华帝君双眼湿润,长叹一声:“天帝所托,自然要完成。”

    再站起身来,任一身泥水狼狈,与杨帆海说道:“走吧,我带你去太山。”

    杨帆海却是沉默,半响无言,等到东华帝君再催一声后才开口说道:“这是天帝最后的旨意,前辈若有心就该好生完成。”

    这话说的有些莫名其妙,令东华帝君一愣,看着他不解其故。

    杨帆海再接着说道:“我是华夏军人,大军班师,我还得回去复命,此时抽不开身来。若前辈有心,我修书一封,你带去翠微山找我弟弟杨帆海,让他陪你去太山接我父母出来。”

    这让东华帝君眉头一皱,随即冷笑一声:“这个时候你居然还想着回去复命,倒也是没心没肺啊!”

    杨帆海也是不在意,淡淡的说道:“我的事你管不着,你若觉得可以就去做,你若觉得不可以,那我便跟你过去就是!”

    东华帝君盯着他看了好一会,似乎又想到了什么,冷笑一声:“你倒是好心,想如此耗些时间,让我缓过这段时间吗?”

    他感觉杨帆海这般决定实在匪夷所思,无论是谁,父母被关押半年,都该迫不及待去救人才是,哪有这样多此一举的。

    第一时间是感觉对方无情,不过马上又觉得眼前这人不该是这样的人才是,思索之后,才想到此处。对方是想如此耗自己一些时间,有事可做,也许能放下心中某些事情。

    杨帆海不置可否,只是慢慢说道:“你要怎么想是你的事情!”

    “行!”东华帝君也没有再多说:“你写信吧,我带你弟弟去接你父母。”

    杨帆海翻手拿出纸笔,修书一封,简单说明了一些原委后,便交到东华帝君手中,再躬身一礼:“有劳前辈了。”

    “不用!”东华帝君结果书信,轻声说道:“这是我欠你们家的。”

    随即便转身离去,也是不想多言。

    看着那离去的背影,杨帆海轻轻松了口气,对方所说倒是中了一两分自己心思。该是同病相怜之故,所以不忍他一直颓废。

    不过最大的原因是,自己此刻真的不敢去见父母。他实在无法想象,若母亲问自己舅舅情况,自己又该如何回答。

    目送东华帝君离开,杨帆海扇动翅膀腾空而起,朝郑城飞去。

    渔歌唱晚,麦浪离离,所过之处,百姓安居乐业,欢歌笑语。很难想象,就在不久前,九州与天庭打了那样的一场大战。

    国门之外的战争就是如此,不管顺利还是不顺利,只要没出现无法挽救的大溃败,就能将对于国民的影响降到最低。

    杨帆海不是圣人,哪怕不久前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也在心中暗自祈祷,只盼望九州之内永远也不要再出现战争。

    离郑城越近,内心越忐忑,他觉得自己有些事情必须去问一下公孙轩辕,可实在想不清楚自己该用怎样的立场去问,更无法想象公孙轩辕该怎样回答自己。

    那种彷徨,甚至升级成恐慌,让他有种不敢踏进郑城的感觉。可有些事情终究是要面对,杨帆海这次没有当逃兵,终于还是落在了郑城内。

    当脚踏上城中青石板的时候,也许是忐忑到了极致,物极必反,反而让彷徨的心安定下来。

    气息的感应,可知道公孙轩辕正在城中,在王宫门口通报一声后,便径直朝其所在书房而去。

    刚到书房门口便见得公孙轩辕迎了出来,看到杨帆海回来,似乎松了口气般轻声说道:“回来了就好,我很担心你,但伏羲圣皇说你不会有危险,也叮嘱我们不得进天门,所以我就领着大军先回来了。”

    这一句话让杨帆海拳头紧握,心中也犹豫也烟消云散,看着公孙轩辕直接问道:“大王,这场战争,你觉得是对的吗?”

    “当然是错的!”公孙轩辕毫不犹豫的答道:“不仅仅是这场,在我看来,任何主动发起的战争,无论是什么原因什么立场都是错误的。”

    如此干脆的回答和认错,让杨帆海有些错愕,没想到公孙轩辕会这样说,不过错愕之后马上又问道:“既然是错误的,为什么要开始?”

    他很想质问一声,就因为伏羲圣皇吗?哪怕他是圣皇,但发动一场这样的战争,就应该吗?

    公孙轩辕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盯着他看了片刻反问道:“你在怀疑伏羲圣皇?”

    “是的!”杨帆海也是回答的很直接:“纵然我和昊天大帝之间有矛盾,但这场战争我觉得完全没有发动的必要,因为有太多的事情根本没做调查就将罪名安在了天庭上。”

    “我知道!”公孙轩辕回答又是让杨帆海一阵意外。

    看着杨帆海双眼片刻,公孙轩辕轻声说道:“每个人心中都会有一把尺,用来度量要做的事情会不会超出自己原则底线。”

    “这场战争并非正义的战争,但也绝不会是完全邪恶的战争。从道义上来说,我们错了,可从民族大义上来说,这一战,我们必须打。”

    “你也听到了建木之上那些仙族是如何形容我们的,在他们心中,人族就是低等的种族,是卑贱的。想要让他们与我们平等对话最快的方式,就是战争。用一场战争让他们认识到,人族同样强大,绝不是可以让他们想如何就如何的。”

    “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你所怀疑的那些,我也曾怀疑过,但是……”

    公孙轩辕看着杨帆海慢慢说道:“伏羲圣皇绝不是一个因为私心就会不顾人族死活的人,或者说这所谓的天下最高权力在他眼中根本就是浮云。他发动战争所争取的,正好也是我想要争取的,所以一拍即合了。”

    杨帆海憋着一口气,半天不说话,许久之后终于爆发大声喝问:“就因为这些,就可以罔顾一个并无恶心之人的生死,就因为这样,就可以完全不为这场战争负责吗?”

    公孙轩辕摇了摇头:“不,当然要负责!”

    “昨天我已经发自罪书宣告天下,禅让王位于昌意,这几日便隐退。”

    ;[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修真生存指南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