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征战洪荒正文 第三百九十二章 帝殇

正文 第三百九十二章 帝殇

    洪荒历一万四千五百年,昊天大帝为阻止凶兽寒冰蟾蜍下界,倾尽天庭之力,最终自己亦不能幸免,陨落于凌霄殿中。----《太史记》

    天帝陨落,九天飘血,一片赤红。鬼哭狼嚎,仿若天在哭泣。只是九重天之中的事情知道的人甚少,在圣人手段下得以保命的士兵,无论仙族、人族,还是巫族,皆以为这天道感应是源于建木倒塌。

    凌霄殿中,杨帆海看着凌霄宝座上落下最后一口气的昊天大帝,脑海之中一片空白。他不明白,眼前这个人为何可以将生死看的如此淡。

    九转金丹一直在对方手中,若他愿意,可以在杀死寒冰蟾蜍的瞬间就自己服用。可他没有,而是静静的等着,也就是说在对方发现自己的情况后,就已经在第一时间做出了选择:牺牲。

    牺牲,两个字说起来简单,轻描淡写,可真正做到又是何等的难。尤其是为了一个只见过一面的所谓的外甥。若是异位相处,杨帆海知道自己绝不可能为了昊天大帝做出这种事情。

    死的人死了,活着的人呢?

    杨帆海心脏剧烈收缩,突然间大声吼叫起来,声音嘶哑,好像两片锉刀在狠狠的摩擦,极为难听,也极为悲恸,更是恐惧。

    昊天大帝担心自己的母亲有一天问他儿子的下落,可自己呢?若有一天母亲问自己:大郎,你舅舅呢?

    自己又该如何回答?自己又该怎样回答?他赶到害怕,甚至恐惧,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去面对自己的母亲。

    那一声痛嚎,仿佛牵动了天地之感应,一片雷海奔腾而来,仿佛狂涌波涛,尽情的在杨帆海身上宣泄。

    不知道是因为仙王劫有所不同,还是因为天帝身死,或者自己杀戮太多,天道感应太大,又或者是这一处与其他地方不同。天劫的威力变得无比强大,莫说杨帆海自己曾经的那些简单天劫,便是他人所谓的最强大天劫也难以相比。

    威力大的难以形容,犹如要毁灭这九重天乃至于整个世界一般。恐惧的动静,便是许帆都心惊肉跳,第一时间选择了避开,不敢被卷入其中。

    每一道天劫都是倾尽了天道的力量,杨帆海的肉身根本无法做到绝对抵挡。每一次的轰击到让他受伤极重,身躯近乎破碎。那种来自天劫之力的破坏,便是吞噬之力也难以恢复。

    若是在正常的情况下,杨帆海必死无疑,可此时此刻,九转金丹的药效仍在,不管多重的伤,只要尚有一丝气,便可在顷刻间恢复如初。

    一声声凄厉的痛呼,一道道强大的天劫,九重天一片混乱,仿佛间要回到天地开辟之前一般。云霞被驱散的一干二净,唯有凌霄殿因为天地禁制丝毫无损。

    仿佛过了无数个纪元,杨帆海就感觉自己被天劫劈了无数个纪元,等到那擎天大劫轰下消失,终于渡过了这无数向往而又害怕的仙王劫。

    九转金丹乃是逆天神药,如果说道祖鸿钧乃是世间之至尊,那它必然就是丹药之中超越至尊的存在。其中的药效不仅是疗伤这么简单,这一道道天劫不仅没能伤害到杨帆海,反而让他尽情放肆的吸收其中药效。

    此刻渡劫完毕之后,真气之浑厚直逼仙王大圆满境界,便是先他一步进入仙王境界的公孙轩辕也是比不的他。

    仙王不是修行界绝对最强,却是相对最强。在道祖鸿钧,圣人不出手的情况下,天下无帝皇,犹如不灭存在。

    在此之前杨帆海也曾无数次期望过这个境界,可真正当自己达到之后,却发现自己心中竟是空荡荡的一片。力量得到了,可是其他呢?

    他茫然,彷徨,不知所措。站在凌霄殿中,看着凌霄宝座上那个已经没有了生命气息的舅舅,突然之间,觉得自己是那样的渺小。哪怕已经和对方是同样的境界,可心中却有一种无法言喻的自卑。

    人不该被力量支配,杨帆海一直以来知道却很难理解这句话,可看着眼前的昊天大帝,他感觉自己突然好想明白了什么。

    仙王强者不说数之不尽,但数量也是不少,而在这个时代能被称之为天帝的却只有一个。那个被自己称之为舅舅的男人,强大的不仅仅是境界,还有心,一颗敢与圣人分庭抗礼,一颗为了天地敢于牺牲的心。

    看着前方,失神、失魂,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许帆喊了他几声方才反应过来。

    “许帆……”

    不知道为何,看着眼前的许帆,杨帆海心中莫名难受,他感觉一切都是那么的不真实,不真实到他恨不得此刻昏迷,永远都不醒过来。

    看着杨帆海那茫然的脸,许帆轻轻的叹了口气:“你走吧,这里不是你该留的地方!”

    杨帆海一阵茫然,脱口问道:“你呢?”

    “我……当然是留在这!”

    许帆将斗篷的帽子重新戴上,一阵阴影蒙在脸上,让人又是看不清他的五官。除了昊天大帝几个,没有人知道他的名字,都只知道他叫暗日君王。

    他是昊天大帝留在黑暗之中的影子,一辈子都在为昊天大帝做一些他不方便做的事情,因而才被人称之为暗日君王,一个躲在黑暗之中的王。

    九州的那段生活,对他而言是与众不同的,他第一次从黑暗之中走出,到了太阳下,与他人一起生活。他会一辈子记得那段生活,但也只是记得而已。

    “跟我一起回九州吧!”

    杨帆海看着许帆说道,他这一辈子朋友不多,兄弟更少。

    “不可能!”许帆摇头:“天帝遗旨,我要镇守魔界之门。除非我死,不然我一辈子都不会再离开!而且……”

    停了一下,转过身,轻声说道:“你已经足够强了,再用不着我保护。杨帆海,记住天帝的话,好好活着,看看这一战后,天下会不会是你们想要的结果。”

    说完这话,就慢慢离去,留下一个背影,仿若夕阳残影,离开了凌霄殿,消失在眼前。

    走的走了,死的死了,杨帆海浑身发冷,在凌霄殿中又是坐了不知道多久,看着凌霄宝座上的昊天大帝尸体,终于是长叹一声站了起来。

    对着凌霄宝座上的尸体跪拜九叩,双眼湿润,转身离去。

    经历了这么一场变故,凌霄殿外边却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白云依旧,烟霞飞腾,其间的主人已经不在了,这里依旧仙气盎然。或者说,其实从来就没有人真正当过这里的主人,天宫常在,而天帝……不过是过客而已。

    问天下谁能不朽?无人,天帝不能不朽,就连盘古也要身陨。

    一向心中无畏的杨帆海,突然间对死亡有了一种莫名的敬畏感。也许这天下,自以为修行到了某种境界就能横行四方的人,会死的比一些弱小修士更快。

    初出茅庐,无所畏惧,闯荡百年,寸步难行。

    杨帆海突然怕了,他感觉这世间有太多的人在暗中操纵着什么,也许自己觉得是对的事情,其实错了,又或者说,现在的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错的。就好像昊天大帝所说,军人最大的悲哀是战斗了一生,却没有找到真正的敌人,或者说反而还被敌人利用。

    请辞……这个念头在杨帆海心中出现,随即变得越来越强烈。他已经厌倦了争斗,厌倦了战争,厌倦了这世间勾心斗角的一切。

    父母的下落已经知道,也不再有阻碍他们自由的人了。杨帆海想要离开,避开这天下的事情,去个安静的地方过自己的生活。

    心情沉重,茫茫然,从天门之中走了出去。

    天门之外,空荡荡的一片,让他猛然一惊,随即才想到,天路建木已经倒下。天路不在,从此天庭难入。昊天大帝的死被隐瞒,也许将会成为传说。

    想到这代替自己而死的舅舅,杨帆海又是一阵莫名的心痛。张开翅膀,慢慢的从天上飞了下去。

    自己在凌霄殿中不知道呆了过长时间,无论是九州还是天界的人马都已经散去。

    天之高,难以形容,来时花了半年方才赶到,纵然此刻杨帆海已经到了仙王境界,也是花了近一个月时间才重新看到九州。

    故土依旧,只是心绪已经完全不同。

    这一战,建木树断,天界崩溃,天庭强者逐一离去,纵然昊天大帝未曾出面,可在他人心中该是九州赢了,天庭输了。

    赢了……可真正会得到自己想要的吗?

    杨帆海突然很急切想要去见公孙轩辕,有太多的事情想要问他。这场战争,他自己究竟是如何想的?

    正要加快速度超郑城而去,突然神识有感,感觉到了一股凌乱而强大的气息。尽管那气息似乎有所收敛,但似乎因为伤势不轻,以至于无法做到不让人察觉。

    是他……杨帆海心中一动,已经知道那气息主人是谁。略一思索,扇动双翅飞了过去。

    在一片泥水浑浊的烂木草丛之中,一个人躺在地上,看着天空,重重的喘息。双眼失神,正是东华帝君。

    ;[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修真生存指南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