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征战洪荒正文 第三百九十章 亲情

正文 第三百九十章 亲情

    神剑如同太阳,光芒映射四方,整个九重天世界一片雪白,难见他物。三千六百颗大星熊熊燃烧,仿佛要将所有的能量燃烧殆尽。

    那一颗颗星辰上,还有无数的星宿之中,见得一个个或穿金甲的天将,或穿道袍的修士化作一个个能量之体缓缓飞起。对着神剑方向躬身一礼,再一个个化作白光飞入神剑之中。

    这是昊天大帝所封的星宿之神,掌管各部各星宿之神力,与其一起运转九重天周天星斗大阵数百年以镇压寒冰蟾蜍。

    而如今天帝豁出去一切,他们亦是同样做出了同归于尽的动作,皆是将毕生力量化作一股,供昊天大帝大帝所用。

    凝聚天外天星辰之力,汇聚了无数天兵之生气,光芒神剑如同天道神兵,直接插入寒冰蟾蜍体内。

    这一剑可以说是倾尽整个天庭之力,便是圣人恐怕也不敢正面硬抗,纵然这寒冰蟾蜍乃是帝皇妖兽,也无力抵挡,更何况还被周天星斗镇压了数百年早已元气大伤。

    一声痛叫,惊天动地,响彻宇宙深处,穿刺到了洪荒世界,天地震荡。刚经历了建木之危的天地修士又是一阵心惊胆寒,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等到白光散去,三千六百颗大星能量耗尽,九重天恢复正常,白云依旧,天宫巍巍。

    寒冰蟾蜍元神被一剑粉碎,悲鸣一声,趴在了地上,寒光四射,整个身躯化作一股寒气升起,再消失在天地之间,无影无踪。

    一阵清风吹来,杨帆海悠悠然醒来,全身剧痛,五脏俱焚,脑袋之中一片恍惚,元神支离破碎,已经只剩残余,犹如狂风之中一点灯火将要熄灭。

    那是帝皇妖兽的攻击,一点余波已经足够灭杀仙王,何况他不过一个亚圣。没有马上死去,完全是依靠吞噬体质的霸道以及带脉真气的可怕恢复能力。

    但这并不能解决根本,此刻的他神魂皆碎,已经是只有残存的一口气。莫说他人,便是他自己也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体内的生命之力正急速流逝而去。当那种力量流逝殆尽后,便是死亡之期。

    煞气可怕,却不是万能,哪怕此刻正用一种疯狂的方式,犹如黑洞一般吞噬四方灵气,却也是无事无补。就好像一个破碎的只剩框架的木桶,哪怕灌入再多的水也无法保存。

    我要见他,我一定要见他,我还不能死……心中一股强烈的意志支撑的杨帆海站了起来,一步一步朝凌霄殿走去。他能感觉到昊天大帝的气息,亦是如自己一般成了风中残烛,并没有完全散去,就在凌霄殿中,似乎也和自己一般在等着死亡的到来。

    必须要见到他,必须要知道父母被关在了何处……杨帆海意识近乎模糊,心中的执念却是犹如钢铁凝固,让他体内憋着一股力量不曾散去,仿若僵尸一般,一步步走到了凌霄殿前。

    “你这个混蛋,你怎么来这里了!”一声怒骂,一道身影仿若雷电波纹冲来,瞬间到了他身前,正是那个身穿蓝色斗篷的神秘人。

    杨帆海悬着一口气断断续续说道:“我……要见他,我……要知道我爹娘在哪里!”

    神秘人却好像没有听到一般,依然大声喝问:“你是怎么进来的,你是怎么进来的,箭神王呢,东华帝君呢,他们怎么可能让你进来。”

    “天庭败了,九州大军已经打上了天界,所以他就进来了。”有声音从凌霄殿中传来,正是昊天大帝:“我也是之前才知道,外边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有人背叛了我们,圣人利用他,让我们当了几十年的瞎子和聋子。”

    “什么,怎么可能!”神秘人惊呼,浑身颤抖,无法遏制,一手指着杨帆海大声喝骂:“你和公孙轩辕都做了什么蠢事,蠢货!”

    “我要见他!”杨帆海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暴喝一声,手中紫色长枪一抬,指向神秘人:“还我爹娘来!”

    自己要死了,元神破碎,经脉俱断,体内已经混乱一片,真气都无法运转半点。除非道祖出手,不然没有人能救自己。

    这一刻的杨帆海只想知道自己父母的下落,谁也不能阻止自己,纵然眼前的神秘人是救过自己的恩人。

    紫色长枪一动,利用强大的臂力,扫出一阵厉风吹起,直接轰向神秘人的面部。也许是心神震荡太过厉害,又或者是已经慌乱,神秘人竟是没有化解,任凭那厉风将头上的帽子吹翻过去,露出了面容。

    一见此人,杨帆海双目一睁,惊愕的血管都要爆裂,心中震惊程度,更甚之前见到箭神王,失声喊道:“许……许帆!”

    眼前的神秘人竟然不是别人,而是与自己同生共死几十年,阪泉之战后就消失不见了的许帆。

    许帆来历神秘,深不可测,他一直以为是来自海外的某个大族弟子,从来不曾朝天庭想过,更没想过对方会是天庭要员。

    此刻的许帆完全没有了以往的那种戏谑模样,变得一本正经,看着杨帆海,一脸肃色的说道:“昊天大帝麾下暗日君王。”

    “为什么会是你!”杨帆海痛呼一声,心中莫名剧痛,一种穿刺灵魂的剧痛,甚至超过了生命流逝之痛。

    这一战究竟是怎么打的,又究竟是在打什么?他不需要太多的询问,也知道昊天大帝绝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那种人。所谓仙族与人族,天庭与九州的矛盾,完全是被人挑动挑拨而来。

    与他人,这是打了一场没有意义的战争,与自己,这恐怕将是一场令自己后悔终身的战争。

    比战争本身更残酷的是,一万兖州营兄弟,百剩其一,失去兄弟之痛。

    与箭神王对阵沙场,兵刃相见,生死相争,背弃师徒情分。眼前的许帆是自己的兄弟,里面的昊天大帝是自己的亲人。

    一场战争,对手是老师,是兄弟,是亲人……自己究竟做了什么,竟是要让这天道如此戏弄。

    “为什么不能是我!”许帆厉声喝道,上前一把抓住杨帆海的脖子,大声说道:“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天庭兵力吃紧,难以抽身,可在这种情况下,天帝担心你在下界危险,硬是让我放下镇守魔界之门的事情去下界保护你。”

    “他得知你被翠微山拒之门外,担心你无处学艺,日后碌碌无为,又派了箭神王下界教你射箭之术。若非如此,他魔烈又凭什么可以从天庭突围而出。又如何会因此搅动周天星斗大阵,令寒冰蟾蜍得到一线生机,更不会有今天之厄难。”

    “你舅舅处处为你着想,可你看看你做了什么,你居然拿着兵器杀到了这里,你这个混蛋。”

    暴怒之下,许帆一巴掌抽下,打的杨帆海口中又是鲜血一吐,心中亦是一痛。

    他从来不知道昊天大帝为自己做过这些,可就算此刻知道了,心中依然有怨念未散,低吼一声:“可他抓了我父母,我为什么不能杀来。”

    “你还说你母亲!”许帆大骂:“若不是天帝保她,我都想杀了她。天帝这么多年来,一直都在着力将各族分开,将强者和弱者分开。其中一项就是不准仙族与人族通婚,以此来避免其他仙族有借口插手九州人族之事。”

    “你母亲身为天庭长公主,罔顾天规,以身犯法。此事天庭大族已有风闻,若天帝不将她捉拿,如何服众?若仙族人人都学你母亲与九州人族通婚,届时你人族战争又会变成什么样,你难道想不到吗?”

    “我……”杨帆海从来不曾想过这些,一时语塞,纵然为人子,此刻竟也是不知道如何反驳。

    许帆扬起一手,无数雷光凝聚,沉声喝道:“我真想一掌拍死你!”

    “让他进来吧!”

    昊天大帝的声音从凌霄殿之中传来,尽管虚弱,却依然有着无上权威,尤其对许帆更是有着极大的约束力,令他停手,散去雷光,终于是松开了杨帆海。

    “你进去吧!”

    哼了一声,背过身去,似乎不愿意再见杨帆海。

    看着昔日兄弟之背影,杨帆海心中百感交集,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知道能说什么。凝视片刻,终于是将头微微一低,著着长枪,一瘸一瘸的沿着台阶朝凌霄殿走去。

    头晕目眩,摇摇晃晃,台阶有些高,让他感觉好像在攀登高山一般,难以上去。

    “送他进来!”昊天大帝又是低声下令,很明显的能感觉他的气息溃散,力气无法承接。

    许帆心中正是愤怒,有些不愿,可还是遵照命令飞了过去,将杨帆海抓起朝凌霄殿中飞了过去。

    天庭四王,东华帝君与箭神王都是昊天大帝崛起后所邀请,名义上是属下,实际上该称之为同伴。唯有他是一直昊天大帝跟随的部下,从来不会违背天帝的命令。

    进的凌霄殿,许帆将他扔在了凌霄宝座之下,自己站在了一旁。

    撑着站起身来,再抬头,杨帆海终于第一次近距离的看清楚了昊天大帝,这个自己的舅舅。

    ;[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修真生存指南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