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征战洪荒正文 第三百七十八章 无法回避的问题

正文 第三百七十八章 无法回避的问题

    “是不是又要打仗了!”

    璟露公主所问让杨帆海微微一愣,随即苦笑一声:“瞒不过你!”

    其实他这些天以来已经是瞒的很好了,不曾与璟露公主说过任何关于战争的事情,也不曾表现出过哀怨愁绪之模样,可心事终究无法完全瞒住,总会有那么些蛛丝马迹显露。

    璟露公主对他实在是太了解了,只要点点蛛丝马迹,就足以推测出这些来。

    “你每次都是这样!”璟露公主淡淡的一笑:“每当要打仗了,就会看着天边出神,不知道未来会如何一般。”

    “是的!”杨帆海叹了口气:“我真的不知道未来会如何!”

    “你可不能这样!”璟露公主摇头说道:“你是华夏的战神,从有熊国到如今都是这样。你已经成了人族的中流砥柱,在华夏的士兵看来,只要有你带领,战争就能赢。若连你都迷惘了,他们就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战神吗?”杨帆海自嘲的笑了笑,在璟露公主身边坐下,再轻声说道:“很多人看来,因为战争,我功成名就,在华夏的地位已经是非比寻常,可又有几人知道,我根本不喜欢战争,甚至痛恨战争。”

    “我知道!”璟露公主急忙说道:“虽然你从来不会与我说战争的事情,但我看的出来,你其实一点都不喜欢战争。因为……一个喜欢战争的人是你不会在开战前有迷惘表现的。”

    杨帆海突然哈哈一笑,心中有莫名释怀之感。身边有璟露公主这样一个人实在是件不错的事情,她也许无法在其他地方帮助自己,可在不知不觉间,因为她的缘故,蓟国公府变得就如同盘山迷雾谷了一般,总是会让自己有平静之感。

    那种感觉,就好像在无边的沙漠之中,找到了一处绿地,一洼清泉之侧,长了一棵清脆的嫩苗。也许不是多华丽,却能让人感觉这片荒芜的地方并不是全无生机。

    他很需要这样的地方,可以让自己产生家的归宿感,因为这么多年来的生活,实在是太乱了,不经意间就会经历生死,经历诀别,经历各种自己不愿意经历的事情。

    若璟露公主不在了,自己该如何……莫名的心中又是生出这般念头,令他笑声戛然而止。他感觉这是一件极为可怕的事情,可怕到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婚姻……猛然间又是跳出这样一个念头,杨帆海不是蠢人,虽然有些愚钝,可并非全无感觉。他知道璟露公主对自己的感情,只是或出于女子的矜持,或是不想逼迫自己,所以从来不曾开口而已。

    若自己提出,对方定然是不会拒绝自己的,自己也不会迂腐的觉得这种方式不好,可眼下又是战争临近,如何可说?

    当领导者在战前分析局势的时候,会不可避免的去看轻对手,如此才能放手施为和布局。可真正战争的残酷,彼此都是心知肚明。

    以往的每次战争都充斥着死亡的威胁,而这次对天庭开战更是不同于以往,这是一场将有仙王参加的战争,自己就算是敢说在亚圣修士中无敌,也不敢说自己能在这场战争中活下来。

    若这个时候自己表示了什么,又有何用?一旦真的遭遇厄难,除了让璟露公主伤心欲绝,还会紧紧的捆住她的未来,完全不负责任的做法。

    “怎么了?我说错什么了吗?”璟露公主突然问道,脸色有些紧张。她见杨帆海脸色突然阴晴不定,还以为自己说错了什么。

    “没有,只是感觉这次怕是很麻烦!”

    杨帆海心中思索片刻,终于还是将这念头压了下来。

    “真的很麻烦吗?”璟露公主突然变得更为紧张,一脸担忧。

    这么多年了,杨帆海每次出征前都会一脸茫然的看着远方,但从来没有说过麻烦,只是感觉不希望战争爆发一般。如今竟然是如此说,自然是令她紧张了。

    杨帆海亦是感觉自己说错了话,笑着摇了摇头:“当然,没有那一次战争不麻烦的,毕竟都有着无法预测的危险。以前很少和你说这些,今天说起来了,就随便说说。你放心吧,我会平安回来的。”

    “嗯!”璟露公主微微松了口气,身子一侧,把头靠在了杨帆海的胳膊上,轻声说道:“我还想着,这九州一统了就可以不用打仗了。你没有必要当军人了,我也没有必要继续留在这里当什么郡主,一起找个地方去生活多好。”

    “每次你出征我都好生担心,唯恐和其他的军人家属一般,等来一个不好的消息!这天下战事,何时是个尽头啊?”

    何时是个尽头,杨帆海惶然,他也不知道。先是人族和人族打,打完之后又是和巫族打,如今巫族归降了,又要和仙族打,仙族打完之后呢……越想越茫然,着实不知道何时是个尽头。

    一个哀叹,一个茫然,一时间都不说话,只是静静的坐着,直到夕阳余晖一点点消失,蒙上一层黑幕。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璟露公主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开口问道:“杨将军,你……认识一个叫九凤的人吗?”

    “啊!”杨帆海一惊,失声叫了出来。

    “你果然认识她!”璟露公主微微一笑。

    杨帆海轻声问道:“怎么突然问起这个?”

    很多年了,他都无法确定自己的感情该是如何,但能确定,有那么几个女子已经与自己的生活产生了联系,其中必然包括九凤和璟露公主。

    也说不上是刻意,只是某种心思的驱动,这两个本就见不到的人,杨帆海更是没有让两者互相认识的想法。却不想此刻璟露公主突然提起,自然有些慌乱。

    璟露公主慢慢说道:“战争刚结束的时候,九凤姑娘作为巫族的大祭司,以使者身份来了郑城,还在这住了三个月!那三个月,都是住在蓟国公府的。”

    杨帆海惊讶的问道:“怎么会?不是有专门的使者住处吗?”

    无论哪国都有这样的地方,虽然如今九州一统,只有一个国家了,但那样的地方定然还没有废除的。

    “不知道,这是大王的安排……不过……”璟露公主嫣然一笑:“想来他是有深意的。”

    “我……我……”杨帆海结结巴巴几句,末了只能摇头感叹一声:“他可真是够义气的!”

    “哈哈!”璟露公主突然失声大笑:“从来不见将军这样过,真是有意思!”

    停了一下又说道:“九凤姑娘作为使者来的郑城,可她对于两族未来和国家大事都不是多关心,却是非常关心你的事情。”

    “她甚少去王宫,几乎都是呆在蓟国公府,尤其去你的房间比较多。她老想装作跟你不认识,可三个月来问了那么多关于你的事情,连府上的下人都知道你们肯定有关系了。”

    “我……我跟她是在南蛮认识的……”杨帆海吸了口气,豁出去了一般,将自己和九凤的事情大致的说了一遍。

    完了之后,一阵叹息:“我根本没想过去哪里的,是被蚩尤临时逼迫过去的。若知道后来会发生这么多事情,就算把头架在我脖子上,我也是不会过去的。”

    “这……”璟露公主愣了一下,随即摇头:“她若知道你这样说,定然会很伤心的,便是我也看得出,她定然很爱你。”

    杨帆海立刻摇头说道:“她爱的是木易凡,而不是杨帆海!”

    “那有区别吗?”璟露公主反问。

    “当然!”杨帆海点头:“她在此之前,甚至都不曾见过我的样子,她爱的是一个虚构的人,根本不是我!”

    “可那又怎样?”璟露公主看着他双眼说道:“她现在已经知道了木易凡和杨帆海就是同一个人,而且极为肯定,更重要的是,还是一如既往的爱着。”

    “那又如何?”杨帆海突然声音高了几个调,甚至噌的一下站了起来:“她要怎样是她的事,跟我什么关系!”

    这突然的动作,吓得璟露公主莫名花容失色,惊愕的看着杨帆海一动不动,半天不敢喘气。

    “抱歉!”杨帆海也是感觉到了自己失态,轻声告歉,再摇了摇头:“有些事情我不想说,还是不要说了。九凤需要的是木易凡,可我……终究是杨帆海。”

    “对……对不起,我没想到会这样!”璟露公主亦是急忙道歉。

    九凤在蓟国公府的时候,心中的结,加上巫族的性格,几乎可以说是不做收敛,令她很想知道对方和杨帆海的关系。今天也是想旁敲侧击,却不曾想杨帆海的反应居然如此激烈。

    是因为点中了心中的痛……还是因为其实是很在乎?

    璟露公主心有疑惑,却是已经不敢再问出口来。

    一个插曲,令气氛一时变得有些尴尬。杨帆海坐下,不再开口,没有了说话的兴致。他如此,璟露公主更是不敢再说话,就这般坐在屋顶,直到半夜终于是坚持不住靠在杨帆海身上睡了过去。

    一夜不眠,眼看着旭日东升,杨帆海终于是做出了决定。

    ;[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造化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