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征战洪荒正文 第三百七十一章 终南密谷

正文 第三百七十一章 终南密谷

    看着那个浑身冒寒气的男子,杨帆海更是心中发寒,一阵阵冷汗从身上涌出。.xshuotxt.com

    他惊讶的不是这里有人,而是因为在进来之前,自己居然感觉不到此人半点气息。这是什么手段,居然可以将气息屏蔽到这种程度。

    自己的神识已经算是不错了,而且也是亚圣境界,可此时却是探查不到此人半点。若不是亲眼看见,真是不敢相信此处有人。甚至就算自己亲眼看见了,也感觉自己是眼睛出了幻觉,其实此处是没有人的。

    年轻男子虽然盘坐,但并没有入定调息。此时他双手在轻轻的挑动,中间有一缕寒气在如同烟霞舞动。明明是冰冻之气,却看起来如同火焰精灵一般,玄幻莫测。

    没有如其他强者那般不可一世的凌厉气势,但却能让杨帆海感觉一种返璞归真的道祖蕴意。这不是一般人可以演绎的效果,甚至连仙王也不能。

    这个年轻男子究竟是什么人,为何会在此处,他究竟是什么修为,他又想做什么?

    一瞬间,杨帆海心中生出无数个念头,不得其解。更诡异的是,那年轻男子定然是也知道了的到来,却是仿若未闻,根本没有看过来的意思,甚至能感觉的到自己的到来没有影响到对方半点。

    杨帆海不敢上前,他从此人身上感觉到了一种莫大的危险。倒不是说对方会有心对自己不利,而是犹如一只小兽看到了老虎一般,哪怕那老虎此刻正在打盹,也会令小兽心惊胆战,想办法逃走。

    只是受对方威势之压迫,杨帆海并不敢随意奔跑,只是僵直的站在那里,有种察言观色之感。看了许久,感觉对方的确没有注意自己后,这才一步步的退了出去。

    当看不到那人之后,终于是重重的松了口气。若可以,他倒是想现在就离开,可身上有任务在身,按六斐所言,只能寄望于此人身上,不得已只能留下了。

    心中受惊吓,不敢太过靠近,杨帆海便寻了离草庐约莫千米的一块石头坐下,盘坐调息。此刻他也做不得什么,只能按捺心神等待。

    年轻男子在草庐内不知道是练功,还是其他,没有出来,也没有其他动作。每天如一日,仿若石头一般。

    日落月升,昼夜交替,如此过了半月时间,终于见得那年轻男子从草庐之中走了出来。没有看过来一眼,也没有做任何停留,就径直朝山的方向走去。

    怕是要入山了……杨帆海心中暗道,忙是起身跟在那人身后朝山中走去。

    以对方修为,不可能发现不了自己,却不知道是艺高人胆大,还是性子太过冷漠,此人压根没有把自己当回事一般,就这么在前面一步步的走着。

    刚开始在后边离了千米,担心会不小心跟丢,杨帆海快步向前,走到百米距离跟着。走了一段,感觉还是不妥,又是走进到了十米距离。

    等到快到山脚的时候,看那云雾缭绕,又担心出点意外,那年轻男子也没有任何警示的意思,杨帆海急忙加快速度再次跟进,靠后不到一米距离。

    如六斐所言,只要自己不发问,不干扰,这年轻男子就不会要对自己怎样。心中的警惕之意也越来越轻,走着走着,竟是干脆只落后那人两步距离,差不多并驾齐驱了。

    终南山乃是人族起源之山,如六斐所言,山中该是禁制无数,诡异玄奇。具体如何杨帆海不知道,但相信若没有方法,定然是进不去的。

    不过这年轻男子也不知道究竟是知道方法,还是因为太强,那些禁制对他都没有什么用处。看他一路大步向前,似乎并没有什么章法,却是没有引来半点山中反应。

    杨帆海跟着他一路向前,云烟越来越多,露气凝重,虽然并没有感觉什么阵法或者天地元气的反应,但也是感觉好像进入了泥沼一般,令行动极为不便。

    可看那年轻男子却是仿佛闲庭信步一般轻松,丝毫不曾受影响。

    一路前行,云雾之中近乎看不清楚四周,此处禁制强大,便是神识也探不出去,除了依稀能看到年轻男子的身影,他恍然间就如同瞎子了一般。

    朦朦胧胧之间,似乎到了一个山谷的谷口。不知为何,杨帆海突然想起了盘山的云雾谷,也是如此处一般。若不得法,怕是一辈子都走不进去。

    盘山、云雾谷……此处的手段,似乎真与风师父那一模一样,该不会是同一个人吧……正是怀疑之中,猛然心中一惊,发现自己这一个出神,竟是跟人跟丢了。

    糟了……杨帆海心中一慌,不由得暗自叹息,自己太疏忽了。六斐说了他是妖族,不方便进入这人族的起源之山,换句话说,他压根就不知道这里面的情况,也难怪说他没办法送自己进来。

    他也许只是从女娲娘娘口中知道,这年轻男子定期会入山,所以才给自己出了这么个主意。而自己也是病急乱投医,居然如此轻信了他的这个法子。

    “前辈,前辈,等等我!你在哪啊?”

    杨帆海大声喊着,也不知道那年轻男子到底什么年轻,总之喊做前辈再说。以那人冷淡之性格,怕是不会回应,可又实在没有其他办法。

    果然与预料的一样,那人根本做半点回应,就仿佛一块石头投入了水中,再没有半点信息。

    杨帆海无奈,只能吸了口气,壮着胆子自己走了进去。他知道若没有方法,自己是不可能走进去了,但此时此刻也只能死马当成活马医了。

    在浓雾之中一通乱走,似乎踩了什么,又好像是踢到了什么,弯下腰去,却是什么都没摸到。杨帆海走了好一会,虽然说不至于害怕,却也是有些慌乱,更重要的已经不是走不进终南山,而是……不知道如何走出去了。

    又是稀里糊涂的走了大半天,毫无头绪,正当杨帆海不知所措之时,突然听到一阵笛音传来,悠远深长。

    虽然他不懂乐律,但也听得出这吹笛子之人乐器早已非同一般,便是如他这种人也有种被棉绳缠住之感,捆在其中挣脱不开,也舍不得挣脱。尤其是细细听过一会之后,甚至有了一种痴迷之感。

    余音绕梁,三日不绝,痴迷其中,欲罢不能。这话是时常听到他人用来形容音乐的,杨帆海以前并不相信,他也听过璟露公主弹奏七弦琴,感觉那已经算是人间难得几回闻,但远远达不到传说的这般具体。

    可此时不同,这笛音真担当的起这话的形容,令杨帆海有种不想离开,就在这听一辈子的冲动。

    听过许久,有些痴迷,让杨帆海忍不住跟着那笛音方向走去。一步一步,犹如被一根细绳牵扯,转转悠悠的。

    迷醉深山不知处,柳暗花明又一村。循着那笛声,迷迷糊糊间仿佛又听到了北部荒原的风声,马声……突然之间豁然开朗,神魂一震,定睛一看,发现自己眼前不知道何时站了一个一身儒衫的年轻男子。

    手上拿着一支红色的笛子,好像玉石,仔细一看却是珊瑚材质。这男子与那个冷若冰霜之人有着某种极为相似的气质,不同的是带着一脸微笑,让人感觉心中暖洋洋的。

    眼前已经没有了迷雾,阳光明媚,春暖花开,正是与盘山一般,走过迷雾进入那山洞之后,一切都豁然开朗。回头一看,身后乃是一片树林,就着山坡生长,原来已经从那禁制阵法之中走了出来。

    心中一阵恍然,再猛然回过神来,忙对眼前男子躬身一礼:“多谢前辈相助。”

    这男子绝不是没事在这吹奏笛子,尤其是那笛声还引领着自己前进,毫无疑问,是在助自己脱身。

    拿笛子的男子笑着摇了摇头:“无需谢我,举手之劳。”

    杨帆海又回头看了一眼身后,很是疑惑的问道:“晚辈有一事不明白,以各位前辈的实力,实在没有弄这禁制的必要,为何要这样。”

    很早前,他也这般疑惑风师父,后来想明白了,风师父不是怕危险,只是不想多麻烦。

    可这终南山本就隐秘,还只能从娲皇宫进来,寻常人根本就进不来,此处的禁制实在是多此一举了。

    拿笛子的男子笑着摇了摇头,还没说话,突然从一旁又冲出来一个男子咧嘴大笑:“这可不是用来保护我们的,而是有人用来关我们的。”

    “关你们……”

    杨帆海一惊,眼前冲出来的这个人,看起来大大咧咧,不修边幅,也有一种慑人之气息。这两人,还有那个寒冰男子虽然感觉不到气息,但给他感觉肯定比仙王还要强大。

    居然有人要来关住他们,简直难以想象。更诡异的是,这两人似乎并没有因为此事而生气。

    “别听他的,也不是关……”拿着笛子的男子笑笑:“只是帮我们遮挡一些东西而已。”

    “别说了,别说了!”另一个男子突然兴奋的大叫起来:“那个失忆的家伙又来了,看我今天不揍死他。”

    杨帆海循着他的目光看去,见得那冰霜男子从森林之中走了出来,一身战意冲天。

    ;[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造化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