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征战洪荒正文 第三百六十七章 点化

正文 第三百六十七章 点化

    杨帆海已经看风师父做过很多次画了,因为不点墨水,所以画出来的都是白纸一张。这一次听得风师父主动邀请自己想看,本以为会是不一样的,没想到还是没有区别。

    当即摇头说道:“风师父,不还是一张白纸吗”

    风师父看着他笑而不语,好一会才说道:“你既然可以对我实话实说,为什么就不能对你自己实话实说呢”

    “我”杨帆海愕然,不解其故。

    风师父捏着画笔慢慢说道:“对,对你自己实话实说。人心绪不宁,总是被过去发生的事情折磨,进而懊恼忏悔,归根结底,其实就是不愿意承认现实已经发生了这些事情,总想着若是没有发生那些就如何如何。”

    杨帆海低头,沉默不语。他不知道风师父说的是不是完全正确,但至少有一点没错,他总是在想着若当初在逐鹿的蚩尤把那一刀劈下去了,自己身死却是就不用内疚了。

    “修行者应该学会接受现实,不然又谈何逆天修行”风师父轻声说着:“逐鹿之战,死了的人长安,活着的人长悔。你应该转念想想,若蚩尤劈下去了那一刀,也许他会比你更加懊悔痛苦。”

    杨帆海又是哑然,反驳不得什么。他不可能说蚩尤不会,因为一个不会懊恼的人是绝不会在那种情况下收住虎魄刀的。

    “临死前的他,该是拜托你帮他照顾巫族了吧”

    此时风师父又是说道,让杨帆海一惊,随即点头:“是的,他说紫色长枪是昔日巫族圣者保护巫族的武器,既然落在了我手中,就是如此,让我帮他继续保护巫族风师父,是这样一回事吗”

    他不明白,也不太喜欢,只因为如今天庭的领导者是自己的敌人。如果非要说的话,应该是风师父,他不仅好像知道所有,更因为紫色长枪就是他交给自己的。

    而且风师父不仅仅是知道已经发生的事情,似乎连还没有发生的事情也能预料,就比如逐鹿之战。

    他让自己见到公孙轩辕的时候,就将那盒子也就是崆峒印交给他。若自己当时没有忘记,而是赶到逐鹿的第一时间就将崆峒印给了公孙轩辕,那事情就完全不一样了。

    得到崆峒印的公孙轩辕伤势完全恢复,如此一来便不用自己代替他与蚩尤一战。两个真正王者的对决,才是符合所有期望的事情。更重要的是,若他们两败俱伤了,自己还能从中调和。如此一来,虽然有结果,但却是可能不会有死亡。

    可惜,因为自己的一个失误,让这一切都成为了猜想。

    听得杨帆海所问,风师父摇了摇头:“我没想过巫族守护者这件事情,毕竟你不是巫族,若说什么让你去守护巫族,实在太不现实。将这枪给你,仅仅是因为我手上正好就这么一件适合你的武器。不过蚩尤的说的没错的是,这杆枪的确是巫族的枪。”

    杨帆海黯然,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问道:“风师父,你是不是早算到了公孙轩辕会受伤,所以才让我带了崆峒印给他疗伤。”

    风师父没有否认,点头说道:“没错,我学了一种异术,可以推算这天下很多事情,所以我即便是足不出户,也能知道任何我想要知道的事情,除了人心”

    “我以为你会记得我说的话,牢记在心的那种,可没想你还是被发生的一切扰乱了心绪,以致于改变了我预料的事情。因为很多原因,其实这世间有太多的人一直在关注蚩尤和公孙轩辕的事情,也都在期待他们的公平一战。”

    杨帆海立刻说道:“可我若不去,他们也没办法公平一战”

    公孙轩辕身受重伤,若自己不去送崆峒印,一切都是白搭。

    风师父却是摇头:“世间之事没有无原因的开始,也没有无原因的结果。若不是你,阪泉之战的大结果没有改变,因为魔烈的出现,两国大军必然也是一个都活不下来。不同的是,魔烈必然是伤势愈合大部分,就不会有之后的狼狈,也不会因为某些原因而接受某些人的指示。”

    “你虽然乃是天道之异术,却也脱不开因果的干系。你种下了因,所以变成了由你来了解这果。这世上有一个叫做苦僧的人,他推崇的理我虽然并不太赞同,但有一点感觉他说的没错。”

    “一个人种下了因,他日必然要接受结出的果。若做了哪些又无需承担,岂不是太不公平。虽然这话有些狭隘,可又的确很有道理。也许是如他人所说的,人算不如天算啊”

    见风师父笑得莫名,杨帆海又是说道:“我感觉若真正开大,公孙轩辕未必是蚩尤的对手。”

    他与两人都交过手,相比之下蚩尤似乎比公孙轩辕要更强一些。

    风师父却是摇头:“这世上有那么好几种人,如蚩尤这种,霸气凌人,除非是真正强过他,不然交手的第一时间就会让人心中生出畏惧,感觉无法抵挡。”

    杨帆海点头,蚩尤给自己的确就是这种感觉,那种霸气不是他人可以想象的,只有真正站在了面前才能体会。若不是身上背负了太多,他自己也感觉很难放开手脚,就好被对方的气势给慑服了一般。

    “公孙轩辕这种则是完全不同,他看上淳厚良善,不喜争斗,君子之德,让人感觉如沐春风。但这种人一旦拼起命来却是最可怕的,他本身也许不至于天赋逆天,可因为一种叫责任心的东西会让他变得无比强大。他会将背负的所有化作力量,压力越大,战力越强。”

    “公孙轩辕这种人,最恐怖的一点便是,在他没有真正死亡之前,没有人知道他究竟能爆发出多强大的战力。所有小看这种人的人,最后都是死于不甘和懊悔之中。”

    杨帆海默然,细细一想,似乎真是如此。公孙轩辕给他的感觉就是看起来并不是强的多恐怖,可真正交过手后就会感觉无法探出对方的底线在那。似乎不管你变得多强了,他总能应付,甚至还能超出你一点。

    正如他们的武器,若说蚩尤是锋芒毕露的虎魄刀,那公孙轩辕就是中正王道的轩辕剑,看似普通,却是有帝皇之风范。当真正危机来临的时候,帝皇之威更让人知道何谓王者之道。

    “这杆枪交给你,本是无意,但你既然答应了蚩尤保护巫族,就不要辜负了”风师父又是说道:“光留在这里内疚和懊悔可是完成不了他交给你的遗愿的。”

    杨帆海摇头说道:“可我心静不下来。”

    确切点说是很浮躁,让他很难如以前一般淡定的处理很多事情。他知道这不对,但心绪这种东西又岂是说静下来就能静下来的。

    “身在局中,自然免不得为局势迷惑。要想安静下来,就得先远离这些了。既然你觉得自己还回不去,那正好就帮我做点事吧再看看这画如何”

    话音一落,风师父手中的笔在纸中央点了重重一笔。仿佛是添上了一朵花,又好像是画了一口井,仔细看去却有犹如是太阳星,更像是定下了一个世界的中心

    玄之又玄,总而言之,一瞬间便让杨帆海感觉那不再是一张白纸,而是一个活了的世界。

    日月高悬,清风徐来,又可见雷霆风暴,大雨倾盆,暴雪连天种种天地之异象一瞬间充斥在杨帆海的眼中。

    他也曾因为风师父的画体会过一种大千世界之感,不同的是,上一次的世界是死的,山脉河流或者说是江山社稷,而这一次的世界是活的。尽管那些天地异象看起来极为可怕,却更为真实。

    一笔点下之后,再见风师父抬手,一股玄异之力将那张白纸裹着飞了起来,悬于空中,见得天地元气纷涌而至,又见的风雨雷电火焰之力凭空而现,紧紧的包裹白纸,轰鸣作响。

    炼制法宝杨帆海一惊,已经看出风师父在做什么了,竟是准备将这白纸炼制成法宝一件。

    从来没见过有人这么炼制法宝的,不用任何炼器炉子,也没有其他东西,就这般凭空而动,却又是气势惊人。

    而更让杨帆海惊讶的是,不过片刻时间,就见那白纸发出五色毫光,犹如五行之气喷涌,极为不凡。

    气息更为不断的攀升,不多时已经变得如孙九阳送自己的那夔牛战鼓一般了。

    仙王神兵,无法置信,风师父竟是在这片刻时间里,将一张白纸炼制成了仙王神兵。这到底该是有多强,才能做到。

    这算起来已经不是风师父第一次在自己面前显示实力了,可越是如此,越是让杨帆海感觉自己的这个师傅高深莫测,实力无法推测,强的有种超出了认识的感觉。

    不多时,法宝炼制完毕,白纸化作一卷画卷落在了风师父的手中,再递到了杨帆海面前。

    “你去南海寻找娲皇宫,用它跟女娲圣人换山河社稷图回来”

    ;[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造化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