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征战洪荒正文 第三百六十三章 回光返照

正文 第三百六十三章 回光返照

    豫州,郑城王宫。

    捏着黑子准备放下的黑色斗篷之人突然停住,那只手悬在空中不动,双眼则是看向了南方。微微叹了口气,却又好像是松了口气。

    这细微的动作,立刻被对面的缁衣氏逮到,急忙问道:“怎么了,可是出什么事了?”

    虽然之前被一顿劝慰,让她宽下心来,但若说就不紧张了,自然还是假的。尤其是她知道眼前这人的身份,说合作还好,若说是完全信得过的朋友,还言之甚早。

    黑色斗篷之人摇了摇头:“不,一切都之前预料的一般,这一次,没有变数。”

    缁衣氏微微松了口气,随即又嗤笑一声:“你把周天星术练到了那般程度,难道还会有算错的吗?”

    黑色斗篷之人微微笑道:“这世间可没有真正的完美功法,即便是在这小世界中,周天星术依然还有算不到的东西。比如:人心!”

    “你应该比我更清楚,无情无欲的天地大道算计无双,但也时常出现纰漏,便是因为因为没有情感的它,无法准确的算出当事人会因为什么心情而采取什么应对方法。其实,即便是有情感的人也算不出来,人心隔肚皮啊!”

    “天地大道所能用的,只是根据世间生命面对某些事情时会如何做的最大概率,来推测当事人之心情和心态,因为生命的本能殊途同归。但这也是在大世界中,为何变数不断的缘故,因为这世间总是不缺奇葩心态的人。”

    “就好像它以为陈磐在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后,会选择做个富家翁,安乐享受,却是没算到那家伙对于自由的渴望超出了一切,没有选择妥协,而是选择了置之死地而后生。”

    缁衣氏略有不懂,疑惑的问道:“那你这次是在算计别人的心思?”

    “只是推测吧!”黑色斗篷之人说道:“没有失去理智的九黎大帝,终究还是重义气的!”

    随即将黑子一扔,长身而起:“这棋局,我输了。最大的一个变数没了,一切如陈磐计划,这个小世界到了要结束的时候了,你也做好准备吧!”

    说完,也不等缁衣氏反应便转身而去,身影瞬间消失。

    居然赢了……缁衣氏看着棋盘上自己所剩无几的白子,略一愣神,突然想起了什么一般,立刻朝南方而去。

    逐鹿战场。

    看着眼前的蚩尤,还有其心口的那把帝皇之剑,杨帆海一脸惊惧,忘记了四周一切。

    如此战斗,生死相向,根本无法做留手,更何况还带着立场的批判和民族之大义。在那样一个赌注之下,杨帆海找不到自己留手的理由,自然觉得蚩尤也是如此。

    可是他错了,在那样的情况下,蚩尤还是停住了手中的虎魄刀,放过他一条命。准确点说,不是蚩尤饶过了杨帆海,因为这样的立场生死无怨,没有理由。

    是尤山虫饶过了木易凡,不管是因为过去木易凡助他带回乾坤弓,还是助他一统南蛮,又或者是为了两人特殊的友情,尤山虫终于还是无法狠心将眼前的兄弟斩杀。

    但那个情况下的杨帆海神智都已经被打的不清醒,更是根本就想不到这一出,他能做的仅仅是凭借本能做最后的抵抗:将手中的帝皇之剑对着蚩尤刺过去。

    若要杀他的是别人,心中只有杀意,他这一剑软绵绵的根本就是个笑话。剑未递出,自己就定然身死,所有的动作也只是犹如一只将死的饿狼咆哮一声,维持最后的尊严。

    然而蚩尤的收招却是给了他完成这临死一击的机会,要在那样的情况下收住狂暴一刀,哪怕是蚩尤也无法轻而易举。

    最终,刀停住,剑却是插入了那伟岸身形的心口。

    巫族与其他修士不同,并无元神,力量之源乃是血脉,心脏变成了他们最重要的命门之一。蚩尤因为是巫妖血脉,因而与一般巫族不同,他是有元神的。

    元神帮助,加上这般修为,若是寻常情况下一剑,也算不得什么。但此时此刻不同,不仅仅是本来就消耗巨大,更因为插入心脏的非一般凡兵,而是帝皇之剑。

    这柄曾握在天帝帝俊手中的至宝,在巫妖之战的时代,曾经还有过一个别名:屠巫剑。

    刺入心脏的瞬间,金色剑气爆发,直接将蚩尤心脏捣碎,更有与生俱来的天道之力沿着其经脉尽数灌入其头颅,将紫府捣碎,一塌糊涂,元神遭受重创,甚至在其天灵顶上开出一个大洞。

    “啊!”

    饶是蚩尤神威,也是忍不住痛呼一声,气息瞬间如同烛火将要熄灭,乱成一团。

    “轰!”

    同一时刻,第八道天劫劈下。这一次是五行神雷,白青黑赤黄,代表着金木水火土的五色神雷,凝聚数百米直径,缠绕压缩,最后化作手臂粗细,蕴含了仿佛要毁天灭地的恐怖力量,就这样从那破开的天灵之顶直接劈在了蚩尤重伤的元神上。

    “啊!”

    痛苦咆哮,气息萎靡,之前气息狂盛的蚩尤,此刻瞬间萎靡,天雷轰劈之下,终于是无法战力,后退几步,再半跪在了地上。

    “大王!”

    八十一神将惊呼一声,虎目含泪,无论是谁,恐怕也想不到事情竟会发生这般变化。峰回路转之下,刚才呼啸天地的九黎大王竟是在这顷刻间成了重伤将死之躯。

    这一刻,便是远处的公孙轩辕也一脸惊愕,愣神不动,好一会才摇头叹息,一脸悲痛莫名。这样的战斗,就算是赢了,也令他感觉到一股无力的悲伤。

    “不要过来!”

    蚩尤大喝一声,让巫族止步,动气之下,又是大口吐血。

    “尤……大哥!”

    杨帆海低喊一声,想要上前搀扶,却是被蚩尤伸手阻挡,再见其摇摇晃晃,艰难的站了起来。

    看着他深吸一口气,脸色突然浮现出一些红润血色,杨帆海心中更是大痛。他知道这绝非伤势好转,而是回光返照。这等重伤,除非道祖出手,或是有传说中的九转金丹方能活命。

    看着杨帆海,蚩尤低声说道:“我曾看很多书上写过,也听很多前辈说过,王者,不该有妇人之仁。所以这些年来,我一直都是雷霆手段。但今天,我实在是没办法下手……说起来,我的朋友只有你一个啊!”

    他游历天下多年,认识很多人,也被很多人认识。但族中或是勾心斗角的对手,或是对其崇拜的族人。八十一神将是属下,公孙轩辕是对手。

    王者寂寞,诚然如此,他想来想去,能被称得上朋友,不因为巫族大王才与他结交相处,又能平静淡然的只有木易凡一人。他知道这是妇人之仁,但实在无法下手将这个唯一的朋友斩杀在虎魄刀下。

    “尤大哥,我……”

    杨帆海双目含泪,这样的情况下,他根本不知道说什么,愧疚?自责?又或者是悔恨。

    一方是相交于心的兄弟,另一方是亿万华夏族人,感觉无论他此刻做了什么,都可以说对,也可以说错。造化弄人,便是如此。

    “你不用自责,此事为我自己缘故!”蚩尤竟是出言安慰,好像遭受不幸的反而是杨帆海一般。

    看了一眼远处插在地上,此刻突然悲鸣不止的紫色长枪,蚩尤又对着杨帆海说道:“我听族中故老说过,在上个纪元最后时刻,巫族的守护圣者使用的便是一杆紫色长枪。你这枪不知道来历,既然在先天至宝之列,恐怕就是那一杆了。”

    “它本是守护巫族的法宝,所以你用它是伤不到巫族的!但它既然落在了你的手中,也许就是所谓的命运了。”

    “我油尽灯枯,无力回天,可心中还是放不下这巫族,毕竟他们是因为我才卷入这等大战。今日过后,人族气候已成,当为九州正统。既然这杆紫色长枪落在了你的手中,便请答应我一件事:替我守护巫族!”

    “尤大哥……”杨帆海说不出话来,只能不断点头。

    “嗡嗡嗡!”

    天空之中传来一阵金鼓鸣音,第九道天劫凝聚,仿佛海纳百川,龙吸鲸吞,将天地能量尽数吸收到了一起,再化作一阵能量狂潮从天而降,仿若混沌瀑布,恐怖无比。

    “啊!”

    蚩尤一声大吼,伸手按在帝皇之剑剑柄,将这柄取命之剑直接拔了出来。

    一手虎魄刀,一手帝皇剑,仰天长啸,任那混沌瀑布疯狂冲击,也巍然不动。

    那雄壮身形,犹如巍峨巨山,仿若魔神,令无数观战者倒吸一口冷气。纵然仅剩一口气,九黎神威,依然足以令四方惊惧,天地变色。

    地动山摇,混沌咆哮,恐怖的第九道天劫笼盖八荒**,便是杨帆海也被波及其中,不见身影。

    等到天劫化去,地朗天明,突然见得一道黑影急速变大,瞬间遮天蔽日,令世界无光。

    所有人仔细看去,顿时大吃一惊。

    如此重伤,毫无生还可能才是,可九道天劫过来,蚩尤竟然还活着,气息变化,从亚圣冲入仙王之境,而那身躯更是暴涨数万倍,变得足有十几万米高。

    这一刻,正如魔神降世,俯视苍茫大地。

    ;[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造化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