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征战洪荒正文 第三百四十四章 牵制

正文 第三百四十四章 牵制

    豫州,郑城,王宫。

    几个宫女站在后花园门口,不时偷偷的看着里面,颇为好奇那个穿着黑色斗篷的人谁,居然可以让缁衣氏亲自作陪这么多天。有侍卫则是在议论这几天的事情,忿忿不平,自是被那些老是来要东西的天庭仙人给气到。

    乾荒依然在草地上玩耍狸猫,转悠个不停。那只狸猫已经没有了昔日的锐气,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任乾荒如何拉扯,也没有多少反应,最多就是呜呜叫一声,俨然一副任命的样子。

    不远处石亭下,缁衣氏还在与黑色斗篷之人下棋。

    黑白子起落,攻守不定,好像互有得失。只是双方给人的感觉却是截然不同,黑色斗篷之人老神在在,一副稳若磐石的样子,而缁衣氏则是皱眉不止,俨然有些心不在焉。

    下过一子后,缁衣氏突然回头,对着草丛上大声喊道:“乾荒,你别老是这么折腾狸猫,都要被你虐待死了,奶奶我可没时间再去给你抓一只!”

    乾荒咯咯咯的笑个不停,压根没有给她回应,这会拽着狸猫的尾巴在地上拖着跑。狸猫也是完全认命,把脑袋埋在草丛中滑动。

    “这死小子!”缁衣氏骂了一声,又是念叨着:“来人啊,给我上点水果,都要渴死了!”

    这般吆喝,完全没有了母仪天下的气质,只是这里的侍女多数都是她从缁衣国带过来的,早已习惯,并不奇怪。

    下了一枚黑子后,黑色斗篷之人微微一笑:“你如今可是母仪天下的王后,华夏大王公孙轩辕的妻子,怎么跟个菜市口的大婶一样了。”

    “哪有!”缁衣氏哼了一声,端坐好,一脸微笑,雍容气派。不过坚持了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就立刻松了下来,看了黑色斗篷之人片刻,忍不住站起身来,伸出一个指头指着他说道:“你……你……你……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黑色斗篷之人抬头,淡淡一笑:“没有什么意思,不就是来陪你下棋吗?”

    “陪我?”缁衣氏声音提高了好几个调:“明明是拉着我在陪你下棋。”

    停了一下,又是问道:“你到底想干什么?是在故意拖着我,不让我抽身吗?”

    黑色斗篷之人不置可否,只是淡淡的问道:“此话怎讲!”

    缁衣氏好像也是豁出去了一般,大声说道:“你个老乌龟一样的家伙,一天到晚躲在山洞里面神神叨叨的,怎么可能会无缘无故的跑到我这里来,还是在这么一个关键的时候。弄的如今我对前线军情一概不知,你要说你不是故意的,那就是当我三岁小儿了。”

    “我知道你这家伙很会算计,是不是算到轩辕有难,故意在此拦着,不让我出去?”

    黑色斗篷之人初来,她尚没有觉得如何,礼貌性的招待一番。可对方居然恬不知耻的住下来了一般,天天拉着自己不让离开,怎么看事情都有些怪异。

    看着缁衣氏气急败坏的模样,黑色斗篷之人一脸诡笑,好一会才说道:“常言道,关己则乱,这话果然不假,纵然惊才绝艳如你也是不可避免啊!”

    缁衣氏的脸色立刻阴沉了下来:“这么说,我是说对了?”

    “你说的没错!”黑色斗篷之人点了点头:“如果我算的没错的话,公孙轩辕这次要吃一个大亏,非常凶险。”

    “怎么可能!”缁衣氏急切说道:“轩辕与蚩尤的实力半斤八两,怎么可能这般容易遭遇凶险。”

    黑色斗篷之人盯着缁衣氏看了一会,才摇头说道:“我不太懂情之道究竟是什么样的力量,但一直以来感觉爱情这个东西相当可怕,尤其是对女人。”

    “这么多年来,能让我侧目相看的女人只有两个,一个是你,另一个是你徒孙。可惜无论是你还是你徒孙都一样的性情,一旦到了自己男人身边,所有的才情不见,变得愚不可及。”

    被骂了一通,缁衣氏却是没有生怒,反而是皱眉坐下,好像要冷静下来。

    此时有侍女端着水果送了上来,被她连连挥手喝退下去。

    黑色斗篷之人又是接着说道:“越是懂天机的人,越是不敢出来吆喝。因为谁都知道天道无情,一旦犯了真正的天法,会被天道算计的死无葬身之地。”

    “气运一说很难描述清楚,不过不可置疑的是,这个时代是属于蚩尤和公孙轩辕的,但坐在后边看他们表演的可不止是我们两个,还有太多的人作壁上观。不同的是,我们只是看着,而有些人却是不安分想要插手。”

    “不安分……”缁衣氏皱眉低声说道:“那些所谓的圣人?我想过他们会做些什么,但以我来看,轩辕得利似乎对他们更好,毕竟轩辕相对蚩尤而言更加老实,不会无法无天。”

    黑色斗篷之人摇了摇头:“你想当然了,对于他们而言,一个忠厚老实的王者不可怕,一个忠厚老实,而又脾气倔强的王者才更为恼火。天道规矩,圣人是不准随便出手的。公孙轩辕一旦得了这九五之尊的宝座,以他的性格,兢兢业业,仁厚施政,永远不会给圣人找到口实的时候。”

    “但蚩尤就不同了,这个冲动蛮撞巫妖,其本源本就是无法无天之辈,如今体内还流淌着巫族好勇斗狠的血。对于他而言,满足两个字永远不会出现,当他得了这九五之尊的宝座后,就会仰望更高,定然会要做一些无法无天的事情。”

    “所谓的天道规矩,对于他而言就是狗屁。那样的家伙,就如同昔日的刑天一般,就算没有人是他对手,天道鸿钧也会出手镇压,避免破坏天地平衡。”

    “而且在上个纪元,轩辕大帝的威慑力是更在九黎大帝之上的。对于那些家伙而言,仁厚的公孙轩辕威胁是要胜过蚩尤的,所以自然是要算计他了。”

    缁衣氏蹭的一下就站了起来,眉宇间杀气浮现:“若是蚩尤杀了轩辕,我无话可说,可若是他们……我就让他们知道什么叫无法无天了。”

    黑色斗篷之人亦是站了起来:“若你真要如此,那我会尽一切手段把你镇压!”

    “你可以试试看!”缁衣氏俏脸一寒,四周突然一静,仿佛时间静止了一般。

    黑色斗篷之人摇了摇头:“你不用激我,到了关键时刻,任何破坏我计划的人都是我的敌人。对于敌人,我从来不会留情。”

    “不过现在动火言之尚早,你其实是关心则乱,乱了阵脚。若静下心来想想,就不会如此了。”

    “算计公孙轩辕就是算计人族,算计人族我是不会袖手旁观的。而且若要说到底,慌乱的人该是我才对。一旦你真的乱来,坏我计划的可能是很大的!既然我都气定神闲的坐在这里,你又慌什么?”

    缁衣氏略一思索,微微点头:“说的也是!”

    一时散了气息,随意坐下,四周那静寂之感慢慢消失,似乎一切都恢复了原状。

    再看着黑色斗篷之人,缁衣氏问道:“我不是很明白,按理来说,该是在同一个阵营才对,为什么你们要防着他们。”

    “此事关乎欺天!”黑色斗篷之人:“古往今来,唯有陈磐一人达到了天地大道的高度,自开天辟地以来,两者的博弈才真正开始。”

    “也许是偶然,又或者是命运,三清道人的灵魂曾与陈磐融合到了一起。在开天辟地之前,陈磐与天地大道过了一手。那一手,让陈磐得到了世间生命本源,但也让天地大道与他的灵魂产生了联系。”

    “虽然天地大道无情无欲,但论算计,真不会在任何人之下。他可以通过与陈磐灵魂的联系,利用三清道人来感知天道世界中的很多事情。所谓的圣人,其实陈磐做给天地大道看的,让那个至高无上的东西以为这个世界的生灵已经苟且偷生。”

    “在不自知的情况下,三清道人其实已经成了一个两面的奸细。天地大道通过他们来间接控制这个世界,而陈磐则是通过他们来迷惑天地大道,让那个至高无上的存在以为一切都在掌握之中。”

    “而且陈磐也警告过我,人心难测,一切可能产生改变。曾经也许是同一阵营,但如今,很难说了。”

    “自认盘古正宗的他们,心气很高。九头天皇时代,他们被一个眼中的后起之秀狠狠地羞辱了一顿,若非有三清紫府,命都保不住了。”

    “一万年前,三人联手,却又是被东皇太一打的毫无颜面。有的人也许不在意,但有的人已经是酸的到了极致。尤其最后的巫妖之战,自认盘古正宗的他们,差点被巫族大祭司当成了补品,毫无还手之力。”

    “一再的颜面扫地,其实不仅仅是他们,换成是我的话,恐怕也会觉得唯有将这个世界掌控在自己手中才安心。”

    “在这样的情况下,我觉得还是保持消失状态比较好,这也是为什么无量天尊当年会找上你的原因,毕竟修炼弃天之道的你,也是一个同样的变数。”

    此言一出,缁衣氏终于是不再说什么,又是拿起了棋子。

    ;[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造化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