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征战洪荒正文 第三百三十四章 明心

正文 第三百三十四章 明心

    离了郑城,一路往北,过兖州地境,感觉时间还有,杨帆海忍不住去了盘山。

    少小离家老大回,每次回到这里,杨帆海感觉不管自己的心多么乱,都会不由自主的宁静下来,好像到了一处传说中的极乐净土,没有忧愁和苦闷一般。

    轻车熟路,进了迷雾谷,再走进山洞。和煦日光,温暖春风,风师父这次没有画画,还是在池塘边垂钓。

    看着那并不苍老,反而犹如山岳一般沉稳的背影,杨帆海心中突然思绪万千。

    以前他总觉得风师父像个苦修行者,一个人住在山中,过着清苦生活,没有人可以交流,很是无聊乏味。可如今再看着他,却是感觉极为不同,心中甚至有些羡慕,若能像风师父一般寻这么一个风和日丽的地方隐居,定然也是极为美好的事情。

    刚靠近几步,突然听到嗖嗖之声响起,杨帆海想都不想,直接招出紫色长枪抬手便迎了上去。

    钓线若疾风袭来,明明只有一根,却是犹如铺天盖地一般。这其实是因为太快造成的效果,若是换做他人施展,已经很难瞒过杨帆海的感官,但风师父使来,明明是那样的轻描淡写,却还是令杨帆海感觉神光目眩,有种难以招架之感。

    结果不出意料,杨帆海倾尽全力,却还是挡不住钓线的鞭笞,被抽的一身红色鞭痕,就好像一个犯错的小孩子被长辈教训一般。

    好一会后,才听见呼呼之声消失,钓线已经重新垂入了池塘之中,风师父也是不紧不慢的说道:“北海呆了四十年,也不知道先回来看看!”

    话语之中似乎有些责备,令杨帆海有些惭愧。这么多年下来,他似乎已经养成了一个习惯,只有当遇到困难和麻烦的时候,才会到这里来,以至于从北海回来后,根本没想过回来,而是直接去了郑城。

    没有多说,也没有解释,只是走离风师父两米远的地方,找了块石头盘膝坐下。

    “又遇到难题了?”风师父问道。

    杨帆海摇了摇头:“也不是难题,只是感觉有些难受。很多事情凑到了一起,让我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停了一下,见风师父没有询问,又自顾自的说了起来:“我找到抓我母亲的人,但对方是我无法击败的对手,我怕是自己救不出他们。”

    “这世间没有什么对手是不可打败的!”风师父淡淡的说道:“你感觉对方是不可被打败的,只因为你自己不够强,也不够坚定。”

    杨帆海低头,再抬头问道:“我知道如何要慢慢变强,但师傅你说的坚定又是怎么回事?”

    风师父不会随意说自己什么,哪怕自己感觉自己已经很有毅力,很坚定了,定然也是因为有所不足。

    风师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慢慢说道:“曾有一个人,与自己的兄弟和一群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去挑战一个在他们看来无法打败的对手。最后所有人都死了,只有他一个人重伤归来。”

    “再无退路,背水一战,他选择了一条极端的路,将自己炼制成了这世间最强大的一件法宝,一件人形法宝。”

    “他以为自己这样做就已经够了,可还是低估了对手的实力。直到最后,他才发现还是想的太简单了。他的实力的确是够了,可总还想着要两全,即打败敌人,又能保护世界。”

    “要打败那个对手,只有一个办法,便是灭世。若不能毁灭世界,他就不能打败对手。很有意思的事情,他想保护这个世界,却只有通过毁灭世界来击败对方。”

    杨帆海皱眉,再问道:“师父,你的意思是要我不惜一切代价吗?”

    如果心中意志坚定,那一切就会以达到目的为结果了。就像风师父口中所说的那人,哪怕毁天灭地,也要将对手打败。

    他以为如此了解,没想风师父却是摇了摇头:“不是,我只是想起了此事就说给你听。我其实想要给你说的是这个人的那个对手。他的对手其实在他把自己炼制成宝物成功后,就已经不是他的对手了。之所以能令他无可奈何,只因为他的对手有一件宝物,可以借助众生之力。”

    “如果你觉得你的对手,你一个人无法打败,就借助他人的力量。之所以说你还不够坚定,因为你心中还有着一种武士的情节,想靠个人实力来实现,却是忽略了其他。”

    “你有朋友,有兄弟,还有忠心的属下,如果能借用所有人的力量,就一定还会输吗?也许你知道这些,但你心中的意志不够坚定,充满了犹豫,所以选择了逃避,因而导致迷惘。”

    “不……不知道!”杨帆海结巴了一下。

    “不知道就可以试试,但你从来没有与任何人说过!”风师父接着说道:“我知道你这次回来的原因,是因为这次的对手是你的朋友,你觉得自己很难下定决心与对方决一死战。”

    “是的!”杨帆海点头:“更重要的是,这个局面是因为我而造成的,所以弟子感觉很痛苦。”

    “世间的事情从来不是一开始就一定决定了结果的,其实这个局势本可以变成另一种局面的!”风师父说道:“巫族和人族的战争并非仅仅是因为你的失误,更是因为双方都积压了怒火无处发泄,需要这样一个由头。”

    “若你早早将自己的事情说给蚩尤和公孙轩辕听,两个都不待见仙族的首领,也许会因为你而团结一起,携手伐天。到那时候,不仅仅是你私事有了助力,两族的怒火也找到一个宣泄的出口避免了战争。”

    “我……”

    杨帆海神情大动,他从没有想过此事,但感觉风师父所说并非不可能。巫族与仙族的矛盾由来已久,而公孙轩辕也是对仙族颇为不满,若因此联手,那此刻的自己根本不是烦心,而是高兴了。

    “感觉一切都已经晚了是吗?”风师父又问道。

    杨帆海低头,无法回答,感觉正是如此。

    风师父放下钓竿,站起身来,走到杨帆海身前,伸出一手摸着他的脑袋说道:“有时候想提醒你一点什么,但又有些犹豫,担心因此扰乱了你的思绪,反而不美!”

    “可每当看到你这般苦恼,却又觉得我应该做点什么!看清楚一切,想清楚一切,做正确的决定,而不是想当然的冲动。三思而后行,无论何时开始,对于未来都不晚。诚然已经无法改变过去,但至少不会让你的未来变得更差。”

    “弟子明白了!”杨帆海点头,俯下身子行了大礼。

    风师父一翻手,拿出八枚铜钱,低声说道:“这么多年了,从来没有在你出征的时候做过什么,今天就破例为你算一卦吧!”

    算卦……杨帆海一愣,从来不知道风师父居然还会这个。算卦这种事情在九州到处可见,但基本都是假的,没有人能窥视天机预测未来。若是他人来说,只当是个玩笑,可这是风师父,绝不会与自己说笑。

    风师父没有多言,只是将八枚铜钱随手一扔,再一拂袖全部接住,摊开细看之后,便开口说道:“此番出征,吉凶各占一半,生死不定。在早期会有烦心之事出现,切记不要犹豫,果断处理,如此更为合适。”

    停了一下,翻手拿出一个盒子递到杨帆海手中:“我无法亲自为你做什么,只能给你增添一点气运了。这东西拿好,切记不要打开。等见到公孙轩辕之后,再将此物拿给他即可。”

    虽然很好奇盒子之中是何物,但杨帆海向来尊重风师父,不敢忤逆,点头之后,便将盒子收了。

    虽然不至于心神清明,但风师父一番话说来,的确是让杨帆海心中舒服了许多,感觉再没有什么要说的,便起身告辞。

    出盘山往北,不出几日便到了长城,一路往西,直到冀州边境吕梁山大营。

    没有心思应付多余事情,杨帆海直接到了吕梁山帅帐外侧。

    张骓正在营帐之中与皇甫少为等人商量雍州送来的情报,时而争论,意见有些分歧。

    营帐外侍卫听到里边的争吵声并没有什么表情,司空见惯一般。征北将军麾下十二将,都是杰出之人,个个不凡。但也因为个个不凡,以至于互相之间难以服众。

    杨帆海与许帆在的时候,一切以两人为主,没有任何问题。可一旦两人不在,麻烦就来了。

    张骓文武双全,将帅之才,乃是唐国将军之首。可皇甫少为贵族世家子弟,也是不凡,成了蓟国将军之首。而昌国将军为首的薛城桐又是十二人之中实力最强者,因而这麾下十二将有了三足鼎立之势。

    薛城桐沉默寡言,甚少与人争论,可张骓与皇甫少为就不同了。张骓智谋过人,略胜皇甫少为一筹,可皇甫少为却认为杨帆海乃是蓟国出身,所以一旦他不在,该是以蓟国出身武将为首,因而时常有矛盾迸发。

    这几日发现雍州方向三方部族兵马调动诡异,两人又是发生了争执。[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造化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