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征战洪荒正文 第三百三十三章 女人

正文 第三百三十三章 女人

    天光拂晓,鸟鸣清风之中,杨帆海一个人离开了南线大营,朝郑城而去。

    战术的制定,公孙轩辕表现出了从所未有的决断,所有的战略方针都用了一种近乎独裁的方式决定。想要如何就是如何,任何劝说也无用。

    这与平日的他很不一样,虽然说话和动作还是很平缓柔和,但那种王者该有的果断和霸气都是格外明显,甚至有些超过。

    如此失态,似乎有些不妥,但杨帆海却是能够理解。就好像公孙轩辕自己所说的一般,对于蚩尤而言,打败他,比赢取这场战争的胜利更有意义。

    对于他自己,亦是如此,两个时代的天骄,似乎早早的就已经被时代烙印下了各自的立场,胜负比其他都要更加重要。

    自己的任务已经定下,其他的战术都是南线大营,倒不如提前去北方做准备。

    不过杨帆海没有直接去北方长城,而是先回了郑城。当所有人知道战争将要爆发的人,将焦点聚集在公孙轩辕和蚩尤两人身上,觉得他们才是战争胜负关键的时候,他却是知道,还有一个人可以影响这场战争的走向:缁衣氏。

    风师父曾用讲神话故事的方式给自己讲过修行界的所有绝顶强者,虽然并没有刻意用一种狂妄的姿态来看轻他人,但感觉能入他老人家法眼的似乎只有两个盖世妖皇。一个是东皇太一,另一个则是一个更为远古的存在,并没有给自己说过名字。

    而如道祖鸿钧,魔祖罗睺这等所谓修行界至高无上存在,似乎也只能得到一个还不错的评价。至于那些三清道人之类的圣人,风师父讲起他们都是极为平淡,好像就讲了一个普通人的事情一般。

    尽管风师父不曾与这些人真正直接面对过,可直觉告诉杨帆海,那些所谓的强者似乎真的不是风师父的对手,除了缁衣氏。

    这是杨帆海见到的第一个被风师父以平等身份来对待的人,甚至好像做了某些决定,还要与其商量一般。

    缁衣氏的实力,无法想象,只能用深不可测来形容。虽然不明白她为什么要对公孙轩辕隐瞒那些事情,可杨帆海知道,若缁衣氏愿意,绝对可以影响九州的格局。就好像她坐在扬州之时,扬州就超然于其他八州之上一般。

    敞开内心而言,杨帆海挺希望缁衣氏出手,这样会变相缓和战争。势均力敌的战争最可怕,因为无论最后谁胜谁负,必然都是极为凄惨。一旦缁衣氏插手,蚩尤心存顾忌,就会有所有保留,而公孙轩辕的性格也不会倾尽一切。

    可惜,得到的答案却是截然相反,缁衣氏一脸玩味笑意的看着他说道:“你为什么会觉得我会出手,不是告诉过你,我只准备当个相夫教子的好妻子吗?”

    杨帆海摇了摇头:“因为我感觉王后您对大王的感情非同一般,是一个为了他可以不惜一切的人,所以不会让他陷入危险才是。”

    缁衣氏又是笑了笑:“你说的没错,我不想让他陷入危险。可他是我的男人,我不想他被人说要靠女人如何。所以不管他遇到了怎样的危险,我都不会出手。我唯一能做的,就是一旦他被人杀了,我就拉整个世界给他陪葬。”

    拉整个世界给他陪葬……说的风轻云淡,但杨帆海知道,对方绝不是开玩笑的。这是一个极端的女人,极端到让自己也感觉害怕。

    感觉了一下什么,缁衣氏皱着眉头说道:“你赶紧走吧,乾荒要过来了,一会让他看到你,你又得带着个拖油瓶了……时间该是还有,你回蓟国公府看看吧!”

    “我也是女人,知道等一个南征北战男人回家的感觉。我等的比她久,但比她幸运,因为我知道我等的人也会等我。但她不是这样,因为她等的人从来没有给过她承诺。璟露公主从来不说什么,可我知道她心里很苦。”

    杨帆海默然,没有回应什么,只是躬身一礼退了下去。不过还是听了缁衣氏所言,回到了蓟国公府。

    看到杨帆海回来,璟露公主自然是高兴的美不胜收一般,各种事情都屏退了下人自己亲自来做。

    杨帆海没有拒绝,他不知道该如何拒绝。尽管璟露公主累着了,但看得出她很是开心,也许拒绝反而会让她不高兴。

    他不太懂爱情,却是能感觉到璟露公主和自己之间,似乎已经不再是纯粹的主从关系。但也正因为如此,才让他更为慌乱,不知道该用什么方式来处理两人之间的关系。

    就好像缁衣氏所说的,自己给不起任何承诺。巫族与人族的大战在即,蚩尤是公孙轩辕的敌人,也是自己的敌人。对上这个尤大哥,没有人能确保全身而退。

    除此之外,自己还有个更大的敌人,便是坐在九重天凌霄殿的昊天大帝。那个可以狠心罔顾妹妹一生幸福的天地君王,是可以与圣人相提并论的存在。尽管豪言壮语在前,可杨帆海自己知道,要与这个天地君王为敌,自己的下场几乎可以想象。

    一个似乎没有未来的自己,又如何能给人承诺。误过一个九凤了,杨帆海实在不想再误一个璟露公主。

    用过晚饭,在自己屋中休息,免不得开始胡思乱想。不知道为何,哪怕遇到再强大敌人也能冷静的自己,一旦离璟露公主太近,就情不自禁会思绪难宁。

    思绪万千之间,听到外边传来一阵阵琴音,如同清风绕林,优雅轻柔。没有用神识探查,也无需过去,杨帆海便知道是璟露公主。

    那轻柔的琴音之中有着一股莫可名状的惆怅,如泣如诉,有着璟露公主的味道,仿佛间就能看到她的模样:蹙眉深思,难以抚平。

    本想佯装没有听见,可终究还是按捺不住,循着琴声走了出去。绕过走廊小道,到了后花园中。

    月光潇潇,若青霜披洒,笼罩了整个蓟国公府。让这本是七月的炎热季节,猛然间有些清冷一般。

    花园中的凉亭内,璟露公主一双素手轻抚琴弦,也不知道是失神,还是入神,悠悠琴声中,她一动不动,眉头紧蹙,再无其他。若不是双手动个不停,倒是犹如石像一般。

    清辉冷月之间,有灯火辉映,猛然间,竟让杨帆海有种看到了传说中广寒宫内的嫦娥一般,美的不可言喻,令他有些失神,怦然心动。

    也不知道璟露公主心中想起了什么,琴声突然加快,若暴雨将来,眉头更深,竟是有些凄苦模样,令杨帆海忍不住想要上前抚平,踏出一步。踩碎了一截枯枝,发出咔擦之声。

    “谁?”

    璟露公主立刻反应过来,停住了琴声询问。她虽然并非修士,可用过那么多丹药,还是有了元婴期的实力,耳聪目明,远胜常人。

    “公主,是我!”

    杨帆海无奈,只能从黑影中走了出来。今天确实有些失态,以自己的实力,怎么可能出现这样的小错误。不过事情已经发生,也后悔不得什么了。

    见得杨帆海,璟露公主眼睛一亮:“杨……杨将军!”

    她似乎本想用其他称呼,可终究还是感觉不妥。

    杨帆海上前一礼:“请公主恕罪,我听的琴声过来,不小心坏了公主的雅兴。”

    “怎么会,怎么会!”璟露公主连连摇头,再幽幽的说道:“有人听才好,就怕没人来听。”

    话中之意,杨帆海如何不知,只可惜他实在承诺不得什么,只能微微苦笑,转而说道:“若公主觉得寻常时间乏味,可多去王宫走动。”

    未来情况如何,难以预料,若璟露公主能与缁衣氏关系非凡,自然是好事。

    璟露公主点了点头:“我去了,王后也是让我多去去,教她秀女红。”

    “王后让你教她?”杨帆海有些错愕。

    璟露公主嫣然一笑:“是的,王后虽然极为聪慧,琴棋书画样样皆通,可就是不会女红!”

    “这倒有意思!”

    杨帆海一时兴起,问了起来,璟露公主自然也是高兴与他说话。两人闲聊种种,时间不知不觉间过去,很快便是天光拂晓了。

    看着天边旭日,杨帆海站起身来。

    璟露公主手指一缩,琴弦一抖,声音阵阵:“你要走了吗?”

    “我……”杨帆海犹豫了一下问道:“公主怎么知道!”

    他回来后,并没有说发生了什么事。

    璟露公主抿了抿嘴说道:“你每次要出征前都会这样,会看着天边有些失神,好像不知道未来会怎样一般!”

    杨帆海一愣,他从来没有发现过自己会有这种情况,甚至连许帆也没有说过。

    也许身边有些人虽然不曾说什么,却是比任何人都会要关注自己的一举一动。杨帆海微微叹了口气,点头说道:“九州大战在即,我需要去北方主持军务,恐怕……要离开一段时间了。”

    璟露公主笑着点了点头:“那我祝将军旗开得胜,早日破阵凯旋归来!”

    素手一拂,破阵曲缓缓鸣奏。

    杨帆海对着璟露公主躬身一礼,背后双翅一张,便离了郑城而去。[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修真生存指南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