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征战洪荒正文 第三百二十八章 冤魂的枷锁

正文 第三百二十八章 冤魂的枷锁

    “残刚、断修、九凤,袭击扬州,屠戮城池十八座后逃亡海外,死伤过千万。”

    每一个字都如同大石撞击,撞的杨帆海头晕目眩,难以自定。那三个名字,更是彷如三把钢刀一柄柄插入心脏,令他眼前发黑,忍不住哇唔一下,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公孙轩辕看着他,好一会才开口说道:“私放俘虏,当斩不赦,即便你位高权重,即便你是我华夏的征北将军。你为什么敢这么做,是因为伟大的牺牲精神吗?”

    “不……不是!你是觉得自己对华夏有功,而且是很大的功劳,又或者是觉得华夏如今需要你,所以我不会轻易的处死你,还会留着你!”

    “是的,你猜的很对。于公,华夏需要你,非常需要。于私,我朋友不多,能私下里交心的朋友更少,你是一个。于公于私,我都不会杀你。但你不觉得,你该给我一个交代吗?”

    杨帆海捧着那张纸浑身颤抖,口中流红,无法抑制。猛然间,他终于知道为何刚才缁衣氏看自己的目光为何那般了,扬州是她的属地,杀的都是她的子民。若不是她恪守妇道,以公孙轩辕为尊,刚才恐怕已经是直接出言指责了。

    此时,公孙轩辕又指着战报说道:“杨帆海,我一直觉得你是个合格的军人,因为你从来不会跟我提太多条件,你永远都是问我敌人在哪,就义无反顾。”

    “有人说过,军人是不需要思想的。虽然这话很极端,但未必没有道理。朝堂的官员也许都喜欢勾心斗角,但也正因为勾心斗角,所以把很多事情看的更为透彻。你这次越俎代庖,做了不该做的事情,不仅对局势没有好处,反而更加恶化了。”

    杨帆海闻之,看了过来。

    公孙轩辕继续说道:“如今助华夏守卫南营战线的,大部分都是昔日缁衣国的人。他们的根在扬州,那里生活着他们的家人。这次十八个城池被屠,其中死伤的不乏那些将士的家人。”

    “仇恨,不仅没有因为你的‘仁慈’消除,反而犹如篝火越烧越旺了。家人的死,而且是很多家人的死,怒火需要发泄,如今的边境变得更加乱了,报复已经无法约束。”

    “我不知道该如何说,但我想你应该去扬州看看,看看因为你一时‘仁慈’而死掉的那些人,再回来告诉我你该怎么做!”

    拍了拍杨帆海的肩膀,公孙轩辕就直接走了出去。

    杨帆海捧着那战报,脑中一片空白,那本该轻如鸿羽的一张纸,却是让他感觉好像传说中的不周山一般压在了自己的胸口,甚至都无法呼吸,将要死去一般。

    巫族、扬州、十八城……还有那所谓的仁慈,令杨帆海感觉到一片绝望。

    捧着那一张纸站起身来,浑浑噩噩,走到了书房的门口,看着天空,漆黑厚重的云层,犹如山岳一般,要压塌整个世界。

    “啊!”

    那一声狂吼,好像是在询问,又好像是在发泄,更是自责。

    有士兵被此处惊到,再见到在不远处阁楼上凝视此处的公孙轩辕没有动作,都是守在了自己的位置,没有过来。

    所有人都感觉到此处气氛极为诡异,只是无人敢靠近。缁衣氏看着杨帆海,叹了口气,放了手中乾荒。小屁孩摘了朵花,立刻屁颠屁颠的跑到了杨帆海身边。

    小手一抬,递了过去:“老师,花!”

    杨帆海一低头,一股暴戾之气瞬间将那朵鲜花摧毁,一点不剩。

    小乾荒皱眉,疑惑的问道:“老师,不喜欢花吗?”

    那稚嫩的声音,将杨帆海心神拉回,一低头,眼眶中的泪水滑落,只能轻声说道:“喜欢……老师喜欢!”

    乾荒一听,立刻咯咯咯的笑了起来,张开双手嬉笑一声:“老师,带我飞。”

    “嗯!”杨帆海点头,扔了战报,一把将乾荒抱起,双翅一张,腾空而起,对着扬州方向飞去。

    缁衣氏只来得及喊了一声:“喂,记得给他喂奶!”

    毫无回应,杨帆海已经远离了郑城,倾尽一切速度朝扬州飞去。正如公孙轩辕所说,他应该去看看,看看十八座被屠掉的城池,也看看那些因为自己“仁慈”而死去的十八城人族。

    展翅高飞,却终究是在乌云之下,化作疾风闪电,飞过山岭河川,整个人气息凝重,犹如一块钢铁。就连怀中的乾荒似乎也感觉到了杨帆海的沉重,没有如往日一般咿咿呀呀,而是仰头看着杨帆海的下巴,什么也不做。

    呼啸天空,翻山越岭,一路狂奔,不出五日,突然感觉到前方天地元气一阵搅动,远远看去,看到有人族修士与巫族战成一团,四周死尸无数。

    细看四周,用太阳和地形地位,才发现自己在慌乱之中竟是走错了方向,到了扬州和荆州交界之处。

    此处的战斗已经不能用冲突来形容,而是战争,双方都出动了超过十万之众。人族一方的实力明显占据了优势,杀的巫族人仰马翻。

    “杀,杀了他们!”

    大量的人族修士在怒吼,眼中满是火焰,是仇恨的光芒,点燃了虚空。

    仇恨何处发泄……仇恨如何发泄……公孙轩辕的质问在耳边如雷声狂震,令杨帆海有些失神。

    眼看巫族溃败如潮水,人族还要追击,杨帆海终于是冲了过去,将领先的将领拦了下来,大声说道:“不要追了,够了!”

    那人不知道来者是谁,直接就是一剑劈出,大吼一声:“挡我者死!”

    紫色长枪一横,将长剑挡下,杨帆海没有将对方击退,只是架住。

    “你是谁!”那人见眼前并非巫族,惊问一声。

    杨帆海轻声说道:“我是杨帆海,不要追了,够了!”

    “够,怎么够!我举族上下一百多口人,一个不剩,你让我怎么觉得够了?”那人一听,激动的大声怒吼起来:“不仅仅是我,你去问问,我们兄弟,多少人的家人没了。为什么,为什么要放他们走,为什么?杨将军!”

    最后一声几乎泣血,那人挥动长剑一剑劈出,将被吼得一阵愣神的杨帆海直接劈中。一道鲜血飞出,整个人如同流星一般坠落地上,砸出一个巨大的深坑。

    “杨将军,你让我不要杀他们,难道杀你吗?”

    怒吼声中,那名将领手持长剑从天而降,对着深坑底部杀了过去。剑气狂涌,宛若一颗冰霜四溢的彗星,可怕无比。

    缁衣国与其他地方不同,与外界来往甚少,里面的修士都是世家形式,几乎都得了缁衣氏的指点,所以修行速度极快。这种方式,让整个缁衣国对缁衣氏的命令是言听计从,但也意味着这里的修士多了很多的牵挂。

    举族被灭,无论是谁都无法忍受。

    那可怕的剑光杀来,杨帆海身形一闪,已经从坑底消失。没有继续纠缠,直接落跑。不仅仅是怕伤到乾荒,更是因为他感觉自己已经无法去面对。

    远离了边境,径直往扬州腹地,远远地,边看到烟火遍地,一片荒芜。破落的城墙,大地千沟万壑,一路过去,仿佛一头巨大的凶兽践踏过一般。

    废墟之中,听的到哭喊呼号之声,事情已经过去了半月。死的已经死了,活着的却还要被丧亲之痛折磨。

    从荒芜废墟之中,能感觉到九凤的力量气息。杨帆海终于知道自己哪里错了,残刚、断修尚可劝说,可九凤却是已经疯狂。

    本就是因为木易凡来的徐州,若自己没有现身还好,可现身之后,让她知道找寻的人并非虚构而是真正存在的。当苏醒过来发现木易凡不在了,必然再次疯狂,而且比以往要疯的更加可怕。

    找不到人的她选择了最巫族的方式来发泄:屠杀,破坏!

    这是靠近沿海的腹地,没有太多守军,实力悬殊极大,根本挡不住疯狂的九凤,更何况她身边还有残刚、断修两人。那两人就算不会帮九凤杀人,但也绝不会看着九凤陷入险地。

    一个疯狂的女人,带着两人也不是多在乎人族什么的男人,一路杀过去,一座座城市屠过去。

    十八座城池,滨海地区,连成一线,犹如一把利剑,指向远方,插到了杨帆海的胸口。

    放慢了速度,一座座城池看过去,痛苦声与狂风声,缠在一起,犹如万千冤魂在咆哮,一丝丝,一缕缕,羁绊在杨帆海的灵魂上,令他苦不堪言,痛不欲生。

    一座座城池,在眼前模糊,带着无数冤魂飞上了天空,化作一个巨大的枷锁,冲到了眼前,紧紧地缠在手上、脚上、胸口、头顶……

    越来越重,越来越沉,难以坚持,直到最后一个城池的时候,终于是好像被折断了翅膀的大鸟一般,从天空中掉落。

    乾荒从怀中飞出,全身被一层能量包裹,落在地上并无大碍。

    杨帆海则好像从山顶滚落的石头,不断的弹起,落下,最后落在了大海之中。

    “啊!”

    一声痛嚎,无量水汽冲天而起,彷如山崩海啸,遮住了半个天空。

    ;[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造化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