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征战洪荒正文 第三百一十章 妖歌

正文 第三百一十章 妖歌

    被陆压道君邀请,杨帆海只能无奈的接过羊皮纸,但还是很慎重的提醒道:“我不曾唱过歌,也不曾学过曲谱,怕是会唱不好的。”

    陆压道君微微一笑:“没学过没关系的,这世上有些歌不是靠曲谱唱的,而是靠……情绪和气氛,对,就是这两个。”

    红媛却在一旁不解的问道:“前辈,这黑的我唱了,红的他唱,那你唱什么呢?”

    羊皮纸上歌词不多,不是被墨汁标记,就是被朱砂标记,再无第三种。

    陆压道君神秘的笑笑:“山人自有妙计,我能击鼓,也会唱哦,你看着就是了。”

    “文盲也学会卖弄了!”孙九阳在一旁又是嘀咕一声。

    陆压道君没有理他,而是反手拿出一个小鼓,随手轻轻的敲了一下。声音不大,却是在人心中奏响一般,震得人神情一肃,脑海中的所有杂念尽数消失。

    微微的笑了笑,陆压道君对着红媛说道:“开始吧,小姑娘。”

    微微失神的红媛连连点头:“哦,哦,好!”

    再问了问心神,才朱唇微张唱了起来:“洪荒沉浮亿万年,鼠窜狼奔三千载,皇族血断不见头,大将惶惶已白首。”

    从第一个字开始,陆压道君就开始敲击小鼓,鼓声不大,却是震人心神,尤其如杨帆海这等军人,猛然间仿佛到了一处厮杀的战场,在声声战鼓中,大军冲锋,悍不畏死。

    奈何时运不济,势不如人,王室折戟,将军白发,一个个兄弟倒下,依然看到战局如山崩海摧的不可挽回。

    没有曲谱,但杨帆海脑海中已经自然生出了韵律,没有人教他,他却感觉自己学会了如何唱一般。

    等到红媛唱完,杨帆海正要开口,却是听到陆压道君抢先一步唱到:“低首顺眉三千年,今我妖族起风波。腾飞扶摇九万里,斩敌千万不为多。狂风为号雷做鼓,笑与英雄奏高歌。”

    六句词一出,白泽意动,双拳紧握,似乎想起了什么事情,一脸纠结,额头上更是青筋都爆了出来。

    而红媛则是一脸惊喜的看着陆压道君,又是看了身后的伙伴。那些伙伴则是一脸愕然,这是羊皮纸上没有的歌词,但此刻听到却恰好弥补了歌词之中辗转承接的那一部分。

    如果说……这是妖歌之中本来就有的一部分,似乎也并不为过,难道说妖歌真的并不完整。

    鼓声阵阵,轰鸣不止,仿佛间,看到有人在绝壁峰顶引吭高歌,意气风发。

    此时红媛词未到,陆压道君词又止,杨帆海心随意动,看着羊皮纸忍不住唱了起来:“壮怀激烈仰天啸,怒发冲冠云烟歇。”

    “曾见金鳞沧海伏万波,又寻凤凰天宇镇苍穹。”

    “麒麟踏山,苍茫巨野,东海深处,岂止方丈!”

    仿佛间,此处有金鸣之声,铿锵有力,壮波感怀之间,有妖族伟人击剑而来。那溃败的战局终于扭转,伟人高歌,长啸壮怀。颠沛流离数千载的妖族,终于迎来了出头之日。

    鼓声阵阵,震人心神,红媛开口:“千年战火骨未寒,今日不胜后何望。”

    小女妖声音清脆,少了一种慷慨壮怀之情,却依然是挡不住词中悲壮扑面而来。

    那是背水一战,是所有妖族誓死抗击的一战。输了,便是万劫不复,屠族灭种,没有如果,必须胜利,不然妖族断绝,再无希望。

    在一阵阵鼓声之中,陆压道君长啸一声:“君问修行何所以,大鹏展翅恨天低!”

    杨帆海也是忍不住大声吟唱:“君问修行何所以,不为苍天为苍生。”

    他不知道自己这句歌词是谁唱的,但那种敢为天下先,舍身入地狱之感,却是那样的强烈。这定然是一个博大胸怀之人,不嫉贤妒能,也不会妄自菲薄。若对族人有利,当仁不让,亦是视死如归。

    “君问修行何所以,极乐向西我向东!”

    红媛的唱词,让杨帆海心中一跳,猛然想到了很多。

    他没有听过妖歌,却是听过这一句词,是许帆说起的。对于东皇太一,许帆很是敬佩,偶尔聊天会料到此处来。

    君问修行何所以,极乐向西我向东……这句话是东皇太一说的,极乐指的是西方极乐世界,是佛家的乐土,传言只要进入此处,世间的一切恩怨情仇便可尽数蜕去。在那里,没有疾病,没有灾难,没有仇恨,所有人可以安详的生活。

    东皇太一这话并不是说他与安宁相悖,痴迷杀戮。而是向世人宣告,为了妖族之大业,他愿意做那个永远也得不到极乐安宁的人,据说东皇太一的“东”字就是取自这一句话。

    这首妖歌,陆压道君说要三个人唱才行,也就是说当年唱出这首歌的并非一人,而是三人。妖族三杰,天帝帝俊,东皇太一还有修罗王,莫非是这三人?

    红媛的歌词是东皇太一的,自己的歌词有一种敢为天下先,当仁不让,又有一种不怕牺牲的博大胸怀,应该是天帝帝俊的。

    一个能让东皇太一都自愿甘居座下的人,定然会有与他人不一样的博大仁爱情怀。

    如此一来,陆压道君唱的应该就是修罗王的词了。可为什么羊皮纸上没有会没有这段词,而且白泽也似乎很不愿意听到?

    莫非是因为修罗王在最后的决战时不曾出手,所以让白泽记恨在心?

    修罗王的事情,杨帆海已经了解了许多,被人算计将自己的亲人屠戮一空,心神重创,难以恢复,诡异佛门,从此再无王者修罗,只有僧人修罗。

    可心神重创的修罗王根本就已经无法出手,那样的结果似乎也怪不到他身上!

    虽然这事情与自己并没有关系,但好奇心趋势,杨帆海还是在瞬间想到了许多。

    鼓声阵阵,让他莫名的想起了在九华敲击木鱼的修罗王,也是这般咚咚作响,却是再没有了往日的豪情壮志。

    想到此处,心中猛然又是一跳,鼓声,木鱼声。修罗王嗜杀,并没有太多这方面的情怀,也许当年聚首时,他并没有唱歌,而是在打鼓助兴,也就意味着陆压道君的歌词是别人唱的。

    别人……杨帆海心跳加速,一时间已经是想到了答案。一万年,妖族三杰推动妖族盛世,但其实那个时候妖族是有四个顶尖强者,还有一人便是刚刚被陆压道君吓走的国师鲲鹏道人。

    虽然不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但那个时候的鲲鹏道人应该也是意气风发之辈,所以能唱出陆压道君口中的那等歌词。那个时代的妖族,也唯有他能与妖族三杰长啸高歌了。

    只是后来此人叛变,带走河图洛书,使得周天星斗大阵不攻自破,天帝帝俊身殒,天庭土崩瓦解。如此被白泽记恨,将这首妖歌之中他唱的那一段抽走,不让后人学习。莫说是他,换做是自己,恐怕也会如此。

    此时那妖歌余音,已经到了最后。

    “残阳如血,旌旗猎猎,万古妖魂,共铸不周。”

    歌声止,鼓声未停,陆压道君似乎也回到了那个妖族盛世的年代。不周山之巅,修罗王奋力击鼓,天帝帝俊击剑高歌,东皇太一豪情万丈,鲲鹏道人亦是纵横逍遥。

    不管现在如何了,那个时候的四个人,无论在哪个时代都是可供人仰望的。

    等到那鼓声一听,红媛欢声雀跃:“我就说了,这中间肯定差了一截。”

    其他同伴不解,看向白泽准备询问,却见其满眼泪水,只好将心中疑惑憋了回去。不想看红媛那得意的模样,一个个哼了一声,都化作红鸟振翅飞走。

    红媛亦是化出原形,展翅高飞追了过去,留下银铃一般的笑声:“我赢了!”

    等到这些小妖离去后,陆压道君才对白泽拱手一礼:“前辈,抱歉,晚辈自作主张了。”

    白泽摇头,摸了摸眼泪,慢慢说道:“无妨,他们终究会知道的,我这做法也只是掩耳盗铃罢了。”

    陆压道君笑笑,也不多说。

    一旁的孙九阳突然说道:“看不出你唱的还不错啊!”

    陆压道君哈哈一笑:“我只是不识字,唱曲儿这种事情,我可听的比你多!”

    “不识字!”白泽心中一动,似乎想到了什么,一脸惊愕的看向陆压道君,又看了看孙九阳,再看向陆压道君惊呼一声:“莫非你是……”

    双眼之中的吃惊,足以摧山填海,难以形容。

    陆压道君摆了摆手:“不可说,不可说,我已经不是他了!”

    如此答案,似是而非,却是令白泽更为惊愕了。

    陆压道君微微一笑,又是对着白泽和神农皇说道:“今日多谢圣皇前辈的百草酒了,希望下次还有机会喝道。在下还有要事,就先行告退了。鲲鹏道人畏惧东皇太一极深,短时间内恐怕是不会再出来走动了。”

    “多谢了!”白泽与神农皇都是拱手道谢。

    “我留下!”孙九阳急忙说道。

    陆压道君没有留他,而是看着杨帆海说道:“要不要回九州,我送你过去!”

    杨帆海正是归心似箭,岂会不答应,见神农皇没有多说,忙点头应下。

    “告辞了!”

    与几人又是道别一声,陆压道君随手一拂,便将杨帆海一卷,身影消失。

    ======公司重庆开季度会议,到28号回,改成一更,抱歉了,各位!

    ;[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修真生存指南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