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征战洪荒正文 第三百零九章 百草酒

正文 第三百零九章 百草酒

    “便是和我一样,没有死在本该战死的战场上!”

    也许同时战士的缘故,白泽一句话令杨帆海心中莫名的肃然起敬。尽管一时间还无法想明白这句话的意思,但心中还是生起了共鸣。

    再见白泽又叹息一声,看着远处的大海说道:“我没有见过九头天皇的无敌雄姿,却是服侍我妖族最伟大的两代君王了。”

    “云月峰之战,麒麟帝君死了,白虎元帅死了,我还活着。”

    “九重天之战,天帝陛下死了,东皇陛下死了,九个兄弟没有一个活着,甚至连尸体都不曾留下,偏偏又是我活着。”

    “主辱臣死,更何况是主死。他们都这样去了,却是留下了本该一起战死的我。”

    “何其悲哉啊!”

    也许因为见到陆压道君变化的东皇太一触动了心中敏感的地方,此时说道伤心事,白泽泪如泉涌。没有过多询问,杨帆海却是莫名的感同身受。

    与子同袍,与子同仇,同一个阵营战士之间的情感是很难形容的,似朋友,却又凌驾在朋友之上,似亲人,但又与亲人有着很大的区别。

    战争,谁都想打赢,当真正死战来临的时候,每一个都只会有一个想法:多杀一个人,自己的兄弟就可以少死一个。不会有人想着自己如何保命离开,更多的是想着如何去贯彻那四个字:同生共死。

    尤其是君王死了,自己还活着,杨帆海更是感同身受。蓟国公死了,自己连他尸体都没看到。公孙少典死了,就那样壮烈的死在了自己眼前,而自己毫无办法。

    不管是不是算计,也不管什么心术影响,杨帆海知道,当公孙少典死去的那一瞬间,自己的这条命就绑在了有熊国这辆巨大的战车上。

    不管什么时候,不管什么地方,一旦有熊国有危险,自己必然是全力以赴。

    “战士最大的悲哀,没有死在本该战死的战场上!”

    不是没有亮剑,也不是没有拼命,而是所有的兄弟都死了,唯有自己活了下来。更还要因为身上的责任继续活下去,苟延残喘。

    也许此刻的白泽最想做的,便是在九重天上立一块石碑,引来兄弟的神魂,自己躺在那静静地陪着。

    “哎!”陆压道君也是叹了口气:“对于有些人来说,死亡是可怕的,对于有些人来说,活着才是一种煎熬。白泽前辈的意思我懂,但妖族凋零,鲲鹏有是叛逆,能主持大局的只有你一个人了。”

    “修行那么多年,不曾进入仙王,短短一万年却是做出了突破。可以说是悲愤的激励,但又何曾不能看做是一种命运的暗示呢?”

    “天无绝人之路,大道五十,天衍四九,尚有一线余地。天地轮回无常,无论是苍龙还是蝼蚁皆是有了重来一次的机会,正如你所说的,东皇太一是不会死的,不仅仅他的意志还在,尚有轮回!”

    陆压道君说的很玄,好像说了很多,却又好像没有一点有用的。白泽也是怔怔的呆立片刻之后,方才呼了口气:“抱歉,是我失态了。”

    “哪里,这只是真性情罢了!”陆压道君笑笑,再与神农皇说道:“有个朋友说圣皇前辈的百草酒天下一绝,不知道今天是否有幸可以喝到。”

    一旁的孙九阳皱着眉头低声说道:“你干嘛叫他前辈,他比我小,别把我的辈分也叫小了。”

    陆压道君推了他一下:“你知道个屁!”

    神农皇则是有些发愣,随即问道:“你是如何知道百草酒的,我不曾拿出来过。”

    陆压道君咧嘴一笑:“喝过你百草酒的还能有谁,若不是他说你这里有些麻烦,我也不会过来的。”

    “原来如此!”神农皇哈哈一笑,仅存的一点顾忌似乎也烟消云散了,忙招呼几人坐下,再拿出一壶酒给各位倒上。

    “这百草酒酿造起来很是麻烦,需要在半月时间炼制出百草精华才能蕴养成酒。而每一种百草精华都需要新鲜的草木,所以这酒只能在东胜神州上才能炼制出来,到了其他地方都是要差一线的。”

    “我可不常拿出来的,既然有朋自远方来,就痛饮一回了。”

    一壶酒很少,正好一人一杯,就已经见底。神农皇将壶子中剩余的一点抖落口中后,再招呼几人。

    孙九阳缩了缩鼻子,眼中突然精光万丈,一把端起,一口饮下,再哈哈大笑:“好,好东西,这玩意比得上蟠桃了。”

    杨帆海也是端起一杯,抿了一口,发现这酒中的酒味并不是很浓,但那股浓郁的酒香却是连自己这种并不是好酒的人也心生饕餮之感,恨不能连杯子都一起吃下去。

    尽管想要细细品味,却还忍不住全都倒入了口中。没有急着咽下去,而是在口中用舌头搅拌,细细品味,直到润物细无声一般的尽数吞下。

    一股暖意在腹部升起,再汇入四肢百骸,霎时间,竟是令体内产生了一阵轰轰如雷鸣的声音。

    心中一动,伸出一手,一团团黑色带着腥臭的东西在掌心生成,皆是体内的废物。

    伐毛洗髓……杨帆海心中微惊,天下不是没有这种灵物,但以自己的修为,亚圣境界,还能起到伐毛洗髓效果的东西就不多了。

    不愧是圣皇,不过是酿制的一壶酒就能有这般效果。

    “咦!”孙九阳看着杨帆海掌心的东西好奇的说道:“为什么他会产生这个效果,你们没有。”

    陆压道君微微一笑:“我们修为高一些!”

    “那为什么我也没有?”孙九阳不解了。

    神农皇哈哈笑了一声:“因为吃了太多不该吃的东西,淤积体内太久了。”

    原来如此……杨帆海也是反应过来,自己在阪泉之战,狂怒之下,吞噬了几十万大军的血肉精气,又是昏沉的睡了四十年,因而聚集了这些东西。如今一杯酒下来,终于是都排了出来,整个人都神清气爽了。

    此时孙九阳又是对着神农皇谄媚的说道:“若说炼丹,普天之下我本来就服两人,今日却是要加上你一个了。这酒酿制对你来说麻烦,但我时间多啊,不如圣皇您教教我呗。”

    神农皇点了点头:“没问题,不过过程有些麻烦,你得在这呆个一年半载了。”

    “没问题,没问题!”

    孙九阳连连点头,若是其他事情让他待一年半载,那简直就是要他命。可这炼丹制药之事是他心头好,若能学好,莫说一年半载,十年八年也无妨。

    几人又是互相说道了一些话,杨帆海见识不够,只是在一旁听着,也暗自记着。

    一群红影从北方大陆方向飞来,至众人身前后,纷纷落下,幻化成形。虽然都是半人半妖状态,但一个个都是俊男美女,极为养眼。

    落地之后,纷纷对白泽参拜:“拜见将军!”

    “起来吧!”白泽随手一拂,再对着最前面的一个女妖问道:“红媛,可是有什么事情吗?”

    这些妖族气息都不是很强,化形的时候还不能去掉妖族特征,最强的也不过渡劫期。他们来此,自然也不会是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了。

    被换做红媛的女妖拿出一张羊皮纸说道:“将军,我们的妖歌是不是中间差了一段?他们都笑我多想,可我总感觉是的。”

    白泽一愣,杨帆海分明见得他眼中神情一暗,但没有说什么。

    “让我看看!”一旁的陆压道君从那女妖手中接过羊皮纸,却是自己没看,而是递给了孙九阳:“念一下。”

    “该死的文盲,装什么!”孙九阳嘀咕一声,还是接过羊皮纸念了起来:“洪荒沉浮亿万年……”

    杨帆海也凑过去看了看,是一首词,不是很长,前几句有些悲伤,后边是却是如同大海横波,起伏壮观,极有气势。

    “前辈!”陆压道君对白泽说道:“有些人虽然最后选择了另一条路,但我能感受的到,在那一刻,他的心是和妖族在一起的。虽然后面是什么原因让他那般我们不知,但这首妖族的歌,实在不应该支离破碎的。”

    白泽不置可否,侧过头,面无表情的看着远方。

    陆压道君也不多说,问问一笑,看着红媛说道:“不如这样,你唱一段,我唱一段……不对,这歌得要三个人唱。这样吧,我分一分。”

    再拿过羊皮纸与孙九阳交头接耳了一番,让孙九阳一脸不耐烦,但还是拿出一支笔在羊皮纸上标记起来。

    又见陆压道君不知道用了个什么法子,一张羊皮纸竟是变成了两张,上面的字也是一模一样,让杨帆海也不由自主的暗叹惊奇。

    将手中一张羊皮纸交到红媛手中,叮嘱道:“小女娃,你唱墨汁标记的那一段。”

    红媛很是乖巧的点了点头,看了看身边的伙伴,轻轻的哼了一声。

    陆压道君微微一笑,将另一张羊皮纸递到了杨帆海面前。

    “啊,前辈,这……”孙九阳一愣,随即有些手忙脚乱。

    陆压道君很是为难的摇了摇头:“没办法,不好意思让前辈帮忙,孙九阳唱歌鬼哭狼嚎一般,只能让你帮帮忙了,你不会拒绝吧!放心吧,学了这歌会有用的。”

    “这……”

    杨帆海无奈,只能接了过来。[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修真生存指南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