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征战洪荒正文 第三百零四章 姜前辈

正文 第三百零四章 姜前辈

    “兄弟!”

    杨帆海大呼一声,腾地一声坐了起来,身体颤抖,大口喘气。

    莫名的,他感觉到了一阵悲伤,感觉到自己好像失去了一个重要的人。那个人在自己的记忆中仅仅只有一个尽头,便是在耳边轻声说道:“不要怕!”

    可就是那三个字,犹如秋日一般温暖,让自己感觉犹如在绝望的世界中看到了一线曙光,令自己不至于心如死灰。

    盘古……他是自己的兄弟!

    杨帆海很难想象这个事实,可刚才看到的一切,似乎已经不能说是幻境,而是盘古用另一种方式来告诉自己一些信息,亦或者说是来鼓励自己,不要放弃,也不要绝望。

    那个人好像是叫……陈磐吧!

    陈磐……杨帆海摇了摇头脑袋,他穷搜记忆也是想不起任何关于这个名字的信息。那是开天辟地之前的事情,自己并没有属于那个世界的记忆。

    “终于醒来了啊,我还以为你准备一直睡下去的!”

    突然有人笑着说话,让杨帆海浑身一震,猛然间才发现自己身边居然还有人的。循声看去,是一个老者,心神荡漾间忍不住开口喊道:“风师……”

    他记得自己昏迷之前,似乎看到了身穿黑色斗篷的风师父。只是话未说完,已经看仔细说话之人,并非风师父,而是一个一头斑驳的老者。

    老者看起来极为慈祥,一脸微笑,好像一个极为普通的老汉,但杨帆海神识略一探查竟发现自己查不出对方的信息。如此只有两种可能,要么对方没有半点修为,要么对方修为超过自己。

    不过不管怎么样,不难感觉出,这老者对自己并没有恶意。杨帆海急忙扭转身子道谢:“杨帆海见过前辈……”

    话未说完,感觉有些不适,略一查看,才发现自己一身上下竟是插满了银针,密密麻麻,犹如刺猬一般。conad1;而且全身关节犹如凝固了似得,坚硬如铁,难以动弹。

    老者一手拂过,杨帆海不由自主的躺了下去。再听到老者说道:“不要急躁,你这一觉睡了四十年,感觉关节僵硬也是正常的。”

    “哦……啊!”杨帆海应了一声,猛然一惊,差点又弹了起来:“我睡了四十年?”

    阪泉之战,追击魔烈,自己再慌乱逃走,再到看到身穿斗篷的风师父然后昏迷……这一切,他感觉都仿若昨天一般,可在老者口中说来,竟已经是四十年前了。

    唯一难以确定的时间,就是感觉在深渊中沉沦,不断奔逃的幻境。在那个近乎失去了时间和空间概念的地方,居然过去了这么长时间。

    “不然呢!”老者随意说道,伸出一手抓起杨帆海的手掌,探出两指按在其手腕处,细细检查起来。

    侧过头看着自己的手腕,杨帆海猛然发现已经恢复成了人手模样,再检查全身后,一脸惊喜,自己已经恢复成了原来的模样,并非怪物一般的样子。

    检查过片刻之后,老者松开杨帆海的手腕,点头说道:“不错,经脉真气已经恢复正常,心神的入邪之气也暂时分开了,再调养调养就能恢复状态了。”

    杨帆海也是松了口气,急忙问道:“多谢前辈,敢问前辈名号!”

    “我姓姜,一介散人而已!”老者说完,便起身开始捡药。

    环顾四周,杨帆海才注意到这是一个木屋,除了一张床,四周都是药柜,扑鼻而来的是五味夹杂的药味,让他猛然有些不习惯。

    老者的动作极为娴熟,不多时便已经抓好了一副药,放到一个药罐子中,准备熬制。conad2;

    心中微微一动,杨帆海开口问道:“姜前辈,我……我是怎么来这里的?”

    他记得自己好像是遇到了风师父,但实在不敢确定。那一刻的自己是混乱疯狂的,一切生灵在自己眼中都是可供吞噬的美味,不敢保证会不会看错。

    老者看了他一眼,微微一笑:“是一个姓风的人送你过来的!”

    真是风师父……杨帆海心中微微一暖。风师父与其他人的师父不同,他不会一直在自己身边,甚至可以说很少在自己身边。只是每当自己到了一个很关键的时候,这个至今不肯以徒弟称呼自己的男人就会出现在自己身边,雪中送炭。

    “他现在在哪?”杨帆海又是问道。

    老者摇了摇头:“不知道,离开九州后,我很少和他联系,一般都是他有事就会自己来找我,我可找他不到。他把你丢在这里后,就再也没有来过了。”

    不在这里……杨帆海有些失望,不过马上又是发现一事,惊呼一声:“这里不是九州了吗?”

    “不是!”老者的声音从外边传来,该是在煮药了。走进来之后,又是说道:“九州一天到晚内战,有什么好的,我早就呆腻了。”

    “这里不是九州了?”杨帆海差点蹦了起来。

    他听到老者说姓姜,第一时间就想到了朱国的王室。炎帝一族便是姜姓,这老者与风师父这等异人认识,又是气度不凡,极有可能是朱国的王室成员,自己也许还在朱国境内。

    如今听来,自己竟然已经不在九州了,如何不惊讶,一时间又是急切问道:“那这里是何处?”

    “这是明灵岛,靠近北俱芦洲!”老者拖了个木凳子在床前坐下,再说道:“先不说这些了,给我说说昏迷的时候都看到了什么?”

    “啊……这……”杨帆海有些不知道如何开口。conad3;

    自己见到了盘古……这话说出来别人未必相信,而且这也许该是个秘密,不能随便跟别人说的。

    老者看他心有顾虑,又是说道:“不用顾忌,有什么就说什么。坦白点告诉你,你这种病况我从来没有见过,救治你纯粹是边摸索边治疗,所以才会治疗了你四十年才治好。”

    “我并没有想到你会现在醒来,因为感觉要治好你不仅仅是药石治疗,还需要一种可治疗心灵的力量才行。这么多年来,我能做的仅仅是调理你体内的狂暴的状态,就连你身体的模样也是在昨天才恢复正常的。”

    “你惊醒的时候喊了兄弟二字,如果我猜的不错,你该是看到了什么才让心灵恢复平静的。”

    好厉害,杨帆海心中暗惊,这老者非同一般,只是心有顾虑,还是不敢轻易说出来。

    老者微微一笑,又是极有深意的说道:“送你来的那人既然把你送到了我手中,还这么多年不管不顾,那就意味着我是可以被完全信赖的,你不用对我顾忌什么!”

    如此说来,倒是极有道理,而且盘古也没有说什么不可告人之类的话,也许这个姜前辈真能想出治疗吞噬之力那些穷凶极恶影响的办法。

    心中略一思索后,终于尝试性的开口说道:“我……见到了盘古,你信吗?”

    “盘古?”老者皱眉似乎在思索什么,好一会后才有些小心的问道:“你看到的是盘古,还是陈磐?”

    “你知道陈磐!”杨帆海惊呼一声,差点坐了起来。

    老者伸出一手将他压住:“别乱动,认识陈磐又不是什么不得了的事情,认识他的人多着呢。”

    是吗……杨帆海表示严重怀疑,知道盘古的应该很多,但知道陈磐的恐怕就不多了。

    老者又是解释道:“你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不要随意乱动,等我化开你关节的骨质后,你再起来,免得留下后遗症。”

    “多谢前辈,晚辈知道了!”杨帆海点了点头,又是问道:“盘古……陈磐,他是个怎么样的人?”

    老者想了想说道:“那得看怎么来看他了,若说修行打架,那世间能与他相比真的不多,尤其是炼器,更是他人难及,世间几乎不可世出的天才。可若是说道炼丹……”

    摇了摇头,老者很是感叹的说道:“那就是个白痴啊,空有那么好的精神力,连最基本的丹药都练不出来。当年本想收他做弟子的,可惜炼丹天赋实在是太差了。”

    嗯……杨帆海深深地咽了下口水。

    收盘古做弟子……还一脸嫌弃,这姜前辈可真是惊人了。

    似乎看出杨帆海心中所想,老者哈哈一笑:“你不用这么惊讶,谁都有是弱者的时候,包括他盘古。我和他刚认识的时候,他虽然不错,但实力真的还只是很普通,能打赢他的遍地都是。不过他能有后来的成就,很让我惊讶,当然……也很让我感动。”

    “这都是题外话了,我要问的你是看到了什么,可不是他盘古如何。”

    杨帆海点了点头,又是继续说了起来。经过这么一番交谈,他对老者的防备之心也已经降到了最低,风师父托付的人,又与陈磐这么熟悉,该是不会有不妥之处。

    听了杨帆海幻境所见,有详细的问了他与陈磐交流所说,尤其是关于吞噬之力的来历和种种因素后,老者才终于是停下追问。

    久久不说话,似乎在思索什么,好一会后才终于开口说道:“我明白了!”

    四个字,让杨帆海顿时无比惊喜。

    ;

    printchaptererror;[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大圣道我能吃秘笈修真生存指南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