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征战洪荒正文 第二百八十一章 主辱臣死

正文 第二百八十一章 主辱臣死

    大风呼啸,马蹄轰鸣,玄甲如墨,一片肃杀之气。

    北伐大军留下,只有一万精兵跟在杨帆海身后朝郑城而去。之前送信男子的哭诉之声颇大,听到的人很多,哪怕没有过多的解释,很多人都已经知道这一次的班师已经变了性质。

    杨帆海黑色长枪在手,凝视前方,一脸肃色,令身后的张骓等人都觉得心惊。这么多年了,似乎还不曾见他如此模样过。

    “你想好你要怎么做了吗?”

    问话的是许帆,此时此刻,身边的人也唯有他还敢开口询问了。

    “我需要一个交代,一个让我满意的交代!”杨帆海沉声说着:“蓟国公也许不是个好君王,又或者不是个好父亲。但这么多年来,他对我没有什么好说。”

    “如果郑城那里给不出你要的交代呢?”许帆又问。

    “如果给不出交代,那就给公道!”杨帆海大声说道:“蓟国公乃是我之旧主,如今他死了,我必须要为他讨还公道。”

    “那就是准备以武力讨还了!”许帆疑惑的问道:“既然如此,为何又只带这么一万人马过来,全都带过来不好吗?”

    他与杨帆海合作多年,彼此极为默契,熟知对方脾气。见到杨帆海脸色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杨帆海可能要做什么了。

    杨帆海摇头:“我只是要公道,不是要内战。那些人马都是公孙轩辕交给我的有熊国人马,我不能用他们来打郑城。但兖州营不同,这都是昔日兖州的降兵。蓟国公之事的不公,也是对于兖州的不公,他们有资格与我一起。”

    “你啊!”许帆叹了口气:“真是……真是……当了**还要立牌坊。”

    骂的难听,杨帆海也不否认,有些事情看似纠结,但这是他的行事准则,他没有要转变的意思。

    大军狂奔,前行不过五日,已经到了离郑城不到两百里处。

    前方出现一座大石碑,立在大路旁,十几米,颇有气势。这块石碑被称之为卸甲碑,乃是公孙少典立国之时建造,用来迎接凯旋归来的将士。

    将军到此,卸甲下马,接受大王之嘉奖。若能得大王亲自接见,更是莫大荣耀。

    远远看去,卸甲碑旁有不少人马,或是宫人打扮或是一身坚甲。虽然站立整齐,但远远地便能感觉到一股紧张气息,似乎为什么事情而担心着。

    “怕什么,都给老子沉住气!”领头的官员低声骂道:“还没来,就一个个抖抖索索的,像个什么样子,蠢货。”

    “可……可……冯将军!”一个偏将模样的军官低声说道:“这来的可是杨征北,杀人无数,铁石心肠。如今蓟国公身死,他又令大军驻扎,只带了他那一万亲兵前来,怕是已经知道消息了。”

    “我等说的好听点是钦差,说的难听点,恐怕就是派出来送死的箭靶子了。”

    “什么送死的靶子,蠢货!”领头的官员骂道:“当年在蓟国的时候,他杨帆海就是一个山野村夫,之后到了有熊国,他也是被老子压一头。别人怕他,老子可不怕他。一会你们都给老子淡定点,就看老子怎么收拾他!”

    这领头的官员正是冯武阳,郑城变天,公孙蔚青执掌大宝,他又被重新启用。尤其是当杨帆海留下大军,领一万亲兵急冲而来的时候,公孙蔚青更是给了他一个天大的任务,前来迎接班师的北伐大军。

    以前这是一种极为荣耀的事情,代表大王接待凯旋将军,绝对是圣恩当宠之人才能拥有资格。可今日不同往日,种种迹象表明杨帆海已经知道了蓟国公身死之事,如今来接待这个对有熊国忠心有限,脾气倔强的征北将军,恐怕不是荣耀,而是送死了。

    公孙蔚青也是无法,当年看冯武阳对付杨帆海颇有手段,今天也只能看他能不能拦下这个杀气腾腾而来的征北将军了。

    低声喝骂身边之人的时候,冯武阳心中也是百般无奈。昔日他诚然一而再,再而三的压得杨帆海毫无办法,可那是在对方心有忌惮的前提下。若论实力,一万个自己加起来都不可能是对方的对手。

    此刻他心中也是忐忑不安,但只能强装镇定。有过那么多经历的他更知道在这种关键的时刻,气势会比实力更加重要。

    但真的能成功吗?冯武阳心中也是毫无把握。

    此处忐忑之间,前方大军已经赶到。见到卸甲碑一旁的冯武阳等人,杨帆海勒住黑犀牛停了下来。

    冯武阳上前一步,大声喊道:“杨帆海接旨。”

    杨帆海冷冷的看了他一眼,眼中神光令人不寒而栗,也是冯武阳心态不错,硬生生的挺了过来,没有露出丝毫不妥。

    凝视片刻,杨帆海才慢慢说道:“铁甲在身,请恕不能下马接旨,你念吧!”

    冯武阳指了指身边的卸甲碑冷冷说道:“此处乃是大王亲自督造的卸甲碑,武将到此,下马卸甲。今日你班师归来,正该如此。”

    杨帆海没有第一时间翻脸,让他感觉看到了希望。冯武阳也是心态非同一般,感觉既然如此,那就如以前一般对待了,毫不客气。

    可惜他这次的效果并不是多好,杨帆海毫不给情面的说道:“若是大王在此,我自然下马卸甲,但是你……还没有这个资格。”

    “资格……”冯武阳冷笑一声:“你现在还和我说资格,我乃是大王亲封钦差,你居然敢说我没资格,是想违抗圣命,意图造反吗?”

    “造反!”杨帆海眼睛微微一眯,目光流转之间,似乎做出了什么决定,直接开口问道:“既然公孙蔚青让你来,那你就来告诉我,蓟国公是怎么死的。”

    “蓟国公……”冯武阳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看着杨帆海说道:“恕我直言,杨帆海,这么多年来,他人看着你平步青云,一路扶摇而上,从一个降将成了征北将军,羡慕者无数,但不包括我。”

    “他人都觉得你很幸运,可我却觉得你很悲哀。蓟国公当大王的时候并没有给过你厚恩,凭你当年在南线战营立下的战功,完全可以得到更高的地位,可你最终只是被封了个偏将而已。”

    “若换做他人,定然心觉不公,可你倒好,当年居然为了蓟国一直奋战到了最后一刻,逼的公孙轩辕亲自出手方才降服。之后更是为了蓟国公尽忠到如今,不离不弃。”

    “公孙少典大王对你不薄,不惜怪责自己的儿子,甚至顶撞修行界的强者,可你对他仅仅也是恭敬有加而已。我很好奇,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你如此区别对待?”

    “这与你无关!”杨帆海冷冷的说道:“一为旧主,一为新主,仅此而已。我现在要的是,你回答我的问题。”

    “不!”冯武阳摇头说道:“事情怕是没有这么简单,你与蓟国公根本没有多熟悉,所以此前你与他之间根本没有多少情义可言。你之所以为了蓟国,为蓟国公做了那么多,该是为了璟露公主吧!”

    杨帆海眼角微微一动,沉声问道:“你究竟想说什么。”

    “恕我直言!”冯武阳大声说道:“蓟国公之死已经成了事实,但璟露公主还在。以你的能力,本该获得更高的地位,甚至可以说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但无论是在蓟国还是在之前的有熊国,你都难以做到。蓟国公乃是无能之人,当不得明君,而有熊国还有更为出类拔萃的公孙轩辕在。”

    “不过现在你有机会了,只要你愿意归入大王子殿下麾下,日后你就是有熊国的天下兵马大元帅,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整个有熊国除了大王子殿下没有人能再对你如何。”

    “人要往前看,就好像你当年可以归降公孙轩辕一般,今天自然也能归降大王子殿下了。”

    “不要说这些废话!”杨帆海再次问道:“告诉我,蓟国公是怎么死的。”

    见对方冥顽不宁,冯武阳心中也是不爽,一脸冷笑着说道:“杨帆海,别怪我没警告你,你今日若带着兵马踏过了卸甲碑,你要面对的可不仅仅只是什么蓟国兵马,而是整个蓬莱仙岛。”

    “蓬莱仙岛可是能与九天之上昊天大帝分庭抗礼的地方,你以为凭借你一人之力可以对抗吗?”

    杨帆海看着他,冷不防一般问道一句:“蓟国公可是公孙蔚青杀的!”

    “是……”冯武阳本能一般答了一个字,马上感觉不妥,可心中略一思索后,也是放开了一般,大声说道:“是又怎么样?”

    “不怕告诉你,杨帆海,今天蓬莱仙岛已经决定相助大王子殿下,璟露公主还在大王子手中,你无论做什么,都是螳臂当车,自讨灭亡,所以我……”

    话未说完,就听见一声爆喝:“纳命来!”

    再见黑犀牛硕大的身影对着前方用力一跃,冲到了冯武阳身边。电光火石之间,没有人反应过来,杨帆海手中黑色长枪已经刺穿了他身体,高高挑起,再重重的砸在了卸甲碑上。力道极大,竟是将完整一个人直接砸成了肉沫,魂飞魄散。

    胸口一掏,一根白带在手,缠到手臂之上,杨帆海将黑色长枪朝天一指,大吼一声。

    “主辱臣死,公孙蔚青,我与你不死不休!兖州营,跟我杀!”

    “杀!”

    如山呼海啸,一万长枪在手,浩浩荡荡的对着郑城方向杀了过去。

    ;[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造化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