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征战洪荒正文 第二百七十七章 冲突

正文 第二百七十七章 冲突

    公孙蔚青火气一生,眼见璟露公主与蓟国公就要下楼,桌子一拍直接走了过去。

    “你们,你们两个!”指着两人,公孙蔚青有些口齿不清,结巴了几句,还是大声的喝了出来:“蓟国公了不起啊,见到本殿下也不知道行礼。”

    璟露公主本就不是嚣张之人,尤其是到了郑城之后,因为被公孙蔚青多次刁难,见到此人心中就难免有些害怕,此刻听到对方质问,立刻欠身与公孙蔚青行了个礼:“见过大王子殿下。”

    “哼!晚了!”公孙蔚青走回自己的位置坐下,再指着一旁的椅子说道:“过来,与我喝一杯,今天的事情我就算了。”

    “你这混蛋!”

    蓟国公大骂一声,他乃是昔日王者,心中傲气仍在,刚才璟露公主行礼了,他都没动。如今公孙蔚青此举,仿佛当璟露公主是个歌女一般,令他如何心中不怒。

    “我混蛋了你又如何?”公孙蔚青亦是大喝一声:“你一个亡国之君,连老子府上的下人都不如,还敢站这对我咆哮。看来近两年不见,你已经不记得老子才是有熊国大王子了。”

    说话间拍案而起,就要做什么。璟露公主一见情况不对,急忙拉住蓟国公安抚一声,再与公孙蔚青说道:“大王子殿下休怒,来郑城这么多年了,一直想敬大王子殿下一杯,可惜没有机会,今天倒是遇上了。”

    与蓟国公笑了笑,让他在那等着,璟露公主则是走到了桌子旁,自顾自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再端起,准备敬酒。

    “不忙!”公孙蔚青笑了笑,指着椅子说道:“喝酒嘛,得坐下来慢慢的喝。”

    璟露公主不想生事,只能在椅子上坐下。一旁的方垢笑而不语,只是不停的用右手抚摸左手无名指上的一个红宝石戒指,那戒指发着幽幽的红光,若不仔细看却是看不清楚。

    等到公孙蔚青端起酒杯后,璟露公主急忙对着他微微一礼,轻声说道:“这一辈敬大王子殿下,祝大王子殿下心想事成,福泰安康。”

    “心想事成吗?”公孙蔚青微微一笑,眼中闪烁着说不出的意味,但还是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见得公孙蔚青喝完,璟露公主以袖遮挡,也是将自己的酒喝完了。放下酒杯,便起身行礼:“谢过大王子殿下的酒,妾身这就告退了。”

    “不急!”公孙蔚青却是将手一摇:“人言事不过三,也就是说事情还是得有三次才够诚意是吧。你这喝了一杯酒就想走,是瞧不起我吗?”

    “妾身不敢!”璟露公主急忙摇头,心中不知道骂了对方多少句了,直道今天不该出来,可脸上还是得陪着笑:“既然大王子殿下有雅兴,那妾身就再陪大王子殿下喝两杯了。”

    说话间,又准备倒酒,却是被公孙蔚青拦住。伸手之际,两人手掌碰到了一起。璟露公主一惊,急忙将手收回,公孙蔚青则是将手放到自己的鼻子上闻了一下,虽然没有说什么,却是让人感觉比说了什么还要恶寒。

    “今日我刚出府就遇到了郡主,可谓之为良辰,郡主长的貌美如花,实在是美景。如此良辰美景,若没有歌舞相伴实在是有些乏味。”

    公孙蔚青看着璟露公主笑道:“跳舞呢有些麻烦,不如郡主与我唱一个曲儿如何?”

    “你欺人太甚!”蓟国公大骂一声,铛铛几步就走了过来,铁眉高竖,怒目而视。

    蓟国公在蓟国灭亡之后,时常一副心死模样,纵然现在好了许多,但并没有实质变化。他根本就不在乎会变得怎样,眼见公孙蔚青如此刁难,恨不能玉石俱焚了。

    “爹,不要!”

    璟露公主急忙拦住,摇了摇头。见得女儿如此,蓟国公只好暂时又忍了下来。

    给自己倒上第二杯酒,璟露公主对着公孙蔚青说道:“大王子殿下,第二杯酒,我敬你。”也不等公孙蔚青回话,就自顾自的喝了下去。

    见得一角有个小姑娘在抚琴独奏,琴声悠悠,倒也好听。醉仙楼作为正常最好的酒楼,这等娱乐之活自然也是有的。

    璟露公主走过去微微施礼,再问道:“这位姑娘,可否借我一用?”

    来这的客人不乏风雅之事,借琴演奏也是时常有之。那小姑娘听的璟露公主一问,急忙站了起来,躬身说道:“您请。”

    “多谢!”

    璟露公主谢过之后,就在琴前坐下,略一思量之后,便抚琴奏了起来。琴声点点,犹如草丛间虫鸣之声开始,再是转成百鸟齐鸣,逐渐化作空谷幽声。

    起初尚有些干硬,不多时便是变得生动起来,璟露公主似乎也有些心神鸣动,竟是忍不住唱了起来:“独上西楼,月渡柳树梢……”

    若银铃一般的声音,极为动听。此刻又是喝了两杯酒,一脸酡红,更显娇艳。便是有心与她寻不快的公孙蔚青也是端着酒杯立在原地,一阵愣神。

    好一会后,才听到方垢轻声说道:“好一首眷侣情歌,这璟露郡主该是有个心上人才是,不然怎能唱出如此动人之歌。”

    “心上人!”公孙蔚青回过神来,冷哼一声:“她的心上人还不就是杨帆海那个贱奴。”

    杨帆海如今封做征北将军,在有熊国强势崛起,如日中天,人人皆感觉其前途不可限量,可在公孙蔚青眼中,那就是个贱奴,一个暴发户一般翻身的家伙,可骨子里还是改不了他的低贱本性。

    本因为那歌曲心神略有平复,一想到杨帆海,公孙蔚青又是火从中来。在他看来,若不是因为有个杨帆海,自己根本不至于落到这般田地。越想越火,自顾自的连饮了五大杯,喝的一脸通红,双目有些失神。

    一旁的方垢似乎不曾注意他,只是看见璟露公主极为感叹的说道:“久闻杨帆海乃是天人之姿,不弱公孙轩辕,这璟露公主也是国色天香,倒真是天生一对啊!”

    “天生一对,他一个贱奴,如何天生一对!”

    公孙蔚青冷哼一声,对着璟露公主看去。此时璟露公主正是在回想一些心事,略显娇羞,加上双颊本就酡红一片,更显娇媚。这一看之下,分外美丽,竟是让公孙蔚青忍不住色心大起,冲了过去,一把将其抓起,就要亲下去。

    璟露公主大惊,踢翻了木琴,尖叫一声。一旁的蓟国公爆喝一声:“你这畜生!”

    冲上前,揪其公孙蔚青衣领,抬手就是一巴掌,直接将他扇开。

    这一巴掌力道极大,打的公孙蔚青晕乎乎的,好一会才回过神来,立刻爆喝一声:“好大的胆子,居然敢打我!我看上你家女儿,是你家的福分,老家伙。”

    此时见事情有些不可收拾,璟露公主急忙抓住蓟国公的手就想要离开。

    公孙蔚青醉意壮人胆,心中怒火丛少,大步冲过去,一把抓住璟露公主,大声喝道:“想走,没那么容易。你一个罪臣的女儿,我乃是当朝大王子,看上你是你的荣幸。”

    “畜生,放开我女儿!”蓟国公暴怒,抬手欲大。

    公孙蔚青一脚踢出,直接将其踢飞。他虽然比不得公孙轩辕和杨帆海,但实力也是不差,蓟国公又如何能与他相比。

    “爹!”璟露公主大急,想要过去,却是被公孙蔚青拉住,无法挣脱。

    “大王子殿下,不要这样!”方垢急忙上前劝阻:“这可是蓟国公和璟露郡主,乃是大王亲封的,如此做实在无礼。而且若让征北将军知道此事,恐怕会出**烦。”

    听到前面两句,尚且一愣,可听到“征北将军”四个字,公孙蔚青立刻变得一脸凶气,一把将方垢推开,大声吼道:“征北将军又如何?能比得过我这个大王子吗?说到底,他杨帆海永远都是个臣子,说难听点,他就是条狗。”

    “想跟我比,他还差远了。你是不见他昔日在我面前忍气吞声的贱奴模样,一辈子都别想翻身。”

    咆哮一声,一把抓住璟露公主的脸,再一脸狰狞的笑道:“想和杨帆海双宿双飞,共结连理?我告诉你,做梦吧!”

    “我今天便在这让你变成我的女人,看你如何办?就算以后杨帆海肯要你,那也是捡了我的破鞋!”

    说话间,就开始撕扯衣服。璟露公主大急,连声呼救,却是发现整个顶楼,除了四人,再无其他人,就连开始那个抚琴的小姑娘此刻也不见了踪影。自己的侍卫留在了楼下门口,此刻怕是根本不知道上面发生了什么。

    如此情况,令她绝望,不知道如何是好。

    “畜生,你这个畜生!”此时蓟国公又是缓过气来,抓起一条长凳,大吼着冲了过来:“我要杀了你!”

    “老家伙,就凭你还想杀我!”公孙蔚青眼中凶光毕露,大喝一声:“看老子宰了你这老畜生。”

    说话间拔出桌上佩剑,一剑刺了过去,正好刺中蓟国公胸口。

    “啊!”

    一声痛叫,蓟国公手中长凳落下砸在他自己头上,再见其软绵绵的到了下去。[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修真生存指南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