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征战洪荒正文 第二百五十八章 心术

正文 第二百五十八章 心术

    “弃天之力!”

    风师父所说让杨帆海不知何意,缁衣氏则是眼角微扬:“我若使用弃天之力,就不怕把紫霄宫的那人引出来吗?”

    风师父摇了摇头:“我自然有办法可以遮住,但在那之前还有些事情需要跟你说清楚。”

    说话间风师父走到白纸前,将缁衣氏放下的笔拿了起来,再凝视白纸慢慢说道:“昔日也不能说你眼界窄,只能说你以为轩辕大帝需要的江山社稷就是那些。但昔日天下又岂止蛮荒大陆,放眼那颗星球,幽冥岛和龙领海都不在你的地图之中。”

    话音一落,手中的笔一动,在白纸下落下一横,又开口说道:“真正的山河社稷该是要囊括整个世界才是,星为河,辰为山,日月定江山,四极揽乾坤,我们应该放眼一个宇宙,而不应该是那么方寸之地。”

    缁衣氏若有所思,再莞尔一笑:“这图,怕是需要很长的时间。”

    “没错!”风师父点了点头:“还需要很多的东西,虽然时间已经不多,但我想还是够用的。如果你现在没事,不如在我这地方小住些许时间,蕴养道心,等我将那可遮掩天机的人喊来再做计较如何?”

    缁衣氏想了想,点了点头:“行吧,反正那倔强的家伙刚拒婚,脾气跟头牛一样的,一时半会也不会改主意,我就在这休息些时间吧,有个人说说话也是不错的。”

    风师父笑笑,再看着杨帆海说道:“离你妹妹的婚期已经只有一月时间了,你可以去了。”

    “一个月!”杨帆海愕然,明明是三个月才对,心中略一思索,猛然反应过来,惊声说道:“莫不是画了两个月?”

    他看着缁衣氏作画的时候,犹如神游天外,根本不记得时间流逝。风师父绝不会信口乱说,那只能是缁衣氏画了两个月时间,而自己也是看了两个月了。

    风师父点了点头:“时间多少并不重要,一个月的时间已经绰绰有余,重要的是你想好要怎样做了没。”

    一旁的缁衣氏也是说道:“你妹妹的婚事自然是有人算计,不过也不是什么太大的事情。但凡人族必要重要的人物,仙族都会想办法让他和仙族扯上关系。”

    “你以前不过是籍籍无名之辈,所以没人想要对你和身边的人怎么样。但现在不同了。有熊国征北将军,与公孙轩辕私交极好,是他最倚重的心腹。公孙少典甚至为了你不惜与仙族翻脸,加上你自己也是实力不凡,更还和别人一起忤逆过圣人。”

    “各种因素联系到一起,对仙族而言,你这样的人是必须要控制的。让你妹妹和仙族联姻,这样他们手中又是多了几分筹码。”

    原来是这样……杨帆海愕然,终于是明白过来。此前还只是因为妹妹不喜,所以想要反对,如今却是无论如何也不能了,不然等于是将妹妹送进了火坑。

    心中正是思索如何应对,又听见缁衣氏说道:“这种事情,没有太多选择,要么妥协,要么反抗。杀上山,直接把人抢出来即可。”

    “别教我弟子一些无法无天的事情!”风师父摇了摇头,再对杨帆海说道:“先与翠微山的人协商,看是否有其他办法制止。”

    “翠微山乃是玉鼎真人的门下,而玉鼎真人又是玉虚宫元始天尊的弟子。元始天尊行事向来喜欢找个名正言顺的理由,这翠微山想来也会有同样的习惯。此事他们本就有些不妥,如果我猜的不错,他们定然会让你做一件比较难的事情以期名正言顺。”

    再将手一摊,一卷书册在风师父手中出现,交到杨帆海手中后接着说道:“我看过你弟弟,天资异禀,很是不错。这功法名叫**玄功,与你弟弟极为相合。”

    “此事过后,你弟弟定然无法在翠微山呆下去。若到时候有人调解,要带走你弟弟,你可应下。将这功法让你弟弟修炼,他足以自保。”

    “你就这么确信会有人调解吗?”缁衣氏在一旁笑道:“莫不是你可以窥视未来了?”

    风师父摇了摇头:“与那无关,这是心术。这几个圣人行事,不说滴水不漏,但绝不会让事情朝他们难以掌控的方向发展。”

    “我弟子去翠微山无非两种选择:妥协和反抗。而这反抗无非一种手段便是动手,若翠微山赢了,自然没有后面的事情。若翠微山输了,仙族也断不会让我弟子就此带着弟弟和妹妹离去。”

    “此时定然会有人出面做和事老,调解矛盾。很多条件都可能会应下,但有一点断然是不能改的,他们兄妹三个至少要有一人留下。”

    “杨帆海肩上还有私事和国事之重担,而且有熊国大军已经北调,他这征北将军绝不可能留在仙族。能留下的只有弟弟和妹妹其中的一个,男孩子经历些事情总是不错的,所以到时候只能将弟弟留下,带走妹妹了。”

    杨帆海呆若木鸡,他发现自己站在这两人面前就如同白痴一般。风师父明明足不出户,却是好像通宵天下之事。只是蛛丝马迹,便能推测出以后很多事情。

    虽然这推测很有可能出现意外,但细细想来,此次翠微山之行恐怕就真会如此发生了。

    缁衣氏则是美目一转,笑着说道:“你就这么断定吗?”

    风师父摇了摇头:“这不叫断定,只是推测,世间一切事情都可能出现变数。而且我这推测是要建立杨帆海能赢的基础上,若他输了,后面也就没了。”

    再看着缁衣氏说道:“其实这并非什么神通,而是一种方法。我学过一本书叫周天星术,曾有很多人说那是命运之书,可我仔细看过后才发现,它只是将事情发展所有出现的可能都列了出来,再加上其他因素,如此就能推测以后可能会发生的事情。”

    缁衣氏眼睛一亮,神采奕奕的说道:“若将这书学好了,岂不是能推测未来,窥视命运?”

    “哪有那么容易!”风师父哈哈一笑:“我曾以为也是如此,可最后发现,根本无法做到十成十,最后总有那么一些是无法推测出来的,这就导致未来充满了变数。唯一可以推测的便是某些事情的大势走向……”

    缁衣氏亦是一笑问道:“比如我因为对公孙轩辕了解的太清楚,所以反而会对于他同行的你弟子更有兴趣,所以就会偷偷跟过来,赴了你这没有请帖的邀约是吧?”

    “差不多吧!”风师父点头:“若你有兴趣,我们可以互相探讨下,反正等那人过来也会需要些时间。”

    “如此甚好!”缁衣氏欣然应下:“说不定以后不用月老,我也可以看自己的姻缘了。”

    风师父笑笑,又对杨帆海说道:“无论作何选择,问清楚自己的心就行了。凡事都要尽力,且不可懈怠。我指点了你方法,但最终结果还是你自己来决定和争取的。”

    “弟子明白!”杨帆海点头,心中已经不再如来的时候那般迷惘,但还是有些为难的问道:“若如风师父您所说,那我弟弟岂不是成了人质?”

    风师父摇了摇头:“有些事情你不用想的太可怕,这天下又有几人不是人质?这是一个在妥协和决绝之间做出的缓冲办法。翠微山背后毕竟牵连甚多,若让他们下不了台,吃亏的反而是你自己。”

    “至于你弟弟,说是人质,但并非囚犯,这对他而言也是一种历练。蓟国王室不只是人质,某种程度而言还是囚犯,也不见你何等担心,反而安之如怡,又何必这么担心你弟弟?等到时机合适的时候,自然会水到渠成。”

    一语点醒,杨帆海松了口气,忙恭敬的说道:“弟子明白了。”

    风师父又是叮嘱道:“若你成功带你妹妹离开翠微山,着人将她送来盘山,让她自己走进山即可。我会为她找一个好去处。”

    “多谢风师父,弟子告辞了!”杨帆海躬身行礼,再朝外边走去。

    等到杨帆海从洞口消失后,缁衣氏开口问道:“你这弟子究竟什么来历,我为何从他身上感觉到了一种可让生灵颤抖的力量?”

    “比起弃天之力,他的力量也只能称之为凶恶了,说不上什么颤抖!”风师父笑了笑,反问道:“倒是你,居然会帮他出主意对付仙族,倒是有些意外。”

    “仙族?”缁衣氏笑着摇了摇头:“有些事情你可能误会了,我从来不以仙族自居,亦不是怀念以前的人族称号。修炼我这功法的结果是经脉和身体都会变得乱七八糟,与任何一族都不一样,所以在我眼中没有什么种族之分。”

    风师父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天地大道无情,在他眼中任何生灵都是一样的!看来弃天之力也是如此了?”

    “不,你又错了!”缁衣氏莞尔笑道:“看来你学了那什么周天星术还是有很多东西算不到啊!”

    “我不是觉得什么众生平等,只是觉的……”

    “除了他,其他的人都是别人罢了!”[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大圣道我能吃秘笈修真生存指南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