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征战洪荒正文 第二百五十五章 钓鱼

正文 第二百五十五章 钓鱼

    与公孙轩辕商量好,自己先行,大军开拔,约莫三月时间便可汇合。又进宫面见了公孙少典,说清楚事情缘由后,杨帆海便先行离开了郑城。

    一路前行,心绪却是无法安静。妹妹的事情、北伐的事情还有许帆说的那些……太多的事情一下涌到了面前,让杨帆海有些头疼。

    修行界的规矩不少,尤其修行者门派又是看不起散修凡人,要阻止妹妹这件事情,免不得会要动手。北伐之事就更不用说,定然是以武力征服。

    相比之下,这两件事情似乎都显得更为直接简单,反倒是与璟露公主的事情让杨帆海头疼。自己喜欢公主吗?定然是喜欢的。璟露公主对自己的情意也是能感觉的到的,可要自己去挑破这其间的关系,杨帆海感觉比登天还难。

    而且这天下局势变化莫测,隐隐之间,大战将起。国家未曾安定,自己哪有心思去处理这些儿女情长的事情。

    再则婚姻之事免不得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父母尚在,岂能在没有他们的情况下做这些事情?

    不经意间,又是想起了九凤,那个一心想成为自己娘子的女人。命运就是如此可笑,哪怕两人互相之间颇有好感,可巫族和人族的关系,让两人实在难以相处。

    想起缁衣氏所说,蚩尤已经做到了他想做的事情,拔出了巫都的虎魄刀,成为了新的巫族之王。九黎的旗帜将史无前例的排到十二姓巫族之前,成为巫族的象征。

    那个性情豪爽的尤山虫,视钱财宝物和珍稀之物为粪土,却是视天下伟业为至高无上的目标。为了心中所愿,甚至可以选择离开父母,所谓的兄弟之情想来也是无法阻止他。

    蚩尤是一个充满了攻击性的人,现在的他还不会有大动作,毕竟巫族刚刚一统,很多事情尚未处理好。可一旦所有的一切都完全融洽,那个巫妖血统的新王必然会将刀锋指向北方,到时候必定血流成河。

    公孙轩辕亦是同样的天骄,到时候连他们都无法保证一定能活下去,何况自己。若此时真的给某个女子一纸婚约的承诺,那不是爱人,而是害人了。

    心中惆怅,满怀思绪,想了许许多多,难以停下,直到眼前出现大片山脉方才回过神来。不知不觉间,已经是到了盘山。

    杨帆海北上,自然不是直接去翠微山,不然也不会让杨戬先行。他感觉事情来得太过古怪,又干系到亲人,让他一下失了方寸,因而想来找风师父问问。

    关己则乱,作为旁观者的风师父,以他的睿智也许反而能给出不错的建议。

    轻车熟路到了迷雾谷,进入其中。石洞门口的木门没关,让杨帆海心中微微一松。进入其中,阳光普照,芳草萋萋,听得鸟语,闻得花香,让心绪慢慢宁静下来。

    风师父还是在溪边作画,手持毛笔,无墨无痕,在纸上快意挥舞。

    走到跟前,躬身行了一礼:“风师父!”

    “回来了啊!”风师父头也没抬,而是不紧不慢的问道:“我曾问过你,钓鱼最重要的有哪些,不知道出去这么久想的怎么样了?”

    “啊……这……”杨帆海一愣,没想到风师父会开门见山直接问起此事。这的确是很早前就问过的事情,当年自己想了不少答案,可没有一个能让风师父满意,所以才让自己出去后好生想想。

    只是自己出去这么多年,大部分的时间都在征战,不然就是想着其他事情,哪有时间想这个,此刻自然是答不上来了。

    “想不出来吗?”风师父指了指溪边的钓竿:“鱼竿在那,自己去试着钓钓鱼,悟出来了再说话。”

    “风师父,弟子来此可是有急事的!”杨帆海急忙将自己妹妹的事情说了一遍:“我现在有些乱,不知道该如何行事。断不能让妹妹做她不想做的事情,可如此贸然杀上山似乎又是不妥。”

    “若觉得不妥,就想个妥的办法来!“风师父淡淡的说道:“我曾教过你,心境对于一个人的成败影响很大。要锻炼自己,有朝一日可做到即便是天地崩于面前,也能面不改色。”

    “随意一点事情就变得慌乱,如何行事?而且这时间尚早,还有三个多月的时间,如此焦急有何意义?先去钓鱼,别打扰作画。”

    积威所在,哪怕风师父说话不带半点火气,杨帆海也是觉得不敢违背,当即诺了一声,便到溪边拿着鱼竿开始垂钓。

    心静二字,说起来容易,可做起来极难,尤其是在不情不愿之下。杨帆海努力尝试,可终究无用,心中乱如麻,仿佛将自己置身于火盆之上一下,难以安定。

    无奈之下,想起风师父教过的清心咒,忙在心中默念起来。这法子倒是有些,念了个三天左右,终于是渐渐平静下来。

    此时风师父也再次开口:“清心咒乃是脱胎于佛家的心经,有安心凝神之效。不过佛家的经文有些偏倚,执念太重,所以我才将其改了。凝神之效虽然有所折扣,不过也不至于念着念着就想四大皆空。”

    停了一下又是问道:“你这杆垂在此处三天了,可曾想过为何毫无动静?”

    为何……杨帆海眉头微皱,他这些天忙着平静心绪了,因而并没有管钓鱼如何,拿着钓竿也只是摆看,此时方才发现,三天过去了,钓竿确实是连动都没动过。

    心中略一思索再开口说道:“莫不是因为弟子心绪不宁,所以才没有收获?钓鱼之事,重在心境,唯有心平气和,才能成功?”

    风师父摇了摇头:“心境终归外在影响,虽然老渔夫都是能稳若太山,可也有稚子学童嘻嘻闹闹之间钓上鱼的。这些有影响,但并非关键。”

    有影响,但并非关键,可这关键又是什么呢?

    杨帆海凝眉深思,却是得不到答案,好一会后才听到风师父说道:“你很实诚,在长辈面前极为恭敬,绝不会贸然造次,这是优点,但也是缺点。既然我让你想,你就应该想尽办法,不要被心中的规矩给限制了。”

    “不知道你是不是到了其他人府上,也是如在我这一般老实,除非练功,不然从不探出神识观察四周。”

    探出神识吗……杨帆海心中一动,忙将自己神识探出,将断溪而成的池塘整个覆盖。这池塘不过两米多深,很轻松就探查的清清楚楚。

    等探查清楚之后,杨帆海愕然,整个池塘里面莫说鱼了,连只虾米都没有。心中一动,自然有所思,忙开口说道:“钓鱼最重要的便是水中有鱼。”

    此言有些可笑,却是事实,这水中若无鱼,任你垂钓本事再高也没有用。

    “不错!”风师父点头:“钓鱼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水中有鱼。若将这鱼看做目标,便是要有的放矢,清楚的知道目标在哪,自己要怎样做,如此才能行事。”

    “另一方面,这其实是一个很简单的答案,但你却是从来不曾往这里想过,而是自己故意矫情的去想了自以为很高深的答案,以至于偏差越来越远。”

    “世间很多事情其实就是这么简单,弄清楚自己的目标,抛开诸多的繁文缛节,用最直接的思维去定下行动方式。当别人还在想的时候,你已经在做了,也许反而更为有用。”

    简单,粗暴……杨帆海不由自主的想起了蚩尤。

    目标是创立一番功业,所以要当上巫族之王。要当上巫族之王,就需要建立自己的势力,所以夺取九黎一统南蛮,再拔出虎魄刀。

    也许这其间经历了很多他人不知道的困难,但毫无疑问,蚩尤就是一个将目的和自身之间变得极为简单化的人。

    而在做类似事情的还有公孙轩辕,他想领导人族,他想让人族获得更高更好的地位。只是他选择的是用温和的方式在进行,要估计族人,估计亲人,哪怕和许多国家之间是敌对关系的时候,也会要想着如何让敌人死的更少。

    很多很多的因素,化作一根根缠起来,不知不觉间犹如一个茧,让公孙轩辕束手束脚。

    一个有根基,一个没有根基,一个本就是人族的王族,一个却是带着敌人血脉的巫族。

    本该更容易的公孙轩辕还在为人族的局势而竭尽心力,而看似更难的蚩尤却已经拿下巫族,成了巫族之王。

    “不过不是所有事情都能如此!”此时风师父又开口说道:“有时候看似粗暴简单有效,但也许留下的后患反而更大,权衡之后做出的选择,才能更为融洽。”

    这话与之前似乎有些矛盾,杨帆海不解问道:“弟子不太明白。”

    “凡事都要与自身权衡,动武是一种方式,但如何动武就是一种技巧了!”风师父说着话,终于停下了笔,手一挥,那张白纸就直接悬在了空中。

    回头看向门口,突兀的说道:“贵客大驾光临,有失远迎了!”

    “哪里,哪里,不请自到,还望见谅才是!”

    一声娇笑,再见一人撑着纸伞从洞口走了进来,身形婀娜秀美。

    看清楚纸伞下那人后,杨帆海一愣,这来的……竟然是缁衣氏。

    “呼!”

    猛然间,狂风四起。[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修真生存指南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