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征战洪荒正文 第二百三十九章 坦诚相告

正文 第二百三十九章 坦诚相告

    “有熊国……不等于人族!”

    掷地有声,铿锵如铁,此刻若有其他朝臣在此,定然是脸色大变诚惶诚恐,但杨帆海没有,在他说出这句话之前已经是做好了完全的准备。

    当他对公孙蔚青出手的那一刻,他甚至已经做了反出有熊国的打算,可公孙轩辕和公孙少典回来之后的处理,让他又是生出了留下来的念头。毕竟公孙蔚青只是如小丑一般,这两人才是真正的英雄豪杰。

    不过留下来,不代表还是一如既往那般,他不想再被公孙蔚青一再针对,更是不想被冯武阳这样的家伙压在头上。

    昔日自己本就是因为蓟国王室而加入的有熊国,他今日需要摆明立场:自己可以为有熊国效力,但需要的是合理的待遇,而不是那种令人无法安心的处境。

    这句话可谓是谋反逆言,便是公孙少典也是半响没有回应,好半天后才慢慢说道:“这样的话,你也敢说,可真是无知无畏啊!”

    “因为大王是明君,微臣才敢直言!”杨帆海很是恭敬的说道:“我父亲是个纯粹的书生,清高顽固,不知改变。我性格随我父亲,若是不值得说的人,我什么都不会说。就如同对那冯武阳一般,要么就忍,要么就杀!”

    “如果今天大王进来是斥责我,我恐怕也不会再多说。但大王进来却是斥责大王子殿下,所以我觉得有熊国还是我可以效力的国家。”

    非是虚言,而是实话,公孙少典那两脚踹过去,没有半点保留气力的意思,如此毫不留情,让杨帆海也是惊愕。

    没想公孙少典却是摇头:“我责骂他,你恐怕以为我是维护你之意,你错了。我这个位置,不是一般人坐的位置。庸人以为我这位置权贵甲天下,无人能比,但有才能有思想的人才知道,我这个位置就不是一个人坐的位置。”

    “坐在我这个位置上的人,就该灭情绝性,尤其在国家处于一个关键时期的时候,更是会无情的做出取舍。若有需要,莫说你,就算是我的两个儿子,乃至于我自己都是可以牺牲的。”

    “我恼他,是因为我还在这个位置上,他居然在不与我商量的情况下,就做出这样愚蠢的决定来。但那也仅仅只是恼他,我不会打他,只会责骂。”

    “真正让我气的动手的是他的答案,按他所说,所有的一切都是仙族教他做的,所有的主意也是仙族想的,而他……只是在执行。这样的人,与傀儡有何区别!”

    “若他承认一切都是他的主意,我会骂他,会罚他,但绝不会打他。因为一个大王为了自己的目的,的确可能做任何事情。但那样的答案,却只让我看到了两点:第一,他没有思想,听任他人摆布。第二,他不敢承担责任,得势时耀武扬威,失势时则推脱一切。”

    公孙少典所说,让杨帆海大吃一惊,这与他自以为是的答案相差太大了。猛然间,他突然有些尴尬,刚才还是说自己父亲的很多见解天真,如今看来,自己更加天真。正如公孙少典所说,在他那个位置的人,想的东西本就与其他人完全不一样。

    此时公孙少典又是接着说道:“你是领兵之人,就该知道,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但你可曾想过,若一国之君熊了,又会如何?”

    又会如何……杨帆海心感忐忑,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我可以回答你!”公孙少典大声说道:“若一国之君熊了,成了蠢货,成了傀儡,那绝对是亡国之祸。尤其是我有熊国的君王,累及的将会是整个人族。”

    “当我大儿子说那句都是神仙吩咐的时候,我当时真想一刀砍死他。仙族说如何,就如何,那他长个脑袋有什么用?”

    “你曾问过我为什么要亲公孙蔚青,远公孙轩辕,我今天可以告诉你:无奈!无可奈何,勾心斗角的结果,现在的我没得选择。”

    杨帆海愕然,不解其故,失声说道:“怎么会……”

    “怎么会?”公孙轩辕冷笑一声:“我有熊国建国之时,你真以为那么容易与巫族抗衡吗?那时候我手中最精锐的人马,面对巫族不堪一击。无可奈何的选择,我只能与修行界合作,让他们来训练我的人马,甚至请他们参战。”

    “有得必有失,我得到了他们的帮助,同样的必须要付出和失去。仙族得以插手有熊国的军政内务,开始在我的后人之中挑选他们需要的继承者。”

    “曾几何时的我雄心万丈,自以为一切都能战胜,现在的我却是为当年的决定而后悔。我给了仙族一个插手人族的机会,也给了他们一个干涉我有熊国内部的机会。”

    “他们需要的有熊国君王,是一个能听他们摆布的傀儡,可以牺牲人族利益帮助仙族的傀儡。轩辕本是我最合适的继承人,年轻有为,实力强大,甚至不会轻易被修行者威胁。可惜他太年轻了,犯了一个年轻人最大的错误:轻易暴露了自己心中的想法。”

    “不同于蔚青亲仙族,轩辕是敌视仙族的,甚至一再断言仙族必定会是人族的大敌,需早早堤防。这何须他来说,我如何不知。但有些东西是不该说的,太早暴露自己的意图,只会让敌人警惕。”

    “这种天真的行为,使得仙族通过各种方式来提醒我,若继承者是轩辕,他们将会放弃支持帮助。”

    杨帆海心中一动,急忙说道:“他们支持有熊国并非是真支持人族,该是怕了巫族,不想让巫族壮大。他们怎敢……”

    他本想说若没有有熊国帮助,仙族也不好在九州上对付巫族。可话没说完,突然想起这九州大地上,可不止一个人族国家,还有个朱国在旁边。

    “你也想到了吧!”公孙少典冷冷一笑:“朱国被仙族渗透的更加厉害,当年我就因为见到朱国修行者太多,所以想到与修行者合作的,没想竟然也是走上了同样的不归路。”

    “杨帆海,这天下并非战场最为凶险,真正可怕的人是躲在暗处的。他们在无声无息之中引导着天下大势,在不知不觉之间,已经开始开始左右九州的未来走向。”

    “就好像这次一般,他们要拿你,却是不愿意与我产生直接冲突,因而以轩辕师门名义,引我离开郑城,再与蔚青联手,欲置你于死地。若非轩辕感觉到事情有变,让我们提前回来,很多事情就难以挽回。到时候我断不会为了你这个死人与仙族开战。”

    杨帆海吸了口气,再半跪在地,低头说道:“多谢大王坦诚相告!”

    这些话,公孙少典怕是与两个儿子都不一定会说这么详细,不管出于什么理由,愿意告诉自己都说明了对方对自己的重视。

    “你不用多谢!”公孙少典摇了摇头:“到了我这个位置上,一举一动都是谋划。你是个人才,而且对仙族似乎也没有太多的好感,若真有一天,人族与仙族敌对,你必然会是中流砥柱,我对你告知一切,只是想留下你,好好帮助轩辕而已。”

    “末将定然不遗余力!”杨帆海急忙应下。

    公孙少典点了点头:“能说我都说了,你先回去吧,蓟国公府的人怕是已经等久了。还有,你准备一下,三天后,随轩辕出使扬州缁衣国。”

    “缁衣国?”杨帆海一愣,不解怎么会突然有这动作。

    说起来,九州的人族其实还有三个国家,朱国、有熊国还有缁衣国。只是缁衣国一直以来都是守在自己的土地上,从不出战,所以时间一长,很多人在讨论天下大势的时候,都会选择忽略这个国家。

    刚与仙族发生过争执,如今又出使缁衣国,实在是有些意外。

    “没办法,必须做两手准备了!”公孙少典叹了口气:“在绝对的实力面前,很多算计显得无足轻重。现在的我们还没有实力与仙族摊牌,撕破脸的话,吃亏的会是我们。”

    “扬州的缁衣国其实算得上是人族最强的国家,国主缁衣氏的实力更是深不可测,其麾下精锐也是不凡。虽然我不懂她手握这般武力为何不征讨四方,但不管在什么时候,扬州都是可以成为人族一个庇护所的。”

    “今天的事情还不知道会引来怎样的后果,但一旦仙族真的从南线战区撤离,有熊国岌岌可危。如果能与扬州达成盟约,一旦情况有变,能有他们相助的话,应该是可以暂缓危机。”

    杨帆海皱眉:“可若是如此的话,缁衣氏恐怕会提很多苛刻的条件。”

    在他眼中,没有哪个国君是真蠢的,一旦有了机会,必然会想办法获取自己的利益。如缁衣氏那般的人物,定然会看的更加透彻。

    公孙少典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昔日我一个很蠢的想法,宁与友邦不与家奴,引得仙族有机会插手有熊国的事情,而如今我断然是不会再这般行事了。”

    “就算将有熊国都送与缁衣国,那也比让仙族控制的好。”

    “毕竟,我们都是人族!”

    ;[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修真生存指南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