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征战洪荒正文 第二百零九章 召回

正文 第二百零九章 召回

    九凤的武器不算什么神兵,但陪着她征战多年,在杀气和鲜血的浇筑下,已经是非同一般,可惜也仅仅是非同一般而已。

    此时的杨帆海真气并没有比之前强,但意志却是与平日里完全不一样。

    沧海三叠浪是一招拼命枪法,第三枪倾尽一切,风师父教给他的本意也许就是用来拼命的。所谓拼命,其实就是在山穷水尽之下的奋力一击。

    此前的他从来没有过真正这样的情况,或者说是从来没有好好体会过这样的情况。此时此刻,自己只能攻出最后一枪,那种不惜一切的意志驱使下,力量几乎要将他自己撕碎。

    这种情况下,长柄战斧根本坚持不住,终于破碎。

    在那纷飞的碎片之中,看着那疾驰杀来的黑色长枪,九凤跌坐在地,朱唇微张,浑身僵硬。这一刻,她脑海中以一种诡异的速度开始回溯以往的记忆,从执掌族长到锋芒毕露,再到孩提时代的出类拔萃。

    不过一瞬的时间,就是这般回忆的自己的一生。直到最后,心中更生出一个念头:我,要死了吗?

    这一刻没有人能救她,连她自己都挡不住的枪芒,别人更加挡不住。

    生死一线之际,杨帆海将枪头微微一偏,从九凤脸庞擦过,直接插入了她身后的大地之中。

    “轰!”

    第三枪的能量瞬间爆炸,灌入大地之中,以两人为中心,轰出了一个方圆千米的巨大深坑,唯有两人所立之处,孤峰独立。

    “你输了,我没杀你,不是因为我不能杀你,只是因为我大哥不想杀你。若你还有巫族的荣耀,投降吧!”

    杨帆海撑着最后一口力气,一口气说完,可怕的疲惫感涌上来,令他双眼一闭,昏迷过去。抓着黑色长枪的手顺着枪杆往下滑动,直到几乎趴在九凤身上了方才停住。

    看着近在眼前,这个包裹在黑色铠甲中的男人,九凤咬紧牙关,死死地憋住呼吸,她害怕因为呼吸太重而与对方的身体产生接触。哪怕是隔着一套黑色铠甲,也让她感觉不自在。

    好一会后,才蠕动着身体,从杨帆海的身体下挪了出来。缓缓站起身来,看着紧握黑色长枪,身子倾斜却是没有倒下去的杨帆海,咬紧牙关,捏紧了拳头。

    “族长!”

    一个天河部落巫族疾驰而来,手中大锤对着杨帆海敲了过去。虽然还不知道九凤是如何反败为胜的,但他知道自己此刻应该做些什么。

    眼看那一锤将要敲落,却见一只素手一伸,直接将那大锤托住,令它无法下落。

    “族……族长,为什么!”

    那名巫族一脸惊讶,因为出手阻止之人正是九凤。

    看着杨帆海,九凤一脸纠结,好一会后终于叹了口气说道:“这一战,是我输了,他本可杀我,却是放过了我。我若趁现在杀他,岂不是成小人了。”

    再环顾四周,虽然战斗还在继续,但因为她被杨帆海牵制太久,大势已去。就算自己现在再奋力冲杀,落败也只是时间问题了。

    战斗继续下去,只是徒增伤亡,心中虽然不甘,但九凤终于还是做出了决定,朝着天空大喝一声:“停下来,都停下来!”

    那一声令下,天河部落,且战且退。断修也是指挥九黎大军稳住阵型,不做追击。不出片刻,本混战一团的战场变得泾渭分明,各自一方。

    九凤从坑底跃出,从麾下手上拿过一面旗帜,再几个弹跳,落在了断修身前,将旗帜插入地上,再半跪在地,低下头颅,轻声说道。

    “天河部落原意归顺九黎!”

    “族长!”有天河部落的巫族大声嘶喊,很明显不愿意如此。有一些甚至还对着这里冲了过来,似乎想要动手。

    “都给我停下!”九凤大吼一声,虽然依然保持着半跪的姿势,但还是让那些人都停了下来。只是如此一幕,可见天河部落规矩严明。

    “输了就是输了,没有什么可说的!”九凤轻声说着:“我们巫族子弟什么时候开始连失败都不敢承认了吗?”

    此言一出,终于是再没有人喧哗吵闹,天河部落都是安静了下来。

    见此情形,断修终于是长长的吁了口气,驱使老虎绕着九凤走了一圈,再伸手将天河部落的旗帜拔了出来,朝天大吼一声:“九黎,胜利!”

    “胜利,胜利!”

    几十万九黎大军大声欢呼起来,这是之前征服其他部落的时候没有过的事情。因为所有人都知道哪些部落不过是锦上添花,算不得什么,唯有此时此刻,击败了天河部落,这场西征战事才算是真正的胜利了。

    改旗易帜,接管部落,余下的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攻下了天河部落,西征的战事等于是结束,大军终于是卸下了肩膀的压力,大酒大肉的放肆轻喝。

    而作为最大功臣的杨帆海,此刻却是在昏睡之中。断修在营帐在等候,好一会后见得帐篷布帘拉开,一个老巫族走了出来。

    “怎么样了?”断修急忙问道。

    他本以为杨帆海是普通昏迷,但似乎并非如此,自己用了不少手段都没办法唤醒他,只能让九凤请来了这个天河部落的老巫师。

    老巫师看了他一眼,轻声说道:“他穿着的铠甲隔绝了气息,我无法探查他体内情况,所以不能确定,不过看他呼吸吐纳已经平稳该是并无大碍。”

    “他修炼了一个古怪的功法,你可以感觉到四周的天地元气都在被他吞噬。也不知道他究竟是哪个种族的,真是个怪物。”

    断修则是长吁了口气:“没事就好!”

    他没有心思去探讨木易兄弟是什么种族,只要安全就行。突然间好像想起了什么,看了一下四周问道:“九凤呢?”

    老巫师对着帐篷努了努嘴:“在里面呢!”

    “在里面?”断修掀起布帘看了一眼,里面的情况立刻让他一愣。

    九凤的确在里面,杨帆海自然也在,躺在兽皮床上一动不动。因为蚩尤的叮嘱,加上杨帆海自己也说过,所以不曾将他身上的黑色盔甲脱下。

    让他意外的是九凤,此刻坐在杨帆海的脚那头,双手在胸口绞成一团,一动不动的死死看着杨帆海,眉头紧皱,似乎在为什么事情而费解,难以寻找答案。

    “她这是在干嘛?”断修轻声问道。

    “你不知道啊……”老巫师诡异一笑:“看来你们九黎部落也是乱来的,都要出战了,居然也不打探一下对手部落的信息。”

    随即靠近断修,传音说了起来。

    听得老巫师所说,断修先是楞了一下,随即大声狂笑起来:“还有这种事情,有意思!那我就先去和兄弟们喝酒了。”

    随即也不管此处情况,拉住老巫师一起走开了。

    巫族的人马狂欢了五天五夜,杨帆海也是睡了五天五夜。仿佛深陷在泥沼中一般,难以挣脱,直到第六天才终于是苏醒过来。

    体内的真气完全恢复,伤势也是不留半点,这一天一夜不知道吸收了多少天地元气,便是带脉之中耗损的真气也已经填满。

    张开眼,看着帐篷顶上,感受了一下,全身都在,没有少一点。

    看来是活下去了……杨帆海心中暗道,最后一刻,他偏移了枪头,倒不是怜香惜玉,纯粹只是因为蚩尤的缘故。

    就如同公孙轩辕想要一个完好的徐州、青州一般,蚩尤定然也是想要一个保存了元气的南蛮之地。

    征服南蛮只是蚩尤的第一步,他想要带领巫族变得更强大,梁州和荆州才是他要花费更多心思的地方。如九凤这样的人,是可以成为他左臂右膀的,不应该死在这样的战场上。

    当时的做法很是冒险,但好在自己是赌赢了。自己能好好躺在这,想来是天河部落投降了。

    动了动手指,再坐起身来,想要起床。只是刚刚坐起,就见眼前坐了一个美艳娇俏的女子,吓得杨帆海对着后面一弹,哐啷一声,差点将帐篷给撞倒。

    “你……你……你……”

    指着眼前的九凤,杨帆海结巴了好几声,却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九凤则是一脸遗憾的摇头:“居然没死……”

    这种问候倒是别出心裁,杨帆海也不知道该与这个巫族说些什么,干脆什么都不说,慢慢的站了起来。

    “木易兄弟,木易兄弟……”

    几声大喊之后,断修风急火燎的冲了进来,一见站着的杨帆海,立刻大喜:“你醒来就好了,怎么样,身体无碍吧?”

    杨帆海立刻摇头:“无妨,我已经康复了!”

    “康复了就好!”断修也是长嘘一口气:“以前总感觉你好像草原上的狼一样孤傲,不怎么跟人说话,没想到你打起架来居然比疯牛还要可怕。”

    “此事先不提,族长让人发来了急信,让你不要参加后面的战斗了,赶紧回青黎部落。”

    “怎么回事?”杨帆海不解的问道。理性分析的话,蚩尤不应该在这个时候召回自己才对。

    断修扫视了一下四周,又看了一眼九凤后,再低声说道。

    “十二姓巫族来人了,想把乾坤弓带走!”

    ;[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修真生存指南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